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8wwu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蘇廚 線上看-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綱要展示-a1fgd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纲要
苏颂和晁补之当年曾因为对辽态度过于“软弱”,而被赵顼贬去了工部,可如今朝中的“辽国通”,只有苏颂和苏油拿得出手,于是诏命复苏颂同知太常礼院,与苏油一起应对辽国使团。
这个命令很不合理,司马光是老礼部,立刻上书反对,说苏油乃国家四朝元戎,功勋素著,不当陪侍外臣,以免被辽人看轻。
不过这封章奏依旧还是给高滔滔留中了,并且单独召见了司马光。
迩英阁,赵煦坐在帘侧,低头看着几案,面无表情。
司马光对太皇太后迟迟不下达对苏油的任命有些不满:“苏油虽然年纪尚轻,然历仕四朝,平生未见些许私心,老臣曾有人才四论,如苏油者,可谓德才兼备。”
“然其为人淡泊谦冲,不羁进退,故少有在朝,每于外路忧患之地,为大宋消弭祸患。”
死亡列车 东殇卮
“更可贵者,不但所在优能,亦可衷济朝堂,凡所建言,发必有中。”
“即论其资历,亦非可弃置之人,朝野闻其朝命,皆额手加庆,喜朝廷得人。”
“入朝两月,与臣及吕公著御前论对,太皇太后与陛下亦察其能,数加赞许。”
恐怖微博 過水看嬌
“然至今不见下敕,而臣闻其所事者,或以内宫官产羁绊之,或以引伴之职辱毁之。”
“我朝干梁华翰,岂能作家奴引伴之用?臣深为太皇太后与陛下痛惜!”
“若无职位置之,则臣请避位,充御史中丞即可,老臣愚钝尸位,实耻列明润其前!”
赵煦抬起头,好奇地看着面前这口沫横飞的老头,对他的观感立马爆表。
老头说的,其实也是他早想要说的。
却听帘后轻咳一声,赵煦赶紧将头低下,重新摆出一副木偶的表情。
高滔滔似乎在斟酌言语,片刻之后才说道:“学士想岔了,苏油所为,实乃重务。”
“宗室勋戚之乱,自古不绝于史册,立国百年,人口繁衍,已经成了大宋的负担。”
“然安石相公当年削减宗室用度、恩荫,于帝室五服之外,不闻不顾,却又岂是人情?!”
“当年宣德门外皇宋宗室拦王相公马头而哭,朕在深宫,却也听闻!”
“于是司徒请立皇家理工学院,以授其技;纳之四通诸产,以立其业。”
“以宗室之尊,执四民之末,所幸二十多年下来,也能自立。”
“然司徒说宗室仅自立尚且不足,当与国之四民同,税赋有当输,劳役有当服,如此赵姓宗亲,方可为天下表率。”
“《伦理训类》言语简白,老身也看得懂,其中一句‘冠冕有加,必承其重’,老身深以为然。”
“因此析分产业与宗室勋贵自持,正是造我皇宋百代之基。”
“虽至亲产业,与民同赋,朝廷岁入,可因此年加六百万贯。”
“学士,司徒支持我此举,难道,你不愿意支持我此举么?”
司马光这一刻真的感动坏了,俯身施礼,声音中都有了些哽咽:“此华夏千古未见之德业,太皇太后敢行此,皇宋必光耀千秋。臣愚昧,岂可不赞从之。”
高滔滔几乎都被自己感动了,叹息一声:“因此扶宗室子弟这最后一程,老身只得劳烦司徒。”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学士,论才论德,放眼天下,还有比他更值得老身信任之人?”
司马光赶紧躬身:“是老臣愚钝,曲解了太皇太后的本意,万分惶愧。”
“能让宗室自得择业,不为朝廷忧患,保全天家恩伦,立万世表率,果然是至重伟业。”
高滔滔这才说道:“让他去应付辽国人,其实也是为此。”
“这是司徒主动请缨,非老身委派。因为司徒说辽国人所求者,不过是利。而同辽国的商贸往来者,主要都是四通在行。”
“而四通的业务,最近正在析分,万一被辽人窥见机隙,趁火打劫,那情形可就大不妙了……学士,你能找到比司徒更加了解四通,善于应对辽国之人吗?”
其实司马光内心深处也有恐辽症,这是大宋老一代臣子心中永远的痛。
超級六扇門
庆历二年辽人趁西夏之乱打劫,岁币翻倍,当是司马光正是二十多岁的愤青。
其后陕西一蹶不振,司马光随父在陕西辗转,亲见战争的残酷和大宋的惨败,亲见朝廷为了应付边患让陕西民众背上的沉重负担,终于认清了现实,成为朝中坚决的反战派。
直到苏油渭州以身相诱,抗敌成功,然后抓紧时机恢复陕西经济,紧接着配合王韶开青唐,配合种谔定横山。
一套眼花缭乱的组合拳下来,才终于遏制住了夏人的嚣张跋扈。
神鬼奇航
其中凶险,可谓无比。
自己在洛阳,也见识过陕西民众那段时间里一日三惊的忧虑惊恐。
所以他深深地知道,大宋扭转国势的过程,其实是多么的艰难。
而相较于西夏,辽国更是强大十倍的存在。
现在司马光所在的位置,也已经不是知谏院,可以只指出弊病,然后一句请找相关部门解决,就能够敷衍过去。
沉吟了半晌,自己夹袋里没这样的人,新党中人可能可以,但自己又终不信任。
司马光终于长叹一声:“人才至难。”
高滔滔说道:“是啊,人才至难,故而老身还欲用苏油,兴举这至难之事。”
“梁惟简,将司徒前日所制举京师大学堂的条陈,与学士观瞧。”
梁惟简捧着一本厚达三指的大书本过来:“学士。”
司马光捧着那本几斤重的《乞设京师大学堂条陈纲要》,人都傻了:“这……这是条陈?臣这样也没法读啊……”
高滔滔说道:“请学士带回去细观,不过只有这么一份,千万要注意保管好了。”
“不不不……”司马光看了看周围,来到赵煦身前:“臣请借陛下几案一用。”
对于苏油入宫第一件事就是调整赵煦座位一事,司马光和吕公著事后都是暗叫侥幸。
说到底,还是在心底里将陛下当做不懂事的小孩子,如果赵煦再大几岁,他们陛见第一天肯定会发现这个问题。
好在苏油及时发现并予以纠正,不然每次入宫陛见,大家都是对着赵煦撅屁股。
说起来也是大不敬,难保不会被小破孩在心里一笔笔记下来,亲政之后翻旧账。
俩老头都是实诚君子,不会去想苏油此举实在是机巧油滑得过了头,反倒是羞愧自责。
陸小鳳繡”花”大盜 不藥
说到底,还是自己对陛下的忠诚不够,否则为啥人家苏明润就能发现问题,而自己却忽略了呢?
不过打那件事情过后,司马光和吕公著开始比较注意自己对赵煦的态度。
赵煦还是面无表情:“请学士自便。”
农夫三拳 风流
我有超体U盘 黑暗狗熊
说完还礼貌地起身站到了一边,因为司马光站着翻阅,必定会长期弯腰,如此有受司马光长礼之嫌。
帘后的高滔滔看到这一幕,不禁满意地微微点头,这个孙儿,其实非常聪明。
这部条陈,是标准的理工书籍格式,概述、章节、页码、凡例,方便索引。
司马光只细看了章节,就不禁大为动容:“太皇太后,要是得行,此自然是皇宋盛事,但是臣先不问教师,只问这经费,却从何而来?”
“据臣所知,理工成就的研发之费,那可不是一星半点,虽耗千万缗也不可遽得。”
“那些仪器也是,臣在洛阳听明润说过,一台第六代精密机床,光一个轴承,耗资都在三千贯上。”
那台机床轴承的每一颗鼓型滚珠,都是用机床车出来的,因为材质坚硬,加工精度极高,也导致废品率极高,属于大宋如今最顶级的加工工具。
那台机床所用的动力是电能,张天师终于还是发明出了电刷和纸包电容整流器、稳压器,解决了交流电变相为直流电以及电波减峰填谷的问题,能够驱动直流电机。
电机相比其他动力机械,最大的好处就是平稳,理工学院的大拿们首先想到的,就是用于提升机床精度。
张天师对理工学院将自己辛苦发明的直流电被用于物理,表示非常不满。
因为他搞出这东西,本意是想要打造一个炼炉,只用矿石不用煤,或者说只将煤作为还原剂而非燃料来使用,无需大量吹入热空气,以期获得更高的炉内温度,以熔炼“依稀仿佛似”这五种贵金属。
然并卵,抗议无效。
除了苏小妹,陈昭明可不是在理工之道上懂得跟谁客气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