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大數據修仙笔趣-第兩千五百一十四章 東門(一更求保底月票)鑒賞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大数据修仙
霄峒真尊有缺人的感觉,钓叟真尊也有一点,所以冯君带人进来,他就随便卖个面子。
不同的是,霄峒是非常明白这个现状,表面上他会稍微卡一下其他势力的真尊,但那是为了彰显主导权,如果有真尊已经进入了这个世界,他绝对不会多事到把人撵走。
这跟是否担心结仇无关,纯粹就是这个世界缺高手。
虫族世界有多危险?钓叟埋伏虫子的出窍期,都受了点伤!
所以霄峒表示,“你们想要参观,那就随便看,多一点了解,小辈们将来不会因此吃亏。”
不过瀚海真尊表示,“我们真的很快就会离开,天琴那边还有事情。”
“那好吧,”霄峒自然也不会挽留,“等冯山主送你们离开,再让他尽快回来,斩杀了对方三个出窍期,这里可能会出现变数。”
瀚海真尊默然,过了一阵才说了一句,“他估计短期内没时间回来。”
“没时间回来?”霄峒真尊的眉头皱一皱,然后沉声发问,“为什么?”
“你问他吧,”瀚海真尊真不是个爱多话的人。
霄峒却是生出了一些好奇,他也想跟瀚海搞好关系,“那你和卫三才在一起,是想要帮他解决一些麻烦吗?”
瀚海真尊想一想之后回答,“他的麻烦,其实跟我们也有关系,不仅仅是帮忙那么简单。”
听到这个回答,霄峒也知道自己不能继续问下去了,于是神念找上了冯君,“冯山主,有时间的话,记得多过来走两趟……前线也许会出现变数。”
“这个我懂,”冯君当然想得到这些,不出变数才见鬼了,虽然他非常排斥自己交通工具的属性,可是大敌当前,由不得他任性,“我必须在那边找凶手,所以只能抽空过来。”
凶手?霄峒真尊思考一下,想起了一件事情,“就是前几天偷袭你的那厮?”
“是的,”冯君点点头,“现在有了些线索,但是还不够。”
霄峒真尊不说话了,因为元罡门下弟子反应过这件事,元罡门的回答是抽不出人手来,希望冯君进入虫族世界,元罡保证凶手不会追过来。
元罡门确实有苦衷,但现在冯君老话重提,霄峒还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只能不做声了。
冯君也没有马上离开,算着到了第四天,他才带着两名真尊离开。
此刻的新漠板块已经变了不少,尤其是环形山一片,有不下两百名修者正在紧张地推算,其中不乏真仙,一看就知道,绝对是从小界里临时调过来的。
他们一现身,洛元武就迎了过来,“我们大致计算了一下,在三千年中,差不多有六千三百多万人,可能是阵法的发现者,嫌疑比较重的……有六百多万。”
卫三才对这个数字无感,瀚海真尊倒是有点意外,“不是说这里人迹罕至吗?”
“三千年才六千多万,真的不算多,”洛元武无奈地一摊双手,“有些人偶尔来过这里,但是在离开之后,他还可能接触新漠的其他人……其实我们的统计,都不是很完全。”
瀚海真尊想一想,确实是这个道理,“三千年,有很多人已经死了吧?”
洛元武毫不犹豫地回答,“但是真有发现的话,他们绝对会传给后人。”
瀚海不说话了,倒是卫三才又出声了,“只有三千年的记录?”
“三千年前,这里大都是当地土著,没几个外来人,”洛元武回答得很干脆,“洛家当时也有巡事房,记录得不是很详细,魔灾一起……记载基本上全丢了,土著也差不多死光了。”
“我去,”冯君听得嘴一咧,“这么多人……得排查到什么时候?”
“不会太长时间,”洛元武轻描淡写地回答,“待的时间短的人,嫌疑都不会太大。”
“这个说法不太科……不太合理吧?”冯君忍不住出声了,“有足够的气运的话,时间短也够用了,比如说洛家,我无意冒犯,但是你们在新漠板块待的时间足够长。”
娇宠之邪王的特工妃 夏无声泪
然而,洛元武并没有觉得他是冒犯,而是很正式地表示,“虽然无法彻底打消你们的怀疑,但是我要说的是,待的时间长的人,不一定能发现,时间短的人,肯定不可能发现。”
顿了一顿,他继续解释,“首先冯山主你要明白,不是所有人……严格来说,是几乎没有人能够一眼看穿六爻阵法,他们琢磨和研究,就需要一个过程。”
冯君怔了一怔,然后缓缓点头,“也是……那么,来过多次的人,应该重点怀疑?”
超 神
“当然,”洛元武毫不犹豫地回答,“再考虑这些人的修为必须足够高,或者说必须要有相当的根脚,那么……排查起来也并不会费多长时间,你认为呢?”
“希望是这样吧,”冯君有气无力地回答,对方虽然说得有道理,但是这么查,还真的未必能查出来,“那么,冒昧地问一句,还需要多长时间?”
“十天吧,”洛元武有点沮丧地回答,“我们会再调集一批人手过来……其实现在的人就够用了,但是我们不希望有漏网之鱼。”
“那我们……再去虫族世界走一走?”冯君看一眼瀚海真尊和卫三才。
“冯山主,”陌燃真仙在不远处冲他招一招手。
此前去虫族世界,冯君把陌燃、青阙和卫家的一名真仙留下了,一来是虫族世界比较危险,二来就是……这里也需要有人盯着,总不能只留下洛家人在吧?
冯君走过去,从陌燃真仙手里接过一块黑曜石,神识一扫,顿时就愣住了,“东门家族……这是什么意思?”
“东门家族有可能是开创六爻阵法的家族,”青阙真仙正色回答,“我接触的六爻阵法的知识,就是东门家的一名前辈所著,太虚弟子偶然间得到的。”
这个“偶然”是怎么回事,冯君也懒得考虑,“东门家族不是绝嗣了吗?”
东门家族在上古就是秘境家族,甚至是拥有小界的强悍家族,宗门和家族大战的时候,东门家跳得非常厉害,是宗门的重点攻击目标之一。
就在那个时候,东门家又惹了不知道哪个神秘强者,先后死了几名绝顶高手,于是就一蹶不振,退出了顶尖家族。
再往后,东门家又被爆出勾结天魔,天琴修者共击之,很短时间就烟消云散了。
“顶尖家族,哪里有那么容易绝嗣的?”青阙真仙不以为意地笑一笑,“只要血脉查不到,无非改姓就是了……我曾经听人说,有些姓冬的修者,就可能出身东门。”
“姓冬的人,其实不算少呀,”洛元武也跟过来了,听到这些话,忍不住插句嘴,“新漠板块上就曾经有……卧槽?”
他赶忙走到一边,拿起一份资料扫一下,“魔灾之前,新漠有冬姓小族,不足万……”
人口不过万,肯定是小族,不过他有点疑惑,“居住地距离这里很远啊。”
“很远不代表没来过,”青阙真仙无奈地白他一眼,“关键是他们可能认识六爻阵法。”
冯君来了点兴趣,“那现在这冬家呢?”
“闹魔灾呢,肯定就没了,”陌燃轻描淡写地回答,“不过有记录表明,冬家此前就有不少人出去寻找机缘,所以肯定没有绝嗣。”
洛元武越听越感兴趣,高声发话,“铸和,有冬姓人家的消息没有?”
望仙之路 人宇
“他们不敢明目张胆回来祭拜的,”洛铸和沉声回答,“不过……我找一找吧。”
冬姓人家的消息还真的有,魔灾以后,还有不少疑似冬家的子弟,总计两千多人——之所以说疑似,是因为冬家子弟担心受到魔灾影响,不敢亮明身份。
不过冬家也不都是没有胆子的,有个别人还真敢报出姓名来,总共有……十多个。
一千八百年前,曾有一名冬家的元婴回来,名叫冬万廷。
他之所以敢暴露姓名,是因为他成了金乌的外院弟子,虽然不是内院,但也是金乌承认的身份,这足以证明他肯定没有魔修嫌疑——七上门不可能连这点事情都查不出来。
“我去金乌问一下,”冯君表态了,别的地方他不敢说,金乌那是七上门里最熟悉的,从上到下,他认识的人多了去啦,“一千八百年前的元婴,现在没准还活着。”
“陨落了,”洛家一名白发苍苍的元婴出声了,如果冯君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宗亲府的,“是在一千六百年前左右陨落的,追杀金乌叛徒大日真仙任务。”
“大日真仙,”众人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这家伙到底杀死多少个真仙?”
大日真仙也是天琴世界近几千年来数得上的人物,他初始的修炼进度并不怎么快,六百多岁快七百岁才凝婴,但是凝婴之后,仿佛就按下快进键一样,两百多年就冲到了元婴九层。
颐玦从凝婴到元婴巅峰,也还用了近三百年。
大日真仙这种废柴模板,居然能做到这一点,真的太令人惊讶了。
难得的是,他从金丹开始,一直就是战力超群,同阶无敌。
直到某一天,金乌发布了跨宗派任务:大日真仙叛逃,整个天琴位面悬赏捉拿。
(二月第一更,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