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573章 你不傻啊熱推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如此,大唐如今最要紧的对手就是吐蕃。”
李勣叫人弄了地图来,指着西南说道:“吐蕃在五诏那边蛊惑,想搅乱大唐的西南,不过因为道路不便,距离太远的缘故,禄东赞不会在此投入太多的兵力,得不偿失。”
名将一开口,就知有没有。
“在西域,吐蕃人若是想出兵,就只能绕道葱岭。”
贾平安起身看了一眼,被程知节一枚暗器飞来,他接过,却是果脯。
老程,你依旧被老婆宠成了孩子!
“坐下!”程知节冷着脸,“大人说话,孩子听着就是了。”
李勣笑了笑,看了贾平安一眼,“年轻人急于建功立业是好事,不过要有耐心。”,他指着吐谷浑说道:“吐蕃从葱岭绕道攻击安西,兵力和粮草都很艰难,必须长途输送,代价太大。所以最好的法子就是拿下吐谷浑,窥探我河西与陇右,随时能切断安西与长安的联络。”
这就是吐蕃的战略,李勣此刻说来,恍如数十年后亲眼所见。
“吐蕃人绕道葱岭,大唐无惧!”
程知节的手指头在葱岭那里绕过,边上就是安西四镇。
“这条路绕过来,我军严阵以待,守御为先,随后府兵出河西增援,吐蕃人进退两难。”
李勣抬头,“所以移民安西不可停滞,安西的大唐人越多就越安稳。”
梁建方说道:“大唐男儿提着刀就是勇士,若是有数十万百姓,怕他什么?”
众人点头,都觉得理所当然。
李勣说道:“今日议事……”
他的手指头往西边一动,抬头,神色平静,“大唐可要往西边继续?”
继续打?
一个年轻将领起身道:“英国公,应当打过去。那边有大食,若是击败了大食……当世再无敌手。”
你觉得你是孤独求败?
贾平安默不作声,听着这些人在发表看法。
“小贾!”
李勣终于点了他的名。
贾平安起身过去,指着大食说道:“这是一个强大的国家。”
大食并非弱者。
“诸位,一味扩张并非好事。”
贾平安见有人冷笑,就回以一个冷笑。
哥心情不爽,再哔哔就收拾你。
那将领起身道:“高丽不是大唐的对手,突厥苟延残喘,只剩下了一个吐蕃,可大唐只要盯住吐谷浑,吐蕃能做的有限。如此把强大的军队放于何处?白白耗费钱粮吗?”
他挥拳,兴奋的道:“大唐就该趁着这个时机向外打,一直打到再无敌手为止。”
我也想啊!
但如今不现实!
那将领挑衅的看着贾平安。
这是要和我争论?
哥当年做键盘侠的时候你的骨头早就朽烂了。
贾平安沉声道:“西域控制不住,吐火罗等地势力纷杂……那一块地方很复杂,再过去就是大食。就算是打下了,后续如何统御?羁縻?”
他一拍案几,怒目圆睁,“就为了一个羁縻之地倾国一战?”
“为何不能控制?”
“如何控制?”贾平安想骂人,“那些地方……说简单些,我此次去了龟兹,先帝时龟兹就被大唐攻灭,可时至今日,龟兹依旧有人想叛乱。这还是大唐有驻军,若是没有驻军,我敢打赌,今日撤军,明日就有人野心勃勃……”
这等事儿历史上的教训太深刻了,比如说后世的交趾,拖的大明不堪重负,最终放弃。
“为何不能在大食驻军!”
娘的,这事儿还没谱就惦记上了。
“大食离大唐多远?”
贾平安太清楚不过了,“大唐在大食驻军,远离长安千万里,如何控制?一旦开始……你可知就再也无法停步,大唐要么在征战中灭亡,要么就一直征战,停不住……”
战车一旦发动,再想拉刹车就晚了。
李勣等人平静的听着。
你还想说啥?
贾平安屈指叩击地图,目光中带着询问之意。
将领脸有些红,“照你这么说,大唐就不该出击?”
这便是如今大唐对外战略的疑惑期。
该怎么打,打哪里……
“为何不打?”贾平安指着大食说道:“当大唐全面控制了安西时,西域那些小国会惶然,会引着吐蕃和大食来争斗……”
“你是说……以逸待劳?”
将领有些理解了贾平安的意思,“你并非是反对攻击,只是想稳固现有之地,那些对手如芒在背,会主动出击……”
你总算是明白了!
历史上当大唐在安西的统治越来越稳固时,那些小国开始惶然,随后勾结吐蕃进攻安西……这就是以后的节奏。
“安西控制了商路,大唐从那里得到了好处,吐蕃要想发展,唯一的方向就是西域,所以大唐和吐蕃在西域将会有漫长的战争……”
贾平安在心中说了一句:百年战争!
但我来了,用不了百年!
“从长安到安西多远?再到大食有多远?”
贾平安觉得将领不但要有厮杀的能力,还得有全局眼光,“补给如何输送?援兵如何抵达,这一路的代价……问问户部,大唐可能承受?”
这个时代……除非铁路能发展起来,否则国家越大,崩溃的可能越大。
蒙古帝国大的前无古人,可后来却崩溃的让人没头没脑。
弄个火车?
但太难了。
不算地形的限制,钢材、蒸汽机车……这些对于此刻的大唐来说就是一个BUG。
没有几十上百年的潜心研究,这事儿看不到一丝希望。
若是真的弄出来了……
贾平安觉得一个庞大的帝国就在眼前。
“另外,大食人并不安分。”
大食使者去年才来过长安,贾平安的话让众人不解。
“说说。”
李勣的语气中带着近乎于偏爱的情绪。
程知节为此看了他一眼。
徐懋功这是想栽培小贾。
是了。
李靖栽培过他,他栽培小贾……大唐就是这般传承下去。
武人不死,大唐不灭!
“大食如今也在扩张。”贾平安觉得自己有必要开一门叫做政治与战争的科目,“当他们觉着自己足够强大时,他们就会为自己的大军寻找对手……一旦发现威胁,战争不可避免。”
“就如同大唐立国后的那些厮杀?”
梁建方问道。
贾平安点头,“大唐立国,随后就灭了突厥,一直厮杀,直至大唐觉得安全了,这才拉住了战车。”
“说得好!”
苏定方赞道:“大唐正是如此,一直厮杀到大唐感到安全。”
“其实……”贾平安笑道:“许多时候,合纵连横也是不错的手段。譬如说威压对手的周边。”
这便是后世大流氓最擅长的手段,拉着一干小弟来围堵对手。
李勣起身,“诸位以为如何?”
年轻人们站起来,有人想说话,被瞪了一眼。
允许旁听并发表意见就算是破格了,最后的总结轮不到他们。
梁建方看了贾平安一眼,眼中有不加掩饰的欣赏之色,“稳固安西,看好吐谷浑。给吐蕃一巴掌。”
这就是今日议事的结果。
李勣点头,“如此老夫这就进宫禀告陛下。”
军方确定了这个战略,李治会仔细斟酌,和宰相们就这个方案反复讨论。一旦确定了,就不再动摇。
贾平安走出了值房。
先前的将领跟上来,“武阳侯,你有何志向?”
贾平安看着西方,“不辜负那些人!”
“谁?”
“……”
贾平安并未回答。
所谓的开元盛世,底下危机四伏,堪称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李隆基和杨贵妃双宿双飞,倍感惬意,随后就成了大唐由盛转衰的代表性人物,遗臭万年。
记得是武媚执政期间,吐蕃一边攻打凉州,一边傲慢的派了使者来,要求大唐全面撤离西域,割让碎叶以东地区……
李白出生于碎叶,那不是什么外国……而是大唐!
若是能击败吐蕃,那么大唐将能全力应对来自于西方的挑战,若是能如此,那些面对十倍百倍之敌也不肯屈膝的忠勇之士……当不会再有遗憾。
河西走廊被吐蕃截断后,大唐君臣都觉得安西完了,定然灭了。
当安西使者到了长安时,长安沸腾。
原来那些身处绝地的大唐将士们依旧在奋勇厮杀!
孤军奋战五十载!
贾平安只是想想,就觉得不该让这样的悲剧发生。
若是注定有这等悲剧……
“那就先把吐蕃给灭了!把大食给灭了!”
……
“此事陛下让百骑掺和,便是想让老夫和贾平安能融洽些。”
李义府召集了心腹议事。
“侍郎,那贾平安乃是皇后的心腹……”
大佬,你自己就是靠着支持皇后起家的。
李义府淡淡的道:“他是他,老夫是老夫。老夫中书侍郎,领太子右庶子,他算个什么?”
李义府如今就等着机会来临,随即就能一举跨过无数人终其一生都只能远远观望的天堑,成就相位。
宰相能和帝王坐而论道,而贾平安只是个后生小子罢了。
但这个后生小子却给了他一下,庄子管事被废,这对于红得发紫的李义府来说就是被抽了一耳光。
“明日就和雍州商议!”
……
“贾平安可去求见了李义府?”
李勣汇报了军方对未来战略的看法后走了,李治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王忠良赶紧令人去打听。
“陛下,贾平安先前跟着老帅们议事,结束后说是出去巡街。”
贾平安巡街——早退!
这个歇后语已经在小范围流传了。
在街上转悠一圈之后,贾平安就溜回了家中。
“生了!”
刚到家,正好就遇到了王大娘发动。
这一胎生的干净利落,说是才将上产床就生了。
苏荷一脸艳羡,“夫君,下次我也这般简单就好了。”
上次是谁哭喊着发誓不生了?
这才将过了一年多就忘记了?
卫无双拍了她一巴掌,“赶紧去看看。”
贾平安不好过去,就在家中等消息。
两个孩子睡着了,阿福缓缓滚过来,爷俩依偎在一起,觉得这是难得的闲暇时光。
“哇!”
老大哭了。
阿福没动。
贾平安欢喜的道:“果然是好孩子,都能克服心理障碍了。”
“哇!”
孩子就是这样的,有人哭就会跟着哭。
兜兜也哭了起来。
嗖的一下!
贾平安发誓,阿福跑的比上次追杀沈丘时还快!
“抱出来。”
天气渐渐暖和了些,贾平安觉得该让孩子晒晒太阳。
两个孩子被抱出来,贾平安一手一个。
鸿雁一溜烟跑了回来,喘息不已,“郎……郎……”
你要是再浪,回头就让你去刷马子。
“郎君……”
“可是有肥肠?”
鸿雁满头雾水,“没。郎君,是个女儿。”
贾平安无奈的道:“两个女儿了,表兄如何?”
杨德利对香火的执着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表郎君在笑,笑一笑的就落泪了。”
杨家,杨德利对王大娘深情款款的道:“你放心,为夫喜欢。”
王大娘不禁欢喜,觉得自己果然是寻到了一个旷世好夫君。
转过头,杨德利进了祠堂,跪下低嚎,“姑母,又是女儿!”
我不想活了!
杨德利潸然泪下。
卫无双和苏荷来帮忙,稀罕了一阵孩子后,就问道:“可有名字了?”
这年头的女娃有个排行就不错了,比如说杨大娘,杨二娘什么的。
有人去问了杨德利,他楞了许久。
晚些卫无双和苏荷回家,进了后院就忍不住笑。
“笑什么?”
表兄一心想要个儿子,贾平安担心的是王大娘要是生不出儿子来,表兄会魔障了去纳妾。
就他那点持家手段,家中真要进了小妾,保证能把好端端的家给折腾散了。
“不行了。”
苏荷捂着肚子蹲下,一手拉着贾平安,“夫君,哈哈哈哈!”
“笑什么?”贾平安板着脸,“严肃些。”
“夫君,表兄竟然把大丫的小名给改了。”
“大丫这个称呼是有些不大尊重孩子,至少得有个名字不是。表兄这几年读书上进,定然取个什么黛玉或是湘云的。”
卫无双突然身体颤抖。
爱如玫瑰天
“无双!”
贾平安扶着她,卫无双一张口就笑喷了。
“哈哈哈哈!”
连卫无双都笑成了这样,表兄,你究竟给两个闺女取了什么名字啊!
“大丫改名叫做招弟。”
苏荷又笑了起来。
贾平安木着脸,“刚生的二丫头呢?”
“盼弟。”
我勒个去!
贾平安怒了,当即去了杨家。
“平安呐!”
王学友一脸纠结内疚,仿佛生女孩是他的过错。
杨德利笑着在安慰岳母赵贤惠。
大丫很是欢喜,“叔,我叫做招弟呢!”
“是啊!招弟……好名字!”
随即贾平安看了襁褓中的盼弟,低声劝道:“生男生女和女人没关系,你别瞎折腾。”
“和女人没关系?”
杨德利一脸不信。
贾平安拍拍他的肩膀,“种子是你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杨德利茫然。
贾平安回家后,抱着兜兜逗弄,“要不要叫做来弟?”
苏荷抢过兜兜,苦大仇深的道:“回头我接着生!”
第二日。
程达很严肃的道:“武阳侯,说是让百骑配合李侍郎,咱们该去求见吧?”
贾平安摇头,“李义府有事自然会说话。”
程达寻了明静,“李义府号称李猫,笑里藏刀之人,咱们不去,回头他在陛下那里告一状……”
明静也很纠结,就去劝了贾平安。
“恩怨先放一边,把事情做了,免得被李义府抓住错处不放。”
誰 家 mm
贾平安摇头,“此事我来处置,错了我来承担。”
不识好人心!
明静冷哼一声,回去翻看购物车。
程达长吁短叹,问了包东,“我怎地觉着武阳侯最近有些飘呢?”
明静正好出来,冷冷的道:“我看他是许久未曾挨刀了。”
第一日,李义府那边和雍州商议移民的事儿,没啥事。
第二日,依旧没动静。
程达坐不住了。
明静也坐不住了。
贾平安依旧稳如泰山。
“安静。”
程达和明静嘀咕的声音太大了,让贾平安很是恼火。
“朝中已经行文长安各地了,李义府那边的人奔赴各地,咱们百骑该去护卫……”
程达和明静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要炸了啊!
贾平安觉得这两个有些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意思,“李义府和我不睦!”
“他会趁机下手。”明静觉得贾平安低估了李义府的无耻,“他会说咱们偷懒。事情办成了,他会说百骑毫无功劳。事情办砸了,他会说是百骑的错。”
“咦!你不傻啊!”
贾平安喜出望外,“意外之喜啊!”
在明静爆炸之前,贾平安解释道:“李义府就想撇开百骑去立功,也确如你所说的那般,事情办砸了想让咱们来背锅……”
“其实成不成咱们都会背锅。”
李义府什么人?
李猫!
一个人能和一个成语挂钩,你可想而知。
而且这个成语全是负面:笑里藏刀。
明静一怔,脑海中的货物都变成了杀机,双目露出了凶光,“你是说……不管成败,他都会想办法捅咱们一刀?”
是想办法捅我一刀,但你要认为李猫是想捅百骑一刀我也没意见。
“没错。”
明静明白了,“如此,咱们不掺和反而最安全。”
贾平安赞道:“看来我调教你这几年还是卓有成效的。”
“调教何意?”明静很纯很天真。
“就是……教导。”
明静坐在那里想着,突然说道:“那咱们不去,到时候他也有说的,说百骑偷懒。”
“我在想他此刻憋着一肚子的坏主意没法用的难受。”
过了几日,事情渐渐明朗了。
“李义府令人去长安各处宣扬移民安西之事,应者寥寥。”
随后锅就扔来了。
“武阳侯,英国公寻你。”
贾平安知晓话儿来了。
尚书省,李勣拎着马槊一阵狂舞。
贾平安赞道:“英国公好马槊。”
李勣来个高难度的铁板桥,结果起不来了。
幸而贾平安反应快,冲过去拉了他一把。
若是李敬业在,定然要说阿翁你赶紧多寻几个女人吧。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