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 起點-第三百七十九章 三員猛將相伴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这对司马尚而言,的确是一件非常惊悚的事情。
他昏迷之前最后的记忆,就是他从马车之上飞了出去,当他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半身赤裸,正躺在一架马车之上,而周围则是来回巡逻的秦国士卒…司马尚惊呆了,直到他看到笑吟吟的站在自己面前的赵括,司马尚有些认不出面前的这个男人,他凝视了许久,才从时光的轻纱下认出了这张脸。
“马服君…”
“尚..许久不见啊。”
司马尚又揉了揉双眼,自己没有在做梦?马服君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自己又为什么会在这里?赵括笑着,只是让他安心的养伤,三位将军都受了伤,伤势最严重的还是田约,田约也是赵国的老将,虽然这些年里都没有什么出色的战绩,可是他也没有做错过什么事,可以说是一位值得信任的谨慎老将。
龙游九霄 玄梦咖啡
可是他到现在也没有能清醒过来,还是在昏睡,司马尚醒来之后,也被士卒们带去休息,司马尚不懂秦语,好在他知道一些雅言,经过交谈,司马尚这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司马尚看起来非常的纠结,与李牧一样,不过,不一样的是,司马尚早就对赵国的诸贵族们失去信心,早在赵括被迫离开的时候,他就险些造反。
他只是迟疑了片刻,便跟身边的秦国士卒聊起了天,有说有笑。
他们继续在这里休息,赵括陪着他们,让他们在这里养好身体,而赵括的书信,在不久之后也是来到了吕不韦的府上。吕不韦接到书信,时而皱眉,时而叹息…赵括如今的举动,是违背了秦国律法的,他擅自离开秦国国境,私自调动秦国将士,甚至还救下了赵国最大的敌人。
可问题是,如今赵国最为依仗的三位将军,却都在秦国的云中郡,吕不韦实在不知该怎么办,他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处置赵括,他也不想那么做…而那三位将军是愿意投降,还是被拘押,吕不韦也不清楚,不能妄下结论。吕不韦思索了许久,还是决定这个烫手山芋给丢出去。
故而,他来到了王宫,拜见嬴政。
嬴政是个掌控欲望非常强烈的人,平日里,无论是处理什么事情,他总是会亲自出面,来监督群臣,可是如今却有些不同,大概是因为王后即将临盆,嬴政多数时间都是在王宫里陪伴着王后,很少外出。得知吕不韦前来,嬴政自然还是要出去见他的,君臣相见,互相拜见,这才坐下来议事。
“大王…赵国的郭开有意投效,这件事您是知道的,臣给他下令,让他尽快的除掉李牧等人…可是这件事,被武成侯所知道了,他私自赶往云中城,令杨端和带着士卒跟随自己,前往赵国雁门,救下了李牧,司马尚,田约等三位赵国将军,如今,他们三人都在云中,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处置这件事。”
吕不韦说着,又偷偷的打量着面前的嬴政。
嬴政并没有生气,甚至,他笑了起来,他似是回忆的说道:“这三位将军,寡人都是知道的…寡人还年幼的时候,李牧将军曾带着寡人骑马…司马尚将军对寡人最好,每次前来拜访,总是带很多的礼物…还有田约将军,他最少言…”,他平静的看着面前的吕不韦,说道:“秦国得到了三位将军,您是无法决定该如何赏赐武成侯吗?”
“赏赐???”
“额…对,臣是不知该如何进行赏赐,还请大王明示。”
“嗯..寡人也不知该如何赏赐了…这样吧,就允许他进食可以用九个鼎,出行可以用九匹马所拉的战车..可以戴…”
民国大军阀 南极光芒
“大王!!”,吕不韦急忙将嬴政叫住,这都是天子的特权啊,按理来说,嬴政都不可以用九个鼎…虽然现在的诸侯王都是用天子的配置,可是这是不是有些过了??嬴政笑了起来,他摇着头说道:“除此之外,也实在没有可以赏赐的了,这样吧,给赵康升几级的爵位吧?”
“这…他向来要强,先前您要赐予他爵位,他都不肯接受,只想用自己的军功来换取爵位…”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商谈,秦王决定亲自给赵括写信,并表示吕不韦不必再插手,吕不韦这才心惊胆战的走出了王宫。
……
“这是您的儿子??都已经这么大了??”,司马尚看着跪坐在下方满脸不悦的赵康,惊讶的叫道,李牧也是跪坐在一旁,李牧抚摸着胡须,笑着说道:“他这性格,一看就是狄公亲自教的….”,而田约躺在床榻上,也是乐呵呵的看着赵康。赵括不悦的说道:“还不拜见你两位仲父。”
“怎么又是仲父??”
赵康无奈的起身,朝着司马尚和田约俯身行礼,两人让他起身,继续打量着他。
赵康很不喜欢这样被围观的感觉,这让他觉得自己像个猴子。田约笑着问道:“你打过仗吗?”,赵康顿时觉得自己被羞辱了,他仰起头来,说道:“这云中,就是我打下来的!”,司马尚听闻,险些跳了起来,他叫道:“原来是你这个小子,我前脚离开云中,赶往邯郸,后脚云中就丢了!”
“若是我在云中….”,司马尚咬着牙,一脸的憋屈,云中郡是司马尚一直在治理的,赵康冷笑着,说道:“若是您在云中,我早就抓住您来拜见我父亲了!”,司马尚听闻,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是大笑了起来,他说道:“好,很好,他这胸口倒是有一股子豪气!随他父亲!”
赵康便说起了自己渡河攻占云中的战绩,这是他唯一能拿得出手,也是平日里最骄傲的,他记得父亲曾给自己说过几个战例,他进行模仿之后,果然是大获全胜。而听完他的描述,几个将军都沉默了片刻,田约最先开口说道:“你这个办法太冲动,若是我在云中,我就将士卒们放在几个重镇,按兵不动,你根本没有办法强攻夺城。”
司马尚点了点头,说道:“你这战略,在你这个年纪倒是不错,若是我在云中,我会直接出兵渡河摧毁你的后勤物资,然后再慢慢跟你耗,你必败无疑。”
赵康憋得满脸通红,恨不得召集士卒跟他们再来一场。司马尚看向了李牧,问道:“若是你呢?”
李牧思索了片刻,方才说道:“战场是不断变化的,所有的猜测都是不准确的,真正的将军,要知道按着不同的形势来做出不同的应对之策,您说对吧?兄长?”,李牧看向了赵括,赵括不由得笑了起来,他说道:“我还以为你要说用骑兵来袭击他的粮道呢!”
这交谈,弄得司马尚,田约,赵康几个人一头雾水,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李牧听闻,不由得摇着头,“没想到,您居然还记得…”
“我当然记得,你还记得我们去找田公吗?当初,我以为是自己的激将法奏效…过了很久,田公都已经逝世了很多年,我这才醒悟,原来田公本来就想要帮助我…想到我当时还羞辱他,我心里就非常的愧疚。”
“是啊…的确是这样啊。”,李牧苦笑着,又不由得说道:“还有蔺公…他总是说您是赵国之幸,也是赵国之祸…我如今方才明白。”,话题有些沉重,两人叹息着,其余三人只是看着他,没有办法插口。
“还记得当初的乐毅将军…”,赵括刚开口,李牧便急忙制止道:“这件事就不要提及了..”
赵康茫然的看着父亲,他惊讶的问道:“父亲?您见过乐毅将军??”
“是啊…见过。”
“那您还见过哪些将军啊?”
“田单将军。”
“是那位带着齐国击败了燕国的田单将军??”
“嗯…”
赵康有些激动,对于他这个年龄的人来说,这些将军都只能在书籍里见到,而乐毅是赵康最为崇拜的一个人,李牧等人看到这小子如今激动,司马尚不由得笑着说道:“你父亲还见过大名鼎鼎的赵奢将军呢!”,赵康一愣,方才惊叹道:“您还见过赵奢将军啊?!”
赵括倒吸了一口冷气,缓缓看向了赵康。
“父亲?怎么了?”
…..
渐渐的,赵康与这三位将军也混熟了,他跟司马尚的关系最好,两人很合得来,常常坐在一起聊天,而三人的身体也渐渐的开始好转,就在这个时候,赵括终于接到了来自咸阳的书信,是嬴政所写的,内容也很简单:请带着三位将军返回咸阳,您的孙儿快要出生啦!
在很多很多年之后,当这位书信出土的时候,彻底刷新了考古学者们对千古一帝的认知。
当赵括提起要带着他们三位赶往咸阳的时候,李牧和田约都沉默着,没有回答,只有司马尚,即刻就同意了。赵括也没有催促李牧和田约,只是让他们做好准备,赵康也整日缠着李牧和田约,来说服他们…准备妥当之后,众人这才启程,前往咸阳,坐在马车上,李牧分外安静,只是看着沿路的景色,并不说话。
当马车离开了云中之后,陌生感就愈发的强烈,到处都是巡逻的亭卒,说着秦腔的人,不同的风景,不同的服饰,李牧还是有些迷茫,他完全看不清未来的道路。
“什么??被秦人救走了??”
郭开瞪大了双眼,看着面前的斥候,郭开完全懵了,让他处死李牧的是秦人,救走李牧的也是秦人?秦人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啊?难道他们的目的是自己?想要通过李牧的事件来挟持自己?这没道理啊,自己都同意了要投效他们,都答应了为他们办事,他们何苦呢?
郭开只好下达命令,让颜聚不要轻举妄动,自己则是派人去询问这件事。
很快,秦国在邯郸内的奸细头子,就来到了郭开的府里,奸细头子唤作丰,他平日里就装作是商贾,在赵国各地经商,郭开与他进了内室,郭开这才委屈的说道:“先前您来找我,要我尽快除掉李牧等将军,我足足准备了一年,这才找到机会可以将他们全部铲除,可是我派出去的人说,是秦人救下了李牧…”
商贾清了清嗓子,吕不韦早已送来书信,告诉他如何行事。
“还请您恕罪,秦人并不是要救李牧,而是准备协助赵人的,奈何,当他们与赵国士卒遭遇之后,就发生了冲突,抓走了李牧等人,如今,这些人都被押往咸阳,您不必担心…如今的赵国,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防御力量,秦国很快就会聚集士卒来进攻赵国,请您继续配合,若是能说服赵王投降,那就更好了。”
“等到赵国灭亡,文信侯就将邯郸等地分封给您,作为您的食邑…您可以成为秦国的封君。”
郭开半信半疑的看着面前的商贾,他有些不相信对方的话,巧遇?怎么可能是巧遇呢?不过,郭开发现,如今自己也只能选择去相信,如今的赵国,经济崩溃,没有存粮,更没有可以带兵打仗的将军,颜聚那厮,是完全不能指望的,秦国派兵攻打,赵国根本拦不住,哪怕郭开全力辅赵,也是毫无希望的。
郭开笑了起来,“原来如此啊..我明白了,请您放心吧,赵王看似暴躁,实则懦弱…只要秦国开始进攻,我就会劝说赵王投降…若是他不愿意投降,我可以派人打开城门,里应外合…”,商贾放下心来,只要郭开能继续帮助秦国就好,郭开如今是赵国实际上的统治者啊,这统治者都投效了秦国,灭亡赵国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郭开送走了商贾,这才急忙来到了王宫。
“上君啊,我早就看出李牧有谋反的意图,他带着赵国的士卒想要投秦,将士们不允,他就联合秦人,重创了颜聚,杀死了数千赵国士卒,其余将士们不愿投贼,与秦人死战,这才得以活命啊。”,郭开擦拭着眼泪,他说道:“李牧,司马尚,田约三人,如今都背叛了赵国,投效秦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