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未晚向-466,毒蜘蛛的秘密:第十二章(3)分享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张智道:“我只是写了我朋友的亲身经历,并不算抄袭。况且是他答应我,我可以写他的亲身经历。”
罗菲道:“那你面对记者时,应该借机给媒体解释清楚,让忠于你的读者相信你是无辜的。”
张智顿了顿,说道:“不知道为什么,面对那些记者时,我不想开口说话!”
“这样只会让你自己被动,让人随意揣测你,”罗菲呡了一口酒道,“冒昧地问一下,你那个朋友是谁呢?”
张智面部一阵扭曲,握酒杯的手微微颤抖着,不自在地把杯口放到嘴唇边,又放下来,好似罗菲是一个歹徒,正用一柄匕首抵在他的脖子上,问了一个决定他生死的问题,让他不能抉择如何回答!
张智站起身来,有点语无伦次道:“我……我有点不舒服……头晕的厉害,这酒我怕是喝不下去了,我要出去走走,你自己喝吧!抱歉……我先走了!”
张智不等罗菲答话,就离开了……
罗菲望着张智的背影道:“张先生,等你心情平复一些后,我想去你住的地方拜访你。”
张智痛苦道:“——这个以后再说!”
我的美女上司
罗菲目送张智出了门,直到看不见他的背影,才收回视线……
罗菲看着还没有开始喝的酒,不喝的话浪费了,那就自己喝吧!一个人安静地捋一捋最近接的神秘女人的案子。而且张智今天奇怪的表现让他匪夷所思,也够他费神去猜想琢磨……
张智跟罗菲说媒体上报道他抄袭的事,是因为朋友跟他撕破脸,把他写了朋友的经历说成是抄袭的事,捅到媒体上的,他是在撒谎。这个谎言他自己编的很辛苦,所以跟罗菲说的时候,他不仅不自在,还很痛苦。
如果事情真像谎言中那么简单的话,张智就不会这么焦虑和惶恐。事实上,他自己也不知道,是谁在暗中说他抄袭,这种没有来由的诽谤让他感到绝望,因为他不知道跟他暗中作对的人是谁。对于一个作家来说,最忌讳的事,就是被人说抄袭别人的作品。
张智作为当红作家,眼下他的读者都在攻击他,说他恬不知耻,抄袭人的作品。这个时候他的心灵异常脆弱,会额外思念秦紫光和孩子。
听说石头是女主
若他们在他身边的话,有秦紫光的安慰,再看看孩子明亮天真的眼神,他会坚强很多的。
张智头重脚轻地走在夜间热闹的马路上,有一刻,他感觉胸口闷闷的,索性坐到花台边的水泥台上。这时,他猛然发现,马路对面有一个穿着一身白的年轻女子正盯望着他,头戴着帽檐很大的帽子,几乎盖住了整个脸,加上还戴了一副大墨镜,让他根本看不到她的脸。但他能确定,那个女人一直死死地盯望着他,好似认识他,在细微地观察他痛苦的模样……
张智回到租住的小区楼下,总感觉有人跟踪他,便朝身后看了看,穿一身白的女人竟然离他不远站立着,像先前一样死死地盯望着他,好似要把他看穿!
张智试图看清楚那个女人是谁时,女人消失了……
张智心上一惊,难道是因为自己最近心神不宁,一时头脑发晕,产生了幻觉,能够看到别人看不到的物种,刚才那个女人就不像常人,似行走人间的幽灵。
张智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超自然的物种,他相信那是人,他追了上去,但真切地不见了白衣女人的踪影。
3
张智回到家时,觉得有点不正常,临走时整齐放在门边的家居鞋,现在被人动过了,应该是进来的人,一时没有看到,不小心一脚踢到了。
給 我 一個 理由 忘記
张智警觉地认为,家里可能来小偷了,于是轻手轻脚地各个房间看了看,没有看到人,也没有什么财务丢失,但他发现他的书房被人翻过!
来人在他书房找什么呢?
书房就放了一些书,和他平时写作的电脑。这的房子是他租住的,不是长时间居住的,所以书房也没有放什么东西,除了电脑和一些书以外,也没有值钱的东西了。
他打开电脑时,发现电脑被人动过,由于电脑要输入密码才能进入,所以那人放弃了!因为鼠标明显被人拿过,他从来没有把鼠标放在键盘上的习惯,现在鼠标翻着放在键盘上……
看来,来人不是要盗窃什么贵重财物,应该是在找别的他想要的什么东西。
张智疑虑重重地来到客厅,发现茶桌上,有一张字条。
张智迫不及待地拿起来,看了看,上面歪歪斜斜地写着:广西蚂蚁山乡吴家杀妻案中的孩子,是你的亲生儿子,什么时候你应该去看看他,由于他身上流有你的血,所以长得特别像你。再者,你的作品《树叶上的时光》,其实是于硕的作品。
这些歪斜的字像鸡肠子一样难看,显然写字条的人,是用不会写字的那只手写的,免得他识破他的字迹。
字迹虽然难看,却字字是灼心的话,让张智感觉天旋地转,字条什么时候掉到地上的,他都不知道。
那人说吴家杀妻案子中的孩子是他亲生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他都不认识广西的什么人,更何况那孩子还是自己的?真是无稽之谈!
网游之梦幻无双
最萌老公来回滚 宵练
那人说《树叶上的时光》是于硕写的,于硕都死了,而且于硕都不写作的,作品怎么可能是他的呢?
这次媒体上说《树叶上的时光》是他抄袭的,看来是这个偷偷闯入他家的家伙去跟媒体胡说八道的。这个闯入者会不会就是他刚才看到的白衣女人呢?
这个闯入者跟媒体说,《树叶上的时光》是他抄袭的,但并没有说是他抄袭的于硕的,这又是为什么呢?难道是他没有十足证据证明他抄袭于硕的作品,才没有那样说,只是空洞地说他抄袭!那些媒体和看客,也真是容易被忽悠,都没有证据说他抄袭谁的,他们的情绪就那样激动,把他骂的狗血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