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 起點-第三百五十二章 壞了我的好事分享

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
小說推薦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巨星从主持人大赛开始
“谢谢您,朱老师,我一定会努力的!”
有了目标,那就有了动力,汪静静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
整个人都显得精神起来。
朱铨也乐了,碰着装有汝窑碗的箱子,说道:“而且,不光是数学,我连同中文也教你。”
汪静静闪动着自己的‘卡姿兰’般的大眼睛,问道:“中文?”
朱铨很是肯定的“嗯”了一声,点点头,笑着开口道:“是的!你难道不知道我的本职工作是什么吧?”
“没有忘,您是主持人。”
汪静静回答道。
“对啊!”朱铨顺势说道:“之前的《少年中国说》、《论诚信》,还有刚刚的《马说》,足够证明我的中文功底了没?”
汪静静点了点头。
“所以啊!相比较数学,这中文才是我的强项,如果你对此也有兴趣的话,我…”
随着朱铨是越说越离谱,本来还再希望成就一段师徒佳话,流传于这个数学史当中呢,没想道最后居然发展成这般模样。
再这么些个数学家眼皮子底下,忽悠自己这届最具有天赋的数学种子选手转而学文?
这无疑是一个‘刨祖坟’的行为啊!
在场的数学家们一脸无语的看着朱铨,要不是朱铨现在身上披着解决‘戴尔’猜想的这一个光辉在的话,搞不好就得动手抽抽了。
这特么的是国际数学大赛的现场,又不是文学大会、诗词大会、成语大会…文科类型的比赛现场。
将心比心,如果数学家在文科方面的比赛中公然的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挖角文科人才,那些文学家们肯定也会气急败坏的吧!
这简直就是坏了规矩的事情!
咦…等等,为什么要去挖角文科的人才?!
对方的数学才华又不一定有,有也不一定强,强也不一定比自家的数学人才强啊!!!
周围的数学家们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内想了很多,不由得鄙夷起来。
葛云天在身后重重得用力咳嗽了一下,阻止了朱铨再继续说下去。
本来葛云天是想着要让任心出臭,成为数学家们不待见得对象,听之任之的胡咧咧,可他越听越不对劲,越想越觉得味不对。
朱铨这不是在挖角自家的数学人才,而是在炫耀自己才华之高、能力之强,文武全才!
什么叫中文才是自己的强项?!
也就是说,你的数学能力不强呗!
数学能力不强,还特么的解决了‘戴尔’猜想,而自己这群自诩为数学家的人,却连挑战这个猜想的勇气都没有。
这个,可悲么?
这个,可怜么?
这个,可气么?
越想越觉得别扭!
葛云天这才出声制止,防止继续被朱铨悄没声的打脸。
“撤了!”
朱铨挥手离开,而汪静静等人也是挥手道别:“再见,朱老师。”
在场的其他人目送着朱铨离开,眼神中透露着复杂,仿佛在说:
背着将军上战场
极品女婿 月下菜花贼
朱铨,怎么就这么的让人捉摸不透呢?
一个人,怎么就文能出口成章,理能秒解难题。
花 都 最強 醫 聖
这怎么就如此牛/逼的呢?
我有一座冒险屋
就在很多人因为朱铨如此牛/逼而不解的时候,在停车场内的柳闻钦已经是知道了答案。
“领导,我这平时就是喜欢看看书,解解题的,对数学尤为感兴趣,今儿正好灵感来了,一激动就把这题给解决了。”
车行驶在长安路上,朱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可不管这多么的不合理,柳闻钦也就只能是默认朱铨说的是真的。
并且,柳闻钦也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柳闻钦是国视的资深员工,一步步走到了新闻《一起关注》总监的位置,看到的难以执行的新闻以及举不胜举了。
所以,对惊奇事情的接受程度相当高。
毕竟,柳闻钦知道,天才,往往就不能够用常人的眼光来看待问题的。
这就好比朱铨脱口而出的《马说》,依据柳闻钦的判断,这事儿对普通人来说是不能的,哪有人能够不加思索的说出如此哲理的语句呢?
可就赤L裸的发生在眼前。
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
朱铨不是一般人!
那既然不是一般人,那么能够解决掉‘戴尔’猜想,自然就成了。
司机开着车,江超景坐在前排,拿着摄像机转过身来进行拍摄。
而朱铨与柳闻钦则是坐在后排,方便交流。
“电话来了,电话来了…”
柳闻钦的手机响起,很直白的电话铃声。
电话那头,柳筱玥的声音从手机里响了出来,在安静的车子里听的是清清楚楚,相当的清晰。
“爸,你去哪了,怎么都不等我?”
这句话里面,有埋怨,当然更多的是撒娇。
“我有工作,采访结束后,当然得回去了?你以为我跟你一样闲?”
柳闻钦对于之前在比赛现场,柳筱玥不理睬自己的事情还耿耿于怀着。
“爸,那朱铨跟你一道么?”
“嗯哼?”柳闻钦将手机的声音弄小了一些,接着侧着身子坐的稍微离朱铨远一些,问道:“你问这个是要干啥?”
“你不是要回电视台的么?”电话那头的柳筱玥开口道:“朱铨手上的那件汝窑碗,他不是说要捐给故宫博物院收藏的么?我正好有个闺蜜在那儿上班,可以尽快的联系上。”
“呦呵,这可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
柳闻钦暗自乐道。
“我这是为了咱们国家的文物早点得到妥善的保护,爸,你可不要乱想。”
随机,手机里就传出了柳筱玥极力否认的借口。
“我知道,我知道,这样吧,我在长安路的那家茶楼前等你,你大概几分钟到?”
柳闻钦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只要自己的女儿愿意跟朱铨慢慢相处,那就行了。
因为柳闻钦知道,以朱铨的才华、样貌以及魅力,让自己的女儿爱上,是迟早的事情。
作为一个担心女儿成为‘剩女’的父亲,他所能做的,就是替自己女儿找个好的男人了。
而朱铨就是他现在相中的那个!
挂断电话,柳闻钦便叫停了车,让司机停在长安茶楼前。
“小朱啊,待会儿有人会带你去故宫博物院,把这个汝窑碗给放那儿,我们就先回去了?”
柳闻钦开口道。
“好!”
朱铨自然是答应了下来。
前面的江超景问道:“总监,那我要不要更拍?”
柳闻钦嘴角抽动,道:“不用了,你跟我回去就行。”
想啥呢?
你这个电灯泡跟着一起去,岂不是坏了我的好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