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t912精品都市小说 迷蹤諜影-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通電嘉獎-rop9k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
民国29年2月23日,常熟光复!
和平军第一团反正,团长尚明荣身死,一颗头颅悬挂在常熟城头。
异界军队
这一消息,迅速传遍了苏锡常等周边城市。
伪军和汉奸们惊慌失措。
和平军第一团那是王牌部队啊。
装备强、火力足。
一个团啊,一个晚上就崩溃了?
豪门贵妻:重生之娱乐女王 枫晚
日本人赶到常熟增援的时候,看到的,只有那面迎风飘扬的国旗!
以及尚明荣的那颗头颅!
日本人保不了尚明荣!
谁也保不了。
出卖岳镇川的申满仓死了。
杀死岳镇川的尚明荣一样死了。
军统想杀的人,你,跑不了!
上海的汪精卫得知此一消息,哀伤不已,他对陈璧君说道:
“丢了一个团还可以重新武装起来,可是这在政治上的影响太大了啊。”
不仅是政治上的,还有信心上的打击!
重生奋斗小军嫂
伪军和汉奸在前一阶段积累起来的嚣张气焰,被瞬间打垮。
那些原本耀武扬威,甘当走狗的伪军,此时一个个都夹起了尾巴。
汉奸们纷纷想方设法和游击队联系。
他们表示自己帮日本人做事只是迫不得已,自己的心里其实还是“爱国”的。
此前原本被压制的局面,随着常熟短暂光复而彻底的打开了。
孟绍原一怒血洗常熟吗,并不仅仅只是冲动的想要帮岳镇川报仇。
他要借助此次事件,扭转游击武装被动局面,重新恢复游击区的繁荣。
他做到了。
刚成立不久,被汪伪政权和日本人寄予厚望,视为王牌部队的伪和平军第一团一个晚上被瓦解,也让全国为之震动。
重庆政府通电嘉奖军统局上海区,通电嘉奖孟绍原。
委员长也亲发贺电:
“伪第一团之瓦解,实为沦陷区前所未有之大捷,日人心寒,群丑丧胆。星瀚之勇,功在国家!绍原一怒,天崩地裂!”
孟绍原,字星瀚,军统局上海区区长,军统七虎之首!
日本公敌,地表最强特工!
3月,经委员长提名,军委会同意,破例晋升孟绍原为国民革命军陆军中校!
开国功贼 酒徒
这是非常罕见的。
甚至在抗张爆发后也是没有先例的。
毕竟,孟绍原的晋升时间还远远未到。
与此同时,军统局方面也授予孟绍原职务军衔:
少将!
这种职务军衔的水分很大,一个少将,和正经的陆军中校不可相提并论。
但是依旧是对孟绍原的嘉奖!
而戴笠,随后在重庆总部召开会议,在会上重点讨论了“元宵兵变”。
会议上,戴笠特别强调了一点:
“上海,为我军统局模区。孟绍原,为我军统楷模!”
军统局的高层,再度被震撼了。
戴笠,还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如此的盛赞过一个人!
军统楷模:
孟绍原!
可是,在会后,戴笠悄悄的对毛人凤说:
“我是不是夸的太过了?”
“孟绍原这次的确功劳太大了,伪和平军才成立,一整个团都被端了,这让伪军武装遭受了致命打击,各游击区的局面天翻地转。怎么夸奖都不为过。”
“我不是这个意思。”戴笠揉了揉鼻子:“这个小王八蛋给个杆子就能爬上天的,我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夸奖他,以后再枪毙他就不太好枪毙了啊!”
“也是啊。”毛人凤苦笑一声:“您看着吧,没准过几天他就会闯祸了。”
“这个小兔崽子,要是再敢闯祸,我,我!”
“我”了半天,戴笠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
孟绍原闯的祸难道还少了?
他想做什么事,谁能拦得住他?
枪毙、活埋,什么招都试过了啊。
这家伙的皮厚了,不怕了。
毛人凤一声叹息:“活祖宗,您就安分点吧,别让我们都受牵连了。”
“你说什么?”戴笠眼睛一瞪。
“我说,您还怕治不了他?”
……
次后,伪和平军第一团没有溃散的约三百人,被国民政府授予“江苏独立团”的番号。
费强晋升为上校,独立团团长。奉命带领全团,积极扩充兵力,展开敌后游击作战。
1941年,独立团扩充至九百人,声势浩大。
1942年,在日军的春季扫荡中,独立团遭到叛徒出卖,被合围,屡次突围不成,全团伤亡大半。
在忠义救国军的全力救助下,身负重伤的费强被救出,伤好后转移到重庆。在国军中担任了一个清闲的工作。
后来,就没人知道费强的下落了。
几十年后,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在家人的陪伴下来到常熟,指着这座全新的城市说道:
親密關系 郭夫冷
“当年,那个人,就是在这里带着我们光复的常熟!”
“太爷爷,那个人是谁?”
霸世神皇
蛇血沸騰 色不得大師
“他?”
老人凝视着远方,却什么都没有说。
……
孟绍原带着所有人在墓前深深鞠了三个躬。
那是岳镇川的墓。
担心遭到日军的破坏,墓碑上只写着“川某人之墓”几个人。
他是烈士,可墓碑上连名字都没有办法出现。
没有办法把他的尸骨带回家乡。
“记得这里,记得。”孟绍原语气低沉:“等到抗战胜利了,你们中的一个人,把老岳请出来,带回家,告诉所有的人,他,是为了民族的独立自由而死的。他,是一个真正的英雄!”
现在他身边的很多人,会牺牲,甚至包括他自己,都没有把握能不能活到抗战胜利的那一天。
但总有人会活下来的。
新盗墓闻异录 程公御卿
总有人能够记下这些英雄们的故事,说给自己的后辈子孙听。
他们是一群特务,名声不好,老实说也做了不少的坏事,但在大节面前,他们中的许多人都不负国家。
“大哥,要走了?”
魏云哲罕见的没有称呼孟绍原为“长官”,而是叫了一声结拜时候的称呼。
“要走了。”孟绍原喃喃说道:“除了燕妮,我的年纪最小,可官最大,你们都叫我大哥。我这个大哥没有当好,项守农殉国了,岳镇川也殉国了,田七叛变了。大哥保护不了他们。袁忠和,魏云哲,答应我,好好的活下去。我不想,再祭奠自己的兄弟了。”
没有人回答他。
谁能够保证自己一定可以活下去?
孟绍原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骰子,扔到了墓地上:“老岳,兄弟我要回去了,你可以尽情的赌了,你记得保佑我们兄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