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az8z熱門都市小说 唐朝第一道士笔趣-第八百九十一章   靈武到觀父子見-6zxly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小花她们居于天地宗。
不过。
这上层被毁,所以只能从下层进入。
“哥,上层该如何修复?”入了天地宗后,小花站在被毁的升降处,向着自己兄长问道。
钟文看了看,又想了想,“天地宗曾经乃是墨家人修出来的,所以想要把天地宗上层修复好,那得请墨家人过来修复。而今,墨家又武墨和文墨,武墨就是墨门一系的三门派。而文墨,就是相里氏三墨他们,要请,也只能请他们这些人过来修复。”
想要修复天地宗,那难度可不是一星半点。
而且。
还是在这天山顶之上。
据钟文所知。
这文墨一系的人,虽说也习武,可这境界却是低的很。
请这些人过来修复天地宗,可能性不大。
反到是武墨一系,也就是墨家人转为游侠一系的人,反到是最容易。
可当下。
钟文与着墨门一系有着一些误会,如果想要修复天地宗,那必须得钟文亲自上门。
说不定都还不一定答应。
对于这事。
小花心里也明白。
小花听后,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哥,算了,以后我们自己慢慢清理出来后再作打算吧。反正我天地宗当下的地盘也够用了,而且弟子就这么几个。哦对了哥,禄存她们什么时候返回?”
“应该快了,除了贪狼她们三人需要一些时间之外,其他四人我们早有约定,最久不会超过三个月。”钟文点头回道。
着实。
禄存她们去的乃是南疆与东边。
而这两边,要么就是大海,要么就是岛屿。
三个月,也是钟文与她们相约好的时间。
反观贪狼她们三人。
她们三人才是没有时间限制的。
可是。
钟文也与她们有着一定的约定,三个月后,钟文也必然要前往那片大陆,好去看看她们如何。
三界血歌 血红
况且。
钟文在册子之上也写了,要求她们一路留下痕迹出来,省得到时候钟文寻不到她们。
辰星游记 莫沐沐
当然。
要是她们提前寻到了该寻的东西,那自然而然的也就会提前回来了。
不过。
对于这种情况,钟文是不抱期望的。
我的冰山女神
在这个时代。
那些所谓的种子形态,说不定要有多小就有多小,更或者,连样式都比现代的种子要奇特一些。
海賊之無限手套 無面淒涼
小花闻话后也不再说话。
钟文这个兄长瞧着自己这个小妹。
这是越来越有些样子了。
以前的时候,总是给自己惹事。
而今。
却是稳重如山一般,这让钟文心中也安了不少。
至少。
自家小妹以后的未来,钟文不用再去多操心了,也可以放手了。
只要自家小妹安心在天地宗,带领着九女好好习练天地宗的功法,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可当钟文一想到自己阿爹阿娘的话后,这脑袋又开始头大了。
是的。
小花到如今都二十来岁了。
依着唐律,早该成亲了。
可到了如今,小花依然孤身一人,这让钟文一想起自己父母交待的话来后,就头大的不行。
而如今小花要来这天地宗,以后成亲之事,估计就没了戏了。
“小花,每半年或一年,你得回家看望一下阿爹阿娘,另外,成亲这事,你自己最好有个打算。”钟文最也没忍住,向着小花说道。
“哥,我心里有数。”小花轻轻的点了点头。
至于破军她们二人,站在一边听着这对兄妹的对话,这脑中也在闪动着一些心思。
此时。
龙泉观外,来了一个年轻人。
说年轻其实也不年轻。
依着面容来说,到是显年轻。
但依着年岁来说,他可比钟文大上一些的。
此年轻人,正是从灵宝门离开后又去了长安转了一趟灵武。
对于没有去过长安的人,灵武一离开灵宝门后,就往着长安去了。
在他见识过了长安城后,灵武也算是过了一把眼,随后一路奔袭之下,来到了龙泉观外。
正当灵武到了龙泉观外之时。
灵宝门中的庾夭二人,也正听着门内弟子的回禀。
“你说什么!九首道长乃是百家楼的长老?江湖之上传闻九首道长需要几种奇药?这……”庾夭听着弟子的回禀江湖之事后,又愣又惊的。
这几个月。
他们一直居于灵宝门的地下,帮着钟文铸造兵器。
对于江湖之事,也着实一点都不了解。
当然。
他们在帮着钟文铸造兵器之前,到已是听闻了太一门九首道长乃是一名无上高手之事。
要不然。
他们二人也不至于一见到钟文后,就应下帮钟文铸造兵器了。
甚至。
庾夭他们见到如此多的玄铁之后,也不敢有贪没的想法。
而今。
又听到门内弟子传闻江湖之事后,庾夭庾熙二人纷纷震惊不已。
“师兄,看来此事得向门内长老他们禀报一声了,连云罗寺上清派这些大宗门都出动了,我们也得帮一把才行啊,要不然,九首道长还指不定会不会怪罪我等呢。”庾熙建议道。
庾夭听后,连连点头,“好,那我们赶紧去向长老他们禀报去。”
随着庾夭二人向着灵宝门的长老,太上长老禀报之后不久。
这灵宝门的几位太上长老,纷纷离开了灵宝门的后山,往着灵州赶去。
为此。
江湖之上。
再一次的多了一个七大宗门的灵宝门。
话回龙泉观外的灵武。
犹豫了好半天的灵武,终于是走上台阶,敲响了观门。
“你是?”当陈丰见到一个年轻人后,心中有些不解。
不过。
陈丰不解之时,看着那年轻人,隐约之间与着自己师弟有着七分的相像,心中也有了猜测。
龙泉观目前依然还处在闭观当中,一般是不接待任何挂单及上门的客人的。
除非有什么大事才会接待。
“灵宝门灵武,拜见道长,我奉我灵宝门师长之命,前来太一门拜会九首道长,还请道长通禀。”灵武到也直接,道明了来意。
随着灵武的话一出后,陈丰立马就会意了,“原来是灵宝门的道长,请随我入观吧。”
随着灵武入了龙泉观后,先是一番的礼仪之后,灵武被带至一处偏殿,“九首目前不在观里,所以还需要你稍待几日。”
“多谢。”灵武行礼谢过。
等不等,他已是到了龙泉观了。
难道人家不在,自己还要走不成吗?
况且,灵武他自己也是带着一些目的而来的。
居所。
陈丰向着李道陵说了灵武之事。
李道陵思索了片刻,“陈丰,你让九经去一趟长安,让李山赶过来。”
“师傅,这事是不是等九首回来后再说啊?毕竟,灵武他们父子这要是出了什么误会,可就不好解释的。”陈丰听着自己师傅的话后,感觉还是稳当一些才好。
“不用,九首曾经跟我说过这事,他早已与灵武讲过了,而且,听说李山在东极岛的时候,与他这个儿子也见过一回面的。”李道陵摇了摇头回道。
陈丰听后,也不再多说。
不久后。
九经,也就是伍弟,从龙泉观离开,往着长安而去。
当夜。
李山在伍弟的通知之下,奔袭到了龙泉观。
“九山,你儿子这事,为师不便多说什么,而今九首暂时不在观中,但切忌,灵武毕竟被你送到灵宝门这么多年,心中必然会对你有所恨意,所以,你在见到他的时候,切莫小心应对,可不要父子反目才好。”李道陵见李山过来后,向着李山交待着一些话。
“是,师傅,我知道该怎么做的。”李山在听到自己儿子已是到了龙泉观后,这心就激动的不行了。
几年前。
在东极岛相见之时,那真叫一个痛苦。
而今。
这种痛苦在这一刻,终于是化作了相思之泪。
如果伍弟告诉他来龙泉观是见儿子的话,说不定他会带着自己妻子前来一趟不可。
可伍弟去长安后,一见到李山,只是说师傅让他回观一趟。
可没想到。
当他李山一回到观里见到李道陵,李道陵却是说自己儿子来了龙泉观。
这一刻。
李山的脸上,布满了泪水。
是的。
一个顶天立的汉子,在这一刻,所有的语言,所有的坚毅,所有的行动,全部化作了泪水。
随着众人与着李山来到灵武的居所后。
二人相见之下。
李山的泪水,顿时化作一团慌乱与欣喜。
慌乱之中,又是紧张,又是无言。
欣喜之中,全是高兴,同样也无声。
而此时。
灵武在见到李山的那一刻,也已是明白了。
眼前的这个汉子,与自己太过相似了。
一眼就能看出眼前的这个男人,与着自己有着莫大的关系。
灵武愣在了那儿,同样,这心中的疑问,悲伤,痛苦,不解,等等诸多的问题,也随之涌上的心头。
李道陵见李山父子二人即不言,也不语。
更是没有抱头痛哭。
随即出言向着灵武说道:“灵武,想来你已是知道了,眼前的这个,就是你父亲,至于当年之事,你父亲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这天底之下,没有哪个父亲会丢下自己的儿子不管不问的,所以,你也莫要记恨于你父亲。”
我和tfboys有個約定
“好了,即然你们父子已是相认,肯定有着不少的话要说,李山,好好与灵武叙叙话,我们就不打扰了。”
说完话的李道陵,带着陈丰他们离开,顺便还把屋门也给关了。
不久后。
屋内暴发出了责问的声音。
随后又是暴发出了怒吼声。
渐渐的。
这怒吼声淡了下去。
随之却是听到声声自责之声。
又不久后。
屋内传来阵阵的哭泣之音。
李道陵他们见这对父子并没有发生什么大问题,随之摇了摇头后,与着陈丰他们各回各屋了。
就刚才。
李道陵他们几人。
就连鬼手也在其中。
驻足以屋外不远处。
秦時明月之萬裏長城
谁也不希望父子二人发生某些误会,然后大打出手。
所以。
他们这是驻足于外,好劝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