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蟲屋 txt-第555章 可以打了閲讀

蟲屋
小說推薦蟲屋虫屋
林顺安正要转头,车窗上有光晃过。
灰白色的稀薄的光从很遥远的地方蜿蜒而来。
是一条路。
路上布满着黑色的枯枝。
一双极瘦极薄的赤足踩在光路上,一步一步向前走着……
寒意窜上脊椎,头皮一阵发麻。
林顺安张嘴欲呼……嘴巴张不开了,手指动不了了,眼珠无法转动,他无法呼吸……
他突然察觉到四周太安静了。
谈话声,车辆行驶声,一丝声音都没有。
静寂。
逐渐窒息中,林顺安只能看着那双赤足踩着枯枝一步一步向前,慢慢显露出瘦骨嶙峋的脚踝,小腿,膝盖……
一只苍白近乎透明的手像是穿过一层水幕一样穿过车窗,朝他的脸伸去,越来越近,要碰到了……
砰!
一声巨响在林顺安耳边炸开,闷热浑浊的空气冲进鼻腔。
能动了!
他喘着粗气说:“窗,车窗外有……”
“小心!”钟言挥剑砍断了从车窗中刺进来的枯枝,旋即将林顺安拉到了身后。
林顺安这才看清了车厢中的景象——黑色扭曲的枯枝布满在内壁上,卷曲着,生长着。
苏望舒等人各自与枯枝战斗着。
一根粗壮的枯枝陡然从上方垂下,朝着箱子直刺而下。
他尚未来得及出声警示,一片剑光闪过,所过之处枯枝化成黑灰簌簌落下,尚未落到地上,便如潮水般褪去。
任庆宁剑尖点地,“我们得离开这里。”
林顺安吐了口气,他努力在晃动的车厢中稳住身体,问:“外面怎么样了?”
汪瑾回答他:“我们迷路了。”
林顺安一惊,他问:“发生了什么?”
“还不清楚,应该……”汪瑾犹豫了下,“可能有外力干扰的……”
“我们被盯上了,”苏望舒转身,视线扫过箱子,“按照计划的话我们现在应该已经到山上了。”
林顺安想了想,“我们现在在世界的边缘?”
苏望舒肯定了他的推测,“对,在‘夹缝’之中。”
“别的车呢?”
“不清楚,”苏望舒停顿了下,“司机死了。”
“死了……”林顺安喃喃重复了一遍后抬头往车窗外看去,漆黑一片,仿佛之前他所见的光路,女人,还有苍白的手掌都只是他的幻觉。
他说:“我觉得,那些枯枝和小世界里的很像。”
“弄进研究所的那个?”苏望舒问。
“是的……”一阵晕眩袭来,林顺安朝后踉跄了一步,刚好踢在了箱子上。
车厢晃动的更厉害了。
勉强站稳后,林顺安抬手揉了揉眉心,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却感觉到胸口很闷,连续做了几次深呼吸,但晕眩感却越来越重。
这时任庆宁再次开口说:“我们先想办法离开吧,林博士的身体撑不了太久。”
“可是我们根本不知道我们现在在哪?敌人是谁,藏在哪?”钟言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林顺安身边,他从口袋中拿出一管药剂,拧开后递向林顺安
林顺安认出了这是灵力浓缩液。他接过一口喝了,一股清凉之气顺着喉咙往下蔓延至扩散到全身。他向钟言道谢说:“谢谢了。”
“不客气,这是你们的成果。”钟言说。
见林顺安缓过来后,汪瑾说:“我有一个办法。”
所有人都看向了她。
她犹豫了一下,“我知道山上现在的位置。”
“现在的位置?”林顺安有些不解。
“你负责过山上的传送工作?”任庆宁问。
魔域
汪瑾点了点头。
“山上的位置一直在变化,我们只能通过特定的地点,用传送的方式过去,”任庆宁向林顺安解释说:“但它本身,在一个时间段内有一个定点,之前研究所能找到那个小世界,也是知道了它当时的位置……”
狼尊天下 土根梦想
小世界,枯枝,定点……
林顺安感觉他似乎抓到了什么,正要细想……
他听到了苏望舒的声音。
苏望舒生硬得打断了任庆宁的话,“任修士,对于你之前说的三十多年前的灾变,我有一些疑问。”
任庆宁问:“什么疑问?”
苏望舒的表情很严肃,“当时他出现在山上,是因为他知道了山上当时的定点,还是别的缘故?”
“这我就不清楚了,”任庆宁没有回避苏望舒的视线,“我记得好像是当时特科的一个命理师算出来的,对了,那时还不叫特科。”
哗啦。
一扇车窗碎开了。
阴风一阵一阵地吹进来。
吹进了骨缝里。
林顺安打了个寒颤。
“苏先生,我们到了山上在谈这个吧。”钟言出声了。
“这很重要,”苏望舒的态度却异常强硬,“而且或许我们留在这里才是最好的选择,”他看着钟言和汪瑾说:“他们一定会来找我们的。”
钟言思索了片刻后点点头,不再出声。
苏望舒再次看向任庆宁,“任修士,我不清楚那一战的细节,是因为山上和政府达成了一些协议——这些细节是应该被隐藏被遗忘的。”
他的声音变轻了,“一旦被记起,就不会死去。所以我们甚至不用任何名称去称呼他。”
“所以任修士,你不可能不知道这个协议,但在即将到达传送点的时候,你却故意和我们详细描述了当年发生的事,吸引住我们的注意力。”
林顺安只觉得全身的寒毛立起。
他听到苏望舒质问任庆宁,“任修士,你是在给什么东西指路吗?”
……
山上。
姜游用长叶草编了个草球,吊在鱼钩上。他把鱼竿伸到姜末面前,一边轻轻抖着,一边说:“上钩上钩……”
草球碰了下姜末的鼻子。
姜末后退了一步,转身背对着姜游,同时一团蛛丝砸在了姜游脸上。
姜游扯着蛛丝,口中念叨着:“七岁的崽,可以打了,可以打了……”
不远处传来几声清亮的鹤鸣声。穿着本白色上衣七彩条纹长裙的少女乘鹤而来。
唐不甜跳下仙鹤走到姜游面前。
姜游问她:“出事了?”
唐不甜点头,“钟言他们失踪了。”
“今天的风有点凉啊。”说着,姜游转过身,看着远处的沉浸在飘渺云雾中的山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