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最初進化 ptt-第五十章 瘋狂的瓦登分享

最初進化
小說推薦最初進化最初进化
很快的,“蜉蝣”侦查车就在一道庞大裂谷之前停了下来。
在这颗星球上面,有着诸多的裂谷,不过眼前出现的这一条则是方林岩见过最大的,他此时已经放出了牙签鸟哀木涕,可以见到从上方俯瞰下去的话,竟像是这苍茫干旱原始的大地上的一条疤痕!
方林岩来到了大裂谷旁边朝着下方望了望,发觉下方深邃无比,因为此时已经临近黄昏时分,更是能感觉到峡谷深处有着大量的凉气吹了上来,和地面上的热气一搅,给人的感觉颇为怪异。
来到了这里之后,黑矛就示意让方林岩下车,一行人迅速顺着大裂谷往西方走了过去。
他们走出了五六公里之后,很快的就见到前方出现了一个惊人的奇观,居然有一座庞大的岩石天生桥出现,直接横跨过了整个裂谷。
在整体颜色偏向低调阴暗的大裂谷上,却陡然出现了一座火红色岩石形成的巨型天生桥,这样的景色真的令人异常震撼,由衷的感觉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美。
这样的一幕令方林岩三人都为之惊叹不已,黑矛告诉他们,这座桥就是他们的先祖利用了强大的神力制造出来的,采取的原材料还是红云台地那边的山峦。
如此说法,方林岩三人显然并不会轻易相信,因为这样的工程由一个人来完成的话,已经牵扯到造物主一样的强大力量了,不过但也对这样的伟大景色表示钦佩。
远远的可以看到,大量的吉尔吉斯半人马就在这座天生桥旁边扎营,大量的星月旗帜骄傲的在风中飘扬着,仿佛在述说着昔日的荣光。
仙府道途
不过,天生桥的桥面上,应该是属于神圣之地了,只有少量的半人马祭司敢于在上面行走,矗立,并且看样子神情肃穆,似乎在做一件骄傲的大事。
很快的,黑矛这老东西想了想以后,就开始在嘴巴里面喃喃吟哦着咒语,同时取出了一瓶淡红色的血液来作为施法材料。
黑矛在年轻的时候也是一名部族的萨满祭司,不过此时年老体衰,已经退化成了普通人马。
所以要施展法术的话,就只能依靠施法材料,以施法材料当中的魔力来使能量共鸣,并且施展法术的速度非常缓慢,大概是正常施法速度的五六倍。
当然,祸兮福所倚,若是他还具备施法能力的话,那么早就在部落冲突当中被重点照顾,活不到现在。
黑矛足足吟唱了差不多十几秒钟,便发觉旁边一百多米处,居然有一块石头正在发出淡淡的微光,此时这里距离天生桥的直线距离足足有两三公里,一行人借助旁边岩石的掩蔽,很轻松的就来到了发光的岩石上。
然后黑矛叮嘱方林岩三人,让他们跟随自己行动,紧接着黑矛就站到了那块岩石上,直接就对准下方雾气缭绕的裂谷底部跳了下去。
见到了黑矛的举动,三人都大吃了一惊,方林岩控制牙签鸟哀木涕,朝着下面飞了过去,不过视线完全都被雾气挡住了,在飞行的时候还连续撞击了两下山壁,搞得机体都损伤了差不多20%。
秃鹫观察了一下附近的地形,立即道:
寻秦记
“我先爬下去看看究竟吧,你们不要急着跳。”
接着秃鹫就在身上绑了一条绳索,迅速朝着下方爬了下去,此时他差不多高达四十点的敏捷发挥了惊人的作用,只用了五分钟之后,秃鹫便在团队频道里面道:
“下面是一个大水潭,放心跳下去吧。”
于是方林岩两人便依言而行,在落水的时候,方林岩往水潭下方看了一眼,发觉在深水区域的地方居然还有很多恶毒的机关,他立即反应了过来,这个布置就是针对丘陵巨人,戈隆这样的大体积生物的。
哪怕是最强壮的半人马,体重估计也不到丘陵巨人,戈隆的三分之一,所以从高处跳下以后,落水的深度一定会有限制。
而丘陵巨人,戈隆跳下来,落水深度肯定比半人马深得多,那么就必然会触发水下的机关,直接死于非命。
“这个扎尔塔还真的是有点东西啊。”方林岩喃喃的在团队频道当中道。
然后他就将自己的发现说了,秃鹫和山羊两人也是为之叹服。
两人爬上岸之后,发觉黑矛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山羊忍不住好奇的道:
“嘿,黑矛,吉尔吉斯半人马怎么不守住这里呢,搞得我们这么轻松就进来了。”
黑矛认真的道:
“这是我们马格拉姆一族独有的秘密!我们现在虽然式微了,但当年也曾经将吉尔吉斯那帮杂种压得喘不过气来。”
“不仅如此,我们还拥有六位大祭司的秘密传承,只要后代子孙有符合条件的人出现,就能获得大祭司毕生的经验和力量!”
听到了黑矛的话,山羊顿时好奇的询问了起来,黑矛看起来对宣扬部族的荣光也是非常乐意,便娓娓道来,听他的说法,原来每个被称为大祭司的半人马在死前,都会留下一颗骨珠。
只要后面出现了有潜质的子孙,就能从骨珠当中汲取力量和经验,听起来就有些类似于藏传佛教的灌顶或者转生。
不过大道三千,看似复杂烦乱,越往前走就越是速途同归,这倒也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方林岩心道难怪布兰德哈登想要吞并马格拉姆一族,原来这个看起来已经苟延残喘的小破烂部族,居然还有如此惊人的底蕴。
若是真的被布兰德哈登做到了的话,那么不仅有面子上的好处,实质性的好处也是相当惊人。
别的不说,就以目前吉尔吉斯半人马的庞大基数,想要找出几个能符合条件的半人马肯定不难。
就凭这一点,就可以多出六个与维罗戈实力相当的大祭司,不仅如此,布兰德哈登肯定会安排对自己忠心耿耿的人手去,仅凭这一点,布兰德哈登都是大赚特赚了。
不仅如此,黑矛这老东西看起来也颇有城府,因此他面对方林岩这些外族人肯定也不会畅所欲言,那么不消多说,肯定还有更多的底蕴在背后藏着呢。
一干人从水潭里面爬出来了之后,发觉周围也都是雾气茫茫的一片,并且还有诸多石块拦路,一看就很不好走。
这时候,黑矛也再次开始吟唱法术,很快他的头顶处就出现了一只看起来和萤火虫似的光团,然后在前面引路。
最奇特的是,方林岩发觉这光团引领的方向,居然和天生桥那边是背道而驰的。
显然,若是没有黑矛这老家伙施展法术在前面带路,直接朝着天生桥的方向走,估计又有大量的死亡陷阱在等着他们。
结果这光团带着他们走出了数百米之后,便朝着旁边一拐,进入到了一条山壁罅隙里面,又走了几十米以后,重新转而往下。
到了这里面以后,就能见到前方出现了诸多半人马的雕塑,一个个都是高举长矛,英勇呐喊的形态,而走近之后才发觉,这些雕塑上的长矛是可以取下来的。
黑矛让每个人拿了一根,然后将其前段点燃,就直接朝着前方走去。
方林岩的感觉也颇为敏锐,感觉到这长矛火把点燃之后,居然散发出来了一股淡淡的辛辣气息,显然里面加入了什么特制的药物,用意就是要拿火把燃烧的烟气驱赶什么生物。
此时秃鹫也留意到了方林岩的目光,便在团队频道当中道:
“黑暗里面有生物,我感觉到了危险。”
一行人在黑暗当中差不多走出了两三百米,黑矛在前方就推开了一道石门,然后就发觉进入到了一处洞穴当中。
这洞穴的高度惊人,看起来应该是天然形成的,不过却被半人马后来进行过整修,可以见到洞穴墙壁的周围都是两三人高的壁画之类的东西,上面无非就是在夸耀先祖和战士的勇武。
不仅如此,洞穴的周围还被人为开凿出很多小房间出来,这些小房间初看起来违和感很强,因为其高度宽度都不超过两米,深度顶多一米。
几乎每个小隔间里面都有一个罐子,或者坛子之类的东西,在其门口则是有着石堆,上面插着长矛,法杖等等之类的武器。
根据黑矛的解说,这些小隔间就是半人马的坟墓,罐子和坛子当中装的就是骨灰。
来到了这种地方以后,周围的氛围都变得沉凝肃穆了起来,甚至空气当中竟然不时都会传来一声呜咽的低语声,就像是鬼魂在述说什么。
好在有着黑矛的带领,最后什么都没有发生。
很快的,方林岩发觉他们进入的洞穴也只是个分支洞穴而已,在黑矛的带领下,他们闯入到了一处惊人的地下空间当中。
在方林岩的印象里面,也就只有维罗妮卡实验室的地下湖那里能与之相提并论。
而来到了这个地下空间以后就能发觉,空气里面居然出现了一个一个光团,那光芒微微泛出绿,却并不是那种瘆人的惨绿色,反而格外加深了这里的肃穆氛围,也让这地下并不是漆黑一片,而是仿佛满月的夜晚。
来到了这里以后,就能见到前方出现了一条石板大道,笔直的伸向前方,大道的两边每隔十几米,就有着一对半人马雕像!这应该就是通往先祖之陵的陵道:守卫之谷了。
这时候,牙签鸟哀木涕忽然给方林岩他们传递了过来一道信息,然后拍打着翅膀朝着旁边飞了过去,方林岩心中一动,立即跟随着快速小跑了过去。
这时候黑矛发觉了方林岩的异动,立即又惊又怒的道:
“人类!这里是我们半人马一族的圣地,停止你卑鄙的行为!”
方林岩却没有理会他,而是直接继续前冲,黑矛愤怒之下,反手就抽出了身边的战矛,它只以为这个人类欺骗了自己,其实是来图谋圣地当中丰厚的陪葬品。
可是这时候方林岩却停了下来,从旁边的一个角落里面将一名半人马给拖了出来。
可以见到这名半人马浑身上下都是鲜血,不过身上的伤口只有一个,那就是前胸后背上的贯通伤,显然是被人一长矛捅进去以后拔了出来的。
好在方林岩一摸胸口,发觉它还有微弱的心跳。
见到了这一幕,黑矛顿时傻了眼,对着方林岩讪讪的道:
“抱歉,人类,我……”
这时候,他忽然看清楚了这头半人马的脸,立即震惊无比的道:
“祖灵在上,这是库拉克啊!它可是约旦的弟弟,我们族内最强大的勇士了!”
他直接冲上去,半跪在地,激烈的呼唤着库拉克的名字,并且摇晃着它。
见到了这一幕,方林岩发觉黑矛这家伙的方法不大科学,于是只能出手挡住了黑矛:
尸神鬼仙 焱壹行
“喂喂喂,本来库拉克还有点儿活命的机会,可是你这样会让它死得更快的!”
黑矛闻言顿时尴尬收手,然后转头过来充满希望的道:
“你一定是有办法救它的,对吧?”
方林岩淡淡的道:
“不,我只是来做一些卑鄙的事,和救人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黑矛被方林岩挤兑了一句话以后,脸色涨得通红,忽然低吼了一声,将左手按在了旁边的岩石上。
然后右手抄起一个石块就砸了上去,立即就见到左手血肉模糊,断掉了三根手指,然后黑矛忍痛道:
“我为之前的失言向您道歉,扳手先生,请您务必救救库拉克。”
方林岩此时也吓了一跳,没料到黑矛这家伙看起来温吞吞的,结果性格这么火爆,于是立即道:
“库拉克也是我的朋友,你放心,我一定全力救他!”
三人在空间当中也是学习了外科技巧的,有道是久病成良医,经常给自己处理伤口多了,此时也算是半个医生了。
检查一番之后发觉半人马一族的身体也真是顽强,倘若普通人类挨了这一矛的话,只怕是早就死掉了,现在对于库拉克来说,伤口并不致命,反而最大的问题就是失血过多。
但奇怪的是,这一路上并没有见到有什么滴落的血迹,就像是库拉克在勉强奔跑来到这里的时候,体内的鲜血就已经差不多流干了。
犹豫了一下,方林岩让山羊和秃鹫两人负责处理伤口——清理消毒,缝合伤口,喷上止血凝胶——-然后对黑矛道:
“现在库拉克的问题并不在身上的伤,而是身上的鲜血几乎都要流干了。我现在只有一个办法或许可能救他,但可能没有效果!不仅是这样,还一定会对你造成伤害…….”
黑矛立即很干脆的道:
“我一把老骨头了,还能活多久?你有什么方法只管用出来,不用顾忌我!”
方林岩道:
“其实这办法说出来很简单,他体内的血液太少,那么就将你身上的鲜血转输过去一部分就可以了。”
“不过,我们人类是有血型的区别的,不同血型不能互输,就是不知道半人马有没有这个问题。”
黑矛直接道:
“我上过战场,对库拉克现在的情况也很了解,除非是有祭司或者萨满在,对这孩子施展治疗法术,否则的话他死定了。”
“你的办法是唯一可能救活它的办法了,所以不要犹豫了,来吧。”
接下来的输血其实很简单,黑矛站着,库拉克躺着,拿一根输液管两头都接上针头,刺入两人的血管当中就行。
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方林岩就发觉库拉克这小子的心跳脉搏变强了不少,很显然,并没有出现最可怕的溶血反应。
这有可能是半人马真的没有血型之分,也有可能是黑矛与库拉克的血型相同。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江涛
隐灵天龙
见到库拉克的情况缓解,黑矛也是相当开心的,哪怕是方林岩觉得输入体内的鲜血差不多了,黑矛依然坚持不肯,多输了不少的鲜血过去才完事。
这时候,秃鹫取出了一支强心针给库拉克来了一发,在药效的作用下,库拉克徐徐的睁开了眼睛,忽然怒吼着就开始挥拳!这真的让人猝不及防,秃鹫还好闪躲得快,否则的话非得鼻血长流不可。
好在库拉克的力气很快就衰竭了下去,他也迅速恢复了意识,在看到了方林岩和黑矛以后,库拉克立即虚弱的喘息着指向了旁边:
“快……快去救救族人,救救约旦。”
山羊听了以后,脸色顿时一变,追问道:
“怎么回事!”
库拉克先前的剧烈挥拳又将伤口撕裂了,他咬着牙忍着痛苦道:
“瓦登那混蛋已经彻底疯狂了……勾结了一群该死的人类,突然出手暗算我们!瓦登背叛了半人马,他施展了禁忌的巫术,将族人的精血都吸干了用来献祭!”
听到了库拉克的话,方林岩顿时脸色大变,立即道:
“他们献祭的地方在什么地方?”
库拉克喘息着道:
“泰拉莫克水晶洞穴…….那里被污染的气息很浓郁,所以可以掩盖掉血腥味和邪术的波动,避免被布兰德哈登发现。”
“我们走!”方林岩果断道。
然后他看向了正在照顾库拉克的黑矛。
“黑矛长老,你也得来,我可以保证库拉克现在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而这里是你们的半人马一族的圣地,我们这些人类没有你的陪伴在里面贸然出入的话,说不定会触发什么禁忌。”
黑矛默默的点了点头,忽然前蹄一软,跪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