he41m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美漫之拯救遺憾 愛下-第238章 人情熱推-fd5z4

美漫之拯救遺憾
小說推薦美漫之拯救遺憾
“海拉…”季晨失声。
海拉却下意识的向后退去一步,眼里的审视带着不可置信:“你究竟…”
“你相信吗?我的到来,让你父亲改变了决定,让这个世界走向了灭亡,不过这只是时间长河中的一种可能,因为我们知道结果,还能去改变。”
“你是说,我们还有挽回的余地?”
他这才明白,刚才死亡的那个微笑,不是冲着季晨,而是对着她,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毫不迟疑,并且在内心深处相信了这一席话。
縱兵奪鼎
但是真的还有挽回吗?
这个世界真的不会最终沦为黑暗?
“季晨,我问你。”
海拉开口,她的声音不自觉的带上了一丝颤抖:“我们之前,是不是认识?”
“你太了解我了,好像一直知道要怎么做才能让我放下戒心,起初我认为那是灵魂宝石的力量…但现在看来完全不是!”
“你来自未来,我们在未来认识,对不对?”她的语气焦急:“那个时候我认不认识你?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我一直忘记了一件事,因为我们在未来…才是初次见面!”
“所以,你为什么还会觉得,这个世界还有未来?”
回不去了,从她和季晨在见面的第一瞬间,从她第一次知道了季晨的名字,看到他的样貌开始,过去就已经被更改,光阴长河就已经分开岔道。
仙魔同修
此生非你不可
“不,才不是这样,”季晨摇了摇头:“我们还有机会,我们不是为了让世界恢复原样,而是为了…为了…”
他忽然抬起头,仰望星空:“为了创造一个新的未来!”
“就算是平行宇宙又怎样,有着时间宝石在手,为什么就不能再创造出一个新的世界?”
看着季晨诚挚的神色,海拉稍稍犹豫了片刻。
“新的世界?到时候,我来掌握时间宝石,你离去后,由我来守望?”
季晨一怔。
海拉这,简直得到真相后慌乱的很自然,但知道有解决办法后平静的不自然。
望族毒女
但她说的,当然是目前来说最正确的方法。
他也轻轻的微笑了起来:“英雄,感谢你为我这个罪人所作所为的救赎。”
海拉的笑意却不自然了起来。
“和你无关。是我,把你带到了战场上,赎罪的人是我…我说,这么正式真的好吗,另外,把卡玛泰姬的时间宝石就这么那走好吗?”
季晨耸肩,递过时间宝石:“有什么不好的,顺便说一句,我在的那个世界才是真正的多灾多难,只要奥丁不再四处宣战,解决这次不在时间长河份内的事件,英雄总会出现,传承,宇宙总会平复一切伤痛。”
“看来这样的结果好太多了。”海拉笑了起来。
季晨也点了点头,语气十分意味深长:“我先去解决第一个问题,对了,不要着急,今天经历的太多了,明天也不迟…”
(就是这样吗?)
(是不是忽略了什么?)
(比如,自从达克赛德登上王座之后,所有的平行世界只有一个天启星君主?)
(闭嘴。)
萌萌王子:惡魔王子飼養法則 小學渣
(我当然知道。)
(你特么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总在我心底乱喊?)
(每个人都知道所有事情的答案,只是他们不愿承认而已。)
(不过没关系,你不愿想,我会告诉你。这个世界救不回来了,是这样吧?)
(你还有什么办法解决吗?)
(别欺负我没看过心理学,这不是多重人格的前兆,只是忍不住的自我质问。)
那么就停止发散思维,闭嘴吧。
季晨的脚步滞了滞,不是思想停顿,是没法走了,因为眼前正是一片悬崖。
他的嘴角嘲讽一样的勾了上去。
(说的没错,这个世界已经救不回来了,不,在现在与未来,已经救不回来了。)
(但在过去,我们还有机会。)
“真是…有趣又巧合的能力,想什么来什么啊。”
季晨喃喃自语道。
戀愛甜甜圈:腹黑校草拐回家 依右
他低头看去,看不到底,抬头看去,同样也看不到尽头。
他封印住自身的力量,向前走了过去。
眼前一片混乱,光影交错。
等了不知多久,离开的黑发少女又一次出现在了季晨的眼前。
她的表情是带着些许无奈的:“我说过让你好好想想,我会在后面去找你,但我并不是让你用这种极端的方法叫我啊。”
蜜寵99次:再見,蘇傲嬌 花花菜i
“无所谓了,我根本不用考虑。”
“所以,刚才只是在和你的小女友告别?”死亡打趣道。
“当然不是,我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海拉一直在这里,我只是想把时间宝石换给卡玛泰姬而已。”季晨瞎扯。
“可是如果你的计划如果成功了,还会在意这些细枝末节的小事吗?”
季晨反嘲:“我的计划?你知道我有什么计划?”
“好吧,我不知道,”死亡坦然的承认了:“但我知道那一旦实施起来绝对惊天动地,所以,你的计划是什么?”
“无尽家族三公子,睡魔墨菲斯,我需要他的帮助。”
对死亡可没有隐瞒的必要,特别是对待请求帮助的存在。
时间宝石显示,他无法在正常的努力中改变未来,也无法再一次回到过去,过去已经无迹可寻。
但过去的事情发生后,还能剩下记忆。
为了证明过去的记忆。
死亡微微的睁大了眼睛,她那从世界诞生以来到现在积存着的智慧让她瞬间明白了季晨的意思。
“哇,哇,哇哦!”她做出夸张的表情道:“利用梦境重塑过去,亏你居然能这么想,敢这么想!季晨,不得不承认,我一直小觑了你!”
暖暖一笑傾子心 離兮
“不过,为什么我要帮你找到墨菲斯,他又为什么会帮你这件事?确实,他一直钟爱着人类,但他不会干涉世界走向,这是无尽家族所不允许的。”
“为什么?”季晨摇了摇头:“我第一次见到他,他就因为…我猜,那就是他强行干涉了世界走向而遭受惩罚,我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但他…我只能一搏。”
戀上爵帝三殿下的唇
死亡眼中的惊讶之色愈加浓烈,但她并没说什么,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季晨。
季晨当然也发现了死亡的异样,但话都到此了,他只能继续硬着头皮说下去。
“而你?姐姐,在未来,我第一次见到你,你请求我去解放墨菲斯,并表达出会还这个人情,我希望,可以用在这里吧?”

pgeix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美漫之拯救遺憾討論-第237章 扭轉的可能分享-319t9

美漫之拯救遺憾
小說推薦美漫之拯救遺憾
一所神秘的花园。
一个手腕上被锁住的盲人。
一本古朴的书。
一位美丽的黑发少女。
世界重启。
……
天帝後羿傳 侯星宇
“总感觉少了什么…”
季晨摘下时间宝石,忍不住喃喃自语。
那所花园他十分陌生,包括了花园里的那个盲人,这个世界,还有…
死亡!
“少了关键的线索?”
一道熟悉的声音自他的背后出现,死亡轻轻巧巧的撑手一跳跳到他的面前。
“……姐姐,”季晨哭笑不得,也十分无奈:“我,在天启星战场上,杀了由迦可汗的那个时候,你是怎么打算的?”
“看到你想杀了由迦可汗,于是帮了一把而已。”
死亡笑眯眯的看着他,虽然她说的话季晨一个词都不信。
卡玛泰姬法师这边,除了至尊法师外,其余人看季晨的目光则是十分惊悚了。
先婚厚愛 莫縈
他们看不到死亡,所以只能看到季晨对着空气在自言自语。
季晨也意识到了现在还有外人在,忙对着至尊法师说:“抱歉,我现在不太方便…”
至尊法师活了这么久,更何况他执掌时间宝石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对一些存在还是了解过的,当下点了点头,二话不说带着一众法师离开了这里。
“好了,人都走了?死亡姐姐,虽然知道你没有恶意但你这么冲着我笑总有点慎得慌,咳,我们能好好聊聊吗?”
虽然死亡没有恶意,但死亡的微笑所代表着的东西季晨可不想接触。
死亡却摇了摇头:“我不是在对你微笑,不过,我们当然可以好好聊聊最近发生的事。”
季晨一愣:“那你是对谁?”
死亡又一次笑了起来。
季晨其实不止一次奇怪过,身为死亡规则的实体化,但这个死亡却很喜欢笑,冷笑也就罢了,偏偏带着十足的善意,笑的十分温柔。
就像一个可以无话不谈的姐姐一样。
她甚至把带来死亡认为是每个人都会有着的一份特殊的礼物,只是有些人来没有来得及接受它。
这和神话中的死神可是一点儿也不一样。
喪屍末日玩遊戲 王程波01
“好吧,最近发生的事,关于由迦可汗,关于我扰乱了这个世界。”
季晨叹了口气:“我记得你们无尽家族,在无数个平行世界中都只有你们几个,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如果没有我,如果多了我,那么这个世界和那个世界的区别是什么?”
死亡略带讶异的说:“你这是把我当成什么了?为什么觉得我会知道未来发生的事情?”
季晨愣了一愣:“那就现在,从由迦可汗死亡之后到现在的事?”
“唔,是宇宙间发生的大事吗?”
“如果没有影响力的小事,也不会造成什么蝴蝶效应吧?”季晨反问。
“好吧好吧,”死亡妥协的点点头:“其实单照我来看,我觉得卡玛泰姬的人言重了,因为论起差不多的平行宇宙,到目前为止发生的事情,最多也就纷争更多了些,我的工作量大了一点吧。”
“不过,我可没有的预言未来的能力,那不是我的职责。时间宝石能看到未来宇宙的无限可能,这个我做不到。”
“但这件事情,往大了来看,能够毁灭这个世界——在我所干涉我不该存在的时空之后,我擅自加入了新旧交替神明的战争之后,奥丁骄傲自满引发了一系列大战,彻底走入了歧途。”
“尽管我可能觉得微不足道,但这就是时间宝石给我看到的一种可能。”
季晨点了点头,手中的阿戈摩托之眼再次睁开,绿色的光芒闪烁,点亮了周围的夜空:“我看到的和我的未来完全不同,你要看看吗?”
死亡摇头:“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在意世界未来的走向?”
“哪怕它真的毁灭了,也不过是一个世界而已。而你更可以了却身上的所有因果。”
承担由迦可汗身上那属于旧神的耻辱,艾泽亚与达克赛德间的骄傲,世界纷乱的代价。
毁灭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不过是个虚幻的世界而已。
因为这就是你告诉我,可以无所谓这些,按照自己心意行事,但真的论虚幻,这还只是我了解的一个漫画世界而已。
话是这么说,但对他来说,现在的情况难道还有什么是真实的吗?
季晨差点没吼出来。
但他也知道,这是他自己的过度曲解,更何况,无尽家族从不干预世间,至少,死亡从不会去干预什么。
甚至连去救出她的弟弟,也只是假拖自己之手。
無限武道求索
“好吧,你不在意,但我在意。我知道我这么说太虚伪了,毕竟发展成现在这样九成就是我的锅。”
“来自未来的旅客,我们的一切随性而为就好,为什么要这么在意后果?”
也难怪未来你会这么说…原来过去你就是这么认为的。
季晨又一次叹了口气。
算了算了,自己的锅自己补上,一会儿就去找奥丁打一架去,最好在立下个什么输了就一直守在九界的誓言什么的。
心懷鬼胎 王大錘子
但就算是那样,也能保证未来还会那样和自己所认识的未来的世界一样发展?
之前造成的如此多的错乱,自己不知道历史的细节,过去平白无故多了个能影响一切的人,还会如此发展下去吗?
季晨不知道闪电侠创造出闪点的故事,但他此刻十分清楚自己制造的闪点可能会造成什么。
回不去了。
死亡看着季晨的神色,想了想张开手臂:“你很苦恼啊,想要离开这里吗?那样就不用再考虑这些了。”
季晨立刻后退一步:“还不到那个时候,就算错误再大,照你所说的不过是个平行世界而已,我还不想死呢。”
“我所说的?我什么时候说过,在未来?”
季晨谨慎的点头:“差不多,但是你无法看到未来发生的一切…”
死亡忽然打了个响指:“这没关系,我虽然看不到,但有人能看到啊。”
“好好去想想吧,季晨。”
死亡却不等季晨回话,身形逐渐由实转虚,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与此同时,季晨忽觉的身后一阵异样。
他转过头去,却正好对上了海拉那深邃的眸子。
这是…不符合年龄的深沉。
哪怕真正经历了战场,哪怕真的拼搏过死生,但当有个人忽然告诉她所坚持的一切都是错误,当人生观世界观在一瞬间毁去的时候,那个人会怎样?
不过,这家伙是什么时候到这里来的?
难道她也能看得到死亡?

nincx精彩言情小說 《美漫之拯救遺憾》-第235章 舊神覆滅展示-oizjs

美漫之拯救遺憾
小說推薦美漫之拯救遺憾
“不…”
艾泽亚奋力的说:“预言早就说明,旧神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宇宙必须翻开新的篇章,天下须由多神统治,而不是一神。”
由迦可汗冷笑:“我可不是这么教育你的.你真以为你弟弟会与你分享权力吗?”
季晨叹了口气。
好的,由迦可汗活不过今天,如果乌克萨斯心狠的话艾泽亚也活不到现在了。
魔道祖師
星際第一技師
等等,貌似战场上还有他呢。
季晨眉毛上挑,周围的匕首在这一刻冲向了由迦可汗的背后。
索靈咒 落花歸夢
由迦可汗大吼一声,手中的剑临时改变方向袭击向季晨,但是这个时候一柄长枪抵到了由迦可汗拿着剑的手上,方向一歪。
季晨:“不是,你来凑什么热闹?”
海拉持枪而立:“我不是来看你们热闹的!”
季晨叹了口气,看起来,天启星的这三位对外人掺和他们家事似乎并不怎么在意,又或者现在情况紧急没时间在意了。
谁知道呢?
这个时候乌克萨斯的镰刀又已经冲了过去,伴随着乌克萨斯一声怒吼:“父亲,你无权置评!你漠视我太长时间了!”
季晨同样没放过这次的机会,他干脆躲过海拉的长枪直刺过去!
“借你枪一用,我的精神力挺容易碎的。”
由迦可汗怒吼一声!
“阿斯加德人,地球人,还有我的儿子们,你们这群…”
他狠狠地穿着粗气。
“你们这群背信弃义的狗!我已召来现存和将存的全部力量。我发誓,只要我一日未死——”
他的利剑狠狠地朝着季晨的方向砍了过去:“这世上一日无新神!”
在之前不知道是谁的几发利刃清空战场之后,又有不少战士围了上来,双方都有。
“季晨?!”海拉喊了一声。
季晨却没有动,他的眸子中已经倒影出了由迦可汗持剑拼杀的那一幕。
不知是何原因,一种奇妙的感觉包裹了他。他的精神力再次幻化成死亡镰刀,这次他握住了刀柄,盯准由迦可汗。
身后忽然一阵熟悉的气息涌过,一双苍白色的手从虚空中飘过,穿过了他的胳膊,握住了他手中的镰刀。
季晨认识这样的气息。
是死亡。
却不知,她不去忙战场上数以万计的灵魂,为何现在会出现在这里,帮助自己?
同一刻,她的声音传来:“跟着我的动作,行动。”
根本不需要这多余的一句话,季晨发现他现在根本无法掌控现在的身体,只能被动的跟着死亡的一举一动。
一瞬间自身周围死亡之力大方,大到距离他最近的海拉控制不住的退后数步,惊讶的看着季晨,眸光中流转不定,似乎闪烁出奇异的色彩。
季晨微颔首,镰刀划下,刀尖冲着由迦可汗的胸口,刀柄对准他砍来的剑。
……
……
那一天作为终日被铭记。
那一天被写成歌谣,念成祷词。孩子们会穿上戏服,重演战斗的场景成年人则会以肉身撞击普罗米修斯之墙来苦修。
校園尋芳錄
最強兵王在都市
那一天,是每个新神都知道,都熬过去了的日子,那一天,天父和达克赛德自冠了新神的头衔。
那一天,旧神不复存在。
……
……
战场之上。
反生命方程式的能量泄出,季晨的注意全部都被吸入反生命方程后的乌克萨斯所吸引。
他的样貌发生了变化,越发的令他熟悉,也越发的令他感到恐怖。
“乌克萨斯,你居然就是…达克赛德!”
……
……
他现在觉得头疼。
头很疼,非常非常疼。
爹地別惹我媽咪 煙北北
莫名其妙和达克赛德合作一圈的感觉已经很不好了,把杀了由迦可汗的名头送给达克赛德更不好。
但他也不可能承认,不,是世界也不可能承认一个地球人杀了由迦可汗。
但出乎季晨预料的是,世人还是很聪明的,虽然他们不可能相信一个地球人杀了由迦可汗,但也没全信是乌克萨斯杀了由迦可汗。
最后居然传出了可信度最高的乌克萨斯在阿斯加德的战士帮助下才成功的击杀了由迦可汗???
季晨对流言一直很无语的,这次直接搬上了一个高不可达的位置。
什么跟什么?和阿斯加德有什么联系吗?
醫門錦繡:神醫貴女
知情人之一艾泽亚表示很无奈,还觉得天启星的战斗虽然落幕,众神的黄昏虽然已经结束,但余波恐怕也会非常恐怖的。
然后他向季晨保证,历史是由胜利者所书写,会遗忘掉一个微不足道的地球人。
也会记录乌克萨斯杀了由迦可汗。
“我以为你会把这名号捞给你自己。”季晨算是对他的脸色好了不少。
“这毕竟不是我的战争。”艾泽亚轻轻的摇头。
季晨嘴角扯了扯:“不是你的,是乌克萨斯的?友情提示一下,你猜的没错但还不够,赶紧回老家准备新一场战争吧,众神的战争可没结束。”
“毕竟由迦可汗说的没错,乌克萨斯可不会和你平分天启星政权。”
艾泽亚叹了口气,眼神的无奈就没褪去过,这次更是露出了几分迷茫:“我不会和他去争,但我不可能看着天启星依旧如此。”
季晨心到就算你说的再诚恳也没用,他这个来自未来的人可是早就知道了天启星在未来会怎样。
“无论怎么说,谢谢你救了我…你的名字是什么?”
“晨星,但我不觉得也不希望你会记住。”季晨没什么好脸色。
说完这一句在天启星修整完毕季晨就准备去找海拉一起离开,但又被艾泽亚叫住。
他有些犹豫:“你说的没错,众神的黄昏没有结束,我不知道天启星如何,但在阿斯加德还在持续,小心。”
当时季晨没留意艾泽亚眼中的担忧,等回去后才知道他担心的是什么。
所以季晨现在觉得头很疼,更疼了。
扯开和达克赛德合作,给达克赛德送人头的感觉很不好之外,奥丁的决定更令他感觉到不好。
搞什么,居然要趁着这个热度去大肆的侵略那些曾经入侵过阿斯加德的势力?
季晨当机立断表明立场,他不干。
虽然早知道早年的奥丁好战但没想到这么好战。
更不好的是,就算季晨不参战,他身上带给阿斯加德的热度算是洗不掉了。
阿斯加德的战士因为心理原因最近打哪儿哪儿遭殃。
更更不好的是,这次战争停止后,他经常性的接到海拉的请求。
一般就几句留言。
“帮个忙?”
“快快,约顿海姆,缺一队人!”
“我这边撑不住了,地址伊斯莫特,来不来?”
季晨很无奈,你以为这是打网游吗!
但他偏偏每次一看到事情有点急…就忍不住跟上去了。
而且他发现海拉看他的眼神也有点怪,但不是那种爱慕,反倒是像看兄弟一样。
但那点奇怪的情绪到底是什么,为什么灵魂宝石也看不懂?
哭泣的駱駝 三毛
絕對時
更更更不好的是,季晨终于被卡玛泰姬的人找上了。
还是一来就放大招的那种。
来人神情眼神,“晨星先生,根据阿戈摩托之眼所观测的未来先是,未来会产生一次殃及全宇宙的灾变。”
“而源头正是不存在现在,未来与过去的你!”

quj6j精彩絕倫的小說 美漫之拯救遺憾-第233章 赴戰閲讀-o1s0g

美漫之拯救遺憾
小說推薦美漫之拯救遺憾
这话的语气太过熟悉。
“我突然想起来,如果是在千万年后,你估计就会说我一直都这么温柔了吧。”
季晨自嘲的笑着:“虽然我有点老王卖瓜自卖自夸的感觉。”
“那种一直迁就着别人的感觉,哪怕自己并不赞同,这就是温柔?”海拉言辞犀利的反问。
季晨认真却又带着一丝孩子气的反驳:“才不是迁就着别人,只是感同身受而已,人和人之间怎么可能没有共同点?”
“我是神,不是人。”
季晨摇了摇头:“在我看来,人和神在情感之间,其实也没什么区别,至少你们北欧神是这样。”
“因为你在这里,用情感光谱的力量用的很顺手吗?”海拉的声音忽然冷了下来。
季晨:“……”
难怪感觉海拉不太对劲,原来是发现了他身上的蓝光?
“你感觉到了我身上情感光谱的力量?不,现在这个时间原来也有情感光谱?啊我错了,情感光谱应该是诞生于宇宙之初,阿斯加德这种古老的存在,知道情感光谱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季晨伸出手,半空中一抹蓝光出现,渐渐凝聚成一枚戒指:“这是情感光谱中,代表着希望的蓝光,制造它的人,以戒指作为载体,用灯炉为能源。没什么攻击力,但是治疗通讯的最佳装备。”
“希望?”
戒指缓缓降落,海拉伸手接了过去。
“每一枚戒指,都会选择一个最适合自己的宿主,可能是蓝灯灯戒觉得我因为想活打不死,所以找到我了?”
海拉不由得嗤笑一声:“你这比喻是在自黑吗?”
季晨耸了耸肩:“我有一个很能自黑的朋友,每天不往身上抹点黑料简直过不下去,相处多了不知不觉就这样了。”
“好吧,准备准备,如果你有时间还想继续战斗下去,我们启程去天启星。”
海拉突然转移话题让季晨险些反应不过来。
“天启星?搞什么?我们去?”
“昨天你喝醉后,阿斯加德收到了艾泽亚的求援。”
海拉说这些的时候并没有避着藏着,直视季晨的眼睛,似乎想从季晨眼中看出什么。
季晨:“……”
很好,今天海拉一系列的矛盾终于解释的通了,情感光谱算什么,连个开胃菜也算不上。
昨天刚和她分析了关于天启星的战局和阿斯加德的现状,本来他只是当做玩笑一样的看看,毕竟他可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历史怎么运转自有命运。
本来认识海拉这提前的一点已经够让他苦恼了,但季晨万万没想到,远在DC第四世界的天启星还能掺和上漫威的阿斯加德?
“你是去,还是不去?”海拉平视季晨,语气平和。
但这句话在季晨听来就是,“你是想死,还是想活”一样的感觉。
季晨当即挺直了胸板:“想活……所以去!”
海拉狐疑的盯着他,不知道什么原因,她总觉得季晨刚才说出了什么大实话。
但是既然答应了就好:“准备准备,我们立刻启程。”
季晨吓了一跳:“立刻?就我们两个人?”
“怎么可能,我带一队人,不过真正能发挥出最大作用的,的确也就咱们两个。”海拉深深地看了季晨一眼。
够奇怪的。
季晨额角抽了抽,就算他再是个战争小白,也不明白海拉此举究竟何意。
她怀疑他这点一直就知道,也做好了准备,只是他看不懂这种奇怪的态度。
……算了,战就完事,等到纠结的选择后就撤,至于会不会因此改变历史什么的。
死亡姐姐说的一定对!
说断就断,不过一刻钟队伍准备好,海拉手里拿着一个母盒。
等等母盒。
所以她现在手里的那个母盒不是在天启星抢的,是艾泽亚送她的?
季晨脸色有点古怪。
没多说什么废话,整支队伍整齐的踏入音爆通道,季晨也在最后混了进去,不不是混,是光明正大的穿了进去。
然后的场景,果然一样的战争场面。
海拉超前挥了个战斗的手势,大喝一声就冲带领军队了过去。
季晨懵了几秒,这…已经拼杀到一起了,都是神族,他没分清哪边是艾泽亚,哪边是由迦可汗。
回过神来的时候海拉带来的军队已经像是脱缰的野马一样冲出去了,要不是他们的战甲季晨还能认出来,可能连他们打哪里自己打哪里都不知道。
季晨在混战中看到了海拉,于是冲了过去。
海拉也发现了无所事事的季晨。
“你在干什么?”
“找大头,试试斩首行动管不管用。”
季晨回答:“我分辨不清谁是谁那边的,可能是时间不同,我感觉不到你们中‘源’的感觉。”
海拉好像额角好像也抽了抽,这关源什么事?
而且,你对你自己是多么有信心,居然打上了由迦可汗的主意?
就算拥有无限宝石也不敢这么玩吧。
海拉古怪的看着季晨,想了想也确实,他们虽然是被拉来援助的,虽然是她这个众神之父的女儿领队,但总不能就这么放一小队兵在这里,得起到她的作用。
想到这里海拉就点了点头:“跟我来。”
季晨:“…现在的你不可能是由迦可汗的对手吧。”
他都只打算在暗处放冷箭,海拉现在连死亡之力都没有连妙尔尼尔都没有能干什么?
说起来,她现在居然都没有锤子,果然才是刚加入战场吗?
“我不是,难道你是?”海拉反问。
“我可没说冲过去顶替艾泽亚和乌克萨斯。”季晨翻了个白眼:“信不信你现在如果冲过去,我不知道艾泽亚和乌克萨斯会怎样,由迦可汗十成十会直接放弃他俩去揍你?”
人家天启星神族自家内斗,请外援已经犯规了,好吧也不算犯规,至少不会掺和进父子争斗?
其实季晨觉得就算不管由迦可汗的想法,艾泽亚和乌克萨斯如果有骨气的话也不会接受这种帮助的。
不,也不一定,谁知道他们两个是什么类型的枭雄?那种只要胜利就无所不用其极,还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类型?
总不能是英雄吧?
季晨瞬间唾弃了这可笑的想法。

e1tkl精彩都市异能 美漫之拯救遺憾笔趣-第231章 天啓的局勢分享-ud0tb

美漫之拯救遺憾
小說推薦美漫之拯救遺憾
这次算是冰霜巨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甚至阿斯加德还拉来了不少援军,一场战役很快便结束。
战后阿斯加德设了个庆功宴,季晨就不知道怎么的被卡玛泰姬法师拉了进去。
季晨:“……”
讲真这次真的是,好随便。
打的随便胜的也随便,他在大军当中瞎砍,砍了半天后才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周围已经凝聚了不少阿斯加德的兵力,保持了尖锐的队形不说,还没有一个在步伐上超过自己。
这简直就像是一柄利刃,捅进了敌人的心腹。
季晨在战斗之余也把精神力腾空上天,在天空俯瞰下面的一瞬,切切实实的被这柄利刃吓到了,不过紧接着吓到的就是自己稍稍一走神的时间,下腹部立刻中了冰霜巨人一锥子。
季晨立刻回神,橘红色的精神力在空中凝聚成一柄巨剑,在半空中形成时刻立刻横转横扫大军!
然后电量用了还不到一半,战斗就结束了。
说到电量,他也是才发现原来穿越时空之后电量居然又可以下降了。
这真的让人摸不着头脑,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如果只是这样,那就说明了他没有把灵魂宝石带来,再加上精神力的实体化上掺杂变成了橘红色,就说明他带来的只是一部分力量。
只是在之前,他也没怎么使用过无限宝石的全部力量,这也没让他觉得自己的力量小了还是怎样。
“不过这样也好,万一真杀疯了身体上跟不上那可就麻烦了。”
季晨喃喃自语。
然后这话被海拉听了个一清二楚,虽然听不懂。
“你说什么?”海拉问。
季晨吓了一跳,看来穿越还能导致感知力下降这点也可以石锤,因为就算在战场上发现周围有队友也是因为冰霜巨人的一锥本是冲着他的侧身袭来,他侧身躲开的时候才发现周围有人替他接了这一招。
包括现在,他只是稀里糊涂跟着大部队,丝毫没注意到海拉究竟什么时候来到的身旁。
比起现在,过去的海拉没有涂那什么烟熏妆,审美在季晨看来还挺正常,就是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居然导致审美也发生了变化。
不过现在海拉就是一个完全合格的将士,见季晨哽住没说话,她也没问,很豪爽的拍了拍季晨的肩膀。
“虽然你是地球人,但你的表现在阿斯加德堪称万里挑一也不为过。”
虽然知道海拉现在还没捅人的习惯,但季晨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不得不防啊,毕竟在之前季晨就算碰一下就少不了被捅。
不过忽然这么夸他是为了什么,搞没搞懂他现在是混进去的,回了地球连个身份证也找不出来?
后期季晨顺便找了个地球人问了才知道,这次的战争属于冰霜巨人入侵各个星球,包括地球在内的许多星球早被打的不成样子,人口失散了七七八八,各个星系也早就没了什么间隔。
现在是以阿斯加德为主,进行反攻的第一战。
“你的体质真不错,我简直不敢相信在战场上看到你身上被冰锥刺入这么多次,现在却好像完全恢复了一样,甚至一直连血都没见到。”海拉夸赞道。
懂的,但是,精神体哪来的血啊?
但现在季晨却没心思在自己身上,他只是想搞清楚背景:“如果只是冰霜巨人,似乎没有这个力量吧?”
海拉挑眉:“当然没有,冰霜巨人只是打头阵而已,我们也…只是小菜而已。”
季晨疑惑,但海拉好像想到了什么,脸色黯淡了一瞬,没接着说下去。
“是不是关系着未来那众神的黄昏?”季晨好像想到了什么。
海拉惊讶:“你不知道?也对,你好像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一样,众神的黄昏已经,不,开始了。”
季晨倒吸了口凉气。
搞什么,众神的黄昏不应该是在万年之后的事吗?
现在出现的算是什么?
然后他又联想到了什么:“诸神的黄昏属于旧神陨落,新神崛起,现在天启星的领袖是谁?”
海拉的眼神瞬间犀利了起来:“你究竟知道什么?”
季晨手动把海拉推到宴会中不被人注意的角落坐好:“我什么也不知道,只是道听途说,不过我永远站在你这边绝对没错,更何况既然连你都听说了应该不是什么秘密对不?”
“你这是瞎扯!”
“抱歉,虽然很荒缪,但我真的不知道,现在天启星是什么情况?领导者究竟是谁?”
季晨摇了摇头:“海拉,这真的不是秘密,就算我是奸细,你回答这种天启星人人都知道的事情是没什么关系的。”
海拉滞了一瞬:“我没说你是奸细,更何况,无论是阿斯加德还是地球,对于天启星知道的都不多。”
季晨:“但是,你知道对吧?所以可以告诉我吗,领导者是谁?”
“天启星…”海拉叹了口气:“陷入了内乱,天启星现任领导者由迦可汗和他的两个儿子开始了斗争,等战争结束后,我们就会迎来诸神黄昏的最后一战。”
“两个儿子,”季晨不知道由迦可汗是什么人,现在只是恼怒为什么在现世的时候不去问问斯科特关于天启星的历史,只得现在乱猜:“他们分别叫什么名字?”
“分别是艾泽亚,和乌克萨斯。你问这个干什么?”
季晨:“……”
完了,这下彻底完了,就没一个听过的。
“不过,我想你想多了,如果由迦可汗赢了那还没错,但如果是艾泽亚和乌克萨斯赢了。”
季晨想了想:“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应该还会内斗一场,再来找你的麻烦。”
海拉神情古怪:“你都没听说过他们,怎么就这么肯定他们会内斗?”
季晨理所当然的回答:“因为你的语气啊,你刚才说的,艾泽亚和乌克萨斯,不是艾泽亚率领乌克萨斯等人,天启星只有一个,你觉得就照着那群人的德行可能会两权分治吗?”
他,季晨,对天启星的任何人没有任何好感。(斯科特除外)
海拉:“……”
“你的观察真细致,确实艾泽亚一直很不满乌克萨斯的性子,但是偏偏他们又做出了一样的选择,但我们都只是道听途说,不知道真实内情。”

widrp精华都市小说 《美漫之拯救遺憾》-第227章 過去的海拉鑒賞-ycpaw

美漫之拯救遺憾
小說推薦美漫之拯救遺憾
蓝灯。
季晨定定的看着闪着蓝光的灯戒,片刻后,他冲着甘瑟深深地鞠了个躬。
“这一刻,我不禁想到,如果当初所有的宇宙守护者都没有封闭情感,这个宇宙将会多么美好。”
“但我却不希望有另一个情感守护者真正存在,因为相同想法的心灵在某种意义上是相通的,如果连你也不知道有什么有情感的守护者,那他隐瞒情感的原因恐怕不是为了什么守护。”
“不过别了,甘瑟,别了,欧迪姆,我们至黑之夜…”
甘瑟忽然打断季晨:“别着急告别,灯戒需要训练,并且,难道你不想控制住你的心灵宝石吗?刚才我们谈话间,我感受到了数次你想要微操我的情绪。”
季晨惊讶,但很快尴尬了:“他们都这么说我,但实际上我自己都不知道,但偏偏这个黑锅我还没法甩。”
凡是和季晨谈过话的人,只要是面对面,都会被季晨以他的心情或多或少影响到他们的情绪,他们都以为是季晨这只老狐狸故意凭借自己的能力而为之,来达到他的目的,但实际上很多时候季晨自己都不知道。
偏偏这个黑锅还能送给季晨最想要的结局,这不接不行。
不过刚才甘瑟说这个干什么?
紧接着甘瑟说:“如果你有时间,你可以留在欧迪姆进行一系列的缓冲训练。”
季晨:“……下次能早点说吗。”
甘瑟只是问:“你要不要留下。”
“反正最近我没什么事,”季晨耸肩:“而且力道也一直控制不好,我在卡玛泰姬修行过一段时间,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总是被打扰,我想距离地球这么远的地方总不会出什么问题了吧。”
甘瑟点了点头:“要我去告诉哈尔让他通知你在地球上的朋友一声吗?”
季晨摇了摇头,把手机拿出来。
其实之前也有过印证,这个手机好像确实不是用联通网络进行通讯的,但那么长时间都没有确认过,不如现在就来试试。
“布鲁斯?对,是我,晨星,对我已经不在泽维尔了,我在一个外星球上,麻烦告诉教授和哈尔他们,什么?我就是被哈尔送到这里来的,但没有他的联系方法,什么都没带并且不认路的那种,不对我是不是之前给你说过差不多的话,我想说的是我想安静潜修一会儿如果有人找我麻烦你帮忙说一声,就这样啦。”
布鲁斯:“……”
几天前,确实发生过一次似曾相识的事情。
另外为了潜修跑到外星球了?他是该夸赞一声意志甚好还是这人太倒霉?
算了,这段时间他确实太能闹事,安分一点也好,并且都已经到外星球了?总不会还能惹出什么事来吧?
殊不知季晨的想法和布鲁斯差不多,这段时间他闹出的事确实有些多,虽然多数是那些事本来就要发生,他只是随波逐流,但确实该安静一段时间了。
更何况都已经到外星球来了,总不会还有什么事吧?
正这么想着,季晨的手机忽然又响了起来,本来季晨还以为是布鲁斯有什么事刚想起来要说,打开后才发现居然是很长时间没转过的转盘又开始转了。
打开的时候已经趋近停滞,不过一秒就停在了一个避之不及的名字面前。
海拉·奥丁森。
季晨:“……”
外星太危险,他想申请回地球。
……
……
阿斯加德。
握紧了手中的剑,尚且还在幼年的海拉盯准了面前的一个木桩,冲上去狠狠地刺过去。
根据她脑海中的运算和之前数次的训练,和往常一样,木桩“咔嚓”一声刺如最中心,手中剑一旋转,木桩随着强大的力道列了开来。
“差不多了。”
海拉一抹额头,站立在被破坏的木桩前,颇有种英姿飒爽的感觉。
但在季晨看来,一个比达米安年龄还小的女孩强行做出这样的姿态,总有哪里不太对劲,特别是小小的战士拿着一把巨大的长剑时,那种违和感越来越强烈。
就算墨菲斯帮他找回了一段记忆,但他还是不太适应小孩子强行训练。
不过季晨绝对不承认,他是故意直接打开摄像头的。
顺便他也在做一个他一直想做的实验。
在奥莱丽娅的那次,在最后他已经做到了自己穿越时空来到天启星,虽然那是借助一个死人身体和灵魂宝石,但现在一整块灵魂宝石可是就在自己手里呢。
至于直接穿越到海拉小时候是几千年前季晨也不在乎,至少手机连接到了,其他的可就没什么重要的了。
“父亲。”海拉来到金宫内,恭敬的问向奥丁:“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
奥丁那个时候还正值壮年,对着自己女儿的问题时,一股不怒而威的情绪油然而生,虽然郁凌奇怪对自己女儿应该用不着那么严厉。
“海拉,我的战士,妙尔尼尔已经认可了你,你是否已经正视征服这个世界的态度?”
海拉行了一个十分正规的礼节语气中带有着独属于战士的骄傲:“是的,父亲,我已经随时整装待发,准备好了对冰霜巨人一族出手,彻底将其覆灭!”
季晨:“……”
他惊的连正在构造的精神体都是一下子散了,瞬间半个小时的工作灰飞烟灭。
那什么,冷静点,你还是个孩子啊!
为什么张口闭口都是冰霜巨人啊?
现在你还没达米安高啊!
季晨一直觉得强迫未成年进行夜间活动的蝙蝠侠已经更狠了,没想到刺客联盟更狠,强迫未成年进行刺杀的刺客联盟已经最狠了,没想到阿斯加德更狠。
果然,从来没有对奥丁有好感的直觉没有问题。
海拉不知道隔了几个时机几个光年外的季晨在吐槽,她只是被奥丁赞赏点目光看的十分受用。
她把训练用的长剑高举:“这是我第一次上战场,绝对不会让父亲失望!”
季晨:“……”
很好,不知道怎么的他很想去阿斯加德大闹一场的想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