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天阿降臨笔趣-第645章 不學無術鑒賞

天阿降臨
小說推薦天阿降臨天阿降临
看到楚君归毫无变化的表情,少女说:“你不会以为我天天没事做吧?”
“哦,那你做什么?”
“还没想好。家里想让我继承一些产业,但我不喜欢。我想做些自己喜欢的事。”
“比如?”
“投资,我最近对光年的项目就很有兴趣。”
楚君归不动声色,说:“你的兴趣很广泛。”
少女说:“我知道这个项目本身有很大的问题,但是经过一系列的包装之后,它的问题就没有那么大了。而这个时候,它的真正优点就出现了。这是一家会发动战争的公司。”
“战争并不是什么好事。”
少女说:“我们一直反对战争,但是战争停过吗?对于光年,我觉得需要关心的地方就是,它能不能打得赢。”
“似乎……有点道理。”
“既然你也在看它的报告,能不能说说你的看法?”
楚君归说实在的,对自己的军团能有什么看法?一直以来他都是被动地应对外部形势,所谓发展战略,无非是有更多的人,有更多的枪;说到长远目标,那就是在4号行星上活下去。
不过当楚君归系统学习过相关知识后,已经知道资本市场有一套自己的修辞方法,想要融入这个市场,掌握这套修辞方式是非常重要且必要的。
于是他调整了一下词汇,说:“其实我觉得这个公司很简单,它的发展战略就是尽可能多的获取和掌控核心资源,以在日趋激烈的竞争环境中胜出。当然,现在它的首要目标是巩固自己的市场地位。”
少女若有所思,“原来是这样,有道理。我就想得没你这么清楚。我本以为,它的目标应该是打赢战争。”
“战争总是意味着风险,有赢也可能有输。打输的后果可不是一般的严重,所以在尽可能的情况下,还是要避免战争。再说不是有个古老的智慧吗?赌徒永远不如赌场赚得多。所以我觉得光年卖卖星舰就挺好的。”
“那不就变成一个造船厂了?”少女显得有些失望。
“其实这个项目的重点不在于光年做什么,而是它能不能还钱。”
“哦?”少女用心倾听。
楚君归暗自摇头,但仍耐心解释:“我认为,市场对于光年还款能力的判断有偏差,应该是严重低估,所以它的债券价格应该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收益率会下降一个点?”
“我觉得2个点或者更多吧。”楚君归其实想说5个点,那样的话光年债券的收益率就只有不到4%,但这已经是最顶级债券的收益了。
少女已经很吃惊了,说:“这么有信心啊……或许我们可以合作?”
不等楚君归回答,少女就对通讯频道说:“申,你到餐厅来一下,就是我吃早餐的餐厅。”
吩咐完,少女看看楚君归,说:“抱歉,我应该先征求你的同意。申是家族的高级投资经理,现在是帮助我处理一些投资方面的业务。”
“没有关系,我很愿意跟他谈谈。不过可能谈不了很久。”
“非常感谢。”少女微笑道。
片刻之后,一个有着混血面容的年轻男子匆匆走了过来,说:“实在抱歉,刚刚跟餐厅门口的服务员扯了一会皮。她们一定要我报出您的详细资料才肯放我进来。”
少女点了点头,说:“这位是楚先生,他对于光年项目的研究有很独道的心得。你们可以讨论一下,我想扩大在这个项目上的投资。”
好男当兵记 怒沧
申在少女身边坐下,向楚君归望了一眼,微笑道:“楚先生能够关注到光年项目,视野果然十分独道。不过说实话,在众多的资产池券种中,光年只是相当普通的一支。它的特殊之处在于业务,小姐喜欢它也是因为它的业务,并不是因为它的债券有何特殊之处。如果认真分析的话,恐怕会得出一些让人不愉快的结论。当然,市场上大部分的人其实都不是十分专业,看不出来也很正常。从另一个角度看,风险在没有爆发的时候就只是风险,所以我们其实也不用太在意它的基本面。正常情况下,在这个时间段它一般是不太会有问题的。”
申微微扬头,露出一个看穿一切的微笑:“知道问题而选择无视,和根本不知道问题所在表现上是一样的,但其实是两回事,不是吗?”
少女隐隐感觉味道有些不对,就有些不悦。
申看着楚君归那张年轻且挑不出缺点的脸,再看看他坐的窗边位置,心底慢慢有股怒气在不断滋生。他为了进这个餐厅都费了不少口舌,而眼前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家伙凭什么能进,还能坐在最好的位置?
楚君归也感觉到了申的莫名敌意,不过因为眼前这个家伙还远远没有达到能够造成威胁的程度,因此敌意被楚君归自动忽略。因此楚君归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认真地问:“光年的问题在哪里?”
帝 寵
风月龙神 肖玉龙
申精神一振,傲然道:“我对光年已经研究了整整两天,要知道我覆盖的资产组合里有500多只最优质的证券,能够给它两天时间已经非常难得了。在这个市场上,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光年。”
接下来,申就侃侃而谈,逐渐变成高谈阔论,对光年的环境、历史、挑战和机遇都作了洋洋洒洒的分析。
楚君归认真地听。这是第一次从别人口中听到对自己军团的评价,还是很少有的体验。少女本来显得很是不悦,但是楚君归的反应很是出乎她的意料,她就安静坐着,看了看楚君归,就全神贯注听着对话。
申说得兴致正高,楚君归却开始觉得继续听下去只是浪费时间。他看了看时间,说:“申先生,您刚才的见解非常精辟。不过我时间有限,现在还有5分钟,您能简单说一下光年本身吗?我刚才听您分析了很多,但似乎没有说到光年的本身。”
申张了张嘴,笑容瞬间变得有些尴尬。
楚君归见了,就站了起来,说:“感谢您的分享,我先走了。”
少女也站了起来,说:“我是塞蕾娜,保持联系。”
“好的。”楚君归点点头,就离开了餐厅。
等楚君归身影消失,申才愤愤地道:“这年头,不学无术的家伙都这么嚣张了吗?”
“他从头到尾都没说过话,你凭什么说他不学无术?”少女的不满终于爆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