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dzsb火熱都市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第129章 贈送您一次反轉劇情的機會相伴-2rxnf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冷千杨闷哼着,额头被那只红眼睛掏出了一个血洞。
他摇摇欲坠手持利剑,朗声说:“天雷列阵启!”
没有天雷,有的只是魅影使者震天般的笑声,他手里的火折子掉在地上瞬间就燃了起来。
猛烈的火舌席卷着飞出屋子,飘入了大堂,到处都是凄厉的惨叫声。
苏青之扶着冷千杨推开屋门,就听到自己脑海里响起一阵急促的滴滴声。
【系统提示】:宿主你好,你所反转的人数达到规定数值,赠送您一次反转剧情的机会,是否使用?
当然了,如此惊险的逃命时刻还等什么,苏青之毫不犹豫地点了是。
刚才屋里的影像飞快地后退着,幻影使者退出了房门,元庭的吩咐声也不见了。
苏青之一晃神发现自己回到了床榻上,冷千杨抱着不安分的自己,带了几分怒气说:“我痛。”
就是现在!
她拍拍冷千杨的脸颊,急切地说:“对付魅影使者的办法是什么?快说!”
“你怎么知道魅影使者?”
冷千杨吃力地睁开眼,蹙眉不悦。
该直奔主题的时候,这个人偏偏问东问西。
苏青之焦灼地看着门口说:“没时间了,快!”
“是伏羲琴。”
“你..你到底怎么回事?”
冷千杨攥住苏青之的手腕,狐疑地说。
苏青之勾勾手指,附在他耳畔,低声说:“因为..”
嘿我是一个疯子
她手中的紫冰应声而出,将冷千杨双手捆了起来,轻笑一声说:“秘密。”
“李野师兄,你,你怎么没脑袋了?”
李野身旁的弟子忽然惊叫道。
苏青之心里一惊,那个魅影使者就是这时候出现的!
她站在屋门前,手指轻轻地拨动着琴弦说:“拿命来!”
她一入手才发现这琴弦竟然重如千斤,每拨一下都要耗尽全身的力气,速度太慢了!
“元道长,过来助我!,快!”
苏青之厉声喝道。
这小娃娃怎么能催动千杨的法器?
元庭还在惊讶和迟疑,就见自己的乾坤笔被此人夺去,弹起了琴?
这仙家灵器都是认主的,他,他到底是谁!
“噗!”
苏青之狂吐鲜血,哑声说:“快帮我,元道长!”
“元庭,帮他!”
屋里传出冷千杨低沉的喊声。
玄龍仙俠傳 逍玥
外敌未除,一会儿再好好审审这个小娃娃。
修神之途
元庭疾步走到苏青之身后,从他后背注入源源不断的灵力。
“哪来的小毛贼?找死!”
隐在人群里的魅影使者飞身跃起坐在横梁上,左右跳跃闪避着琴波的攻击说。
“是魅影使者!会九幽之火的那个!”
“这个恶棍最喜欢啃食烂泥里的蚯蚓,今日咱就割烂他的嘴!”
“它好像害死了自己的妹妹呢,兄弟们,剁了它!”
只见刀剑齐飞,银鞭狂甩,魅影使者抱头鼠窜气急败坏地说:“我是找冷千杨寻仇的,你们瞎凑什么热闹,小心我..”
炎帝控天
“啊!”
它尖叫着捂起眼睛,怒发冲冠,哑声说:“哪个孙子砸我?”
“啊!
它又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声捂着两腿说:“谁..谁砸我的..我招谁惹谁了我,我只是来寻仇的,你们怎能伤害我的身体!”
好义正词严的熊孩子,刚才你可是点起了九幽之火,将这屋子里的人都烧的哀嚎遍野呢。
就让本姑娘给你加点料。
苏青之勾着嘴角吹了个口哨说:“小乖乖,你最怕什么?”
魅影使者艰难地扯着嘴角,到嘴边的那句“我什么都不怕”,出口变成了一句包袱。
“我最怕人摸我。”
哦豁,还不等苏青之动手,蜂拥而至的弟子们上下其手,将它蹂躏了遍。
只听魅影使者哀嚎着说:“这位少侠,求您绕我一命,饶了我!”
“苏师弟竟然能拨动伏羲琴,太厉害了,那可是仙君的灵器!”
“苏师弟定是那位剑术天才转世,跟咱仙君齐名的那位明空道人!”
“我早就说此人非池中之物,你看他天庭饱满,眉眼间隐隐有紫气萦绕,定然是他!”
命中註定
咦?
苏青之眯着眼享受着众人排山倒海的崇拜和敬意,忽然听到身后的人说:“他不是,他是我的人。”
“你的人”和“你的弟子”虽然只差了一个字,但是含义大大不同,你那春水荡漾的眼波是几个意思?
仙君,你不要脸我还要呢,众目睽睽,你…你简直是放肆!
苏青之还在愣神就见自己被人“嗖!”拉回了床榻。
身旁的仙君微微俯下身子,修长的手指拂过自己的唇瓣轻轻一滑:“刚才的事,说说?”
如此暧昧的姿势,还有这个撩汉的手势你怎么会?
我明明只给李秋白说过!
苏青之的视线盯着他的手指头看,就见他回复本性,哑声喝道:“快说!”
高冷遇上小腹黑 千梦公子
“仙君,我说的你都信吗?刚才我做了一个噩梦。”
她被冷千杨紧紧地箍着腰挣扎不开,眼珠一转沉声说。
苏青之将魅影使者进来之后的事情讲了一遍,末了带了几分惊惶说:“我分不清那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但是我听到你说了一句好痛,才意识到这是真的,你,你可信我?”
冷千杨暗暗惊叹,她说的那些事正是自己刚刚经历的。
可不知为何,时间发生了混乱,最后的结果变得不同,实在巧合。
伏羲琴认主,而他能弹响,唯一的解释是,自己与他以前曾结为道侣!
两人双修之后血气互通所致,原来那个人真的是他!
就他那点胆子,如果自己此时说破,吓晕都是轻的,说不准会借机逃掉。
这小贼子心里惦念的那个人,唯一能叫他落泪的人,应该也是自己。
冷千杨啊,你真是混,以前那么待他。
“咚咚!”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元庭沉声说:“千杨,你出来一下,我有事要给你说。”
“不是道侣?只是巧合?”
冷千杨说不清是该失望还是遗憾,抚摸着伏羲琴说:“我还以为…”
凌天传记 一棵小白菜
“他有什么好,值得你这般,你以前可是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
“你的这位弟子体质特异,竟能驱动无数灵器,绝非善类,你可要早下决心,莫要酿成大祸。”
元庭微皱着眉头,朝屋里的方向努了努嘴说。
“绝非善类。”四个字如晴天霹雳砸在冷千杨的头顶,磨得心口撕裂一般的疼。
英雄與半神之前傳
看似柔弱,聪明伶俐。
新晋弟子仪式上,他抓着伏羲琴不放陷入幻境。
记忆探查术对他无用。
成了精的护身法器紫冰。
险境之时护主的银镯子,不经意间杀人、杀蛇的利落果决。
千年輪回之逃不出的手心
能随意驱动仙家灵器的非妖即魔,绝不是等闲之辈。
自己一直不愿承认他的与众不同,如今却到了不得不面对的时候。
“乱世起,灾星入。三十年前那颗灾星搅得三界天翻地覆,一样是能驱动仙家灵器..”
“别说了!”
“他年纪还小..”
冷千杨无力地靠在墙壁上,厉声打算元庭的话,忍着心里的猜疑和痛楚说。
“千杨,你要不忍心,我来处理,叫他走得痛快些。”
元庭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