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 txt-第三百六十五章 打起來,打起來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在港综成为传说
“爱过!”
廖文杰严肃脸做出回答,不论何时何地,不论何地,不做任何思考,‘爱过’都是标准回答。
就和女朋友问你‘前女友有几个’时,标准答案是两个一样,不会错的。
至于是哪两个……
依渣男之间,她们分别是,一个我不爱,一个不爱我。
硝烟散尽三
顺便一提,此答案也适用于前男友有几个,抄就完事了。
“相公说了我最想听的答案,可看到‘心魔’二字,我真不知道你说是真是假……”
白素贞叹了口气:“回想曾经,我对相公一见倾心,现在细细琢磨,这里的蹊跷着实令人胆寒。”
“情劫都这样,能看透就不叫劫难了。”
“伤心的人又不是你,你当然这么说……”
白素贞愤愤瞪了廖文杰一眼:“既然是情劫,我没有理由一错再错,孽缘就此了断,还请道长高抬贵手,以后别来找我们姐妹了!”
这话说得,贫道赌五毛,不出三天你就会乖乖回来熬莲子羹。
“姐姐,你的情劫,和我又没关系,干嘛不让相公来找我?”突然被代表,小青大为不满,认为是白素贞想拖她下水。
“你闭嘴,看不出他一直在骗你吗?”
“我乐意。”
小青下巴一抬,反问道:“相公这么优秀,不找他找谁,姐姐你自己说,天底下还有谁比他更优秀?”
喜欢听,多说点,最好出本书。
廖文杰暗暗点头,难怪有白素贞美艳在前,他还是打上了小青的主意,原以为是自己太渣,一个不够全都要,现在悟了,分明小青小嘴抹了蜜,活该被他喜欢。
还有,若是法海有小青的心态,拿得起放得下,没心没肺无所谓,早就修成一尊佛陀了,哪还有心魔的破事。
“疯言疯语,妖性难改,哪里有女孩家的样子。”
白素贞气个半死,不愿妹妹继续被骗,生拉硬拽将其拖走,一白一青身形远去。
廖文杰没有阻拦,没看错的话,二女离去的方向,貌似是杭州城。
是回去收拾金银细软,还是再给他一个甜言蜜语的机会?
廖文杰沉吟三秒,果断降落金山上,盘膝而坐修炼两个时辰,待到下午时分,才不急不慢起身,朝家中方向飞去。
……
一连三天,风平浪静。
据小道消息,双花坊巷口的白府重新修建,就是一年前突然建成,然后又突然失火的那家,现在双突然建成,高门大院紧闭,有人夜晚路过,听到了里面传出诡异琴声。
王 的 鬼 醫 狂 妃
还有小道消息,城中有名的恶人袁霸天养伤完毕,叒叕被人打了,算下来,这是他今年第三次被人扁成猪头。
好开端,才春季就被扁了三次,有望超过去年九次的纪录。
顺便一提,去年里,袁霸天上炕吐血,下炕尿血,被路人无名氏打得怀疑人生,智商都掉了不少。
廖府。
月明星稀,园中伴有虫鸣,白纱飘荡的浴池方向,廖文杰浸泡水中,面盖白布静心修炼。
也就是睡着了。
这一年多来,体内两股念力增长速度惊人,进入陆地神仙之境后,他的修炼速度非但没慢下来,反而越修越快,快得就跟走火入魔了一样。
没什么离谱的,天赋惊人就是这样。
对于这次炼心之路缓慢的历程,廖文杰一点也不着急,甚至还希望更慢一点,时长意味着修炼时间多,而且眼下这方世界的确很适合修炼,待着的时间越长越好。
这一年来,法海那门纹身贴纸的法术,他基本研究的差不多了,参其本质,是八部天龙众的护法神。
法海以佛光孕育火焰,练成了这门法术,放到廖文杰这里,佛光没有,红光倒是要多少有多少。
宫杀:重生弃后
可这样一来,这门法术就成了鸡肋,和胜邪剑功效重复,练不练都无所谓。
很实用的一门法术,不说威力如何,装逼耍帅是把好手,不能练废了。
廖文杰在等待何时的机缘,这方世界有神有仙,想找机缘不难,即便没有,他脸皮这么厚,无中生有创造一个机缘不是难事。
比如李修缘,这位降龙罗汉转世差不多也该觉醒了。
一缕清风袭来,空气中飘荡起熟悉的脂粉味,廖文杰睁开眼睛,透过白布,隐约看到一个长发披肩的人影缓缓朝自己走来。
他嘴角勾起,第三天晚上才来,性子还挺足。
白素贞:(눈_눈)
路过此地,想看看三天没见,廖文杰都在做些什么,有没有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结果却看到一个泡在水池里酣睡的安逸身影。
就很气.JPG
她摸出素色长剑,叮叮当当砍在廖文杰身上,几次没能破防,气呼呼扔下长剑,褪了衣衫长裙,盘起长发,入水趴在廖文杰怀中。
“娘子怎么才来,害我煎熬三天,茶不思饭不想,裤腰带都宽了。”廖文杰笑吟吟取下白布,搂住怀中巴掌宽的水蛇腰,在其秀发之间陶醉嗅了嗅。
“我不来,你就不能去找我吗?”白素贞闷闷不乐道。
“是娘子你不让我……”
“借口!”
白素贞直接打断,义愤难填:“你明知道我会过来,所以有恃无恐,想看我的笑话。”
“娘子误会了,我诚心希望你能走出情劫,所以才不去找你。”
廖文杰挑起白素贞的下巴,低头靠上,咬住诱人红唇:“现在看来,娘子是参不破情关,决定自暴自弃了,是吗?”
白素贞脸色一黯,诚如廖文杰所言,三天内苦心修炼,不想任何和‘情’字有关的事情,奈何事与愿违,越是不想就越想,越是放下就越放不下,折磨得自己连修炼都静不下心。
“我放不下相公,明知道自己会被骗,还是回来了……”
好女人,遇到我可惜了!
廖文杰心头一叹,暗暗发誓,下次再遇到这种好女人,还会继续。
“相公,你是为情劫而来,还是真的爱我?”白素贞抚摸廖文杰脸颊,指尖划过,双目痴痴柔情。
“当然是爱你,这还能有假?”
廖文杰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若是我对娘子无情无义,廖府早就人去楼空了,还不是为了等你回来。”
“妾就当真的听了。”
白素贞心头哀叹,自己实在太傻了,明知是个火坑还往里跳,但没办法,她就是喜欢,就是想跳,拉都拉不住的那种。
“娘子多虑了,本来就是真的。”廖文杰抓住白素贞的手,深情款款道。
“怎么证明?”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用一生来陪你,如何?”
“……”
没有甜言蜜语,简简单单一句白头偕老,听得白素贞眼眸泛雾,她求的不多,有这一句白首不离的誓言,是真是假已经无所谓了。
随着她深情拥吻,浴池中立即飘荡起朦胧雾气,液氮特效回归,整个院子又变得妖里妖气的。
“相公,夜深了,该就寝了。”
白素贞趴在廖文杰耳边,媚眼如丝,朝他吹出白烟香气。
以前担心廖文杰是凡夫俗子,床笫之间没敢尽兴,现在不怕了,她打算有多少力气使多少力气。
“不是已经在就寝了嘛!”
廖文杰深嗅香风,十分受用,以前担心被白素贞看出不是凡夫俗子,床笫之间没敢尽兴,现在不用怕了,他打算有多少力气使多少力气。
————细雨春风花落时,直欲芍药锦绣居————
细雨春风飘零,白素贞撩起耳边湿漉秀发,张开口中獠牙,不轻不重咬在廖文杰脖颈上。
廖文杰微微一笑,毫不在意,遥望天边明月,猛然间想到了什么,出口成渣道:“娘子,小青呢,怎么没见她和你一起回来?”
白素贞翻翻白眼,狠狠咬了廖文杰一口,没好气道:“她以为我还在闭关,守在门口护法,算算时间,现在应该靠着大门睡着了。”
“啧,骗妹妹守门,自己却出来找男人,娘子你好坏呀!”
“我找的是自己男人,哪里坏了?”
白素贞娇媚瞥了廖文杰一眼,正欲再说些什么,陡然脸色一变,气呼呼沉入水中。
液氮效果更浓,廖文杰沐浴白汤之中,手撑下巴,等待下一个喝汤的小妖精。
绿意飘来,小青鬼鬼祟祟现身,三步一回头,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
确认身后没有穿白衣的贱婢,她嘿嘿一笑,朝池中的廖文杰抛了个媚眼,褪去衣衫入水,揽住爱人便是一个香吻送上。
“相公,三天不来见人家,你的心好狠呀!”小青含嗔带媚抱怨一声。
更狠的在你身后!
“没办法,你姐姐都开口了,就算我过去,也是被赶出门的下场。”
“怎么可能,你这么厉害,挥手就能把我和姐姐摆得整整齐齐,你要是硬闯,她能拦住你?”
小青摇摇头,而后附耳小声道:“再说了,这不是还有我嘛,里应外合将姐姐擒下轻而易举,道士我帮你按住她的双手……”
你可少说两句吧!
“咳咳,小青,慎言,那可是你姐姐。”
“别提她,贱婢心肠坏透了,提到她我就来气!”
小青老大委屈道:“她自己不要相公,还不让我过来,真把人家当成丫鬟了。好在我聪明,假装同仇敌忾骗了她两天,今天偷偷过来,她还被蒙在鼓里呢!”
“是啊,是啊,就你最聪明。”
廖文杰抹了把头上的冷汗,感觉明天的蛇羹没跑了,唯恐受到波及,一个健步跨出池中,躲在柱子后面偷看。
廖文杰:|ω⁄•⁄⁄)
“咦,相公你去哪,在池子里就寝不好吗?”
小青诧异不已,起身欲要随行,突然肩上一沉,吓得她惊呼一声,笑容僵硬转过头。
如果没猜错,身后的人应该在闭关修炼。
“姐姐,你什么时候来的?”
“早就来了,你说的话,我一个字不落全都听到了。”
白素贞咬牙切齿,岂有此理,要不是她早来一步……不对,分明她是看破了小青居心叵测,才早来一步的!
廖文杰:|ω⁄•⁄⁄)
打起来,打起来!
“什么,你居然早就来了!”
小青大怒:“说好一起和相公恩断义绝,为什么你早就来了?啊,我懂了,你这毒妇,分明是借机除掉我,好和相公双宿双栖!”
廖文杰:|ω⁄•⁄⁄)
“哼,少在我面前倒打一耙,虚情假意勾结相公害我,还要按住我的双手,你可真是我的好妹妹。”
“没错,就是这样,你奈我何?”
小青单手叉腰,丝毫不虚,时代变了,只要她站相公,姐姐这等千年小妖翻手可灭,她已经无所畏惧了。
白素贞冷冷一笑,识破小青的依仗:“小妖精,你回头看看,你家相公在哪?”
“相公当然是……”
小青一转头,愕然发现人去柱空,她站的相公不知什么时候没了。
(゚Д゚≡゚Д゚)
“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我不服,分明是你们联手打压我,我对相公一往情深,我要见相公!”
“明白就好,今天姐姐就让你知道,为什么你只是个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