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承包大明 ptt-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姥姥們進城推薦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承包大明
出得京城的肥宅,就如同朱常洵、寇承香他们一样,对于外面的许多事物,都感到非常好奇。
真心没有见过啊!
作为一个宅男,且还是一个肥宅,对于外面的一切,当然是充满忐忑的,这就是为什么万历对于前往卫辉府,是犹豫再三,主要就是他从未离开过京城,未知领域总是会令人感到不安。
但如今他被奉为千古一帝,要不出门走走,感受一下百姓给予他的欢呼声,这让他又觉得非常难受,纠结来,纠结去,最终还是郑氏帮他下得决心。
郑氏是一个活泼天真的女人,她听说万历有这想法,就在旁一个劲怂恿,看看人家郭淡,动不动就带妻子出门游玩,你身为皇帝,却从未带我出门游玩过。
如此肥宅才决心出门一趟。
由于缺乏安全感,他才将满朝文武也都给叫上。
大部队浩浩荡荡,行至数日,来到彰德府。
“哇…好美啊!”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爹爹,芳姨,你们快来看!快来看呀!”
“娘!娘!这大海与我们之前见到的怎么不一样,你看,海水都是金色的。”
“傻孩子,这不是大海,这是麦田。”
杨飞絮抱着小月儿,哭笑不得回答道,又转目看向坡下那一望无际的金色麦田,随便吹来一阵微风,便是麦浪翻滚,真是非常迷人啊!
也难怪朱常洵、寇承香他们都按耐不住,一个劲地蹦跶,高呼着。
这确实太美丽了。
…...
“陛下,您觉得这里如何?”
只见一个年纪与万历相当的男子向万历询问道。
此人正是赵王朱常清,跟朱常洛、朱常洵是一辈的,算是万历的侄子。
由于他也很早就跟着万历混,故而此次大清洗中,他不但没有受到什么处罚,反而得到了嘉奖。
当他知道万历要途径彰德府,是主动要求负责皇帝在这里的一切消费。
这么多人,可见他的财力。
“不错!不错!”
万历直点头,道:“朕还是头回见到如此美景。”
说着,他偏头瞧了眼门口那个硕大牌匾,只见上面写着四个大字—赵王山庄,很是八卦地问道:“常清,您这山庄住一宿,恐怕不便宜吧。”
他对这个尤其感兴趣。
一旁的郭淡笑道:“这恐怕得分季节。”
朱常清笑道:“郭顾问果真是商业奇才。”他又向万历言道:“回陛下的话,这个山庄确实不便宜,尤其是在这时候,一个客户住一晚至少也得五两银子,不过冬季就只要一两银子。”
万历点点头:“是呀!这般美景,也只有这个季节才能够看到。”
王锡爵突然问道:“王爷,上回我等经过彰德府时,好像未曾见到这么多麦田?”
朱常清道:“王大学士有所不知,如今彰德府的农业生产较比五年前,已经增多一倍。”
申时行震惊道:“五年就增多一倍?这…这如何可能?”
万历也万分好奇道:“是呀!土地又不会变多,怎会增多一倍?”
“陛下有所不知,这多亏……!”
“咳咳咳!”
一阵咳嗽声打断了朱常清的话,只听郭淡道:“陛下,去那边看看吧。”
万历愣了愣神,瞧了眼郭淡,突然反应过来,忙道:“常清,带朕去那边看看。”
“啊?哦,是,陛下,这边请。”
朱常清一脸错愕的引着万历往坡下走去。
张诚、田义紧随其后。
“这个奸商。”
王锡爵不禁暗骂一句。
申时行似乎也未反应过来,听得王锡爵这么一骂,他才恍然大悟,道:“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
朱常清心里也在打鼓,心道,我是说错了话么?
正当他疑虑之际,郭淡突然凑过来,小声道:“王爷,咱们每年就缴纳五十万两的税入,光农业您这就翻了一倍,您是打算多缴一倍的税钱么?”
关于四府的财政收入,只有前三年是公开的,因为那时候没赚啥钱,但之后就一直保密。
朱常清终于反应过来,一边抹汗,一边道:“哎呦!这真是抱歉,我这一时给忘记了。”
万历突然往左右两边瞟了瞟,见申时行他们没有跟来,这才问道:“常清,快跟朕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朱常清做贼心虚地也瞟了两眼,这才回答道:“回禀陛下,这多亏了卫辉府,由于卫辉府工商业发达,导致彰德府的来往商旅非常多,咱们彰德府的旅店行业非常兴隆。
之后卫辉府又需求粮食,咱们彰德府又开始大规模种植农产品,这农业也得到了发展,之后臣便将二者合二为一,将旅店安置在农田边上,以农田为景色,之后大家又都纷纷效仿。
但要吸引人来住,就必须要将大面积的农田合并在一起,才有如此美景,这耕地就变得越来越多,咱们这里春季有花田山庄,夏季有果园山庄,秋季有麦田山庄,冬季风车山庄。”
前面几个山庄,万历还能够理解,于是问道:“风车山庄?”
朱常清赶忙解释道:“回禀陛下,咱们彰德府跟卫辉府的情况不一样,咱们风力磨坊都是集中在西北边,因为那边风力比较大,尤其是在冬季,住在那边的旅店,可以看到成百上千的风车转动,也是非常壮观的。”
“原来如此。”
万历点点头,又道:“这主意都是你想到的?”
朱常清点点头道:“是的。”
在旅店方面,陈楼是一枝独秀,有钱都住陈楼,然而在庄园方面,朱常清真是独领风骚,而彰德府的百姓更是深受其益。
最初彰德府凭借旅店创造收益的,朱常清也开了许多旅店,但是他无法竞争过陈楼,他也在思考,如何吸引更多的客户,他想到了农田的景色。
彰德府地势平坦,在广袤的田地上,种上一种农作物,是非常壮观的。
这就需要将农田都合并起来,而法学院就在彰德府,彰德府和开封府是目前全国最为清廉的两个州府,在这里干了违法的事,要真是要命,总是法院不抓你,那也会天天被人骂。
朱常清就跟百姓做交换,咱们把田合并在一起,这农具、耕牛全都我出,水利也由我来安排,你们种田就行。
百姓当然答应。
他的成功令大家纷纷效仿,导致彰德府所有田地都给合并在一起,中间是一个个小镇,那一条条大道在一望无际的田地间,都成为了阡陌。
望门毒后 八月晚风
这也让面积狭隘的彰德府一跃成为农业大府。
“不错!不错!”
万历哈哈一笑,道:“要是全国藩王都如你一样,懂得自力更生,懂得发愤图强,而不是天天问朝廷要钱,也不至于被朝中大臣诟病啊!朕期待你如周王一样,将你的山庄也开遍全国,甚至于股份制,朕到时一定买你一股。”
朱常清激动万分道:“陛下隆恩浩荡,臣绝不辜负陛下的厚望。”
一旁的郭淡心想,你上当了,他买你的股,那不是为了支持你,而是为了炒股赚钱,这胖子阴得很呐。
万历现在非常鼓励藩王行商,给予他们极大的自由,因为只要你行商,只要你股份制,那我就能够控制住你们,我拥有一诺集团、风驰集团,只要你做买卖,你就逃不了我的掌控。
他就怕这些藩王龟缩在封地,天天种地,囤积粮食和金钱,这就没法去控制住他们。
而那边申时行、王锡爵等人也从曹恪嘴中得知一些有关彰德府的信息,毕竟曹恪这几年都在外面走,见多识广。
“也就是说,一倍还不止?”王锡爵看向曹恪。
曹恪沉吟片刻,道:“据我的估计,至少也是之前的十倍。”
“十倍?”
许国当即倒抽一口冷气。
曹恪道:“彰德府的农业,不仅仅是种小麦,由于赵王创造了这田景山庄,导致他们这里还有但规模的花田、果园、药林,等等,这些农作物的景色,不仅为彰德府吸引来不少游客,让更多的商旅选择从彰德府走。同时我大明最大的香料作坊和染料作坊也都开在归德府,另外还有许多酒作坊。卫辉府的煤矿是被大峡谷给垄断,而彰德府的煤矿全部都用于生产香料、酒、染料上面。”
申时行皱眉道:“可是郭淡缴纳的税,却只比当初多了十万两,连三成都不到。”
许国道:“那你们说卫辉府的税入增多了多少?”
几个内阁大臣面面相觑,真是想都不敢想。
他们只是在彰德府休息了七日,原本只打算休息三日的,结果郑氏想多看看这里美景,才延后四日。
…….
“奴婢拜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还未出彰德府,就见到吉贵。
万历笑道:“吉贵,听说你已经是我大明首屈一指的富豪啊!”
吉贵忙道:“这都是陛下隆恩浩荡,奴婢的一切,全都是陛下赐予。”
说着,他赶紧挥挥手。
只见四人抬着两大木箱走上前来,这一打开里面全都是珍珠、宝石,而且都是那种非常稀奇的。
“这是奴婢孝敬陛下的。”
在股份未出现之前,万历可是最好这一口,不禁看得是双目发直。
“好好好!你干得不错,没有辜负朕的厚望,要继续努力。”万历顿时眉开眼笑。
什么干得不错,她原本派吉贵来,一方面是协助郭淡,另一方面也是要控制权力,哪知道吉贵在商海中不可自拔,他的胭脂店已经遍布全国,卫辉府的事,他已经很少去管了,不过这部分权力,郭淡也没有要,因为他也懒得管。
但万历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吗?
只要钱到位,什么都好说。
光这两箱珠宝,没有十万,也有八万,胜过一切马屁。
但由于这里没有好的旅店,他们只是停留片刻,便准备继续出发。
“怎么这么多马车?”
出得门来,万历突然发现道路上听着一条长长的马车,每辆马车都是非常豪华、宽敞、高大,光轮子都比他们的马车多两个,更离谱的是,有些马车还都是玻璃窗户。
万历的座驾还算好,如申时行他们的马车,那就显得非常寒酸了,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啊!
申时行他们十分郁闷,这都还没进卫辉府,我们就成乞丐了吗?
他们都知道卫辉府是很有钱的。
吉贵忙道:“回禀陛下,卫辉府近两年来,道路全都铺成宽大石土路,后来又有个一个木匠发了一种转弯机关,故此卫辉府的马车全部改成四轮,比这两轮马车舒服的多,而且奴婢还未陛下准备了两种马车,一种是没有顶的,一种是有顶的。”
万历偏目看去,只见一辆宽敞敞篷马车停在不远处。
郑氏忙道:“陛下,我们试试这马车,”
万历瞧了眼郑氏,然后呵呵笑道:“好吧!”
来接他的马车,自然特别订做的,表面都是镶金的,铺着金色的地毯,座位都有两排,面对面的那种,扶手都是雕刻龙头,只能他坐。
其余大臣也纷纷上得这种新式的四轮马车,令他们郁闷的是,他们发现这马车前面还有一个座位是专门给马夫坐得,设计的比他们之前马车的座位还要舒服。
尼玛!
我以前的生活,连卫辉府的马夫都不如吗?
“香儿!香儿!”
头回坐这种高大奢华的敞篷马车的朱常洵上是激动地朝着不远处的寇承香招着手。
寇承香也喊道:“小王爷,小王爷。”
郭淡突然朝着旁边的骑在马上的杨飞絮道:“飞絮。”
杨飞絮偏头看向他。
郭淡笑道:“今后我要定制一辆这种马车,那样的话,就能够总是看着你了。”
杨飞絮淡淡道:“真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
郭淡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身揽住朱尧媖,道:“飞絮让我吃碗里的。”
……
满朝文武坐在这高大、宽敞马车上,感觉自己晋升了一般,个个都是啧啧称奇。
行得一会儿,他们终于进入卫辉府的地界。
宽广的道路瞬间颠覆他们对于康庄大道的概念,这绝对是他们见过最为宽大的道路,京城那御街就是一个屁,四辆这种超豪华马车并排走,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啊!
“哪里是什么地方?是庙宇么?”
申时行突然指着道路旁一座红砖砌成的宏伟建筑物问道。
一旁的锦衣卫嘴角抽搐了下,然后才回答道:“回大人的话,那不是庙宇,那是茅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