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n4ew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妻子的難言之癮 起點-第106章 你,很想原諒他相伴-ycux7

妻子的難言之癮
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
听说艺术家,特喜欢画人光屁股模样,而陈老师关于我画像,也的确没穿衣服。
虽说大老爷们!
万象涅槃 PS央觉查罗
但想到脱衣裳,真臊得慌。
还好!
她充斥艺术气息的双眸,又盯我一会后回应:“画裸.体,是西方文艺洗脑的残渣。”
“那就好。”
“我作品是现代人物,但保持传统画风。”
“不懂。”
“意思是,你不用脱。”
“可…”
尴尬这,我一指画中裸着的‘我’。
而陈老师淡然回应:“半成品,正想给你穿什么衣服…而且,你没有敏感部位啊!”
“等下。”
我歪头扫了眼,有些事得较真:“不是没有,是你没画。”
“如果你要求,可以画。”
“当我没说。”
我认怂,不和玩艺术人较真,跟着话题回归:“我就站在这,给你画吗?”
“不是。”
“那?”
解灵人 两包烟
“我作品需要了解人物内心后,再刻画。”
至尊 翎華
“……”
礼貌微笑,不回应。
听不懂!
画画又不是写小说,干嘛要了解我内心?
还好!
陈大艺术家,首先表态:“不着急,先将叶玲心理治疗后,你再履行答应条件。”
“好。”
花颜
我没意见。
身为俗人,没接触过玩艺术的。
至于当模特…
全当是给她,治疗女儿费用吧!
想到这也问陈老师:“现在玲玲情况稳定,可以回去上学吗?”
“不行。”
“不和同龄人接触,对她成长也不好。”我说。
天天陪着米菲玩,不是长久之计,这等于让叶玲生活在温室,会缺乏自我意识。
然而陈老师,却用异样眼光看着我问:“米菲没给你说?”
“什么?”
“叶玲问题起因在幼儿园,而原因在你。”
“啊?”
我疑惑,在我?
也对!
这些天自己也分析过很多,可以承担责任,但将问题原因,大部分怪罪于米露。
是她出轨令我们婚姻扭曲,导致叶玲出现自闭。
可主要有在我…
不解中问:“米菲没说,怎么了?”
“英雄与丑陋。”
墓中仙 火螢
迷途花 齐木卡卡西
“什么意思?”
“前段时间,电视台播出你勇斗罪犯事迹,叶玲口头禅:我爸爸是大英雄。”
“嗯。”
全国“七五”普法推荐教材:“七五”普法365问 本书编写组
我点点头,这事有印象,那段时间身边尽是赞美之声,叶玲视我为骄傲很正常。
没问题…
不对!
忽然间,我想到令一个可能性。
而陈老师也道出:“之后网上爆出你被富婆包养,叶玲爸爸从英雄变成了小白脸。”
“……”
“这打击,对孩子是致命的。”
“……”
连续无语中,我闷逼。
这种落差我面对过,没当回事。
之前有心理准备,做李柔情人会带来影响,而这些日子,甚至习惯被骂小白脸。
然…
叶玲,只是孩子。
脑海浮现画面:
在幼儿园同龄孩子面前,女儿高昂着头,萌萌中显摆:“我爸爸是电视里的英雄。”
然后…
还在幼儿园。
她蹲在角落中,被一群孩子围住耻笑:“吹牛,你爸爸是坏人,是没用的小白脸。”
心中一阵绞痛,也问陈老师:“要不要给她换个幼儿园?”
“别管了。”
“啊?”
“类似问题,米菲建议:与其换环境,更愿意让叶玲学会面对。”陈老师面带不满。
跟着强调:“昨晚米菲找了我,也始终和我保持联系”
她的话,让我更加自责。
相比于米菲,作为叶玲父亲的我,今天才来这里。
而此时也明白,无论身体还是心理的疾病,治疗需要过程,我把问题想简单了。
以为借李柔开导,就可以了。
但终究,还是靠米菲!
估计她担心我难受,才没把真视情况告诉我,就这样默默的,帮我照顾着叶玲。
愧疚!
而这时陈老师提醒:“别辜负米菲用心良苦,也不能在给叶玲刺激。”
青蛇剑 第二丰
“一定。”
我郑重回答。
任何人、任何事,都没女儿重要,也与心中发誓,我会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她。
也不想,在耽搁米菲。
这几天一直在想,她需要自己生活。
也主动道:“米菲应该和您说过,我现在和米露分居。”
“是。”
“如果我们重新在一起,对叶玲心理健康有好处吧!”
“肯定。”
“那…”
“停。”
将我话打断,陈老师先给我倒杯茶,在递来时提醒:“有些事,想好再说。”
接过茶杯,我沉默。
她用这种方式,在点播我。
而她接着道:“你自责、为女儿担心理解,但这前提下的决定,往往是盲目的。”
“……”
“为女儿着想,和米露和好…一时行,一辈子呢?我说了,叶玲不能在受刺激。”
“……”
“不如,先听我分析。”
“好。”
连续无语后,我接话,陈老师言辞淡薄,但擅长心理学的她,句句直逼我内心深处。
她仿佛,洞察一切。
在给予我缓冲时间后,她才开口:“若你和米露始终如一,叶玲不会有心理问题。”
“嗯。”
“但现在也能恢复,米菲陪伴效果很好…你却说,要和米露重归于好?”
“我不想劳累米菲。”
“她是叶玲小姨,为什么不行?米菲说过,是你供她读的学,一直想对你报恩。”
“啊?”
我惊讶,她好像对米菲了解很多。
但话,说的很对。
保持现状,叶玲不久后就可恢复,耽误不了米菲太久。
再者!
还可以通过这段时间,让叶玲适应我和米露真实情况,如此一来,便有机会离婚。
那…
为何我冲动?
疑问,我选择藏在心中,但被陈老师双眸再次盯住时,感觉她目光像是将我解刨。
这…
她视为我模特,或许了解我。
而稍后陈老师也语出惊人:“其实,你不想和米露离婚。”
“放屁。”
下意识,我用粗鲁方式反驳。
扯蛋!
头戴绿帽不想离婚?
若真如此,我作为男人就是窝囊透顶。
战霸天 月夜紫藤
当下也表明态度:“陈老师你懂心理学,但不代表懂男人,米露的错不可挽回。”
“知道。”
“那你刚才话什么意思?
“我想说的是…”稍微停顿,陈老师仿佛是在纠结中开口:“你,很想原谅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