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的只是個村醫笔趣-第477章 陪酒讀書

我真的只是個村醫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個村醫我真的只是个村医
只要陈长寿有抬脚的念头,陈毅立马从地上跳起来,紧紧的抱住他的大腿。
让他再也不能前进一步。
如此过了半个多小时以后,陈长寿也算是彻底的明白了。
他那便宜父母根本没想要帮他,不然就这里这么大的动静,那两个人不可能不出来看看。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今天这件事情,就是他们所授意的,所以才一直不闻不问。
“既然这样,那就告辞了。”
再这么耽搁下去,就算能找到钱,公司也已经被法院彻底的封杀了。
到时候身为子公司的医药公司,肯定也会跟公司一起被查封,他们就算有再好的药品也没用了。
“怎么?这么点磨难就受不了了?”
正当陈长寿想转身离开的时候,一直不说话的陈毅突然开口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磨难?”
他公司现在都快要破产了,实在是没有心情继续跟陈毅在这里玩闹。
这么做简直就是在让那些等着他的工人们寒心。
“这是老爷子说的,你今天肯定会来求助,所以让我把你拦在这里,只要你能坚持一个小时,你公司的危机自然迎刃而解。但是……“
诸天武道强人 青匆客
话虽然你放心说完,但是基本上大家都已经懂他的意思了。
无非就是陈长寿没有完成这个考验,所以根本从陈振国手里拿不到钱。
听到这里陈长寿也只是冷冷的笑了笑,这些人只不过是说的好听而已。
他们根本从来都没有过要给钱的想法,不然他的公司也不至于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你还是好好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闻言陈毅觉得十分的莫名其妙,他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这陈长寿这句话什么意思?
既然已经知道陈振国不会出手相助,陈长寿也不准备继续在这里纠缠下去了。
毕竟公司还有一大群人都在等着他养活。
“大哥,是不是陈振国不答应借钱?”
一看见陈长寿垂头丧气的样子,高威立马就明白了,肯定没有借到钱否则不可能会是这个样子。
“对,威子,你能不能问问你爸,现在银行能给我们贷多少钱?”
之前有银行找过陈长寿,问过他要不要贷款,但是那个时候陈长寿正风头上,怎么可能会需要贷款。
因此想都没想陈长寿就直接拒绝了,就是不知道现在银行那边还能不能给他们放款。
正当高威想问问自己老爸时,陈长寿的办公室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龙泽气急败坏的从外面走了进来,直接就狠狠的给了陈长寿一个耳光。
“龙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昨天两人才说好,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大家好好相处相安无事。
怎么这才刚刚过了一个晚上,龙泽就不管不顾的冲了进来?这也实在是太不把他们签订的条约放在眼里了吧?
“什么意思?你居然还有脸问我什么意思?我儿子昨天晚上被人杀了,今天早上就有人把这个送到了我的桌子上面,你告诉我整个江州除了你还有谁知道这件事情?”
龙泽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叠照片甩在了陈长寿面前,上面全部都是小江尸体的照片。
加重陈长寿嫌疑的是,尸体旁边居然还用献血在旁边写了几个大字:龙泽你真以为自己的秘密没有人发现吗?
得知这件事情以后,龙泽第一时间久带人赶到哪里把所有的痕迹都给抹除了。
名门boss的私宠:吻安,小甜妻
确认任何人不可能再从哪里得到任何的线索以后,这才急吼吼的来到了陈长寿的办公室。
“龙总我可以非常肯定的告诉你,这件事情绝对不是我做的,昨天晚上我一直都在跟陈毅两人发生争执,我在门外呆了一晚上,这……”
虽说这件事情说出来有些丢脸,毕竟试问这世界上有几个人向自己的父亲借点钱都借不到的?
可这个时候为了自己的清白,陈长寿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你说什么?”
听到这里龙泽也愣住了,要是陈长寿说的是真的话,那么他儿子到底是谁杀的?
居然还能知道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这个人着实有些不简单。
“不相信的话你可以自己去查。”
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血 獄 魔 帝
危险总裁:丫头,你被捕了!
即便龙泽已经逼问到了这个地步,但是没做过的事情陈长寿也是绝对不可能会承认的。
昨天一晚上他都在陈振国哪里,怎么可能会有机会对小江动手。
“哼,你放心,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知道陈长寿没有动手以后,龙泽气冲冲的离开了。
然而他并没有相信陈长寿的话,反而觉得陈长寿之所以这么说完全就是因为他杀了自己的儿子,所以才……
想通了这一点龙泽直接让借钱给陈长寿公司的人,现在立刻马上去要钱。
不管有没有到期,全部过去这样就看陈长寿怎么处理了。
半小时后,陈长寿的公司大楼已经被所有要账的给围的水泄不通了,急的陈长寿一个头两个大。
昨天他还想着去什么地方借点钱,维持一下公司的日常运作。
没想到……
“威子,现在怎么办?”
从刚才龙泽对他的态度就能看的出来这些人全部都是他找来的,根本没有相信陈长寿的话,否则就不会是刚才这个样子了。
现在这么多要钱的人在外面,陈长寿根本不敢轻易露面。
“大哥,要不然你还是……”
刚才高威已经给自己老爸打电话求助了,但是*二话不说就拒绝了。
我真的只是个菜鸟 以城
这下他也不直到该怎么办了。
甚至高威都想让陈长寿去认罪了,毕竟这样才有可能保留下陈长寿的心血。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儿的。”
看见高威的样子,陈长寿本能的还以为高威是在关心他,所以还安慰了两句。
根本没想到高威是想让他去自首,但是高威没想到的是,要是陈长寿真的这么做了,是绝对不可能有机会从警局里逃出来的。
“大哥,现在我们该怎么才才好?”
下面的人已经开始砸门,恐怕要不了多久这些人就会冲上几来了。
这时,陈长寿办公室的门再一次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进来了一位看起来就特别有上位者气势的男人,只是不同是这人身后没有跟着保镖。
“你是?”
仔细的搜索了脑海中所有的人像,陈长寿可以确定眼前这个人他确确实实没有见过。
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陈长寿,男,二十五岁。未婚妻梁小玉,曾经的恋人,曾萱……”
从这个男人第一句开口以后,陈长寿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对劲起来。
这种被人像看一张白纸的感觉,实在是太让人不爽了。
“停,你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想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