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龍王的傲嬌日常-第一百八十五章、脊背生寒!讀書

龍王的傲嬌日常
小說推薦龍王的傲嬌日常龙王的傲娇日常
“陛下,生死攸关的大事儿,怎能托付给他人之手?而且还是白龙一族之手?两族大战,你死我活,没有退路可言……月光一世至现在,才过了多少年?陛下怎能忘记我们黑龙族与他们白龙一族之间的深仇大恨?”
“万一那小子起了歹心,突然间出手,陛下将如何自保?倘若陛下被歹人所害,我们又将如何自处?黑龙一族又将何去何从?”
“我恳请陛下下次体内「生寒」的时候,无论如何都要通知老臣一声…….老臣愿意守护在陛下身边,为陛下的安危保驾护航…….”
——
女帝敖心坐在巨大的光椅之上,脸色苍白,神情恹恹。
她眼神不善的盯着那个黑色的人形「雾体」,出声说道:“祭司大人,两族之战,延续亿万年。最终的结果是白龙一族被灭绝,而黑龙一族也苟延残喘,随时都有灭族之险……龙王星高悬头顶,无数族人痛不欲生,当年何等辉煌璀璨的龙族…….堕落到如今难以延续保全的地步,我怎能忘记?”
敖心觉得和这个老家伙「讲古」是多余的,毕竟,整个龙王星还有谁比他更古?
于是便转移话题,出声说道:“寒毒发作的让人猝不及防,原本以为我的身体能够扛住。后来发现难以压制,而且有可能在学校内部引发巨大轰动,暴露我们龙族的身份…….”
那不仅仅是「引起巨大轰动」,而是有可能把整个镜海大学或者镜海市给毁灭了。
就算镜海大学或者整个镜海市沉没,也会有更加强大的国家力量介入调查。
全世界的视线都会聚集到这里来……
那样的话,他们的安静生活就会彻底的被打乱,让人烦不胜烦。
“所以,我只好离开学校,前往人迹罕至的地方……以敖夜的修为能力,怎么可能发现不了我的动向?再说,那个时候哪里还能够想到要隐藏行径?”
“不过祭司大人也不用担心,我有领域之威,就算那小子心怀不轨,贸然出手,我也能够瞬间进入领域之中,让他无处着手,无计可施……伤敌不足,但是自保还是绰绰有余的。”
敖心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是有些心虚的,每次阴毒发作,那种感觉生不如死。她为了避免体内血液僵冻,所以要拼命的催动气息燃烧内火。
这也是她冲到死神之海模仿奥特曼去打小怪兽的原因……
那个时候,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是战胜极阴之毒,还是被极阴之毒战胜……在她睁开眼睛以前,一切都是未知之数。
倘若敖夜当时当真有心出手的话,等待她的只有死路一条。
「嗯?他为什么没有出手?」
「难道他觉得还没有找到更好的机会?是试探?还是没有把握的等待?」
「还有比这更好的机会吗?如此的小心谨慎?」
—-
“我知道陛下有领域神通,可是,那个敖夜也有……活了两亿多年的白龙族,天知道他们到底学会了多少东西?”老祭司声音嘶哑,惶惶不安的说道:“陛下是我龙族之主,是亿万子民之希望…….无论如何,陛下都要保重龙体,不得轻易涉险。”
“知道了知道了。”女帝敖心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说道:“我以后会注意一些的。”
“所以,陛下下次寒毒发作,务必要知会老臣一声……”
“看情况吧…….”女帝敖心心里有些排斥,不太愿意接受这样的安排。“这一次敖夜没有出手害我,难道下一次就会吗?在这个星球上面,除了他之外还有谁能伤我?”
她不希望别人看到自己发病时的凄惨,以及驱逐寒毒之后那种孱弱无力的模样。
想到此处,女帝敖心突然间发现了一个更加诡异更加荒谬的事实真相。
自己宁愿让与黑龙族有深仇大恨的白龙王敖夜近距离接触,却不愿意让服侍了月光皇族祖宗数代人的老祭司窥探到自己发病时的「惨状」。
难道说,在自己的心里,老祭司比敖夜还不值得信任?
这怎么可能?
网游之混沌强化 嗳苡箜
这个想法让女帝敖心「脊背生寒」,心思不由得就有些恍神。
“陛下……陛下……..”祭司大人出声唤道。
“啊?”女帝敖心这才回过神来,看向祭司大人问道:“祭司大人刚才说了什么?”
“当真是那敖夜将陛下送回寝室?”祭司大人只得再把刚才的问题问了一遍。
“是的。”女帝敖心出声说道:“而且,他还把我从海怪的嘴里救了回来…….”
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敖心觉得心里突然间泛起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有点儿甜滋滋的。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爱情?
想到敖夜化作金龙,把自己那即将冰冻的身体给包裹起来,给予温暖和力量,她就有种心神荡漾身体燥热的感觉……
祭司大人沉吟片刻,说道:“奇怪…….”
“有什么好奇怪的?”敖心问道。
“难道说,白龙一族当真对我们黑龙一族没有了仇恨之心?如果他们想要报仇雪恨的话,这次是最好的机会……还是说,那十二个人类女子的招式当真如此有效?”祭司大人声音疑惑的问道。
“她们能够教我什么?”女帝敖心不服气的说道:“是我个人魅力使然。”
“陛下魅力惊人,无人可及。”祭司大人也不得不「腆」着老脸拍两句马屁,了,出声说道:“现在陛下和敖夜的绯闻事件在学校传得沸沸扬扬,众所周知,对陛下是极其有利的…….一件事情,说的久了,就会变成真实的了。恭喜陛下,即将获得如意郎君。”
“哼,不就是想要一颗心脏而已…….”女帝敖心一脸傲娇的说道。
想起那巨大的金龙将自己包裹时的温暖舒适,强大有力,心想,人也顺便要了吧……
“请陛下为龙族血脉延续计,放开胸怀,坦然接受吧。”祭司大人出声劝慰。
“我明白。”女帝敖心出声说道:“谁让我是龙族之主呢?既然享有这样的荣耀,自然也要承担应有的责任……”
“陛下英明。”祭司大人声音欢喜的说道。
祭司大人的「视线」又转移到了小女官白荷的身上,沉声喝道:“你可知罪?”
扑通!
小女官白荷跪伏在地,不言不语,更不敢有任何辩解。
她虽然是陛下的女官,却也是女巫族,龙王星上所有的巫族都受祭司大人的领导和管辖。
敖心是龙族女帝,而祭司大人……则是教皇。
“陛下龙体何等重要,发病之时为何不及时向我示警?”祭司大人的声音里面充满着无尽怒气和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威压。
小女官白荷跪伏不动,话在嘴边,却仍然不敢反驳。
“倘若陛下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被人所害…..你就是整个龙族的罪人……”
小女官眼眶红润,满脸委屈,却只能强行忍耐。
“好了。”女帝敖心看向祭司大人,脸上难得的浮现一抹笑容,说道:“是我让她不许通知祭司大人的……敖心贵为龙族之主,还是要些体面的。不愿意让别人看到我那时候的惨状…….”
“陛下,安全第一…….”
女帝敖心打了个呵欠,说道:“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困了,还要再去补个觉……”
她站起身体,拖拽着黑色长袍向寝宫走去,对跪伏在地的小女官白荷说道:“去招来那些「海后」,我要和她们商议一些后续的「强龙锁男」计划…….”
“是,陛下。”
小女官从地上爬了起来,她对着祭司大人深深鞠躬,然后转身朝着女帝敖心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黑雾缭绕,等到女帝敖心和小女官白荷走远,瞬间在原地消失不见。
——-
———
“吃,多吃点儿。达叔这里别的没有,海鲜管饱…….”
达叔说话的时候,将一只足有一米多长的红色巨虾放到菜根面前的盘子里。
盘子便被「遮掩」到消失不见了。
“谢谢达叔。”菜根也不客气,撕下一只钳子就「咔嚓」「咔嚓」的啃了起来。
四季生活谢阿沃罗宁
桃花师姐和木剑师兄也不客气,各自用刀子切着一只大海螺。海螺的肉足有好几斤重,那海螺壳堆积在桌子上跟小山一样的高。
“达叔,这次回来我就不走了。”菜根一边把沾了辣椒酱油的虾肉塞进嘴里咀嚼着,一边出声说道。
说来奇怪,这么大只的龙虾,虾肉竟然鲜嫩可口,一点儿也不觉得「柴」。
“不走就不走吧,达叔这里还能缺少你一口吃的?”达叔笑呵呵的说道,端起面前的威士忌杯小小的抿了一口。
上次的「地藏」事件之后,他和菜根不仅仅没有反目成仇,反而关系更加亲密。
因为菜根的「舍身替死」,达叔心里感激不已,这次是真正的把他当作自己人了。
他端着威士忌酒杯,脸上笑容不变,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认真,说道:“不过,有些话我也得说在前头……你们去了云梦山,应该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有些事情你们知道,有些事情……现在应该也都知道了。只不过是相信不相信的问题…….”
“你能留下来,我很高兴。都说人生难得一知己,我还是很高兴能有菜根小友这个朋友的……但是倘若存了别的心思…….我相信菜根不会……”
达叔的视线转移到桃花师姐和木剑师兄的脸上,说道:“做朋友,我们欢迎。做敌人,我们也不惧。”
桃花师姐和木剑师兄嘴里的海螺肉就不香了……
木剑师兄看向达叔,一脸认真的看向达叔,说道:“师父师兄被杀,宗门被灭…….说实话,刚刚开始的时候,我的心里是有恨意的……木剑是孤儿,被师父带上云梦山,给我饭吃,给我衣穿,教会了我这一身本事……都说师父如父,我从来没有过父亲,所以我不知道父亲是什么样的角色。”
“在我心里,师父就是师父,师父比父亲还要重要,倘若不为师父报仇,那我这样的弟子就是狼心狗肺,不忠不孝…..当时我想着,舍了我这条性命,也要去师父师兄们讨一个公道……讨着讨不着另说,大不了和他们一起走了…….”
“后来看到你们不计前嫌的救了我菜根师弟,又得知了师门前辈们所做的那些龌龊事…….报仇的心思也就淡了,甚至生出人生海海的茫然感…….我是谁?我们这些年做了些什么?未来……以后应该要怎么办?”
神启至尊 东唐少年
“我和菜根师弟说过,这仇,我们不报了。其实这次我和桃花师姐过来,是想向达叔……还有敖夜他们辞行的。”
“是的。”桃花师姐附和着点头,看向达叔说道:“原本我们想从云梦山直接离开,但是想着我们终究是菜根的师兄师姐,也算是他的长辈……他的命是你们给的,他选择回来和你们一起生活,我们这些做长辈的总得来给你们打声招呼说声「谢谢」……以后,就要麻烦你们了……”
“你们要走?去哪里?”达叔出声问道。
“不知道。”桃花师姐笑着说道:“走到哪里就去哪里……经此一遭,我和木剑师兄都失了道心,想四处走走,看看能不能再把道心给找回来。”
“好。”达叔点了点头,说道:“你们记住,在镜海,有你们的小师弟菜根,也有我这个老头子……如果你们愿意,随时可以回家。”
“谢谢达叔。”木剑师兄感激的说道。
“谢谢达叔……”桃花师姐眼眶湿润。
云梦山被平,宗门被灭,他们已经成为无家又无亲的落魄之人。达叔愿意收留他们,愿意给他们一个家,让他们心生无数暖意。
“谢什么?想谢我今天就陪我多喝几杯。”达叔笑呵呵的说道。
神探博博之无头骑士
木剑舔了舔嘴唇,说道:“我怕一不小心把达叔珍藏的好酒给喝完了……”
“哈哈哈…….”达叔大笑出声,看着木剑师兄说道:“你对我的收藏一无所知……”
先婚厚爱:总裁野蛮小娇妻 油炸甜麦圈
——
酒足饭饱,桃花师姐搀扶着醉熏熏的木剑师兄回到他们居住的地方。
“好酒…….我们再喝一杯……”
“再好的酒也不能喝那么多…….”桃花师姐一脸嫌弃的说道。
推开院门,身后的铁门却「哐当」一声自动关上。
桃花师姐眼神微凛,一条红粉香阵凭空出现,朝着墙角的黑影席卷而去。
桃花缚!
“师姐…….”一个沉闷的声音传了过来。
红粉香阵瞬间消失。
“唢呐师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