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 天行緣記 ptt-第兩千一百六十二章 吩咐分享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天行缘记
和地狱三头犬族的破域一番交谈过后易天还是一锤定拿出了瓶盛有高阶妖兽血液的玉瓶作为添头送了过去。
破域身为九阶初级妖兽自然是对此异常敏感,在用神念仔细搜索了一番后自然是能够大致上确准了这玉瓶内血液的出处。
其实这也是不难判别,整个地狱界内暗兽海族之中实力达到九级以上的一共才两个,这玉瓶内的兽血必定是这二人其中之一身上抽取下来的。
要说是在九级以上妖兽身上抽取血液那可不是什么叫简单的事,同为妖兽的破域自然是知道要高阶妖兽的修为何其血脉之力是紧密相关的。料想那两位也不会就如此大方将身上的血液就如此简单的送出。
而易天则是对此事不在多做什么解释自然是让破域心中产生的无限的遐想。而且易天都把话说到这般地步了,又拿出了这瓶兽血其中震慑和安抚的意思都有。破域心中很快就对此有了决断,稍后便直接将五枚‘火域果’拿了出来算是提前把兑换物资交付了。
易天也不啰嗦收起这五枚果子后嘴角微微挪动了几下,私下传音和破域道了声。后者则是面色一惊随后脸上露出肃然之色,站起身来朝着正位上的易天就是一礼,稍迟便暂且告退了去。
其实易天也没有讲话挑明,只是简单的说了下这次所交付兑换的‘硫磺火源精’必定会是等级非常之高的就足以,反正明眼人说话大家心照不宣即可。
待到破域离开之后易天神念展开往杏林派驻地内查探了一番便发现满巢已经回到了营地内,随即低头私下传音吩咐他前来。
在帐内等了不到十息后便听到满巢的脚步声,急急赶至后只见他进门后先是稽首一礼,然后走上前来至面前右侧下首伺候着。易天目光扫过发现他的脸上露出些许得意的神色估计在外与其他那些种族也都是私下里谈的差不多了。
不过现在情况有变自然还是要与他言明才是,随后易天淡淡的开口道:“刚才地狱三头犬族的破域来过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停在满巢耳中确实让他神情一肃,接着只听他开口问道:“不知易前辈可是答应他什么条件吗?”
果然是毒圣手调教出来的弟子,一句话中就能够嗅出不同的味道来。通聪明人说话也是方便无需啰嗦,易天笑道:“我答应将一半的配额与他兑换。”
满巢闻言面色大惊,这下可是完全将他的筹划都打乱了。可面对着宗门执事长老而且还是修为比师傅更强之人,他这个执事自然是不敢有所多言。
易天到时见到对方额头隐隐有冷汗析出,估计这会他心中也是没了谱。想罢则是好生问道:“你之前出去后和几大种族谈得怎么样,配额是如何调剂的?”
满巢听罢这才强打起精神道:“我与黄泉族和石族的人都交涉过了,黄泉族要一半,石族则是拿三分之一。”
“这么说来剩下的配额也不多了,”易天想了想道。
满巢则是急忙回道:“如果易长老需要的话,我可以和黄泉族人商议下把份额匀一匀,但肯定是凑不齐您要的那么多量。”
月 新 嬌 妻
易天则是摆摆手道:“此事你无需担心,这次我会将杏林派的排名提升一下,如此得来的硫磺烈火源的品质也会提升。而后你在按照原有既定的配额品质再次分配下即可。”
满巢面色一喜急忙问道:“难道易长老你要出手,如此倒也是没什么问题了。只要将排名提升一位我就可以有足够的余地和他们周旋一下,其中必定可以留出足量的配额给地狱三头犬族。”
“只提升一位就有足够的余量了么?”易天嘴里念叨了几句后却是摇摇头道:“照这般我估计还是不够。”
满巢却是急切的说道:“易前辈难道是想要往前一跃提升数个排名么?如此可要得罪了地狱界中的几大种族实为不智啊。”
“以往的排名我都知道,往前一位是暗兽海族,即便是和他们交恶也无妨,毕竟杏林派是在陆地上的将来和他们的交集也不多,”易天说道:“但是如果与石族和蛮角族交恶绝非我想要见到的事,毕竟宛刚和石金明都是我需要可以拉拢的人断没有对他们下手的理由了。”
“那易前辈是准备同阎邱交手么?”满巢却是吸了口冷气问道:“要知近数百年来黄泉族的影响力有所下降可还是地狱界内首屈一指的势力,与他们交恶只怕我杏林派弟子将来也会在外寸步难行处处受制的,还望易前辈三思。”
易天则是哑然失笑道:“这事我早就考虑过了,不过你放心必定不会让阎邱有任何发作的机会,今后也会让黄泉族对杏林派礼遇有加的。”
听到这里满巢知道此时已经是不容更改了,他倒是不担心能不能占据到第二位的排名。毕竟单论修为易天的实力足可碾压阎邱,只是这样一来今后正如他所言杏林派的弟子在外要尽量避开黄泉族修士了。原本的排名不过是个过场罢了,大家不过是借个由头分赃。即便是排名靠后点也不过就是拿到的‘硫磺烈火源’品相差了一筹罢了,对于杏林派来说这东西不过是拿来兑换用的,只不过是多了少的问题而已。
这次让易天这么一搅合直接把以往的惯例都打破了,如此一来只怕这次大会之中可要挑起点风波来了。
超能力文明
只是看易天的脸色,这时已经是铁板钉钉上的事,满巢只好私下里安慰下自己毕竟能够拿到更高品质的‘硫磺烈火源’也不是一件坏事。对与杏林门来说先把眼前的利益拿到手才是正事,至于事后被黄泉族针对的事可以先放置一边再议了。
易天知他心思,低声轻咳一下将其思路拉了回来,随后问道:“不知你是否会与那踏留山的踏流真人做交易么?”
“应该不会,”满巢却是直接否认道:“这个‘踏流真人’名声不好,修炼的都是采补之术,虽说是合体初期修士但若论实力比之师尊还差了不少,以至于次次都是排在最末。只是他也算得上是货真价实的合体期修士又是散修,而其他几大种族又怕他闹事所以才勉为其难算他一份的。”
“原来如此,”易天听罢点点头道:“专行采补之术都能够将修为提升至合体期,看来这个‘踏流真人’在外的名声定然不好,只怕整个地狱界内和他能够扯得上关系的麻烦事应该也不少了。”
满巢脸上也是露出忿忿之色道:“其实这个‘踏流真人’还真是什么种族的女修都能接纳,连得暗兽海族的女性修士都没有逃脱过他的掌心。要不是他本人对石族修士有所嫌弃只怕他的后宫内连石族女修都会收纳进去。”
听到这易天也是脸色愕然,心中暗道‘果然这个‘踏流真人’是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自己进入地狱界后见到过的黄泉族和蛮角族女修都是尽量避之。无他这些异族修士因为常年依靠此界内独有的硫磺烈火修炼所以身上总有股无法清楚地硫磺恶臭味,即便是像宛刚这般合体期修士,只怕也是将身上的味道收敛过后才敢来见自己的。’
怪不得自己来到此地后发现那‘踏流真人’的行辕被安置在另一边,感情是和其他诸大种族都相处的不和谐所以才会被人嫌弃了。这么说来他找上门来的几率也是少之又少了,而且此人估计也和杏林派一样专是拿配额来换取物资使用的。
随后又听到满巢接着说道:“其实这个‘踏流真人’会将拿到的配额与其余几大种族兑换族中的女修,这种以物换人的方式虽然是为人不齿,可我看黄泉族和蛮角族也都没有提出异议,这样子的方式也持续了好几次了。”
“那么他通常要求兑换的女修都是什么修为的?”易天问道。
“一般都是分神期女修才有资格入得他的法眼,”满巢说道:“其实两大种族也都会带一些族中女修来此专为和他交易的。”
“是么,难道阎邱和宛刚就真的拿着个‘踏流真人’一点办法都没有么?”易天不解的道。
“这位‘踏流真人’平日里一直窝在踏留山内不出,而且他的老巢内也是设置有大量的阵法防御,即便是阎邱和宛刚二位联手都未必能够攻破进去,”满巢回道:“而且他和地狱三头犬族还有石族关系不错,最关键的是和排名第一的准十级海鳄龙有不错的交情,所以大家也都拿他没什么办法。”
听到这易天却是眼前一亮,随后心中便有了计较。想了下才道:“不知杏林派和他是否也有过节?”
“怎么会没有呢,”满巢闻言面色微变道:“鄙派之中早在数千年前也有女弟子被他强撸了去。师傅也曾上门讨要,最后‘踏流真人’也不过是以灵石抵账蒙混了过去。”
来吧殿下 至尊宝宝
弃妃转身变女皇 卖了老公买糖吃
“竟然如此,这么说来这位‘踏流真人’还真是有点像是过街老鼠的样子,”易天一阵唏嘘道:“你说如果这个‘踏流真人’如果突然暴毙,那么这次分摊配额是否各大种族能够多拿一份么?”
满巢听后惊得说不出话来,眼中瞳孔凝视了下后还是叹了口气道:“易前辈千万不要有此想法,否则只怕是引火上身。”
“哦,此话怎讲?”易天却是不以为然道。
“这个‘踏流真人’与准十级妖兽海鳄龙的关系不错,所以才能嚣张至此,以至于身为地狱界霸主的黄泉族都要忍下来,”满巢却是急忙解释道:“要不以‘踏流真人’这般臭的名声前来分一杯羹早就被几大种族联合针对了。”
易天听罢却是面色不改,随后淡淡的说道:“此时我心中有数了,你且下去吧此事我会酌情处理的。”
待到满巢离去后易天则是坐在账内开始思量了起来,说起来这次倒是个不错的时机,原本的格局已经被打破了。那头准十级海兽海鳄龙基本上是不会再来参与这次‘六阳现世’的聚会了,只是眼下的这位踏流真人确实是有点棘手。
但对于自己来说也不是什么麻烦事,少一个参与者多出来的份额已经不少了,要是少两个岂不是更多。
可自己也不想轻易出手免得打草惊蛇让阎邱等人引起警觉,同时宛刚和石金明虽然是偏向于自己可也没有过命的交情,难保不准在去幽冥界之行时会阵前反水。
想罢易天则是取出了两份玉简在上面写下了信息后又拿出两支装有兽血的玉瓶装入两个储物袋中,随后传讯吩咐了下满巢让他亲自出面将东西送至蛮角族和石族那边。
而自己的身影却是直接消失在了原地,三息后一道微风吹过易天施展了隐蔽身法悄悄潜入踏流真人的营地内。
目光扫过却是发现再次营地内都是些莺莺燕燕,居然一个男修都没有。而从运输船上的主舱室内却是传来一阵哈哈大笑的声音同时还夹杂着好几个女修的嬉笑打骂之声。易天听罢眉头微微一皱,没想到这个踏流真人还真是好兴趣到了此地还不忘白日宣淫。
微风飘过易天闪身进入到船舱之中,从船舱的周边掠过后并没有朝着主舱室方向走去,反而是往船舱的后方闪去。
稍迟神念微动之下发现好像在船舱之上有道熟悉的气息留存。急急走过后易天来到船舱尾部最后的一间舱门外。目光扫过发现此门外设置有道白色的禁制在,论其强度几乎是分神期修士都难以破解开来的。
估计这里面应该是羁押着一个自己熟悉的分神期修士,伸手掠过后易天悄无声息的将禁制破开道口子,抽身闪进去后来到了内中。目光扫过发现宛角兰正盘坐在房内脸色颓废,看上去似乎是认命了那般。
易天则是低头私下传音道了句:“你怎么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