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餘燼之銃 ptt-第六十章 重逢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余烬之铳
响亮悠远的汽笛声响起,晨辉挺进号撕开了冰冷的海水,静静地停靠在了伟伦尔特的海面上,享受着人们的注视。
作为永动之泵的最新作品,这算得上它的首次出航,前往的不是什么恶劣的战场,而是一块不曾有人探索的未知之地。
“那……是什么啊……”
码头上的维京人们都停下了手上的工作,远远地看向晨辉挺进号。
它的装甲上布满伤痕,仿佛是从战场上归来一般,在洛伦佐的示意下,船员们用防水布遮住了阿斯卡隆,可它那巨大的身影将防水布撑出狰狞的影子,引人遐想。
洛伦佐踏上了码头,看着维京人们略显呆滞的眼神,他想起了英尔维格的曾经,当初那些目睹九夏舰队的英尔维格人,想必也是同他们一样的眼神吧。
两个完全陌生的文明就此碰撞在一起,没人知道究竟会发生些什么。
“我们是要在这里等人来接应我们吗?”
塞琉紧跟在洛伦佐的身旁,轻声问道。
“应该是吧,毕竟我们的身份不是什么旅人,最好别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伯劳走了上来,在登陆前他特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说不定会有幸面见冰海之王,伯劳不希望失了礼仪。
“不过……你确定你这样可以吗?”
伯劳有些不安地看着洛伦佐,这个家伙换回了平常的衣服,黑灰的大衣,下摆快要没过膝盖。
很普通,很正常,从穿衣风格可以一眼看出洛伦佐是个异乡人,但也不会过多地引人注意,当然,这只限于那些没有和洛伦佐打过交道的人。
只见他手上握着手杖,腰间还有着隐约的凸起,伯劳用脚想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说,你是要刺杀冰海之王吗?”
伯劳忍不住问道。
“只是时刻做好准备而已,伯劳,我们的行动已经开始了。”
洛伦佐冲他微笑,霍尔默斯先生时刻都全副武装。
“我留守在船上,这里毕竟是异国他乡,晨辉挺进号上必须有人驻守。”
诺塔尔没有和诸位一起前进,而是停留在码头上。
“你一个人可以吗?”蓝翡翠问道,她有些担心。
“完全可以,而且还有很多事需要我来处理,比如物资交易什么的,我们可是带了三艘货船的。”诺塔尔指了指海面之上,行进缓慢的货船们在此刻才缓缓驶入。
“交易就按照我给你的清单进行就可以,货船上也有我们斯图亚特的人协助你。”塞琉对诺塔尔说道。
“我知道的,那么到时候船上见。”
诺塔尔向着几人挥手,他们则大步向前,踏上这片寒冷的冻土。
“维京诸国吗?感觉还真不太一样,有种陈旧的感觉,让人感觉回到了很久之前。”
伯劳呼吸着冰冷的空气,映入眼中的世界带着一丝冰蓝,看向头顶的穹顶,已有乌云密布,遮住了大半的阳光。
“你是想说这里很落后吗?”洛伦佐直指核心。
“不,我只是觉得,关于你之前所说的信仰,我觉得这里仍有着信仰的回音,虔诚神圣的回音。”
伯劳看到了那些竖立起来的木雕,上面粗糙地刻画着奥丁神的模样,过往的人群里,人们的脸上涂抹着战妆。
“感觉就像步入了旧的时代。”塞琉说,“你觉得呢,洛伦佐。”
洛伦佐沉默,静静地注视这一切,然后回答道。
“或许吧,真有那么一些微妙的感觉,但要我说……七丘之所可比这里辉煌多了。”
神 魔 系統
“可七丘之所那种地方不适合你,你会被条条框框的规矩束缚的死去活来,而这里有的只是血与荣誉,是所有战士们的归宿。”
熟悉的声音从前方响起,只见维京人大步走来,向着诸位张开了手。
“海!博!德!”
洛伦佐同样张开双手,高声大喊。
此声震天动地,尾音还被刻意地拉长,在海博德听到洛伦佐鬼叫的这一刻,他兴奋起来的脸便垮了下去,步伐放慢,眼神四处地游离,似乎想找个别的路离开这里。
重逢的喜悦在一瞬间消失,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海博德实在不想和洛伦佐相认,显然几日不见,他低估了洛伦佐病情的加重,他张着双手大步跑来,让海博德无处可躲。
“呦!海博德!真是好久不见啊!”
洛伦佐挽住他的胳膊,一副好兄弟的样子。
“给你们几个介绍一下,这是海博德·阿奇拉尔,这个大号冷漠脸是蓝翡翠,这个小号冷漠脸是塞琉·斯图亚特。”
洛伦佐靠近了海博德的耳旁,暗指着塞琉,低声说道。
“当今的斯图亚特公爵,行走的财富银行,这回贸易她就是重头戏了。”
海博德只能露出一脸的苦笑,明明才见面没几分钟,他的内心便已经倍感疲惫了。
看向成员里的最后一位,海博德认识伯劳,在玛鲁里的最后,便是他和特斯拉开着快船载着各位逃回英尔维格的。
伯劳站在原地,目光和海博德对视在了一起,一瞬间他们似乎读懂了彼此了眼神。
“你是已经习惯了?”海博德看着伯劳。
“不然呢?”伯劳悲哀地回应。
莫名奇妙,两人一言不发,仅仅是对视便加深了不少友情。
……
“踩在陆地上的感觉真不错啊。”
洛伦佐倒在柔软的座椅里,放松至极。
这里是与英尔维格截然不同的地方,座椅上堆满了兽皮,包裹着洛伦佐的身体,中央燃起篝火,温暖着四周。
这是一处位于密林之中的长屋,与伟伦尔特的其他建筑相比,它显得很是远离人群,但也十分清净,附件只有洛伦佐这批人存在。
斗罗大陆之唐三的妹妹唐莉
擎天一柱 月言
“这几天你们先住在这里吧。”
海博德安排着诸位的一切事宜,海上的旅程让人疲惫,大家都瘫在了座椅上,听着海博德的讲解。
“这里原来住的是谁?”
洛伦佐随意地观察着,发现生活起居类的东西一应俱全,只是大多有沾染了灰尘,似乎闲置了很久。
一个维京长屋被闲置,怎么想都有问题。
“伊瓦尔,这里是他的居所,因为远离人群,他蛮喜欢这的。”海博德回应道。
“这样……啊。”
洛伦佐没想到会是这样,他觉得自己问错了问题。
“没关系的,他的一些私人物品已经收拾差不多了,但有些地方还是没来得及清扫,最近的事很多。”海博德示意洛伦佐别在意。
塞琉打量着二人,她大概知道了怎么一回事。
“因为要开战了吗?”伯劳问起了别的。
“是的,战争需要的不止是军力,还有后勤,我们再加紧调拨物资,还有召集人员,”海博德叹了口气,回到维京诸国后,他就没闲下来,“维京诸国有着十多位领主,发动战争还需要他们的士兵。”
“他们的意向如何?”洛伦佐问。
“还好,虽然对于英尔维格产生抗拒,还有的人很不满,但没办,这是国王的命令,如果他们不听从,只会使维京诸国再次陷入内战。”
海博德看起来很头疼,但随即话音一转。
“不过还没那么糟,国王许诺给了领主们利益,只要战争胜利,每个人都有能力瓜分这一切。”
洛伦佐皱了皱眉,他想说些什么,但想想还是算了。
“然后是接下来的行程,这些我也看了,首先是斯图亚特公爵的任务,后续会有人与你交会,贸易将在这里敲定,然后便是前往棱冰湾,和威尔格达森领主讨论内部运输等事宜,还有维护晨辉挺进号。”
海博德拿着本子,在上面写写画画。
“然后,关于寂海……”
“这些稍后再谈吧,海博德。”
不等海博德把话说完,洛伦佐便打断了他的话语,他说道。
“难得休息,先别聊这些工作上的事了……海博德,你过来一下。”
洛伦佐站了起来,他走到一边,翻着从晨辉挺进号上带来的包裹。
“什么?”
海博德疑惑地走了过去,洛伦佐遮遮掩掩地,然后突然蹦了起来,把书怼在了海博德的脸上。
“《维多利亚秘闻》续集!”
洛伦佐高声狂呼,海博德则一脸的惊慌,他试着抓住这本书,然后迅速地将其丢出窗外,可洛伦佐显得他激动了,他不断地摇晃着,说着乱七八糟的话。
“这可是红隼委托我带给你的,他说你一定会喜欢这个的!”
“可以了!洛伦佐!”
海博德也跟着鬼叫了起来,他实在受不了洛伦佐这个样子。
“《维多利亚秘闻》?是我知道的那个吗?”
塞琉一脸狐疑地问着身边的人,之前奥斯卡送给过她很多书,用来打发无聊的时间,其中便有这样的书。
“应该是吧。”
伯劳多少也懂这类的骑士小说。
难以登上台面的东西,在下城区里都很常见,也因此伯劳总能见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有些东西有趣到伯劳都忍不住地想要将其收藏。在管辖内,他还知晓一个秘密的印刷厂,可以说这类书籍多半都是出自于那里。
“真可怜啊。”
蓝翡翠忍不住地说道。
“可怜谁?海博德?”塞琉好奇地问道。
“不……我只是为他认识洛伦佐而感到可怜。”
随着蓝翡翠的话语落下,在海博德的惨叫声中,洛伦佐翻开书籍大声地朗读了起来。
……
“我还以为你会很喜欢那本小说的。”
洛伦佐一边走一边观察着街头的风景。
伟伦尔特是维京诸国的首都,可即便如此,它依旧显得陈旧与破败,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让这些砍了几百年的维京人,突然投入到城市建造中,对于他们简直是个难题。
这里建设的已经足够好了,至少有了完善的城市体系,虽然绝大部分的道路依旧泥泞,但总比长满杂草的野外驻地强太多了。
“喜欢也要分时候的啊,洛伦佐。”
一提到小说,海博德就显得愤怒起来,所谓的公开处刑大概便是如此,最后其他人看待海博德的眼神已经完全变了。
起初他们以为海博德是个插满箭羽的怒熊,可被洛伦佐这么一番操作后,海博德在他们眼里就像一只无害的小海豹。
“这也算是让你快速融入团队嘛,我们可是要一起前往寂海的,路上再互相了解就有些太晚了。”
洛伦佐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思。
“寂海吗……话说你是在藏着什么吗?我们本该在长屋里进行一下关于寂海的交流的。”
海博德在即将提及寂海时,被洛伦佐粗暴地打断,现在这么看来,洛伦佐之后对自己的公开处刑,似乎都是为了掩盖他打断自己的举动。
雙 強 鷹 王 寵 妻
锦绣医女 芥末木瓜
“没错,塞琉·斯图亚特,她并不知晓我们之后的计划,她也不该知道。”洛伦佐说道,“她只是我们行动的掩护而已,针对寂海的行动,越少人知道越好。”
“为什么呢?”
海博德并不知晓关于缄默者的那些事,在列国之中,维京诸国算是一个较为奇怪的地方,离他们不远的海域下便藏着数不清的妖魔与珍贵的宝藏,可他们却沉浸于内战之中,这么多年以来都没有太多的发现。
“有些事知道了,就会死,还记得玛鲁里港口里,那些突然降临的天使们吗?就是那样。”洛伦佐说。
“那我是不是也要死了,我见到了它们。”
洛伦佐这么一说,弄得海博德心底一惊。
“还不至于,你接触的并不深入,她也是如此,但你继续这样跟我们走下去,你也迟早会面对这些,”洛伦佐反问他,“你害怕吗?”
“你在问一个战士是否畏惧死亡?这个问题很无聊,当我愿意代表维京诸国,随同你们一同前往寂海时,我就没怕过这些了。”
海博德毫不在意地回答着。
“真不害怕吗?奥丁神真就这么值得信任,让你们每个人都甘愿赴死?”
洛伦佐觉得海博德的话有些不可思议,但见了这么多维京人,他也没有什么意外了。
“这和奥丁神无关,只是我欠你的。”
海博德看了看洛伦佐,这张脸欠揍至极,可仍有着值得肯定的地方。
“按照国王的意思,玛鲁里的行动,我本该死在那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