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討論-第二千六百二十二章 陷阱在前亦無懼看書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
刘裕默然半晌,才叹道:“今天希乐和孟昶都一反常态,主动支持我攻打南燕,难道,他们跟那个黑袍,也扯上关系了?”
刘穆之和王妙音对视一眼,摇了摇头:“应该还不至于,希乐跟你争了这么多年,也不可能是受黑袍的指使,但是,我现在很肯定,我的好侄子,只怕多半是遭了那黑袍的毒手,甚至我们起兵建义,背后也许也有这个黑袍的推动。现在回想起来,搞乱大晋的,也很可能有此人的影子,孝武帝司马曜死得不明不白,然后大晋就开始了长达十年的内战,一直打到前两年,随着桓楚的灭亡才平定。”
“就算桓玄快走投无路时,也有神秘的力量让他逃了,若不是毛修之路上护送叔父的灵柩回京,趁机将之击杀,还不知道桓玄会继续折腾多久。后面西蜀叛离,也暗中有高人指点一直不知兵的蜀军前出阻挡刘敬宣的讨伐军,还促成了后秦与我们毁盟出兵,这一切,如果没有一个巨大的阴谋集团的推动,是不可能的。”
京城三少①:老公夜敲门
“甚至刘婷云的背后,我都觉得隐约有这股力量的存在,妙音,以前刘婷云跟你还是闺中好友的时候,你可知道她有这样的手段?”
王妙音恨声道:“怎么可能会知道?以前我们所有人都以为刘婷云只是一个看不起寒人的娇小姐,谁知道会有这么多厉害手段,她的背后有神秘的力量也一直是我的怀疑,以前我还以为是黑手党在后面教她,但现在这个黑袍出现,让我相信,是另有可怕的阴谋组织了,可能连我爹作为黑手党一方镇守,在会稽想用鬼兵来对付天师道的妖贼,却是弄巧成拙,把自己的命也搭了进去,现在看来,恐怕也跟这个黑袍有关!”
刘穆之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当初你还记得你娘是怎么逃过天师道的毒手吗?”
王妙音微微一愣:“穆之哥哥怎么会问这个?我娘当初没逃掉啊,她是给妖贼俘虏,后来礼送回京的,你忘了吗?”
泪殇
刘穆之若有所思地说道:“不,我没忘,我只是奇怪,以妖贼的残忍和变态,那么多世家子弟都是给满门杀光,女眷们甚至下场会更惨,想必妙音你也有所耳闻。”
王妙音的粉脸微微一红:“这个就不要多说了,后面不少逃不掉的世家子弟,先逼家中女眷自尽,然后再自尽,不是没有原因的。关于这点我也问过娘,她也奇怪为何妖贼会放了她,也许,是因为她的名气太大,妖贼那时候想要入京取得政权,所以得做点表面文章吧。”
刘穆之叹了口气:“但愿如此,其实,天师道之乱跟先帝的突然驾崩是几乎先后发生的,而那个征兵吴地的建议究竟是黑手党提的还是司马元显一时头脑发热,还是黑袍在中间作崇,已经不可考证了,但我倾向于这个黑袍早早地布局,就象弄乱北方一样弄乱我们大晋,让天下大乱是这个人所希望的,虽然不知道目的为何,但起码现在知道,他要这样的结果。”
刘裕沉声道:“那么,这次我们出兵伐燕,难道也会是这个人的布局?”
喜歡 學長
刘穆之勾了勾嘴角:“南燕派兵出来掳掠显然是此人的手笔,而你的出兵北伐的反应,似乎也在他的意料之中,我感觉,就象设局诱阿寿去南燕,再去行刺慕容德,差点引起上次的冲突一样,这次似乎也是挖好了陷阱让你往里跳啊。”
刘裕朗声道:“不管他是不是设了陷阱,这回我都没有选择,只能出兵。如果不出兵,且不说对于死难的将士和被掳去的百姓无法交代,我承诺过的护江北六郡周全,这个移民江北计划的基本前提就是要保护江北的安全,被胡骑这样直接突破北青州一带,深入到二郡掳掠民众,已经是在我的脸上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了,如果对此不闻不问,不作反应,那不用希乐他们发难,我自己也没脸继续掌天下大权了,更无颜面对江北父老!”
刘穆之的眉头一皱:“可是这次出兵,你可真的有绝对把握?如果这些是黑袍的阴谋,他一定会在我们大晋这里也布局的,到时候你会面临想象不到的困难,甚至慕容兰,也会成为他手中的棋子,来对付你!”
刘裕默然良久,摇了摇头:“我了解阿兰,也许她确实受到了黑袍的控制,但我知道,她对我绝对是真正的爱,如果她真的有意害我,我的命早就没了,就象刚才我们分析的那样,可能就是因为她违背了黑袍的意愿,不想执行他那些毒计,这才给下狱受苦,所以,我北伐其实也是在救她。这一仗,必须要打,黑袍留在大晋的种种布置,暗线,我也只有通过这一战,才能真正地让他们跳出来,才能加以应对,不然的话,就会象北魏那样,最后几乎要付出国破家亡的沉重代价,才能把这些暗桩一一拔除!”
王妙音的心中一动,脱口道:“你是故意要引黑袍的手下,甚至是他本人出现?”
刘裕点了点头:“我现在高度怀疑刘婷云是黑袍的人,甚至陶渊明也有很大的嫌疑,如果这次我们北伐,这两个人跳出来生事,那就坐实了我们的怀疑,只要有真实的证据,那不管希乐是否反对,都不能再留他们了。对了,这回江北的情况,也很有意思,南燕兵马不过快打快撤,可是整个江北却陷入恐慌,各地百姓知道南燕蛮子来了的速度,比我们接到的军报还快,这种手法,跟我们当初移民江北时,各种流言迅速地流传,如出一辙!”
重生之颠峰教父
刘穆之正色道:“我正在加紧追查这些流言的来源,如果证实跟陶渊明有关,就会把他马上拿下!”
刘裕微微一笑:“这样才有意思,今天我们公开地在朝会上作出了出兵的决议,也是说给岭南的妖贼听的,无忌和希乐,还有道规三大州的兵马,足以压制妖贼,一旦妖贼趁机先动,只要我们能挡住他们一时,待征燕大军一回,就可以将之消灭,这次,我们要把大晋内外的明里暗中的敌人,一举消灭,天下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