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y8g扣人心弦的小說 重生之緋聞女王 ptt-第二百一十二章:女王穩住孩子們的方法相伴-0akqk

重生之緋聞女王
小說推薦重生之緋聞女王
“咳咳。”
桃运兵王 随性
重生之農家釀酒女 夜吉祥
实在是不忍心看X继续一副那种惊悚的样子,秦若夭便咳了几声,同时让双方都稍微收敛了。
X咽了口口水,瞪着眼睛看向秦若夭,“他……他真的是霍三爷啊。”
“真的,别怕,登记上去吧。”
“哦。”X继续埋头做假的账本。
老二撇了撇嘴,“现在这些后辈是怎么了?都没见过世面!执行任务的时候变装不是很正常吗?这有什么好震惊的。”
一个娇滴滴的学生妹站在秦若夭的身边,声音却是粗矿的男音,秦若夭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要么闭嘴,要么就用符合你此时形象的声音说话。”
“好的呢,好姐姐~”说着又朝秦若夭抛了个媚眼。
秦若夭选择无视。
准备好了假的账本之后,X往几个昏迷的人身上扎了几针。
“主人,龙乾已经在密室外了。”157报信道。
监控里,龙乾带来的人此时正在工厂外换上防辐射的衣服,装备整齐的下车。
孩子们即便见到陌生人也没有吭声,只是有少数刚来这里的人还抱着好奇。
最后一批到这里的人看到霍三爷和X直接翻过玻璃屋都惊叫出声。
仙漁之路 秋刀魚的汁味
快穿之漠神计划
“嘘,别说话。”
“你们是来救我们的吗?求求你们救我出去好不好?”一个胖嘟嘟的少年一把抓住霍三爷的手臂乞求道。
霍三爷皱了皱眉,正色道:“我们的确是来就你们的,但是我们现在不能带你们出去,不能被这些坏人发现。”
“为什么?”
“为什么不能带我们出去?我想回家!呜呜!”
“我也想回家!我要妈妈!哇哇哇——”
一个孩子哭,整个玻璃房的孩子都哭了起来,霍三爷当即就手足无措了。
他会打架,会变装,但不会哄孩子啊!
他看向X,X也是非常头疼。
“欸,妖儿!”霍三爷只能喊人支援。
秦若夭早就听到了孩子们的哭声,她蹲在玻璃上,望着底下这些哭个不停的孩子,扬声道:“你们再哭,就会把那些坏人叫醒,到时候,被打的就是你们这些哭的最凶的。”
少数明白了秦若夭的意思的孩子猛地捂住了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哭出声。
“哇哇……你可以带我们出去为什么不带我们出去?”那个胖男孩爱在哭嚎。
X不知所措地解释:“我们是要把所有人都带出去,不能现在只带你们出去啊,这样其他孩子会受伤的。”
“我不管!我就要出去!”那个胖男孩直接在地上撒泼打滚起来。
秦若夭脸色一沉,跳下去,抓住男孩的衣领,又再次跃上玻璃,直接把男孩提起来,让所有还在哭喊的孩子们都能看到。
胖男孩在被秦若夭提到高空的瞬间就闭嘴了,吓得直打嗝。
“告诉你们,谁要是还哭,这家伙,就是你们的下场!”秦若夭一针扎在胖男孩脖子上,胖男孩当场就晕了过去。
夢回南宋之扭轉乾坤 戰國蕭煙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以为男孩子就这样死了的孩子们尖叫一声,就停止了哭泣。
已经懂事的孩子们也慢慢停了下来,还帮身边的孩子把泪水擦掉,不要被那些人发现。
底下的X和霍三爷朝秦若夭竖起大拇指,果然熊孩子就需要恶人来惩治,这种方法简直不要太好,杀鸡给猴看,现在都没有人敢哭了。
秦若夭直接把孩子往下面一丢,霍三爷稳稳接住,把胖男孩丢在一边——熊孩子他也懒得管。
孩子们总算是安静了,秦若夭回到那间房,顶替刘歆怡的位置。
全國愛國主義教育基地雲貴川藏卷 楊江華
趴在桌上的几个男人也醒了,满脑子迷迷糊糊的,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个时候,龙乾带着人赶了过来。
几个男人远远看到了龙乾的身影,便赶紧上前迎接。
“龙爷,您可算是来了,上一批的货,您还没有清点呢,老爷子看中的几个人也还没有带走,您看要不要——”
龙乾抬手打断男人的废话,“老爷子要的人他自会派人来接,我就是来看看人数对不对。”
说完,龙乾就朝男人伸手,男人便赶紧去把账本拿过来,恭恭敬敬地送到龙乾的手上。
账本上不知道沾了什么东西,表面有点粘糊糊的,龙乾一触碰到账本就嫌弃地把手给拿开。
那男人便立刻会意,一边走,一边为龙乾翻看账本,还一边数一数玻璃房门里的人数。
霍三爷与X蜷缩在角落,衣服额弄得脏兮兮的,已经与这些孩子们融为一体。
清点人数发现还少一个,龙乾皱眉道:“还有一个人呢?你们是怎么看管的?啊!”
龙乾的火气瞬间就上来了,一巴掌狠狠打在男人的后脑勺上,把男人打得眼冒金星,站都站不稳——饿了五六天,什么东西都没有吃,又被龙乾这么拍了一下,男人直接倒在地上。
龙乾一看他这弱不禁风的样子火气就更大了,当即就是一脚踹过去。
被另一个看守的男人挡住,那人讨好地笑道:“龙爷息怒,和小子就是脑子有点问题,站不稳,我想起来了,少了的那个人在这边,您请。”
那人带着龙乾来到房间,便见一位穿着白色碎花裙的少女卷缩在角落,双手抱着肩膀瑟瑟发抖,脸上还带着血痕,巧妙地遮住了血迹。
龙乾一看到少女居然在房间里,就知道这几个家伙都做了些什么,于是又朝着几人踹了几脚,把他们都踹倒在地。
“我是不是告诉过你们不要碰货物!不要碰货物!就这姿色,要是个处卖给那个达官显贵能高出至少一倍的价格,你们居然还碰了!找死是不是?”
“龙爷饶命!龙爷,我们真的没碰,就是看这妞太不听话了,就吓一吓,您可以查,这妞绝对还是个处!”
龙乾看到那人惊恐地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又转身看了眼衣服穿得整齐的少女,算是信了。
“算了,警告你们,不能碰货物,有些个不听话,脑子也笨的随你们怎么折腾,但姿色好的,绝对不能碰!听到没有?”
“听听听……听到了。”
龙乾嫌恶地拍了拍自己亮蹭蹭的皮鞋,皱眉道:“行了,数没错行了。”
说完,就带着他那浩浩荡荡的队伍走了。
“他妈的!装个屁装?我呸!”人前脚刚走,看守的男人们就朝着龙乾来的方向吐口水。
“妈的,都是那个臭娘们害的老子被打,不行,我一定要泄泄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