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4zm6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 ptt-第440章 好像爆了-gvjno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王琦正在值房里绣花。
周醒在边上说话,陈二娘木然坐在边上,眼神呆滞。
“……如今百骑被压制,咱们的人重新在东西市和平康坊占据了上风,那些恶少和游侠儿都闻声色变……”
“这个是吹嘘!”王琦没抬头,“那些恶少和游侠儿都以蔑视官府为荣,什么闻声色变,只会闻声跋扈!”
“是。”周醒继续说道:“那个许多多也被咱们打压的无话可说,那许多多……王主事,那许多多长得颇为可人,要不要……”
王琦抬头,红艳艳的嘴唇紧抿,目光冷漠。
那就是个无用的,你这是在刺激他……陈二娘心中冷笑,不禁就想起了贾师傅。
周醒讪讪的道:“只是牢中的那个杨大树软硬不吃,就是不肯说贾平安的把柄。”
“此事要抓紧。”王琦的眼中闪过厉色,“只要杨大树出首指证贾平安,相公们自然会出手,借着此次他发配去漠北的机会,一举钉死他!”
“是!”
周醒应了。
“好好干。”王琦看着正常了许多,至少眼神没那么妖异了。
周醒发现这个变化发生在贾平安走了之后,也就是说,贾平安在长安,王琦就是个变态。
为何?
周醒看了陈二娘一眼。
这个女人微微垂眸,仿佛外界的任何事情都和她无关。
“有人来了。”
周醒抬头,就见一个小吏急匆匆的跑来,一脸惊骇。
“发生了何事?”
小吏止步,“王主事,百骑的打上门来了……”
“正好!”王琦霍然起身,难得的满面春风,“让人去告诉褚相。咱们马上过去,此次我定然要让百骑灰头土脸!”
小吏喘息了一下,“带头的是贾平安。”
周醒呆滞,缓缓回头看着王琦。
王琦脸上的春风凝固住了,喘息的就像是肺痨病人一样。
陈二娘先是一惊,接着竟然窃喜。
我为何要窃喜?
这个心态让她心乱如麻。
“他……他为何回来了?”
撒旦总裁请温柔
王琦干巴巴的问道。
小吏摇头,“不知!”
贾平安是以报捷使者的身份进的皇宫,那脸上因为长期赶路黑不溜秋的,谁都没认出来。直至进宫后,内侍说如此失仪,才叫人弄了一盆水给他洗脸。
周醒的眼中凶光一闪,“莫不是私自回来的?”
大帝尊 黎天
王琦摇头,“他不敢。”
小吏跺脚,“王主事,那贾平安在外面叫嚣……”
王琦深吸一口气,“去看看。”
他们到了大门处时,贾平安竟然没进来。
直至看到了他……
贾平安的眼中迸发出了杀机“王琦!”
王琦冷笑道:“贾平安!”
两个侍郎汪海和杨慎孟都来了。
见到贾平安,二人心中颇为震惊。
“杨大树所犯何事?”贾平安径直问道。
杨慎孟冷笑,“他重伤刑部小吏二人。”
“为何重伤?”
杨慎孟不屑回答,王琦说道:“我刑部发现了那个新罗商人准备夜里纵火,就去蹲守,谁知道百骑的人竟然抢功,双方争执,杨大树重伤二人。”
这一腔正气的模样,不知道内情的人多半被忽悠了。
杨慎孟厉喝道:“进了刑部,杨大树依旧不肯认罪,此等人就该严惩。”
不认罪……
杨大树有什么罪名?
贾平安竟然不动,这个出乎了王琦的预料。
此刻众目睽睽之下,他就希望贾平安带着人冲进刑部……
一个部门冲击另一个部门,这可是百年难遇的一件事儿,弄不好贾平安就能被重新赶回漠北去。
马蹄声响起,有人喊道:“闪开!”
曹英雄来了。
“兄长。”
兄你妹!
贾平安恼火,“说说纵火之事。”
曹英雄说道:“那事乃是下官带着人查到的,因为西市人多,外藩商人也多,下官担心引发大事,就请了百骑相助。那一夜我等蹲守,就在那高丽商人倒油时拿住了他,随后刑部的人来了,就是此人……”
他指着周醒,“他说此案乃是刑部抓的……”
“本来就是。”周醒阴沉着脸。抓了杨大树之后,他亲自去威胁曹英雄,曹英雄当时笑的格外的谄媚,让他放心,自己保证不会把此事说出来。
可此刻的曹英雄哪里还有半点谄媚,看向贾平安的目光中带着泪光,分明就是特娘的见到靠山般的激动。
耶耶被这个小人骗了!
贾平安上前一步,周醒还不反应过来,就被他一脚踹在小腹上,当即跪在那里闷哼。
“贾平安,你竟然敢在刑部行凶!”
杨慎孟的眼中多了喜色。
撒比!
贾平安冷冷的道:“你等习惯了用威权来压制对手,却忘记了一件事,西市乃是长安县管辖,长安县若是遇到了麻烦,该去求助百骑,和刑部可有半文钱的关系?你特娘的枉为刑部侍郎,连这个程序都不懂吗?”
杨慎孟一怔,旋即大怒,“刑部同样有兼顾治安之责!”
这是王琦等人进了刑部之后争取到的权利,由此和百骑全面开战,但节节败退。
一群得意忘形的撒比!
贾平安用下巴冲着曹英雄摆摆。
要想做小弟,要想被大哥罩着,那么该出来挨刀就不能犹豫。
冲着刑部咆哮……曹英雄毫不犹豫,“长安县请的乃是百骑。”
“刑部这真是体察入微,竟然连长安县准备蹲守一个新罗商人都知道。”贾平安冲着杨慎孟笑了笑,“难道刑部还整日盯着长安县的那些小吏,或是……整日就跟在百骑的身后?”
外面的官吏一下就笑了起来。
有人阴阳怪气的道:“这不明摆着就是盯着百骑,看到百骑拿人就出来抢功,仗着腰子硬,就污蔑百骑,随后被暴打。”
“哈哈哈哈!”
外面又是一阵大笑。
“道理我说完了。”
贾平安目光转动,盯住了周醒,“是你带着人跟着百骑,更是污蔑百骑抢功……”
周醒仗着这里是刑部,就冷冷的道:“你这是一面之词!”
程达说道:“说道理时,他们就是这般搪塞。”
贾平安不满的道:“所以你们就软了?”
程达老脸一红,“那还能如何?”
人影一闪,贾平安已经冲了过去。
玄音斷絕方知情深 左眩
周醒疾退,王琦喊道:“拿住他!拿住这个凶徒!”
贾平安一连串组合拳打的周醒只有招架之功,随即他飞身跃起。
飞膝!
呯!
周醒下巴中招,毫无反抗能力的倒在地上,身体抽搐着,有人喊道:“他在翻白眼!”
卧槽!
刑部的都傻眼了。
王琦喊道:“来人,拿下这个凶徒!”
拿下贾平安,随即再度发动弹劾攻势,这次定然要让他永世不得归来。
贾平安转身走来,王琦的脸颊颤抖,“你……你……”
“你这个傻逼!”贾平安一腿踢去。
王琦双手捂着下身,缓缓跪下,脸涨得通红。
贾平安回身,“杨大树呢?”
“拿下!”
杨慎孟一声厉喝,汪海说道:“此事还得看看谁对谁错。”
杨慎孟怒道:“进了刑部行凶,这哪里还管什么对错?”
贾平安上前,“那你等从百骑抓了杨大树怎么说?”
杨慎孟一怔,“那人重伤刑部小吏……”
“为何重伤?”
杨慎孟……
“来了!来了!”
外面一怔喧哗,接着一串商人被带了进来。
贾平安冷冷的道:“说话!”
这些商人颤颤巍巍的,领头的是个胡商,一脸胆怯的道:“那高丽商人和人发生冲突,发狠说要烧了对方的店铺,我听到害怕,就寻了长安县的小吏报案……”
贾平安看着杨慎孟,冷着脸问道:“刑部哪来的消息?”
杨慎孟:“……”
大宋天騎
这件事从一开始他们就打了百骑一个措手不及,可贾平安一来,直接就玩了个釜底抽薪,从根源把这事儿闹起来。
贾平安把王琦提溜起来,一拳把他打成了弯曲的大虾,骂道:“贱人,你让人跟在百骑的后面,百骑做什么你等就跟着捣乱,去挑衅,只等百骑忍无可忍动手,你等再利用朝堂上有人说话的优势打压百骑……我曰你娘!”
他一脚奋力踢去。
噗!
这一脚的声音不对劲啊!
他手一松,王琦一头栽倒,身体抽搐着,连惨叫声都没有。
贾平安却管不得那么多,冷冷的道:“把杨大树放出来。”
汪海铁青着脸,“放人!”
刑部丢人了。
当着众人的面,贾平安一步步的把此事的根源揪了出来。虽然并无实证,但人人都知晓刑部坑了百骑,还扣押了杨大树。
……
“陛下,贾平安带着……带着百骑冲进了刑部。”明静偷窥了皇帝一眼,发现他看着有些疲惫。
李治捂额,“朕就知晓他回来便会不消停,刑部……是何事?”
那厮就是个桀骜的……明静却觉得格外的欢喜,“数月前刑部坑害百骑,拿了一个百骑进了刑部,贾平安不忿,就带着人去要人。”
“那事……”李治就像是一个始乱终弃的渣男,努力想了想,这才想到了那件事,“朕想起来了,去看看,不许动手。”
王忠良急匆匆的去了,没多久就跑了回来,一脸‘咱就知道这样’的得意,“陛下,武阳伯带着人进了刑部,长安县的小吏和西市的商人作证,果然是刑部坑害百骑……”
我的女鬼保镖
干得漂亮!
李治不是不想收拾那些魑魅魍魉,可他以帝王之尊去收拾那些小吏,还得和褚遂良等人辩驳……他丢不起这个人,而且为此耗费政治资源不划算。
他淡淡的道:“让刑部放人。”
“陛下,贾平安动手打伤两人。”
李治的脸颊微微颤抖,良久摆摆手,“去吧,明静盯好百骑。”
“是。”
明静告退,出了大殿后,满脑子都是贾平安动手打人的场景。
一定会很热闹啊!
……
遍体鳞伤的杨大树出来了。
在看到贾平安时,这个被拷打都不哼一声的硬汉却嚎啕大哭,“武阳伯,我一句都没说!”
贾平安把腮帮子咬的咯嘣响,走到了周醒的身边,一脚重重踩在了他的手背上。
碧血夜狼
“嗷!”
周醒抬头,贾平安一脚踢去,那脸顿时就没法看了。
好狠!
众人不禁脊背一寒。
几个百骑上去抢过了杨大树,一番询问,包东回头,悲愤的道:“他们拷打杨大树多次,问武阳伯的事。”
这是想搞我!
毒家占有
谁?
贾平安目光转动,王琦像一条狗般的趴在地上颤抖,周醒满脸是血的躺在边上喘息……
“宫中来人了,闪开!”
杨慎孟的眼中多了喜色,“快请进来!”
进来的是王忠良。
他先看着贾平安,眼神凌厉。
然后缓缓说道:“陛下说了,刑部此事犯错,谁的错,严惩!”
贾平安心道你个王忠良竟然也学会了耍诈!
杨慎孟:“……”
说好的支援呢?
他不甘的道:“贾平安动手打伤两人!”
王琦抬头,那脸都青了。
“没伤!”
王忠良敷衍了事的道:“可见伤的不重,如此咱就回去复命了。”
这不公!
王琦啪的一声再度扑倒,随即惨叫了起来。
有人过去查看,看到:“肿起来了!”
瞬间王琦就被团团围住。
“这么肿胀,怕是要废掉了。”
“淡好像……好像爆了?”
“可能爆了!”
贾平安那一脚觉得脚感不对,像是踢爆了什么东西。
老子竟然废掉了王琦?
贾平安大笑,然后问杨慎孟,“贾某才将从漠北立功归来,我知晓你等想再度把我弄回去,我便在此,你还等什么?”
他拍着胸口,“来啊!等什么?”
杨慎孟面色铁青。
贾平安目光所到之处,那些刑部官吏纷纷避开视线。
“回去!”
贾平安当先出去,身后的百骑扶着杨大树,就像是打了胜仗般的士气高昂。
陈二娘默默看着这一幕,不知怎地,竟然有些莫名的失落。
“快,抬去请郎中看看。”
众人闪开,陈二娘看到了王琦的下身,已经变成了黑紫色。
“怕是治不好了!”
王琦……怕是不好了。
陈二娘想到了王琦往日的诡异……
“他这次怕是真变态了。”
……
明静回到了百骑,一直在等待着。
贾平安动手打伤了两人,杨大树呢?
若是刑部不肯放人,这便是个大麻烦。
“去看看武阳伯可回来了?”
明静急不可耐的转圈。
那个贱人,一回来就闹出了这等大动静,果真是王忠良说的桀骜不驯之极。
外面一阵喧哗。
“把杨大树送去医馆!”
女王娶夫記
“不必送,我去请人!”
他去请什么人?
明静急匆匆的出去,就见众人扶着杨大树进来,贾平安只看到个背影。
“如何了?”
程达得意的道:“武阳伯叫人去长安县和西市,随即带着咱们进了刑部,两个侍郎都在,王琦和周醒也出来了,先是呵斥,可武阳伯一一反驳,长安县的曹英雄……”
“住口!”明静觉得程达的表述能力有问题,自己抓心挠肺般的心痒痒,难受,“包东说。”
你早说啊!
我难道不要脸面的吗?
程达怒了。
包东说道:“曹英雄一来就揭穿了此事,那些人还在狡辩,可商人们也来了,说此事只是告诉了长安县。”
“干得好!”
明静小脸通红,“武阳伯是如何打的人?”
幸運與宮
这个暴力女……包东回想了一下,“武阳伯先是暴打了周醒,随后一脚把王琦……说是废掉了。”
“什么废掉了?!”
明静想抓狂,恨不能一把掐死卖关子的包东。
可怜我这般八卦好奇的人,你竟然卖关子!
情陷豪门,暖妻有毒
你真想知道?
包东和雷洪知道明静的性别,所以干笑道:“就是……就是家伙事。”
呸!
明静羞赧,但却极为兴奋,“武阳伯果然出手不凡,一下就让他们吃了大亏,哈哈哈哈!”
呃!
贾平安出现在了门口。
我怎么夸赞他了?
明静昂首,“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没事,我这人经夸!”贾平安笑了笑,“杨大树这是跌打伤,晚些军中的郎中会来,你等客气些。”
贾平安说完就得走,“我还得进宫。”
阿姐定然知晓了他回来的消息,就等着他请见。
宫外传话,没多久邵鹏来了。
“你可知昭仪听闻你归来有多欢喜?”
一路进宫,见到武媚时,她竟然站在殿外等候。
“平安!”
武媚越发的威严了,此刻一笑,竟然多了温柔之意。
贾平安疾步上前行礼,“阿姐。”
“抬起头来。”
贾平安抬头,武媚仔细看了,“黑了,粗糙了,不过男儿要什么小白脸?男儿要的是功勋,是能养家糊口的本事。”
“是!”
阿姐果然是与众不同,看男人不看相貌,而是看气度和能力。
武媚突然叹息,“别人也就罢了,可我还是有些希望你如往日般的俊美。”
贾平安:“……”
昭仪你不能这么双标吧!邵鹏在笑。
“说说吧。”
武媚在前,贾平安在后,二人在寝宫前缓缓而行。
“……我就举了例子,说了阿史那社尔,契苾何力大将军等人的事迹,于是木巴动心,后来举族归附。”
武媚回身看着他,“我本想再过一年把你弄回来,可没想到你竟然这般出息,自己挣扎了出来,这是意外之喜……”
阿姐这话口气很大啊!
难道她的地位上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