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線上看-第三百二十五章:烏鎮相見分享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摄政王妃竟有两副面孔
乌镇是明祈的边陲小城,正是傅宸所说关押容挽辞,约沈落见面的地方。
在乌镇待了两日多,沈落一边防备着傅宸的人察觉自己已经到了,一边也在不遗余力地找寻容挽辞的下落。
沈落知道傅宸不会轻易将容挽辞放了,他之所以大费周章地将自己叫来这么个地方,无非是想利用容挽辞胁迫自己为他做事。
沈落自然不愿意受傅宸的挟制,也不可能弃容挽辞于不顾,她是打算等摸清了容挽辞被关押的位置,自己去将她救出来。
将乌镇的情形大约摸清楚后,沈落便不再掩饰自己的踪迹,到了第三日晚上,傅宸的人果然发现了她,且很快她就接到了傅宸的信。
傅宸在信中约她六月二十一日在怀玉街相见。
在乌镇待了有些日子,沈落自然知道怀玉街在哪里,她在六月二十一日这日如约到了怀玉街。
沈落出现在怀玉街的时候,街上的人比往常要少上许多。
乌镇本是十分热闹的,怀玉街虽是稍偏僻些,倒也不会人烟稀少到眼前这个地步。
不能沈落仔细查看周围一番,她忽觉身侧一股杀气涌动。
沈落用余光去扫,却只是一个举着一堆糖葫芦的老人,然而就在沈落还在打量的时候,这个看起来羸弱不堪的老者,竟是忽然举着手里的糖葫芦朝着沈落一挥!
说时迟那时快,沈落一个后仰躲开了“老者”的出招,紧接着回手在腰间一摸,一把弯月匕首立时出现在她手里。
下一瞬,手握利刃的沈落朝着“老者”举着糖葫芦的手腕割过去,竟是作势要断了他的经脉。
“老者”收手不及,手腕被沈落鬼魅似的动作割了一刀,但好在他自己也是反应快,未曾彻底被废了这只手。
“什么人这么不知死活?”沈落扫视了一圈周遭说道。
怀玉街上今日的人本来就不多,这会儿沈落再看,除了有几个人被方才的场面吓跑了,竟还是有些人站在一边看着的。
而他们的表情也不是好奇看戏,反是十分冷漠。
沈落面前连退了几步的“老者”将手中碍事的伪装物一扔,原本佝偻的身子此刻挺得笔直,又抬手在脸上一摸,胡子便也被扯去了,却是露出了一张熟悉的脸来。
太白纪略 小鹿难寻
“是你?”沈落皱眉看着面前的云杭:“既然你在这里,想必傅宸也在附近吧?”
“我自是在的。”街道旁的茶楼上传出一道低哑的声音,随即傅宸出现在了走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底下的沈落。
“傅公子,好久不见。”沈落面无表情:“既然我按照约定来了,傅公子究竟有什么目的直说就好,如此拐弯抹角,竟还让一条狗试探我?”
说着,沈落看向前面的云杭。
不顾云杭扯动了一下嘴角,沈落又将目光转向楼上的傅宸:“试探我的武功,难不成傅公子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出手?还是……傅公子是担心我会不管不顾地救公主出来,提前了解我的身手?”
目光微微一动,傅宸晃了晃手里的折扇:“沈姑娘总是这般聪慧,此前在襄安楼险些被姑娘发现,后来又不慎中了姑娘的计,那时我就知道,沈姑娘绝非池中之物。”
沈落挑一挑眉:“听傅公子的意思,倒是对我起了一点爱才之心?”
傅宸猛然聚精看向沈落,目光中竟是有几分认真:“爱才之心有何不妥吗?几番交手,我对沈姑娘的确另眼相看,这才冒昧用十一公主引沈姑娘前来,今日之约,也是为了表明我的诚意。”
沈落正要开口说话,傅宸将折扇一顿,却是示意沈落听他说完。
傅宸道:“沈姑娘身手奇绝,年纪轻轻已经有了这般的身手和内力,实在令人钦佩,既是有一身武功,难道不该好好利用干下一番大事业吗?本是惊才绝艳,可统兵为将之人,何苦屈居后宅,为一个男人洗手作羹汤?”
话说到这里,沈落大概知道了傅宸的意思。听他的话头,这心思倒也不像是说着玩的,八成是真的想让自己跟着他,成为他的左膀右臂。
沈落内心啐了一口:真以为老娘喜欢打打杀杀吗?
“傅公子…”沈落朝着傅宸一笑:“摄政王府中自有厨子做菜,哪里轮得到我来洗手作羹汤?”
傅宸脸上的表情不变,只是那双狭长的丹凤眼眯了眯,继而勾起了一个浅淡瘆人的笑。
“沈姑娘,十一公主还在我的手里,沈姑娘还是不要拒绝得太过干脆。”
“……”沈落沉默了片刻:“既然十一公主在你手里,总是要让我见见她是不是还好好的,万一你用一具尸体威胁我,那我岂不是被你骗了?”
傅宸飞快地蹙了一下眉头:“沈姑娘是想弄清楚十一公主被关在哪里吧?”
逆 天 小 毒 妃
沈落略一偏头:“傅公子既然想到了,想必也不会让我去那里见她,大概……傅公子把人带来了?”
傅宸的眼神一沉。
既然沈落已经猜到了他把人带来了怀玉街,为何还要提出见公主一面?难不成她真的只是为了确定公主的安全?
却不大像她的作风。
虽是心中疑虑万千,傅宸还是抬手挥了挥折扇,不一会儿,茶楼傅宸的上头那一层,两个男人抬着一个女子出现了。
因是在楼下抬头往上看,沈落看不见他们抬的是什么人,她作势要飞上去看一看,傅宸却是又挥了挥扇子。
三层上头的抬人的两个男人往对面的楼看了一眼,便就手中抬着的人扶了起来。
容挽辞憔悴的脸在栏杆边上只出现了片刻,傅宸的折扇一放下,上楼的人很快就又将容挽辞带下去了。
虽知道微乎其微,沈落倒的确想着,要是情况允许,她就在傅宸的眼皮子底下救容挽辞。
不过方才三楼的属下能知道二楼傅宸的命令,看来这周围除了街上的几个人,只怕两边的楼中也全是埋伏。
沈落心中闷叹一口气:“公主昏迷不醒,这样匆匆一瞥,我实在不敢断定公主的情形。”
听这话的意思,沈落却是想再看一遍容挽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