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kpmy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禁區之狐 林海聽濤-第一百一十七章 把家守好分享-zbkej

禁區之狐
小說推薦禁區之狐
张清欢站在大别墅的门厅中,看着空荡荡的屋子。
之前没觉得大,但现在一下少了四个人之后,顿时觉得这房子住着有些恐怖。
尤其是在没有开灯的情况下,傍晚的屋子里就仿佛是一个地形复杂的兽穴,在他所看不到的黑暗中隐藏着不知名的怪兽,正对他虎视眈眈,准备趁他转身不注意的时候就上来将他扑倒在地。
突然灯亮了。
“欢哥你怎么没开灯啊……”停好车进来的夏小宇一边开灯一边奇怪地问道。
张清欢回头看了一眼夏小宇,心想幸好小宇没去国奥队,否则恐怕宁肯一个人住酒店,也不住这里。
“没参加成奥运会,会不会很遗憾啊,小宇?”他问夏小宇。
夏小宇笑着摇摇头:“不会啊,欢哥。我是下一届奥运会的适龄球员呢。倒是欢哥你,会很可惜吧?”
“施指导专门给我打电话解释了为什么不招我。我觉得他说得对,这支国奥队其实不缺我一个,我去了反而会给他们造成一些混乱。再说了,就算施指导想要招我,我也会拒绝他的。”
听到张清欢这句话,夏小宇有些奇怪:“为什么?”
一拳猎人
“你想啊,小宇。胡莱、陈星佚、王光伟和森川,这一下咱们球队主力阵容就少了四个人,我再去,少五个人,半个主力阵容没了。”张清欢解释道。“那联赛怎么办?还保不保级了?赵指导不得愁死?”
“啊……也是哦。”夏小宇这才意识到他刚才忘了什么。
张清欢环顾这空荡荡的大别墅里面,说道:“所以我们得留下来守家。最起码得把球队的成绩稳住。否则你知道的,就胡莱那张破嘴,要是回来见咱们快跌到降级区了,鬼知道他能变出多少花样损咱们呢。”
夏小宇想了想,然后说:“我觉得他会让我们把这一年房租全包了。”
张清欢愣了一下,然后大笑起来:“哈哈哈!传神!”
他的笑声在空旷的房屋内回荡。
笑完之后,他提议道:“反正晚上也没事儿,要不然打游戏吧?”
夏小宇先点头,后又连连摇头:“欢哥你忘了?游戏机让胡哥他们拿走了……”
张清欢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操!”
※※※
秦林站在二楼的露台上,望着夜色中的那幢别墅。只有一楼的门厅和客厅灯是亮着的,透过窗户玻璃传出来,但更多的房间窗户里还是黑漆漆的。
这和往常灯火通明的样子差别很大。
六个人走了四个,就剩张清欢和夏小宇两个人住在那幢大房子里……
一下子冷清了啊。
“这么大房子就两个人住,会不会有些瘆人啊?”妻子王媛在他身后感慨道,“反正换我的话,是坚决不肯住的……我给你说啊,老秦。有些时候,你去打客场比赛了,这屋子里就我和七七两个人,我都有些害怕呢……”
妻子在絮絮叨叨地说着话,突然从他们注视的别墅后院传来了响动。
伴随着响动,两盏巨大的照明灯开启,雪白色的灯光铺洒在那片九人制足球场上。
两个人影出现在了灯光下。
兔子必须死
醉兄弟 正華
“就两个人还踢?”王媛有些意外。
秦林笑了起来:“总比呆在那么大的房子里好吧?”
说完,他转身走向屋子里。
“诶,你干嘛去?”妻子问道。
“去凑热闹。”秦林推开露台的门,冲着儿子的卧室喊道:“七七换衣服,咱们踢球去!”
“作业还没写完呢!”妻子抗议道。
“回来再写,他们踢不了多久。”秦林边走边说,很快他的声音就从楼下传来了。
与此同时,儿子的脚步声也从他房间里传出来,跟着便是咚咚咚的下楼声。
“来啦!”
王媛没有追进屋子里去,而是转身返回了露台。
很快她就看到丈夫和儿子并肩跑出了院门,向着斜对面那幢别墅快步走去,他们手里各提着一双足球鞋。
望着爷俩的背影,王媛摇了摇头。
出嫁从夫:老公很欠抽
白天在球队里踢球,回了家还踢……这都要退役的人了,怎么还没踢够啊?
※※※
王光伟见胡莱望着手中的游戏机手柄没有动作,便问他:“怎么了?选队啊!”
胡莱幽幽地叹了口气:“睹物思人啊……一看到这游戏机,我就想起了欢哥。唉,如果他和小宇两个人想玩游戏了怎么办啊?”
“你还有脸说,不是你非要把游戏机带走的吗?”陈星佚在旁边吐槽胡莱。“我说你缺这点钱吗?再买一台不就完了?”
“说得好,小星星你怎么不买一台?”胡莱问他。
陈星佚立刻换了一张脸,大义凛然道:“机非借不能玩!”
“小星星你把话说清楚,哪个‘ji’?”
王光伟没有理会两个人的玩闹,在旁边叹了口气:“说起来后天就是咱们主场和南嘉瑞狮的比赛了,真不知道到时候会踢成什么样……”
他话音刚落,就有几个人推门而入,领头的王子健一进来就嚷嚷道:“打游戏打游戏!”
王光伟扭头看着王子健旁边的宋坤,突然想起来:“宋坤你是南嘉瑞狮的吧?”
宋坤点头:“对啊。怎么了?”
—————
“后天我们队和南嘉瑞狮比赛。”王光伟解释道,“我们只能在这里看电视转播了,却帮不上忙,有点担忧。上次我们仨轮换,我们队就在客场输给了你们……”
宋坤安慰他:“嗐,这有啥担心的?我不也去不了吗?”
胡莱冷笑:“那能一样吗,宋坤?我们闪星缺的可是四名主力!你是瑞狮主力吗?”
黑帝的七日歡愛:買來的妻子 葉非夜
宋坤:???
洪荒聖主
王子健起哄:“坤哥我不是挑事儿的人啊,但这话换我可受不了……干他!”
宋坤撸起袖子:“手柄给我,我要好好教训教训胡莱!”
※※※
闪星主场迎战南嘉瑞狮的第十七轮联赛,是闪星在胡莱、王光伟、陈星佚和森川淳平四名主力球员将缺席两个月的第一场比赛。
这场比赛自然是备受瞩目。
大家都想看看没有了这四名主力球员的闪星能够拿出什么表现,会不会在接下来的比赛中一蹶不振。
在赛前新闻发布会上,赵康明也承认了缺少四名主力球员对球队肯定是有影响的。但他同时也说了,剩下的球员一样可以完成任务。
“……我们闪星的每一个球员都很优秀,我相信就算没有胡莱他们,我们也一样可以稳住形势……”
这场比赛秦林和夏小宇同时首发出场。
秦林的任务更像是森川淳平,将会侧重防守,而控制节奏的工作则交给了夏小宇。
在锋线上,康子庆首发中锋,黎荣与他搭档去左边拉边,替代了陈星佚的角色。
张清欢继续在前腰位置上,为他们输送炮弹,同时赵康明还要求他要积极靠近禁区,尝试得分。
胡莱不在之后,康子庆的得分能力肯定跟不上,那就只有把几个人的能力结合起来,用人数来弥补能力上的不足。
换句话来说,以前胡莱在的时候,他一个人就可以完成得分任务,现在却需要两三个人绑在一起,才能完成他之前一个人的任务。
所以怎么可能没影响?
只是为了球队士气,为了其他球员的感受,赵康明在嘴巴上也肯定只能那样说。
※※※
宋坤和王子健他们盘腿坐在胡莱房间的床上,正和闪星三个人一起收看这场比赛转播。
“宋坤你来凑什么热闹?”胡莱问他。
“啥叫凑热闹?这场比赛也是我们瑞狮的比赛啊!我要来看瑞狮是怎么痛宰你们闪星的!”
“呵呵。你确定?”
“这有什么不确定的?”
“行吧。那瑞狮能赢闪星,就说明你的缺席毫无影响,有你没你都一样呗。”
宋坤听到胡莱这么说,愣了一下,没想到胡莱的角度如此刁钻。
遗体化妆师
“倒是闪星能够击败瑞狮的话,反而可以说明没了你瑞狮是真玩不转……要不你选一个?是要赢还是要输?”
面对这两难抉择,南嘉瑞狮的替补门将宋坤张口结舌,一时间没给出任何答案。
电视机里传来一声清脆的哨音,伴随着解说员的声音:“比赛开始!”
※※※
“南嘉瑞狮先拔头筹!虽然是客场作战,但他们却打的非常积极主动……而反观闪星这边,尽管赵康明嘴巴上不说,可实际上缺少了胡莱、王光伟、陈星佚和森川淳平四名主力球员之后,对球队的实力影响还是很大的……”
不做豪門情人:剩女不打折
“嘢!我们领先了!”宋坤从床上跳起来,扭着屁股欢呼。
王子健连忙拉了拉他,让他低调点,这里可是在胡莱的房间,闪星三个人,比他们两个人多啊……
闪星三人组没人搭理他们,都很认真地盯着电视机屏幕。
十三分钟之后,闪星在前场打出了一次漂亮的配合,张清欢假装要带球突破,却突然把足球分给了后插上的夏小宇,夏小宇在大禁区线上起脚直接远射,足球被上来防守的南嘉瑞狮后卫的脚蹭了一下,稍微有个变线,让南嘉瑞狮的门将隋克反应不及,足球窜入了网窝!
“漂亮!夏小宇!这是他本赛季在中超联赛中的第一个进球!真是英雄出少年啊!在四名主力缺席的情况下,夏小宇勇敢地站了出来!他帮助球队扳平了比分!”
在解说员兴奋的吼声中,胡莱跑到宋坤面前跳起了扭屁股舞:“看到没?我学弟都能进你们的球!”
宋坤不想理他,并且向他扔了个枕头。
进球的夏小宇也十分激动,他转身跑向角旗区,不断挥舞拳头吼叫着。
和平时温和的样子完全判若两人。
张清欢在他身后好几次想要拉住他,都愣是没抓住……
最后在角旗区的时候,夏小宇这才想起来,转身抱住了给自己助攻的张清欢。
闪星的队友们瞬间把他们俩淹没了。
※※※
在夏小宇帮助球队扳平比分之后,比赛就陷入了僵局,双方都有一些机会,但谁都没能把握住。
尤其是闪星这边,就充分体现出了胡莱的厉害之处。
无论是康子庆还是黎荣,都获得了机会。毕竟闪星的前场三叉戟虽然缺少了胡莱和陈星佚这两个箭头人物,但进攻组织者张清欢可还在的。
他在前面输送了不少妙传,却都没有被转化为进球。
习惯了和胡莱、陈星佚配合的张清欢并没有抱怨,而是开始更多的尝试自己来射门得分。
这也是赵康明给他的要求。
比赛即将进入伤停补时的时候,比分还是1:1。
张清欢在禁区前沿拿球,他作势要往禁区里传。
骗得在正面防守他的南嘉瑞狮球员后撤了一步,拉出空当。
接着又猛地原地起脚搓射!
足球划出了一道弧线之后,直挂球门后上角!
南嘉瑞狮的门将隋克虽然尽力起跳,并且将手臂伸长了,却还是没能碰到足球。
在安东省体育中心上空巨大的欢呼声中,足球拐进了球门!
“张清欢!哇噢!漂亮!漂亮的弧线!天外飞仙一般的射门!闪星把比分反超了!在比赛还剩下两分钟的时候,他几乎要绝杀南嘉瑞狮了!”
进球之后的张清欢双手上指,望向天空,然后被自己的队友们抱住了。
他欢笑着和自己的队友们相拥庆祝。
电视机前胡莱正在对目瞪口呆的宋坤炫耀:“你这是什么表情?!想我们那欢哥以前可也是中国足坛头号天才的!传球组织、突破得分样样精通!他进你们球门不是很正常吗?他现在进球少完全是因为有我在前面,不需要他得分而已!”
王子健无力地说:“胡莱你这说法真的很讨打……”
“但他说的对。”陈星佚说道。
王子健:“所以更讨打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