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星臨諸天討論-第1199章 元帥閲讀

星臨諸天
小說推薦星臨諸天星临诸天
会面过程很顺利,半小时后,应苍穹起身告别罗蒙诺夫,带着秦烽离开普罗米修斯宫。
“感觉有点像是被架在火上烤。”
飞船上,秦烽这样对应苍穹说着。
倾世狂妃不好惹 浅影陌
堂堂第一强国,国内高手如云、各路精英天才多如恒河沙数,别说圣星境,就是半步星尊级的强者,都可以抓出一大把来,怎么看都不至于非得让秦烽来挑大梁、坐上这个联盟守护者的位置。
幸好此事目前尚属绝密,仅限于最高执政会议团的成员们知晓,若是消息传开,那些自视甚高、桀骜不驯的强者们绝对会按捺不住心底的怒火,要上门来挑衅秦烽,看看这个仅有帝星境修为的小子究竟凭什么骑到他们头上。
而且,若是其他超级帝国的高层获悉风声后,过往对秦烽的各种拉拢招揽计划立刻就会作废,转而开始设法抹杀他,以免他成长起来以后威胁到本国的利益。
所以秦烽才觉得有些郁闷,自己这算是被赶鸭子上架了,原本按照他的设想,就应该一直苟着,起码得苟到圣星境的修为后才可以摊牌的。那时候无论面对异族还是人族内部的明枪暗箭,自己都有足够的手段化解,
应苍穹不以为意地笑笑:“有压力才有动力,反正迟早是要面临这一关的,现在趁热打铁把这个名分坐实了,否则再要拖延下去的话,又不知道会生出什么变数。”
秦烽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他明白应家老祖的意思,联盟的未来局势很不乐观,让图森扬意外“病故”,只是稍稍缓解了迫在眉睫的危机。
但是等到应苍穹散功坐化,形势就会变得完全不同,届时光是联盟内部冒出来的麻烦就会多得理不清,更不要说来自外部的诸多敌对行动了,就是以罗蒙诺夫的能力都难以扛下来。
而且,秦烽总觉得那个图森扬有些不简单,哪怕他现在已经是个死人,可是当年推动他坐上那个位置的幕后势力、在获悉自家的重要棋子被应苍穹下手拔除的消息后,弄不好会考虑亲自出面找回场子。
所以现在的秦烽别无他法,只能拼命地提升实力,争取在剧变来临之前获得尽可能高的修为,这样才不至于被那些大势力当成棋子随意牺牲掉。
应苍穹取出一枚小巧的印玺交给他,说着:“这是你要的母皇胚胎,里面还有一批祂需要的成长资源,可以让祂顺利孵化并成长到第二阶段。此外那支秘密武力的调动信物和指挥密码也一并转交给你,以后就看你自己的了。”
这是联盟高层为秦烽安排的护卫力量,包括三位半步星尊、二十四名圣星境层次的死士护卫,外加一支百万规模的精锐近卫军舰队,在最高统帅部所在的星域随时待命,秦烽凭借信物和指挥密码就可以调动他们去做任何事情。
此外秦烽每月都可以得到一笔丰厚的珍稀修炼资源,相当于一百位天星境强者的供奉配额,若是将来他的修为再度提升,这方面的待遇亦会同步提升,上不封顶。
秦烽联盟世袭亲王的身份同样已经落实,封地为三十个富庶的大星系,每年的收益都是个天文数字,可以由秦烽自行支配。并且联盟向他开放半步星尊之下的所有珍稀资源兑换权限,包括数百种联盟独有的特产资源。
上次伯伦希尔许诺给秦烽的条件,至此已全部兑现。
秦烽犹豫了一下,忍不住问着:“关于新晋至高星尊莫名失踪的悬案,您就没有更多要说的吗?”
在联盟的绝密档案资料库里,秦烽已经看到过相关记载,过去数千个星际年里,无论人类文明阵营还是异族的众神之启,都有不止一位新晋至高星尊莫名失踪,且找不出原因。
两大阵营的高层不约而同地封锁了消息,将其列为最高机密,由此造成了近万个星际年以来、已知星海宇宙中没有新的至高星尊诞生的假象。
秦烽不确定自己将来踏上巅峰以后,会不会也遭遇同样的情况,届时如果要面对不可对抗的神秘存在,星舰和自己不知能不能扛住。
这事情如果不查个水落石出,那以后的星海宇宙恐怕就永远都不会有至高星尊诞生了。
应苍穹沉默了数秒,终于道:“是来自另一个高等时空的强大种族,介乎于能量与实体状态之间的神秘生命,我曾与祂们打过交道,还宰了几个,祂们的尸体至今都还保存在联盟的绝密实验室里被研究。”
做人不要太绝 伪装cl渲染腹黑
“联盟过往的历史上,不止一回发生过诡异血案,最严重的一次,有整整上百个星域的居民在短时间内全数死绝,事后联盟特别安全部门的专家们前往调查,发现那些居民的灵魂全部消失,只剩下躯壳。”
由于这些消息太过骇人听闻,连国家级的绝密档案库里都没有记载,所有相关资料保存在联盟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资料中心,因此秦烽也没能看到。
“据我猜测,新晋至高星尊之所以会遭遇莫名的袭击,是因为祂们需要这样的特殊猎物、来满足祂们的某些特殊需求。”应苍穹继续说着。
秦烽皱眉:“什么需求?”
“目前还不清楚,或许是为了某些诡秘血腥的实验,又或者是炼制秘药或神兵之类,但据我最新得出的推衍结果,这样的灾厄并非不可避免,只要突破至高星尊境界后,继续闭关一年时间,不出来随意走动,以后就不会有事了。”
应苍穹神色凝重地说着:“不妨对你言明,为了弄清这事情,我剩下的寿元基本都耗在这上面了,否则到现在也不至于仅仅只剩最后的三年时间,这个绝密消息价值无量,除了你我,就连那三位至高星尊都不知道。”
秦烽怔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谨慎地问着:“那个神秘种族,祂们是想进攻本时空,并最终征服这方天地宇宙吗?”
“显然是这样的,不过因着某些难以克服的局限,祂们现在还没法大规模地过来,仅有极少数强大的个体可以自由往来,所以我们人类文明目前有主场优势,不用太过惧怕祂们。”应苍穹解释道。
秦烽点了点头,反正现在的自己还没到引起祂们注意的程度,倒是不用过多担心。
“那么,我明天就回阵营战场上去了,您还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吗?”秦烽最后问着。
应苍穹略微沉吟:“目前就这样吧,万一再有什么事情,我会私下通知你的,在前线注意保护好自己就行。”
秦烽答应下来,心底琢磨着要尽快提升星舰本体的恢复度,争取在应苍穹的生死大限来临之前,获得为他续命的办法。
无论是出于自身利益考虑,还是站在整个人类文明阵营的立场上,应苍穹都不应该这样陨落。
翌日一早,秦烽便和应雪晴,伯伦希尔一起启程,依旧是那艘上品神器级的亚空间断层飞船送他们返回最高统帅部。
离开了二十多天,前线的形势并无太大的变化,只不过又有一批星系被人族军团所攻占,插上了人类文明阵营的旗帜。
当然了,人族极星联盟的损失也不小,几乎每天都有上百艘超级死星舰、歼星舰,数以千万级的舰队被击毁,数以百万计的人族强者阵亡,别说命星境、控星境的强者,就连天星境、圣星境的强者都不乏陨落的例子。
本质上,这就是阵营战争的意义,通过让敌方阵营不停地失血、从而达到削弱对方的目标。
自己的损失大不要紧,只要敌人的损失比己方更惨重就行。
站在人类文明阵营的立场上,到现在为止这样的策略都是非常成功的,众神之启六大上位种族的各种损失加起来,已经远大于人族军团的损失。
有未经证实的传闻说,安拉缇族的某位资深至高星尊已经出面,打算以给予某些利益补偿为条件,劝说星羽鸾重新带领锡胧族军团参战。
秦烽对此只是一笑置之,一块幽空圣晶的损失,可不是寻常的利益能够衡量的,想说服锡胧族文明重新加入战争,那六大上位种族必然得狠狠出一回血才行。
问题的关键在于,它们并没有得到幽空圣晶,仅仅只是事先透露了消息给人类文明阵营而已,要想让它们拿出太多的好处去平复锡胧族高层的怒火,那也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这事情一时半会绝不可能谈拢。
秦烽没有过多耽搁,在最高统帅部领了清剿虫族星系的作战任务,就不声不响地离开,对于各种形形色-色的宴会、下午茶、舞会邀请一概推掉,也不接受任何人的登门拜访。
随着修为境界的提升,秦烽发现自己清剿高阶虫族军团的效率提升了不少,一头金古母皇以及身边的虫王近卫军团,只要太清两仪钟一出,片刻时间即可搞定,面对更高阶的母皇时,同样费不了太多功夫。
一个星期后,当秦烽回到最高统帅部时,带回来的军功证明,让负责统计的上将都有一种目眩神迷的感觉,正常情况下,那根本就不是新晋帝星境强者能够打出来的战绩。
等到秦烽在应雪晴陪同下离开时,他的军衔已经变成了极星联盟的蓝绶元帅,外加世袭罔替的三等公爵。
消息传开,顿时在联盟内部引发了莫大的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