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68q6超棒的小說 承包大明 愛下-第一千零十七章 官場如戲,全靠演技看書-hl0l3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
这一夜也正式开启郭淡与徐姑姑的蜜月之旅。
夫妻二人过上了没羞没躁的生活。
真是只羡鸳鸯不羡仙啊!
然而,这蜜月假期的长短,将完全取决于王锡爵的能力。
就看他能否掌控全场。
如果他掌控不了的话,郭淡就将会接管这一切,即便是发动战争,也在所不惜。
但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令王锡爵面临的困难减轻不少。
因为在郭淡与王锡爵之间,老爷们毫无悬念得会选择同为官僚得王锡爵。
不可能让郭淡一个商人,凌驾于他们之上。
与郭淡谈过之后的王锡爵,便向南京官员们表示,郭淡是坚决否认这一切都是他所为,说他是被冤枉的,被人陷害的。
“嫉恶如仇”的王锡爵自然是不信,于是他要求全力侦查,一定要找到证据,将郭淡定罪。
很快,官兵们就在城内的一些宅院中发现火炮遗留下来的痕迹,同时还发现一些弥勒佛像和明王像。
这可全都是白莲教教徒喜欢供奉的神仙啊。
这种种证据都指向白莲教。
兵部。
“白莲教?”
王锡爵微微皱眉,似觉惊讶,问道:“这怎么与白莲教又扯上关系?”
王一鹗立刻站出来,道:“大人有所不知,白莲教自在永乐年间被朝廷镇压之后,一直都是贼心不死,且对朝廷怀恨在心,暗中宣传其教义,广招信徒,密谋行动,伺机而动。依下官之见,白莲教此举是想挑起纷争,然后借机壮大自己的势力。”
虞琪也点点头道:“别说近年来许多案件都与白莲教有关,就说当初倭寇作乱时,白莲教也趁机浑水摸鱼,壮大自己的势力。倘若我们真的与郭淡斗起来了,对于白莲教而言,可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可真是好险,我们差点都上了这邪教的当。”
黑心秘书耍无情 林晓筠
“这也怪我们自己不团结,以至于让这邪教趁虚而入。”
…..
其余官员也纷纷出言附和,个个都是义愤填膺,仿佛身在现场一般,一口咬定这就是白莲教在后面搞鬼。
萬古屍王 紅小白
王锡爵紧锁眉头,非常谨慎道:“炮轰侍郎府邸,此事已经惊动朝野上下,还是先不要妄下判断,等查清楚再说吧。”
……
魏国公府。
大漠謠2(星月傳奇)
“一派胡言!是一派胡言!”
万鉴是气急败坏道:“且不说这白莲教从哪得来的火炮,就算白莲教真有拥有火炮,白莲教的人就会这么傻,笨重得火炮都给运走了,偏偏就留下那些佛像,等着我们去调查,他们分明就在睁着眼说瞎话。诬陷,这是赤裸裸地诬陷,我绝不会让他们得逞得。”
如今官府已经控制住局势,在他看来,郭淡就是瓮中之鳖,他当然希望能够找郭淡复仇,最近两日他一直都在走动,希望朝廷能够逮捕郭淡。
但可惜的是,响应的人非常少,毕竟他们的亲人没有死,而如今又冒出白莲教,结果大家又将矛头都指向白莲教。
这他可就坐不住,因为一旦白莲教成为凶手,那么再想找郭淡清算,可就真是难于上青天了。
徐维志却是满面忧虑道:“如果他们只是想栽赃嫁祸,化解自身危机,那对我们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啊!”
万鉴一怔,突然吸得一口冷气,道:“国公爷得意思,这又是一个圈套?”
徐维志稍稍点头,道:“就怕他们已经察觉到什么,故意将祸水引向白莲教,然后顺藤摸瓜。”
万鉴忙道:“国公爷,这可不能让他们得逞。”
“他们想要栽赃嫁祸,亦非易事!”
徐维志阴沉着脸,道:“他们愿意自欺欺人,咱们也左右不了,可是这天下人不全都是傻子,如此多的破绽,他们又岂能一手遮天,哼,他们想要帮助郭淡开脱,我们还偏要将祸水引向郭淡。”
万鉴点点头,道:“妙法方丈那边?”
徐维志道:“我已经派人去通知他,让他最近小心一点。”
……
他们说得都对,如此多的破绽,老爷们就都看不出来吗?
其实老爷们心里面都清楚是怎么回事。
无它!
就是要找一个替罪羔羊。
虽然目前官府控制住郭淡,但他们都知道,事实其实是郭淡有恃无恐,没有躲避,而不是他们真的有能力控制住郭淡,毕竟他们目前没有找到那些火炮,以及郭淡手中的那支神秘部队。
再加上王锡爵又通过王一鹗的嘴,告诉他们,郭淡如今手中控制着南边三支最为精锐的部门,以及大峡谷的火器和一诺保险得粮食。
他们心里其实还是非常担忧,不愿意与郭淡爆发战争。
另外,南直隶大多数官员都是中立派,他们觉得自己非常无辜,故此他们渴望能够息事宁人。
这白莲教好啊!
一来白莲教的实力还危及不到他们,二来也跟他们没什么利益来往。
真可谓是最佳的背锅人选。
然而,这边都还在调查之中,关于此事民间就已经传得是沸沸扬扬。
不但如此,关于白莲教一事,引起不少官员、读书人得不满。
舆论几乎是一边倒。
你们这也太假了吧!
白莲教都已经有了火炮,那他们还不造反么?
修真高手在都市
你们还查什么查,直接出兵镇压吧。
你们没有找到火炮,却能够找到佛像,听听,你们自己能相信吗?
真是可笑至极。
不少正直的官员,年轻的读书人皆是愤慨地抨击王锡爵。
这就是王锡爵与郭淡官商勾结,狼狈为奸,企图为郭淡脱罪。
老爷们也很尴尬,就事论事,他们也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夜傾塵 且如風(全本+番外)
“真是岂有此理!”
王锡爵震怒道:“这是谁走漏的风声,此案都还在调查之中,本官都未下判决,百姓就怎么就知道了。”
万鉴立刻道:“大人,此事闹的这么大,怎么可能瞒得住啊!”
“万侍郎此言差矣啊!”王一鹗摇摇头,道:“就瞒不住,他们也不可能知道的这么详细,而且官府都还并未判定是不是白莲教所为,民间却说得我们已经判决,我以为这官府之中定有内鬼,并且与白莲教勾结。”
万鉴眼中闪过一抹心虚,道:“尚书大人,这话可不能乱说,这官员怎会与白莲教勾结。”
王锡爵也好奇道:“是呀!官员怎会与白莲教勾结?”
王一鹗道:“其实百姓说得对,在大峡谷之前,官兵手中的火炮都非常有限,这这白莲教怎么会有火炮?”
万鉴冷冷笑道:“白莲教是不可能有火炮,但是郭淡有啊!”
王锡爵摇摇头道:“万侍郎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那大峡谷只是负责生产火炮,但生产出来的每一门火炮都不属于郭淡,都是被锦衣卫控制的,那大峡谷的仓库都不是郭淡的话,而是属于朝廷的,除非陛下允许,否则的话,郭淡不可能拥有火炮的。”
这还用你说么?
我们都知道这就是陛下允许的。
但问题这话,可不能说出来。
万鉴也只能忍着。
王一鹗突然道:“可除此之外,官府也拥有火炮啊!”
赵飞将当即道:“王尚书,你此话是何意?”
王一鹗忙道:“赵提督勿怪,我并非是指责你,在这南京,能够动用火炮的官员可不止赵提督。难道赵提督不好奇,这火炮恁地笨重,究竟是怎么运送进来的,又是如何运送出去得?”
这火炮是如何运送进来得,赵飞将目前还不知道,但他知道,若非他当时只顾着逃命,那火炮不可能运送出去,他心里也虚啊!点点头道:“关于此事,我也非常好奇,事发之后,我是立刻派兵把手城门,贼人也许能够趁乱而逃,但是他们决计不能将火炮运送出去!”
王一鹗道:“不知赵提督当时可有去检查军营中的火炮?”
“那倒是没有。”赵飞将摇摇头,突然问道:“王尚书的意思是,这火炮是从军营里面运送出去的?这我当时可没有想到,我也……!”
“这不怪赵提督,谁也想不到。”
早安妖孽花美男
王一鹗道:“但是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的确是有这个可能性,如果火炮是从军营里面调出去的,那么用完之后,他们又能够趁乱将火炮放入军营,根本就不需要出城,也不需要藏起来。各位可还记得,当时军营里面那一车烟火,对方既然能够将烟火运送进军营,谁又能够保证他们不能将火炮物归原主。”
“言之有理啊!”
虞琪捋了捋胡须,稍稍点点头。
岑迁也道:“说得不错,记得当时我们还讨论过这个问题,若没有内鬼,那一车烟火根本不可能在众目睽睽点燃。”
其余官员也纷纷点头。
徐维志、万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因为当时他们真的谈过这问题。
如今竟然给他们借题发挥。
他们也终于见识到什么叫做官字两个口。
“等等!”
王锡爵一脸纳闷道:“就算这一切都说得通,这官员为何要与白莲教勾结?官员身份何等显贵,又怎会自毁前程。”
“是呀!”
万鉴下意识道:“官员为何要与白莲教勾结?”
可话一出口,他便后悔了,他早就看出来,王锡爵与王一鹗已经勾结上了,王锡爵怎么可能会质疑王一鹗,这句话的背后一定有一个大坑。
王一鹗立刻道:“大人有所不知,在南直隶有着许多官员反对一诺币,反对新政,倘若能够在南直隶掀起新得纷争,那么便可阻止一诺币和新政,而白莲教亦可借此壮大自己的势力。”
听到这里,徐维志不禁暗自一叹,心道,不愧是内阁大学士,这手段果真是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