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道人賦 txt-第一百五十節 事了拂衣去展示

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道人赋
事情与彭逍和孟不同所料的并无二致,北荒东陆的紫极魔宗势力果真对那些归附乙阙门的小宗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不从中作梗。
就连那两位玄字辈的大能境修士在得知了当日太虚山上发生的事情之后,也都暗自松了一口气,皆觉宗门今次的应对十分妥当,也都对杀千幻刮目相看。
他二人带着紫极魔宗精锐修士穷搜北荒东陆多日,却只揪出了几个大化天魔道的小角色,拷问搜魂之下,竟没有得到半点儿有用的消息,炼裳魔君及其手下党羽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谁都知道曲炼裳一定依旧隐在暗处伺机报复,是以紫极魔宗在现今这般内忧外患的境况下,实在不易与闲云观一方再做纠缠。
而且众人也都心知肚明,纪烟岚今次既然敢在魔宗本部向玄坤子直接邀战,十有八九就是因为陈景云的道器分身隐在她的识海。
现如今纪烟岚颜面受挫,含怒离去之后并未折返闲云观,而是与文琛、昙鸾一同逗留在剑煌山,恐怕正在找寻机会出手泄愤,乙阙门所行之事多半是在找茬。
有了这样的猜测与共识之后,紫极魔宗自然不会“中计”,再加上许究此刻正打着闲游的幌子在一旁看顾乙阙门修士,是以温易安等人的谋划想不顺利进行都难。
……
熏风摇碧树,凝翠满剑煌。
剑煌山中这几日着实热闹,却是纪烟岚不喜四个徒孙每日里胡混,特意颁下法旨,命四小在悬剑峰上设下擂台,迎接乙阙门中所有结丹后期境界修士的挑战。
四小今时今日的修为早已经能够碾压元婴境高手,若是用上一身重宝,便是寻常半步元神境修士也不够看,但是师祖奶奶有命,他们岂敢不尊?只能将修为压制在六转境以下,开始发挥起了“磨刀石”的功用。
身为师叔的季灵与柴斐甚觉此事有趣,于是都拿出大把的好东西充作攻擂者的奖励,但凡有人能在四小手中走过三合,便有好处可拿,对于支撑最久者,嘿嘿!那件玄阶灵剑可正明晃晃地摆在那里!
是以在诸位元婴境长老替宗门扩展势力之时,众多结丹后期修士个个摩拳擦掌,能否一战成名还在其次,单就那一葫芦产自伏牛山的五行灵酒就已经够馋人的了,更遑论那件压轴的灵剑?
彭逍等人初时还有兴致,几天下来便都意趣了了,但是身为闲云观亲传弟子,帮助门下修士提升修为也是应有之意,而且为了能使两位不良师叔多出些血,四小在激发对手潜力的同时,对于看入眼的修士还会从中放水。
这一下又轮到了在一旁看热闹的季灵和柴斐头疼,不过她二人如今可是名副其实的地主老财,岂会将些许的修行资源和灵宝看在眼里?几个师侄只管尽情折腾,只要把“磨刀石”一职当好即可。
至于纪烟岚这边,她与文琛、昙鸾每日里饮酒论道,卫九幽也会时常加入其中,四人在弈剑峰上吟风弄月、畅谈古往今来,日子过的极是逍遥。
如此过了半月有余,百里尘舒终于传回了消息,言说紫极魔宗今次诚意十足,拿出了大批的赔偿,只为能够平息闲云观一方的怒火,请纪烟岚莫要再做计较。
扫了一遍纪烟岚含笑递来的传讯玉简,文琛冷哼一声,言道:“我这个师妹还真是把‘利’字顶在了脑门上,今次也不知道私下里收了紫极魔宗多少好处!我说烟岚妹子,你当时怎能留她在太虚山帮忙处理后事?”
纪烟岚闻言又笑,笑罢言道:“文老哥勿恼,我与百里道友可没有什么交情,她今次前去助我是真,让紫极魔宗替我还上这份人情岂非正好?”
见纪烟岚一点儿也不在意此事,昙鸾从旁打趣道:“还是咱们烟岚道友大气,不像躲在伏牛山的那位,等闲不肯把好处分给别人。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我与释海师兄今次急吼吼地跑过来替你撑腰,之后我又被扣在了弈剑峰上作秀给外人看,可谓是劳苦功高,却不知可以分到多少好处?”
“哈哈哈!是极、是极!趁着你家那位小气武尊不在,老哥我也要多分一些好处,这几日灵酒喝的太多,实在有些伤身!”
对于两人的调侃,纪烟岚气笑摇头,言道:“难怪我家那位总说自己交友不慎,小妹原本不信,今日一见才知是真,也罢,您二位不是一直对我闲云观的五行纳戒眼热的紧吗?小妹今次正好带来了两枚。”
眼见着文琛和昙鸾欢天喜地的各自接过一枚五行纳戒,纪烟岚与卫九幽相视一笑,真正的挚友就是如此,我有好东西时你可以“巧取豪夺”,你有好东西时我自然也要“敲诈勒索”。
又在剑煌山中等待了一日,百里尘舒终于带着紫极魔宗的赔偿之物赶了过来。
看着放在锦盒中的两个储物袋,纪烟岚揖手称谢后,便命柴斐将之收走,又命季灵整备宴席,以慰百里尘舒此番的劳苦。
百里尘舒自然不会推辞,又在席间隐晦地问询纪烟岚,想知道陈景云何时能有余暇,她今次可是带来了不少炼器之物,炼制三两件玄阶灵宝想必足够。
这是当日在莲隐宗时就已经答应好了的,纪烟岚并不推脱,请百里尘舒莫要着急,待到陈景云此次闭关结束之后,定会出手炼宝。
夫贵逼人 苏芸
对于百里尘舒的得寸进尺,文琛自觉脸上无光,气呼呼地喝了几盏灵酒之后,便挥袖离席而去,片刻之后居然架着遮天莲台径自走了。
昙鸾也对百里尘舒的行事风格大为不满,明明没有出力,却想把便宜全都占尽,世间哪有这样的道理?于是便也起身告辞。
拐个校草进礼堂 雅诺素护臂丶
百里尘舒虽然早知自己这位师兄的脾性,但却没有想到文琛在外人面前居然如此不留情面,心中气愤尴尬之余,自然没有脸面再留下来,于是好好的一场大能聚宴竟然就这样散了场子。
……
随着一十三家北荒东陆宗门的归附,苍山福地的势力范围向外扩大了一倍不止,而这已经是乙阙门的统御极限,实在无力继续扩张。
眼见着此间事了,纪烟岚终于动了折返伏牛山的心思,临走之前,她还亲自召见了“犴公子”安童,命他手上的“暗堂”在继续纳形潜踪的同时,开始将触手逐渐探往中州。
一片轻云架起时,剑煌山中重归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