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gvo5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起點-第七十六章 土豆讀書-5kr57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闻言,李斯猛然抬起头来,脸上带着一抹意外。
hp之救世主的执念 波光潋滟
自从将‘易小川’这个烫手山芋踢给蒙恬之后,他便一直在暗中观察,对于后面的事情并没有再做手脚。
陛下也罢,蒙恬也好,这都是聪明人,过犹不及的道理,李斯还是明白的。
原本等着这件事情过段时间再向陛下禀报的,却没想在这档口被问了出来。
“那易小川身上带着蒙家军的信物,臣唯恐此事有诈,故此将此人交给蒙恬将军亲自查验,至于结果如何,臣并不知晓。”
“你自己看看吧!”
说着,嬴政从桌上拿起一道密折扔了下来。
“蒙恬以剿灭匈奴之功,为这位胞弟求情,还自愿降爵一等,看来此事多半是真的了。”
“哦?”
李斯微微一愣,连忙打开密折看了起来,良久之后,才叹息道:
“没想到此人竟然是蒙家军失散多年的弟弟蒙毅,怎么好好的居然变成了朝廷钦犯,想来应该是下面的人弄错了吧,臣这就派人去撤销对其的通缉。”
“且慢!既然蒙恬愿意拿军功相抵,便遂了他的心愿罢了,这件事到此为止,莫要再生枝节。”
嬴政喊住李斯,深深看了他一眼。
“近来军中有些不太平,以为立下了些许功劳,就飞扬跋扈起来,适当敲打敲打,也是不错的。”
听到这句话,李斯心中不由一动,知道陛下这是要拿蒙恬敲山震虎了。
南方水灾以来,朝廷颁布各项政策救助灾民,无往不利,唯独在军营这边的态度最为消极。
蒙恬作为军中代表人物,自然难辞其咎。
地獄鎮魂歌
“臣明白了。”
李斯点了点头,眼看着陛下脸上有些困意,便连忙告退了。
李斯走后,嬴政脸上多了一抹冷意。
“真以为寡人没看出来你这借刀杀人的伎俩么?”
不过他深知眼下还需要李斯与那军方相互制衡,在太子成长起来之前,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
泗水郡。
一大早,楚阳便带着家丁们在后院挥舞着锄头。
吕家两姐妹站在一边,不时给楚阳擦汗递水,忙的不亦乐乎。
“素素,前两天我给你说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
趁着楚阳不注意,吕雉在妹妹耳边小声问道。
“我……我……”
吕素脸色一下子变得涨红,偷偷看了远处楚阳一眼,羞得不敢言语了。
自从那位大伯父提起相亲的事情之后,便隔三差五地来府里纠缠,自己父亲一边虚与委蛇,一边也是暗暗叫苦。
若只是如此,无非浪费些酒水罢了。
最让她们两姐妹受不了的,是拿大伯最喜欢在背后编排楚阳的种种是非。
眼看着自己喜欢的男子被人这样羞辱,要不是父亲拦着,吕雉当场就翻脸了。
三番五次之后,吕雉真的忍不下去了,便找妹妹商量,要不要与楚阳私奔。
听到姐姐的打算之后,吕素也是吓了一跳,只言说自己需要考虑一下。
“怎么,你还在犹豫,行吧,那到时候你便去给那个什么孟大人做小妾吧,别怪姐姐没提醒你,楚公子这样的人,迟早是要遨游九天之上的,若是现在不能和他在一起,以后便只能远远看着了。”
吕雉才懒得管什么吕家的面子,那位堂兄的前途,这种见风使舵的亲戚,有多远还是闪多远吧。
異世終極教師 梁小已
“我当然愿意啊,只是……爹爹那边……”
听到姐姐这么说,吕素顿时着急起来,早在第一次被楚阳从那些歹人手中救下的时候,她便心有所属。
如果事情真到了那个地步,她也就顾不得什么礼教规矩了,毕竟幸福是自己的事情。
誓不入宮門
“你放心,爹爹那边我自有办法,保准叫那大伯父无话可说!”吕雉笑着说道。
楚阳不知道两姐妹在这边已经偷偷地私定终身,笑着对两个女孩说道:
“喂,你们再不帮忙,到时候土豆收获的时候,可别想过来蹭饭了!”
永安謠 寧珩
吕家姐妹相视一笑,连忙跑了过来。
“楚郎,你说的土豆到底是何物,为何还要劳烦你亲自动手?”
楚阳看向吕雉,几日不见,这小妮子又丰满了许多,举手投足间风情万种,像极了一颗熟透的苹果。
“这东西可金贵呢,有了它,我大秦子民或许从此再也不会受饥饿之苦了。”
楚阳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里的种子小心翼翼地埋进土里。
在经历了军中缺饷的事件之后,他便有了培育土豆的打算。
只是那时情况紧急,培育土豆这件事情又要等到一段时间之后才有成果,所以便拿猪肉解了燃眉之急。
现如今,水灾泛滥,大秦处处缺量,如果能把土豆培育起来,也算是大功一件了。
原本吕家两姐妹还只当土豆是一件游戏之物,但在听楚阳讲过土豆的食用性以及亩产量之后,全都陷入了深深的震撼当中。
“什么!你说此物每亩能产上百石之多!如果真能如此的话,那百姓以后再也不怕什么天灾洪水了!”
我的彎男先生
两个女子望着楚阳,全都是一副崇拜的模样。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为什么连如此神物都能找得到?
两人想到方才谈论的事情,及有默契地相视一笑,再次佩服她们的明智选择。
接下来,在楚阳的指点下,吕家两姐妹也分别种下了属于自己的土豆种子,只等着几个月后,就可以收获了。
两个女孩子在楚府玩了一天,直到傍晚的时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在临走之前,吕雉在楚阳耳边说了几句什么,惊得楚阳一身冷汗。
“啊?还能这样?”
楚阳失眠了整整一夜,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已过了晌午。
他刚用过午饭,李平便一脸狼狈地找了过来。
刚一见到楚阳,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顿时老泪纵横。
“楚大人,你这次可要救救老夫啊!完了,全完了啊!”
“到底出了什么事!”
花仙传 香烟男孩

望着李平那满脸焦黑的模样,楚阳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不知道怎么回事,咱们的几处煤矿,全都坍塌了!灾民们死伤无数,那些家眷们这会正往你这边涌来呢!”
“楚大人,要不然你还是先避一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