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我在末世種個田 ptt-第四百零七章 小小介紹人分享

我在末世種個田
小說推薦我在末世種個田我在末世种个田
马斌的声音微微有些发沉。
替身妃逆袭 郁金香大公主
“你是说去黑市吗?”
“没错,你不就是黑市那边的吗。”
“可是……可是我现在真的没办法在那边露面,你也知道我的身份,他们急切的想要知道海里发生的情况,我如果回去的话很可能会被他们询问是如何跑回来的,到时候我就真的很难跟他们解释了。”
“不用你去,你只需要给我一个联系方式,一个人名,我自己去找黑市的人。”
“什么?你疯了吗?自己去找黑市的人?他们是什么人你难道不清楚吗?”
马斌有些着急了,虽然他对陆远并没有什么太好的印象,但是陆远答应给他一个身份牌。但是想要得到这个身份牌,他就得全心全意的配合对方的工作。
但是他并不认为陆远能够跟黑市的人好好合作,因为黑市现在也只不过就是一个噱头,里面主要就是贩卖各种物资,进行人口买卖。
要说去搞身份证之类的事情,他还真没听说当中帮着哪一个人搞好了身份牌,连他们自己都自顾不暇,难道还帮别人去做?
“行,我提前跟你说一下,黑市当中的人不好相处,而且你有很大的几率被他们抓起来,他们那边特别恨想跟他们争抢进入地下堡垒资格的人。”
陆远微微点头“没关系,我都懂,你只需要给我人名和联系地址就行。”
最终马斌还是给了陆远一个身份信息。
这个人是最靠谱的,当然,也只是他认为最靠谱的一个人。
陆远低头看着纸上写着的名单。
滄 元 圖
“苗承运?”
“没错,就是他,这个地址是我当时出海以后最后跟他交接的地址,只要在这个地方应该是能找到,如果真的找不到的话,你可能就要去另外一个地方了,不过我不介意你去哪里。”
陆远抬头看了一眼对方:“什么意思啊?为什么不建议我过去啊?”
“因为那里是他的工作地点,主要进行人口贩卖的。”
陆远微微愣了一下:“什么?搞贩卖”
“是的,黑市当然是所有违法的勾当他们都要做,从一些禁品武器到一些人口他们都做,当然苗承运只是其中的一个小喽啰而已,我跟他相熟只是因为经常的从他那里搞了一些女人和香烟。”
马斌没有任何的隐瞒,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全部透露给了陆远,陆远听完之后眉头挑了一下。
“看来还真的是危机重重啊,不过越是这样我越觉得有点意思。”
“我劝你最好别打那边的主意,如果不是黑市的人,你是根本进不去的,如果你是以客人的身份进入的话,可能会有危险,他们喜欢你这样的大户。”
陆远笑了笑:“危险?呵呵,现在不冒点风险能干点什么事儿,行了,你在这继续排队,我先去找一下这个人。”
“嗯,你从这边出发到海边那边去打听打听,应该都知道那个地方,以前是一个娱乐会所,现在被改成了贩卖人口的一个地方,名字叫做天堂会所,你去问一下就知道。”
“行。”
陆远说完就直接离开了。
临走之前还跟周通几个人打了什么招呼,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所以必须要把自己的行踪告诉给其他人,防止他们太过担心自己。
拐个王爷去种田
交代完了以后,陆远直接到了第一个地方,果然没有找到苗承运,所以他直奔黑市。
去黑市的人很多,他们大多都是因为自己的食物吃完了或者是用食物去兑换一些其他的必需品,比如药品之类的东西。
人群当中十分的拥挤,这里的风也不是很大,由于远离海面,加上人口众多,所以这边的气温甚至已经高到了零下十多度。
来黑市当中买东西的人需要介绍人,而满街上溜达的各种各样的人,很有可能就是陆远需要找到介绍人,因为想要找到姚承运的话,找个介绍人还是比较简单的,这个事情马斌也没有经历过。
所以陆远决定先找介绍人,毕竟天堂会所那里确实是个危险的地方,有个介绍人就方便了许多。
到了黑市以后,陆远忍不住想要吐槽,因为这个黑市的规模相当大,甚至还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建筑群,而像他们这种明目张胆的去这里几家搞黄牛的人,竟然不被地下堡垒当中的管理人员给审查,这也是出乎了陆远的意料。
爱情小说死亡事件
陆远也只能认为这可能是因为黑市老板在这里因为势力太大,所以地下堡垒当中的人也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任他们行事。
就在陆远四处寻找合适的介绍人的时候,在某个墙角后面一个瘦干青年眨巴的自己深陷进眼窝当中的大眼睛,朝陆远看过来。
男孩的年龄不是很大。个头也并不太高,只有一米六左右,但是他的双目却是炯炯有神,嘴角长出了一圈绒毛,显然是一个还未成年的青年。
而这个男孩忽闪了一下眼睛,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穿的西装,这身西装是他从一个废墟的房子当中扒拉出来的,衣服跟他的身材相比起来显得是特别的不合身,但是男孩却依然喜欢这身西装,因为他在这边是黑市里的介绍人,虽然他年龄不大,但是他却足够的激灵,附近的介绍人似乎也都不把他当回事。
突然感觉身旁有一个小青年靠近了自己,陆远扭头看了一眼,只见一个男孩的脸上带着一丝谄媚的笑容靠了过来。
“这位大哥是要找介绍人吗?”
陆远仔细的打量了一眼对方,发现他年龄这么小,忍不住微微一笑。
“小朋友,你要是能帮我找到个介绍人的话,我会给你点吃的,当然我要找一个比较靠谱的介绍人。”
陆远没跟对方废话,他认为这个青年应该是长期混迹于此的,因为他的眼睛当中与别人不同,他的眼睛里散发着灵动的神色。
显然是在这里长期混迹,属于老油条的级别,别看他年纪轻,但是这个人却一眼发现自己就是来找介绍人的。
男孩微微一笑,从口袋当中掏出了一张薄薄的纸片递给陆远。
“大哥,其实我就是介绍人,这是我的名片。”
陆远接过那张纸条不仅是错愕了一阵,没想到这小家伙倒是挺会做生意,竟然还会给自己弄点名片,虽然这张名片是手写的,上面也只不过是尽可能的将自己的头衔无限的放大来体现出自己的身份与其他人不一样,给买主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刘明明!没看出来,你竟然还是个介绍人啊。”
“哈哈,大哥我在这边属于资深级的介绍人,不知道你想找什么,只要在这一亩三分地你要找的我都能给你找到。”
陆远看了一眼对方,感觉这个青年特别的有意思,于是他微微点点头决定就是他了。
“行叭,都是什么报价?给我说一下吧。”
刘明明舔了舔自己干瘪的嘴角。
“我比其他的介绍人要价都便宜。只要两斤大米或者等同于两斤大米的食物都行,黄金的话也勉强可以,不过我更喜欢用粮食。当然这只是基础价格,主要是帮着你去寻找合适的粮食,以及其他的军需物品,就算是女人也行,当然得加价了!”
陆远听到对方熟练的介绍着自己的业务,不仅是轻轻一笑。
“嗯,看来你对这篇还真的挺熟悉嘛,那如果找人的话是什么价格?”
“找人?不知这位大哥要找什么人,男人还是女人啊,做什么的?如果你要说是去外面的营地当中找自己的家人,那我可真的没办法,毕竟这里的人蛮多的,最少也得有好几百万,我真的没办法帮你找,如果你要说是找黑势力的人,我倒是熟悉。”
“我就是要找黑势力的人。苗承运你认识吧?”
刘明明的眼睛轱辘转了一圈,然后飞快地传到自己的大脑,试图从自己的印象当中找出这个叫苗承运的人,但是想了好久之后才发现,似乎真的不认识这个叫苗承运的人。
不过刘明明还是不想放弃自己这单生意,因为他已经两天都没有接到生意了,再不接单的话自己就有可能饿死了。
“大哥,我可以去帮你打听打听,你说的这个人还有什么具体的特征吗?就只有一个名字?”
于是陆远将马斌告诉他的事情全部告诉给了他,听到陆远说要去天堂会所,刘明明顿时眼神当中流露出了一丝恐惧。
“大哥,这……这单生意我真的可能不能接了。”
刘明明最终思索了一下,决定不接陆远这个活了,因为这一段生意搞不好的话,很可能丢掉自己的小命。
“哦,怎么了?你害怕了?”
刘明明沉默了,他脑袋里正在不断的思索探寻,他要对比一下这件事是不是真的那么容易,因为天堂会所那边可是相当的凶险,里面人干的都是一些杀人拐卖的勾当。
终于刘明明抬起了自己的眼眸:“大哥,这一单我可以接,但是你最少也得给五十斤大米,不然的话这一单生意我真的做不了。”
听到对方要五十斤大米,陆远角色微微一笑:“行,没问题,五十斤就五十斤。先给你十斤,剩下的四十斤等你帮我找到这个人,我会一并给你。”
刘明明显然没有意识到陆远是一个这么有钱的人,虽然说他察言观色比较厉害,但是他却忽略了陆院身上的一个细节,就是因为陆远身上跟别人有着很大的不同,他并没有挨过饿的迹象,而且身上穿的衣服也跟别人有很大的不同。
刘明明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大哥你……你这么爽快就答应了?”
“是啊,你不是说能帮我找到吗?五十斤大米也没有多少啊。”
“可是……”刘明明欲言又止。
他是想问你怎么可能拿出这么多的大米,五十斤大米在这里最少能换好几个女人了。
但是他这句话并没有说出来,只能是压在心里,他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陆远,发现陆远跟其他人身上有着很大的不一样。
在陆远身上闻不到那种浓重的臭味儿,而且他的脸颊看起来特别的干净,手上虽然也有一些老茧,但是跟其他人手指被冻的皲裂的情况却是没有,而且他身上穿的衣服也是相当的新。
陈明明想要学问陆远究竟是干什么的,但是他做这一行有规矩,买家的信息是不能随便打听的,所以他压住了自己内心的想法,最终点了点头。
“好,我答应你了,我去帮你找这个苗承运。”
陆远没废话,直接从背包里拿出了十斤大米丢给了对方。
“行,那我在哪里等你的消息啊?”
刘明明看了四周好久之后,又看了看手里的大米,总感觉带着这么多的大米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于是决定带着陆远去自己的住处。
“这位大哥,我看你像一个好人,所以你要不跟我先去我家吧,我那里虽然破旧点,但是我必须得回去一趟,因为我还有个妹妹在家里等着我,我必须得好好的照顾她。”
陆远点点头,并没有提醒对方这样做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跟着对方来到了一处破旧的窝棚房当中,四周的污水已经被冻在了地上。
到处散发着一阵阵的恶臭。
刘明明轻车熟路的在窝棚缝隙当中钻来钻去,后来才意识到自己走习惯的路实在是太脏了,陆远似乎并不想走这里。
“大哥,要不你先从那边过来吧,我的家就在这儿。”
陆远笑了笑,看着这个强装大人的小男孩忽然感觉特别的可爱,上了大路之后才到了对方的家里,刘明明已经将自己储存的大米给藏起来了,从里面只抓出来了一小把放在锅里,然后从一个大桶当中捞出来了一块冰块放在里面化冻,然后开始煮米汤。
在房间当中有一个怯生生的小女孩,大约只有七八岁的模样,她看到陆远进来之后,顿时收起了脸上的笑意,一脸紧张的躲在哥哥的身后。
刘明明轻轻的拉着妹妹的小手指着陆远介绍的:“小琴,这是我刚刚找到了一个大买家。哥哥一会儿要出去忙一趟,你在家里好好等哥哥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