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他從地獄裡來討論-422:貓與狐狸怎麼恩愛(一更)相伴

他從地獄裡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裡來他从地狱里来
岐桑靠着柱子,故意学着戎黎的语气:“不会碰你不会抱你不会吻你——的时候来的。”
戎黎:“……”
这只狗。
岐桑走近,打量打量棠光:“啧啧啧,戎黎你的审美真是……”
棠光身上穿的衣服是戎黎准备的,全身上下一个颜色,粉白。
这云光锦是天海鲛吐的丝,天上地下也找不到比这更好的料子。
被老狐狸白瞎了。
岐桑无比嫌弃老狐狸的审美:“好好一个漂亮的小姑娘,看你给她穿的什么。”
还有头上戴的。。
岐桑手伸过去,还没碰到棠光头上的木簪子,手便被戎黎抓住了。
他警告:“别乱碰。”
狐狸的领地意识还挺强。
岐桑刚要把手拿回去,看见了戎黎的手腕,他神色骤变:“这是什么?”
戎黎腕上有一根细细的、黑色的血管,像藤蔓,爬在骨肉里。
他收回手,背到身后,让衣袖遮住手腕:“棠光,去卧房等我。”
“哦。”
氛围不太对。
棠光不放心地看了好几眼,才去了卧房。
戎黎手上那条黑色筋脉是入魔的征兆,他太操之过急,已经走偏了。
禁术之所以会称之为禁术,就是因为极易被反噬,最后失去思想和控制力,只剩下杀戮的本能。
“你再练下去,真要成魔了。”
戎黎一意孤行:“我有数。”
岐桑一个神都忍不住要爆粗口了:“你有个屁数。”
这狐狸已经喝了迷魂汤,脑子不清醒。
岐桑说:“赶紧收手。”
戎黎的眼睛里压着死气沉沉的平静:“收不了。”
“戎黎!”
“岐桑,我很爱她。”他认命,“很爱她。”
有生之年居然能从老狐狸嘴里听到这种话。
这话能折碎他一身上古神尊的骨。
岐桑捏了捏眉心,头疼不已:“你还有个神尊的样子吗?”
掌天下生死,本该无情薄凉,一只白灵猫让他生出了慈悲。
他毫不挣扎,不抵抗:“不想当神尊了,想做个寻常人。”
谈何容易。
奉子逃婚,绯闻老公太傲娇
父神给了他们神骨,是要让他们普渡众生,而不是臣服一人。
“如果你成了魔,我不会手下留情。”
表完态,岐桑走了。
戎黎看着手腕上那条黑色的筋。
“先生。”
棠光扒着门,探头出来。
戎黎把袖子整理好。
她四下瞧了瞧,岐桑已经走了,她这才出来:“你和我师父吵架了吗?”
戎黎否认:“不是吵架。”
肯定是。
她听到岐桑吼戎黎的名字,听上去好像很气急败坏,很怒其不争,很爱而不得……
天道本纪 雄先森
“是因为我吗?”
“别瞎想。”
她怎么可能不瞎想,毕竟她听过那么多话本:“我师父,”她难以启齿,“是不是也喜欢你?”
戎黎:“……”
以后得少让她去卯危神殿。
“没有的事。”
棠光表情十分纠结,一边是对她恩重如山的师父,一边是跟她私定终身的戎黎,该如何取舍?
她好酸:“他刚刚抓你的手了。”
戎黎接不上话了。
她自顾自地伤神:“怪不得他会帮你,原来都是因为爱情。”
戎黎:“……”
她四十五度仰望殿外的照明珠,脸上写着忧郁两个字:“哎,我以后该怎么面对我师父呢?”
戎黎:“……”
他的猫被岐桑养歪了。
戎黎解释,试图掰正:“我们只是邻居,关系一般。”
棠光奔腾而去的歪脑筋一去不返:“我师父是在假装不在乎,其实他可在乎你了,他还在枣树下面埋了酒,说要留到万万年后,和你共饮。”
越想越像爱情。
她都要被感动了:“他收我做弟子也是因为——”
戎黎堵住她的嘴,原本只是想让她把话咽回去,吻到后面她咽回去的就不止话了。
狐狸天生就会勾人,戎黎也不例外,动情时,眼角都有媚意。
她被勾得浑身发软,变成了一只没有骨头的猫,软趴趴地窝在他怀里。
“终于安静了。”
戎黎没停,在舔她的脖子。
不知道别的狐狸喜不喜欢舔人,反正他喜欢,喜欢她全身上下都沾上他的气息。
她张着嘴喘气:“先生。”
“嗯?”
“能不能给我看看你的原身?!”她只见过他的尾巴,“我在西丘的时候就想看了。”
到了戎黎这把岁数,很少会现真身。
他嗯了声,变成了白狐。
通体雪白,瞳孔墨黑,有三尾,不是一般的狐狸品种,他只比猫大一点点。
棠光眼睛都看直了。
哇,好倾国倾城的狐狸。
她由衷地赞叹:“你的毛真白。”
伪绅士 米包
戎黎:“……”
她蹲下,忍不住伸手去摸,再一次由衷地赞叹:“而且还好顺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