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白首妖師-第四百七十三章 明月如山展示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白首妖师
对于九仙宗宗主来说,实在想不到,在这妖域已经犯北,鼋城大战将起的时候,还有什么事情比这更重了,真要算起来,那也只有传说中的天外天和大夏之西的夜原了啊……
倒是方寸,轻轻笑了笑,道:“想什么呢,我只是要救我家宗主而已……”
说罢了,也不理会九仙宗宗主诧异的眼神,更不向他解释小徐宗主的事情,只是唤来了红桃娘子,轻声向她吩咐了几句,便让她去法舟外面通知一些人了,而他自己,则是与九仙宗宗主静静相坐,看起来非常悠闲的在那里喝着茶,对坐卧难安的九仙宗宗主视而不见。
不多时,法舟外面,便有数道人影,踏云而来。
其中,有刚才已经见过的炼器大宗师,也有一位身材娇弱的妙龄女子,正是曲苏儿姑娘,还有一个身着书生打扮,但却一身鬼气的人,正是很早便追随方寸的鬼书生,另有一个身材粗壮的蛮族大汉,一个脸上蒙着白巾的惋约女子,一共五人,齐齐进入了舟舱之中。
方寸先是起身,向他们见礼,然后便为九仙宗宗主引见。
这五人,正是分别执掌炼器、炼丹、符道、武道,以及魂道的人,同时又向着九仙宗宗主介绍道:“《算经》一道,我暂时还没找到合适的人选,但想必你们九仙宗是有办法的……之前你们的真传大弟子,不就是位天赋非凡,最为擅长《算经》之道的好苗子么?”
九仙宗愣了一下,才意识到他指的是陆霄。
顿时又气不打一处来:“这是把我们家已经离山的弟子都给算上了呀……”
但细细一品,便又发现,灵、草、书、武、魂,乃至算经,都已经有了人选,但从七经来看,却还有术经一道未有人选,不知是没找到,还是有其他目的,眼神好奇看了过来。
方寸笑道:“《术经》一道,这天底下会的人多了去了,倒是不必着忙,总要做的有些特色才是,若我料得不错,如今的净宗大僧,也有了出世之意,若是他们想往清江来,便引进来便可,至于他们是不是会舍得将自家秘法交出来,那却是他们自己的问题了……”
九仙宗宗主听着,暗暗摇头。
净宗的和尚,怕是不会有这么大方吧?
而方寸并不多作解释,笑道:“当然,就算他们交出来了,也不必真将大权放给他们,毕竟,除了净宗,人家隐宗说不定也会有表示,隐宗之外,魔宗又眼不眼馋呢?”
“太离谱了吧?”
九仙宗宗主越听越觉得不可思议了。
大冒险
但他没有多问,只是打定了主意,自己帮着把另外六个地方看好即可。
凭着他的直觉,他认为方寸说说出来的,或许没有这么简单。
但若是方寸有别的打算,自己问,肯定是问不出来的,与其这么急着追问,逼得他来骗自己,倒不如细细的观察一下,而若是凭了自己的眼力,连方寸最终做这些布置最后真正的目的都看不出来的话,或许自己也就不用多想了,一切都已被人安排好,躺平即可……
“诸位,此间大事,便暂托付于你们,我另有要事,先告辞了……”
方寸作罢了引荐,又交待些杂事,便自笑着离开。
走到舟舱门口,大袖轻轻一展,便倾刻间化作一道神光,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他看出了九仙宗宗主心里有疑惑,也秘须承认,他疑惑的有道理。
自己设下这七方圣地,当然是有安排的。
所有魔王都得死 姬家小夜
若是料的不错,九仙宗宗主在深切了解了这七方圣地之后,就会看出来。
而到那时,他一定会像只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到处找自己。
官场作戏 乐颜
与其那时候再看一个中年男人向自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还不如自己提前躲了。
……
……
“这方天地啊……”
身形一遁之下,便已到了数十里外。
方寸在茫茫云气之下,停下了身形,白袍在风上飘荡。
抬头看去,是一轮明月如山。
低头望去,是人间灯光如星。
弄年华 萧空既然
都市 小 神醫
而这抬头低头之间,便是真实的心镜。
方寸知道,自己若想把兄长留下来的这条路走下去,便需要打破这方天地,但他同样也知道,自己现在还没有足够的力量打破这天地,甚至都没有合适的时机来打破他……
可是没关系,时机可以自己造。
如今的朝歌仙殿,乃至三山四院,都有可能在盯着自己。
如今的自己,走到了仙境之下第一人的高度。
而这,也正是整个大夏,对自己容忍的极限,他们绝不允许自己再走得更远。
所以,自己需要借助别人的力量。
便如,这天底下的人,目光都看在了自己身上,自己当然压力倍增。
但若是走这条路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呢?
诚然,在仙殿的俯视之下,根本也几乎不可能再去培养其他的人出来,方寸一点也不怀疑,倘若自己寻找一个或是两个的,极有天赋的人,开始传授他们《无相秘典》,那么,无论这两个人背景再大,修为再深厚,他们也一定过不了多少时间,便会遭受天谴而已……
所以,想传《无相秘典》,便只有将其传给天下。
种子早已播下,现在看的,是这天下人,如何自己将《无相秘典》走下去。
在仙殿看来,《无相秘典》的下卷,已经封存在了老经院。
但倘若,其他人自己也参悟出来了下卷的内容,并且开始修行了呢?
做人最忌惮的,便是怀疑天下人的智慧啊……
……
……
“哈哈哈哈……”
方寸忽然忍不住长声大笑,笑声回荡在云气之间。
然后他大袖一卷,身形再次消失在了明月之下。
这一次,他没有回山收拾东西,也没有跟任何人说,便直接遁向了南方。
眼见着这天下大乱,便要真的到来了。
眼看着仙殿,便要真正的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了……
自己,当然要赶紧躲起来……
……不,赶紧去寻回自家的宗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