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wty非常不錯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笔趣-第229章:趙有林落榜了-mkb0v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长孙冲的个性,实际上比长孙无忌还要刚。
为了证明自己的才学,他不止放弃了荫封。
更放弃了去国子监读书的机会。
他选择与寒门子弟走同样的路线。
从童试开考,前些年又过了乡试。
本来按照顺序来说,他在去年就要参加会试了。
只是这两年,因为李承乾领他去了突厥和吐谷浑缘故,才耽搁下来了。
可他却未曾想过。
自己说放弃就放弃的东西,是这世上多少人梦寐以求的。
那些寒门子弟有多想去国子监读书,又有多想自己能是皇亲国戚的子女呀……
制霸三国之最强系统 闽南小书侠
但这也不难看出长孙冲的个性来。
他就是如此,对自己的才学,永远都是自信到自负的程度。
也就是在李承乾与程怀亮那莽夫面前他能低调些。
若换成旁人,他不用鼻孔对着人家,就算是对人家比较尊重了。
……
豪门隐婚试爱
爱情的伟大是谁也想象不到的。
让李听雪这个只知道舞枪弄棒的女人开始拾起不知多少年没碰过的女红不说。
更带人从李承乾的书房内搬走了许多被他视若珍宝的书籍。
对此,李承乾很是肉疼,忍不住吐槽:“又不是你去参加秋闱,你看书有什么用?”
“与其如此,你还不如去求神拜佛,若不然赵有林怕是又得等明年的乡试了。”
这句话引发的后果就是,李听雪在抢劫了李承乾的书房之后,干脆赖在秦王府不走了。
她在秦王府后院专门开辟出一个小房间,挂上孔子与孟子的画像每日祭拜。
而当她闲来无事时,自然频频光顾李承乾这里。
搞得李承乾丢掉了自己的咸鱼时间不说,还得充当六陪的角色。
秋闱期间,李承乾是陪她吃,陪她喝、陪她玩、陪她逛街,顺带还得陪她拜神。
而且最屈辱的是,晚上还得被她搂着睡。
晚上,被那一条大腿横压在肚子上。
李承乾心中高呼:“苍天啊,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呀……”
不管是造了什么孽,说到底还是嘴欠惹的祸。
……
秋闱过后没多久,便是放榜日了。
这一日,参加乡试的士子们,皆聚集在皇城外,满脸兴奋的那些被张贴上去的榜。
知识改变命运,这句话放在任何时代都适用。
哪怕这时代的科举并没有如后世几朝那样受重视。
但这也是一些穷苦出身的寒门子弟改变出身与命运的方式之一。
当然了,除了这些观瞧自己成绩的士子。
还有许多地方门阀的老爷在此守候。
原因无二,只因眼前这些人,都是他们的女婿候选人。
正所谓,你们改变命运靠科举,我们改变命运靠把女儿嫁给你。
而作为参考士子之一的赵有林也抬头看榜。
他迫切的想要从榜上找到自己的名字。
可从头至尾,看了许久他都没有找到自己的名字。
看着周围士子一个个兴高采烈的高呼:“我中了,我中了……”
榜上无名,便是落榜。
赵有林又怎会不知道呢?
正当他想赶紧离开此地时。
忽然有两个人走了过来。
“呦,这不是赵大才子么?”
“是啊,榜上怎么没您赵大才子的名字呢?”
不用抬头看,只是听话音。
赵有林就知道这两人是彭越与乐远。
彭越满脸讥讽的看着赵有林:“赵有林,你可真是枉费郑老爷对你的一番栽培呀。”
“那么多书给你看,可真是浪费。”
乐远也冷笑道:“就是……”
“郑老爷又是给你书看,又是给你做新衣服穿。”
“你对得起郑老爷对你的一番栽培吗?”
若是对方没上榜,他或许还敢反驳两句。
但现在的结果是,彭越与乐远这两个被郑品嗣赶出去的人双双上榜。
而他这个得到郑品嗣礼遇对待的人却落榜。
他们这番话,让赵有林无地自容。
他不敢吭声,只能低垂脑袋跑向远处。
狐狸传奇 醉狐狸
见他狼狈而逃的模样。
彭越在后面高喊:“赶紧滚回你的西北老家种田去吧。”
天临异世
“你这样的人,就算进入官场也是浪费官员名额,浪费百姓的供养。”
这番话,可谓字字诛心,直让赵有林跑的更快了。
他不敢面对任何人,他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他虽然出身困苦,但还是具有极其要强的个性的。
他虽然可以容忍旁人对自己的侮辱,但却不允许自己的失败。
离开石堡城时,他下定决心要用才学改变命运,改变人生,让母亲过上更好的日子。
更要让那些看不起自己的人都后悔。
可现在呢?
他的才学在西北或许能算出众。
但在长安城这样一个遍布潜龙的地方,他的才学算什么?
不说旁人,只说长孙冲这样出生在名门的子弟,并且天赋异禀的人都不敢说自己每次参加科举时都能拔取头筹。
他这条小蛇又能掀起多大的风浪呢?
只不过,出身不同,看待事情也不同。
在赵有林的心里,他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目标是否正确。
爆宠顽劣小王妃
他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继续坚持。
更不知道自己这份坚持将来能否获得回报。
而就在他向前奔跑时。
忽然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
空房 胡楊三生
“有林兄?”
“你这是要干嘛去?”
逼婚,總裁乖乖就範
闻声,赵有林停下脚步,望向话音传来的方向。
正看见那一大一小的身影。
李承乾歪着脑袋,不解的望着他:“今日不是放榜么?”
強者重生在都市 吾是定財
“你看了成绩了么?”
他不说这个还好。
一说这个,赵有林顿时面露苦涩。
“我……落榜了……”
愛在陽光下
闻言,李承乾也有些惊讶。
他的才学,李承乾可是早就打听过了。
不说能与长孙冲并驾齐驱,那考过乡试也不成问题。
怎会落榜呢?
“为什么?”
“你可有问了原因?”
赵有林摇了摇头,笑的更苦涩了。
他那里有那个背景允许他去礼部质问为何落榜呀……
“原因尚且不知……”
李承乾点了点头,随后又问:“那你现在,准备去何地?”
闻言,赵有林苦笑着说:“如今赵某以落榜,当然是回西北老家了。”
听闻这话,李承乾哪里肯放他离开?
若是没碰上也就罢了。
可现在他碰上了,要是到时候李听雪知道李承乾未作阻拦就将赵有林放走。
那他肯定是又要倒霉了呀。
李承乾略微思索下道:“有林兄先不要着急,待我去问问落榜原因。”
“若并非有林兄才学不济,那就留下,待来年在考就是。”
闻言,赵有林满脸迷惑的看着眼前这家伙。
李承乾也不过十一二岁的模样。
他能有那么大的权利,去问落榜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