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fo08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討論-223,曖昧的風情畫:第一章(24)熱推-3r90u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
可能,马聪前脚走,神秘的“第二杀人者”后脚就进了周凝雪的房间,而且周凝雪刚好醒过来了,不然凶手不会把匕首插进已经死了的人的心脏上。说不定,他还跟那个凶手擦肩而过了呢!他那时以为自己掐死了周凝雪,魂不守舍的,根本记不起遇见过什么人,或者有没有遇过人,那个节骨眼上,就算碰见鬼,他都不会在意的。
马聪朝魏池伸出大拇指,“你的推理真是令人刮目相看。”不过,他心里在嘲笑他,他真是一个很容易被表现蒙骗的家伙,这是探案人员最忌讳的,为不能说话的死者找到真凶,可不能只凭案发现场的表象就下结论,说不定那些表象是凶手伪造的现场,来迷惑警察的。他恨不能告诉魏池,这个被抢劫的现场其实是他伪造的,从而压压他嚣张的气焰。他心里是这么想,他当然不能告诉他真相,那是自己找死。
陈耀自始没有说一句话,认真地勘察着案发现场。
阿莞 予方
马聪问陈耀,“你是什么时候接到报案的?”
陈耀道:“早上五点多。”
马聪是晚上八点多掐晕周凝雪的,依他对尸体的观察,周凝雪应该是凌晨左右被人杀死的,这意味着,这个凶手是他走了一段时间,才来的。当然也可能是他离开不久,凶手就来找周凝雪了,那时她也刚好醒过来,那个凶手跟周凝雪认识,他们谈了好长一段时间的话,因为某种原因,一时语言不和,才杀死了她。
周凝雪时常都一个人住在这个别墅,那么谁发现她尸体报案的呢?便问道:“谁报案的呢?”他差点说,周凝雪大多数时候都一个人住在这个别墅,谁发现她的尸体报案的?说不定这个报案的人,就是凶手呢!
陈耀说:“是死者的丈夫,他说他本来在公司加班,晚上十点多接到她用别墅里座机打给他的电话,说身体不舒服,希望他抽点时间来看看她,好久没有看到他了。她的丈夫忙完公司的事,已经快天亮了,想着告诉她,下次来看她,不想打她手机,处于关机状态。打别墅里的电话,没有人接。他担心她有事,便不顾一夜未眼,开车来到别墅,才发现周凝雪已经被杀害了。”
鄙视王爷的绝版王妃 紫色血滴
闷骚总裁霸道爱 白凤凰
马聪顿时明白,凶手是十点以后来找周凝雪的,如果是熟人作案,凶手和周凝雪事先是没有约的,不然她不会给她丈夫打电话,希望他来看看她。
如果马聪推测周凝雪死亡时间没有错的话,凶手是凌晨左右杀死她的,这可能意味着,凶手跟周凝雪有过长时间的交流,才杀死她的,进门就杀死她的可能性比较小。因为,周凝雪虽然衣服不整,但好像不是反抗凶手才那样的,似乎是跟那人亲热时,那凶手趁她不注意,用刀捅破了她的心脏。这样看来,情杀的可能性比较大。可是,周凝雪临死前好像又没有跟人有性行为。
马聪强迫自己从思量中回过神来,免得他的同事发现他的不寻常,便故作惊讶问陈耀,“难道这个女人的丈夫平时不跟她在一起住吗?”
陈耀道:“好像丈夫时常忙于工作,一个星期都回不到一次家。丈夫是吴家财团的唯一继承人,为了不让父辈打下的财富江山败在他手里,所以不顾家庭,才那么拼命工作。真是一个有出息的富二代!”
父皇请您淡定一点 安一漠
蝶梦星辰
青春無敵對對碰
马聪恨不能告诉他,事实才不是那样的,是吴家的唯一的继承人,那方面不行,才一心扑在事业上的。否则,他肯定会像其它有钱人一样,会花费大把的时间和金钱,挥霍在男女那点事上,闹出让老婆招架不住的各种绯闻。
马聪假装感叹道:“真是奇怪的夫妻,竟然长时间不住在一起!”
陈耀道:“更奇怪的是这个别墅里好像没有男人的东西,这意味着周凝雪的丈夫,并不长期住在这里。”
马聪知道原因,一个男人那方面不行,每天跟一个女人住一起,谁都会难受。这栋别墅可能只不过是吴家给周凝雪的补偿,让她做吴家的儿媳妇,帮着掩饰吴家独生子那方面的缺陷,如果别人问起,怎么结婚那么久,都没有孩子。吴家会说女方有问题,要不了孩子。同时,他们吴家没有抛弃不能生育的媳妇,会让大家对吴家多加赞扬,说他们通情达理,心胸宽广。
马聪挤出一丝怪笑,说道:“真是奇怪的夫妻,就算平时工作再忙,晚上也应该住在一起。”
陈耀道:“夫妻之间的事,男女之间的事,一向都那么复杂,谁知道其中有什么隐情呢!”
马聪望着周凝雪的尸体发着呆,没有答陈耀的话。
陈耀没有注意到马聪神情的不自在,继续寻找凶手留下的可能证据。他看了看窗子,窗子从里面关着的,窗子上没有看到脚印什么的,显然凶手不是从窗子上进来的。他再去看了看门,门也是完好无损的,没有被撬损的痕迹。
陈耀从周凝雪的丈夫那里得知,他进周凝雪的卧室时,门是开着的,这意味着,凶手是周凝雪认识的,可能是她给凶手开的门,他大大方方地进门的。从凌乱不堪的现场和丢失的财物来看,难道那人杀周凝雪是为了财物,而且是熟人作案。陈耀这样想着,却又觉得很多地方不对劲儿。
帝國的晨輝
没有结局的暗恋
周凝雪的丈夫承受不了妻子的惨死,没敢在案发现场多呆,坐在外面等着警察的勘查,然后给他一个结果。陈耀勘查完现场后,他会跟周凝雪的丈夫好好聊聊的,毕竟他是周凝雪最亲近的人,会了解她。
虽然魏池上蹿下跳的,马聪看不出他能找出受害人被杀的重要证据,不禁朝他投去鄙夷的目光。不知道他是不是感受到了马聪对他的鄙薄,便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兄弟,我看你魂不守舍的?难道你没见过人被杀的样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