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 ptt-0403 找燚哥評評理看書

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重生之捉鬼续命
“恭喜宿主触发阴差级别主线任务《局》。”
“任务奖励:一年寿命。”
这尼玛任务名字能不能再简单一些?
任务奖励就只是奖励一年寿命吗?!
哎?
任务线索呢?
系统妈妈你倒是继续言语啊!
咋还不说话了呢?
“……”
既然任务已经发布,那么眼前这个黑衣人肯定跟任务有所关联,我沉思一秒钟不到:“要不,我现在把你杀咯得了!这样咱俩都省事,你也不用想着报仇了。”
“……”
黑衣人打心里头感觉我或多或少有点毛病:“你刚才不还说放我走呢吗?为啥现在又要杀我?”
“我现在看你不顺眼,这个理由行不行?”
“……”
黑衣人瞬间沉默了,也在这个时候他突然起身推我一把,把我推倒在地。随后从兜里掏出一个类似摔炮的大陀螺,猛地扔在地面炸起一团呛鼻子的厚重烟雾。
黑衣人隐藏在烟雾当中,翻墙逃跑。
“咳咳咳……”
我象征性咳嗽两声,挥挥手驱散烟雾,看到墙角脚印,再三思考之后没有决定翻墙继续追杀他。站在原地等待张酉三兄弟追上我。
时间过去十分钟。
张酉三兄弟气喘吁吁跑到这条胡同口,看见我灰头土脸杵在原地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以为我被人家暗算受了内伤,连休息都不顾,立马跑到我身边。围着我来回转,看我到底有没有受伤,连称呼都变了:“王上,伤着哪了?有没有事啊!?用不用去医院看看啊?”
“没事。”
我用手打扫打扫衣服灰尘:“没想到这人不仅修炼绝法,还特么是个忍者,居然能研究出***。他把***扔了就跑了,没对我动手啥的,应该也是害怕我。”
“那还继续追吗?”
王巳数一下箭匣里的木箭,还够使一段时间。
“不追了,由他去吧。”
我摆摆手,心情沉默领着张酉三兄弟走出小胡同,随手拦个出租车往居住的宾馆赶去。
“系统妈妈!系统妈妈!”
我在出租车装作睡觉,在心里呼唤系统妈妈。
“不在,本系统妈妈睡着了,有事请留言。”
自从系统妈妈说出自己是残缺的系统之后,连勤奋样子也特么不装了,直接成为系统届第一狗混子。把任务发出去,连基本状况都不说跟我分享了。
留这系统还有啥用?!
谁能告诉告诉我还能有啥用?!
今天我指定一不做二不休把这个系统给休了!
没错,必须休了!
于是我人生头一遭硬气无比的跟系统妈妈沟通:“我留你大爷言!我发现你一天天磨磨唧唧的都赶不上好老娘们!能不能说话?睡个屁觉睡觉!?完犊子系统快点跟我起来嗨!你要是不搭理我,我就从浊河桥上跳下去!带着你一起死!让你以后都找不到像我这么优秀的宿主!”
“呸!”
系统妈妈在心里啐我一口,跟泼妇撒欢骂街似的骂我:“你可真是猪油蒙了心了!哪优秀啊!?你告诉告诉我,你哪优秀啊!?你要是优秀,咱早上天了,还至于在阳间混吗?!最啥也不是的人一天天还挺自恋!浊河桥不够高,你从龙塔上往下跳呗!那块高,指定能摔死你!”
“你等我回松东的,我就从龙塔跳下来!”
“跳,必须跳!你不跳,你都是本系统妈妈养的!”
“废话,我本来就是你养的啊!老子要是没有你,骨灰盒现在都特么在坟地里快烧一周年了,你还在这寻思事呢啊?!”
“咋滴?用不用明年今天给你烧周年啊!?你要是这么想,咱俩就一块死!谁害怕谁是小狗的!”
“那不用了,那不用了。”
“别的啊!一块啊!这才能显着系统和宿主关系好啊!”
“真不用,真不用,您歇着吧!”
不仅女性不好惹,连系统妈妈都不好惹,怼得我到最后都不敢招惹她:“好了好了,不吵了,你快点给我拿点干货!这次任务到底咋回事啊?整不好这可是出师不利啊!影响以后我当阳司的心态啊!”
“你是个成熟的宿主了,要学会自己寻找线索。”
此时系统妈妈更像是一个含辛茹苦把自己孩子培养长大,又看见因为自己溺爱导致孩子承受不住社会毒打而感到心痛的老母亲:“很多东西我已经给你了,而你到现在都没有过更多的思考。比如说这次任务为什么要叫局呢?又为什么猴咂和刘空真会碰见送煞队伍呢?”
“因为天公作美!?”
我脑回路依旧相当清奇。
“滚蛋!这成语让你真是用瞎了!”
“那是因为啥啊??因为猴咂的傻?还是因为刘空真长得帅啊?这年头鬼都变成外貌协会的了……”
我烦躁睁开眼睛,望着出租车外的景色怎么都想不通猴子和刘空真跟人家能有啥关系。毕竟碰到送煞队伍那天是我们第一天到奉沈市。
黑衣人根本不可能从松东市就开始锁定我们,况且我也没从黑夜人身上感受到关于妖兽的气息,因果眼在此时用处又不大,看不到更多有价值的线索。
怎么办呢?
这个局到底是什么?
或者说是这黑夜人想利用自己女儿的死把自身领的规矩给刨除?好能逍遥自在结二婚?
这么想好像不是不可能。
“那就有点意思了……”
折腾来折腾去,丑时已经过去五分钟已到寅时。
我带张酉三兄弟进到宾馆房间,坐在椅子上点燃一根烟:“你们说我是不是柯南?咋走到哪,哪就出事呢?以后我看我没必要出门了,天天在家宅着挺好。”
“别慌,天降大任于斯人也!”
向来嘴没有把门的杨辰一顿胡咧咧:“燚哥你要有自信心,只有天命之子才会出现这种状况!”
“爬爬爬,我咋不位面之子呢?”
双泪传说
我没功夫和他闲扯:“你们没赶到之前,我和这个黑衣人聊了会天。他跟一般修士不同,是修绝法的。绝法这个东西你们应该懂吧,反正我是头一次在关外见到。”
“绝法……上吊自杀的小女孩……”
王巳好像抓住什么关键性线索。
正当此时,房间外走廊响起打斗声和猴咂的叫喊:“空真大师,你怎么可以这样!?她还只是个孩子啊!不对不对,她只是个幼龄女鬼啊!你怎么能忍心下得去手呢?!”
“你松开,我没有!”
刘空真声音比猴咂声音整整高了一个调。
“你跟我走,咱找燚哥去!让燚哥给咱评评理!你要是找个岁数大点的,我还不能说啥!关键这才多大?瞅着也就十二三岁!哎呀我天老爷啊!没想到啊没想到!你居然有如此癖好,必须找燚哥,让燚哥给咱评评理!”
幸好整个楼层就我们五个住户,要是有别的住户早特么报警说他俩扰民了。猴咂和刘空真声音越来越近,不到一分钟响起敲门声。
我正奇了怪呢。
刘空真能有啥癖好?
偷摸约妹子嘿咻嘿咻没告诉猴咂?
然后猴咂恼羞成怒怀疑刘空真背着他找小三出轨了?把我当成家长,让我帮他跟刘空真讲理?
这关系也忒乱了!
我起身去开门,一打开房门感觉眼前景象太辣眼睛。
只见刘空真身穿熊本熊的玩偶服饰,可能是因为进行某种特殊运动累得满头是汗,头发一缕一缕的。并且脖子绑着一根麻绳。这麻绳一圈一圈捆的很松弛,又像是主动黏在刘空真脖子不肯离开。
华盖星亮在刘空真眉宇之间如同随时随地抵抗阴邪之物。
猴咂光着膀子,就穿个海绵宝宝同款西装短裤,见着我之后,眼泪汪汪委屈诉说:“燚哥,我脏了!我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你让空真大师跟你说吧!实在太龌龊,太恶心,太难以启齿了!我这柔弱又纯洁的心脏啊!”
“我没有,你别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