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4ypr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生活系遊戲 ptt-番外3:江太孫上位記(五)推薦-1dz69

生活系遊戲
小說推薦生活系遊戲
江枫为年夜饭准备了十八道菜,其中冷盘六道热菜十二道,冷盘六道菜中除了拍黄瓜和五香鸡,其余四道包括卤味拼盘在内都是三十当天拍江建康去镇上买的。
不要问为什么冷盘会有拍黄瓜,问就是不忘初心。
冷盘一向是江家饭桌上用于聊天消遣,等饭时的开胃小菜,基本上不怎么吃,一般都是留到大年初一和大年初二当早饭的小菜吃,热菜才是大头。
江枫这次准备的十二道热菜,绝对堪称江家近几十年年夜饭之最,无论是食材的档次,菜品的难度,还是菜品本身的质量都远超老爷子前些点的菜品。如果老爷子今年不是主动退位让权,恐怕都会有人怀疑江枫做这么好的菜色,是想给老爷子一个下马威彰示主权,让大家知道江家新任的王是谁。
实际上江枫会做这么多复杂的产品,只是单纯的因为紧张。
第一次掌勺年夜饭,既紧张又害怕还激动,不知道挑什么菜做大菜就全部都是大菜,什么厉害上什么,其理念和燕翅席有得一拼。燕翅席中任意一道热菜单拎出来都是压桌大菜,放在一起就是神仙打架。还好燕翅席的菜是一道一道的上,若是一起上只怕食客恨不得自己多长几张嘴,一张嘴实在是不够吃。
江枫为年夜饭准备的十二道菜在食材的奢华程度上虽然比不上燕翅席,但单论菜品质量和味道应该是可以超过燕翅席的。
谁叫江枫的菜有buff。
好的buff虽不能起决定性的作用,却能锦上添花,助菜品更上一层楼。
江枫这次准备的十二道菜,分别是拔丝山药,江氏参羹,剁椒鱼头,红萝卜炖牛肉,凤凰蛋,八宝豆腐,上汤焗龙虾,梅菜扣肉,蟹粉狮子头,两色大虾,苹果烤饼和压轴的金玉白菜。
一开始江枫是准备按照鸡鸭鱼肉的思路来做菜,后来转念一想江家人的饭桌上从来就不讲究鸡鸭鱼肉,只要有鱼保证年年有余的吉祥寓意就行。
然后江枫的思路就变成了擅长什么做什么,在擅长的基础上找些好的buff或者家中长辈喜欢吃的菜品。
红萝卜炖牛肉,一年之中最好的运气,虽说用在新年让人感觉好钢没用在刀刃上,但过年的时候讨个吉祥幸运也挺好。
恐怖的水果糖
八宝豆腐会乱入其中完全是因为江枫觉得年夜饭还得吃点蔬菜,弄点健康的意思意思。
荒域帝仙錄
至于为什么会有拔丝山药和苹果烤饼两道甜菜的原因就更简单了,江奶奶好这口——如果她咬得动的话。
江枫很清楚如果他做糯米藕江奶奶会更喜欢,但江奶奶喜欢其他人未必喜欢,主要是他自己实在受不了这种甜度的糯米藕,这谁扛得住啊。
这十二道菜只有江氏参羹,上汤焗龙虾和金玉白菜需要用到高汤,其中金玉白菜的高汤是今天早上现做,由老爷子和江卫明轮流看着。看起来用高汤的菜不是很多,实际上的用量却很大,主要是因为江氏参羹江枫是按人头做的,为了迎合家人的口味特意把分量做大了一倍。
理论上江氏参羹用小盅慢炖就行了,今天江枫是直接拿砂锅煲。
煲粥的砂锅。
给隔壁送玩鸡豆花,江枫就回厨房专心做菜。
有江氏参羹在灶上炖着,空气中弥漫的浓郁的高汤夹杂海鲜的香味就没断过。江枫先前决赛的时候,江家人坐在第一排闻着都没太大的感觉,这一次无论是在房间里改方案的,写作业的,还是打扫卫生的,亦或者是玩手机看剧的都被香得流口水。
会有如此大的差异,主要是因为决赛的时候场地够大,量很小,江氏参羹味道再香在没揭盖前溢出来的也有限。这次不同,这次场地小量贼大,再加上大家都知道江枫在厨房里做好菜,心里想着念着的都是今天晚上会吃些什么,不由自主地使劲闻。
江家人馋得要死,隔壁赵家亦是如此。
赵亮搬着小板凳坐在灶边守鸡汤。
李翠花虽然做菜水平远不如隔壁江家,养鸡水平却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养出来的鸡又大又肥,肉质细嫩还很健壮,每年过年的时候炖一只养了两年的老母鸡,厚厚的肥膘,香浓的鸡汤,赵亮每年年三十都能喝上两大碗,年年如此。
今年除外。
吃完鸡豆花后,赵亮面对香浓的鸡汤索然无味。
李翠花同样一脸索然无味的在厨房里切菜。
“奶奶,你说今天早上那个豆花到底是拿什么做的?看着明明是豆花的模样怎么吃起来一股鸡肉味,比炖鸡还好吃。”赵亮百思不得其解,“我在网上搜了那道菜应该叫鸡豆花,可是网上的图片和咱们今天早上吃的也不太一样啊,网上能看出来不像豆花,今天早上咱们吃的看起来就跟真的豆花一模一样。”
“你问我我问谁去?”李翠花切着五花肉,在心里思索和赵亮一样的问题。
李翠花就纳了闷了,他们老说读书好的孩子是文曲星转世,可是厨艺好的小孩是什么转世,灶王爷转世吗?灶王爷管菜的味道吗?
“对了,小枫不是说让你送点盘子过去吗?现在都十点多了他们那边估计要用了,快把盘子送过去。”李翠花催促道。
赵亮起身去拿盘子和盆,把柜子里用不上的全搜罗出来,一大摞,抱着就江家走。
走到客厅的时候,赵亮被亲爹叫住。
“亮亮,你抱这么多盘子干什么?”
“隔壁缺盘子找我们家借,我现在给他们送过去。”赵亮道。
“你怎么知道的?隔壁没来人借啊。”
“江枫一大清早送东西过来时顺便说的,那时候你和妈都还没醒,爷爷还在外面遛弯。”赵亮道。
“送东西,送什么?”
萌妻入懷:譚總,須節制 嘉霓
“豆花。”
赵亮爸爸顿时乐了:“江家现在还真有意思,一大清早居然吃豆花。”
赵亮没回话,给了亲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抱着盘子跑了。
赵亮到江家的时候,江枫正好在做苹果烤饼。
由于厨房里也没有烤箱,江枫自己在院子里弄个篝火烤饼的行为也算不上太过怪异,只是让人单纯的觉得没有必要。老爷子甚至还短暂的反思了一下,是不是自己思想过于陈旧,一直不愿意买烤箱才把孙子逼成这个样子。
重生逆襲:這個學霸,我罩了
宸少求倒貼:萌妻嫁一送二 落下雪
九變魔龍
虽然大冬天的冒着寒风在院子里烤饼有些奇怪,但江枫还蛮乐在其中的。
他是第一次烤饼,算是一种新奇的尝试。烤着烤着他就发现夏穆苪这种烤饼的方式挺有意思的,和烤箱烤出来的派完全不一样,偏偏理念又朝派靠近,可以说是剑走偏锋,独树一帜了。
见赵亮来了,江枫让赵亮把盘送厨房去,让他等一会儿再走,饼烤好了赵亮可以趁热尝尝。
赵亮就这样成功蹭到了一块烤饼,在江家院子里吃完了和江枫聊了会天,问了一下泰丰楼的菜价和位置好不好定才回去。
烤一块饼所需的时间不短,江枫一共就烤了两块,一块给的赵亮另一块给一直通过房间的小窗户偷看,一个小时就写了一篇英语完形填空密切注意院子动态的江隽莲。
江隽莲的饼先是被亲爹亲妈分去了一半,然后再被分掉一半的基础上又分了一半给江隽清,算是典型的具有江家特色的分饼行为。
.
年夜饭的前半个小时总是最难熬的。
所有的菜基本上都已成型,甚至有不少可以先温着的菜已经出锅,各种菜的香味交杂在一起,只要小风一吹就散的到处都是。
可偏偏这时候大家都吃不着,只能围聚在桌边对着桌上的六盘冷盘面面相觑,在拍黄瓜和五香鸡之间反复横跳,在线长一点垫垫肚子和饿着肚子等会放开吃之间艰难抉择。
往年江枫都是那个受煎熬的人。
今年他是制造煎熬的人。
江隽莲中午吃了四分之一块烤饼,对年夜饭的期望值早就拉至最高,从上桌的那一刻起眼神就没放在桌上过,一直伸长脖子跟还养在院子里没宰的大鹅一样直勾勾地盯着厨房。
江家长辈们还是和原先一样猜一猜江枫今年都烧了什么菜,再猜菜这方面格外有优势。这两年来大家虽然都住在同一栋楼,但实际上一起吃饭的机会不多,各有各的活要干。
唯有江建康不一样,他每天和江枫在一起工作,和江枫隔着灶烧菜,跟江枫一起吃工作餐。他对江枫的拿手好菜了如指掌,即使闻不出来猜也能猜个大半。
“肯定有江氏参羹,我都闻到味道了。”江建设一脸笃定。
“还用闻?猜都能猜到,这菜不算。”江建党直接否决,“我还能猜到肯定有金玉白菜呢。”
大家都是看过《知味》的人,谁还不知道这两道菜的来历啊。
江建国一直不说话,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我好像闻到了炖牛肉的味道。红萝卜炖牛肉!对,应该就是红萝卜炖牛肉。”
江建康也深吸一口气,发现味道太杂根本闻不出牛肉味,也不知道大哥是怎么闻出来的,红萝卜炖牛肉根本不在他的猜测范围里。
江建康只能学着刚才江建国的模样,深吸一口气大喝:“凤凰蛋!”
江建国使劲闻了闻,一脸狐疑:“没有凤凰蛋的味啊,而且现在离开开饭还有二十来分钟呢,怎么可能现在就烧凤凰蛋?”
“绝对有凤凰蛋的味,我天天在后厨跟江枫就隔着一个灶,老闻见这味错不了。再说,凤凰蛋怎么就不能现在烧了?万一小枫后面还排了好几道一刻都不能耽误的菜呢?凤凰蛋放个十来分钟味道又不会变。”江建康开始强词夺理。
虽然他是在胡搅蛮缠,江枫现在还在煮鱼丸根本不可能有凤凰蛋的味道传出来,但他有一句话说对了,凤凰蛋后面是有菜。
拔丝山药和金玉白菜。
拔丝山药排在凤凰蛋后面是因为这道菜就得趁热吃,凉了丝就拔不出来。
至于金玉白菜,因为这道菜是真正的压桌菜,也是江家年夜饭桌上最应该出现的菜。
这道菜必须最后做,第一个上桌,有了这道菜江家的年夜饭才算完整。
随着一道又一道菜完工,盖盖,保温,海参鲍鱼汤也从灶上端了下来,江枫在两位老爷子的注视下开始制作金玉白菜。
其实决赛比完那天开始,江枫就一直在等待两位老爷子问他自己是怎么学会金玉白菜的,他早就编好了一套说辞,可两人迟迟没有来问。
一直到他告诉许成,许成写完《知味》的文章,《知味》发刊,两位老爷子都没有问。
他们仿佛就这么轻而易举的默认和接受了江枫会做金玉白菜,即使他们只是见过,都没有尝,也没有要求江枫再在他们面前做一次金玉白菜。
但江枫知道,他们两个远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
因为从白菜入锅的那一刻起,两人的视线就一直盯着锅,盯着他的手,目光灼热,无法忽视。
他都不用回头就可以想象出两位老爷子目不转睛,有些紧张甚至还有些期待的样子。
两位老爷子确实如此。
江卫国对金玉白菜的记忆非常有限,他只记得有这样一道制作过程极其复杂的鲜草味的白菜,具体的制作过程,大致是怎么做的实际上都模糊了,就连味道也记不太清。
江卫国不记得,江卫明记得。
他比江卫国多吃十多年金玉白菜,曾经有些淡忘的记忆从江枫在决赛时把金玉白菜做出锅的那一刻起就变得无比清晰,清晰到他很清楚江枫制作金玉白菜的过程和当年江承德与江慧琴几乎一模一样,分毫不差,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
他曾经以为自己再也吃不到这道菜了,甚至和江卫国一样几乎快把这道菜忘了。
可几乎不可能听说过这道菜,也不可能会做这道菜的江枫,在他面前重现了这道菜。
他没有问江枫是如何知道的这道菜,从哪儿学来的步骤,就算是口述也不可能如此完美的复制和呈现。
因为他觉得没有必要。
江枫会做就够了,如果味道能一样或者是很接近就更好了。
从很早以前,江卫明就觉得江枫这个侄孙是上天对他的恩赐,突然的出现让他圆了一个又一个的梦,弥补了一个又一个的遗憾,甚至是一些他想都不敢想的奢望,在和江枫相遇后都一一实现了。
江枫身上发生了太多神奇的事情,多到他可以接受一切在江枫身上发生的不合理的事情,包括金玉白菜。
任何人做出金玉白菜他都会觉得惊奇,唯有江枫不会。
因为江枫本身,至少对于他而言,就是奇迹。
上天给他的奇迹。
江卫明看着锅。
抹猪油。
翻炒。
倒入海参鲍鱼汤。
继续翻炒。
收汁。
一模一样,和记忆中分毫不差。
“爷爷,三爷爷菜都好了,可以准备开饭了。”江枫道。
江卫明笑着点点头。
“你决定就好。”老爷子盯着金玉白菜。
江枫端着两盘金玉白菜,从厨房里探出头对着厅堂高喊:“爸,德哥丞哥然哥,来端菜!”
“好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