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妖魔哪裡走 ptt-642.那一地的煙火分享

妖魔哪裡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裡走妖魔哪里走
对着这么一堆的窟窿,王七麟觉得有些恶心。
密集恐惧症犯了。
而且他猜到了这是些什么洞。
他往后退了两步嫌弃的吐了口唾沫,徐大顿时大笑:“怎么了七爷,你有洞洞恐惧病吗?”
王七麟道:“傻崽,你可小点声吧,现在敌在暗我在明咱们要注意隐藏实力,咱们对手是什么?”
不死 戰神
“一只活了有年头的黄鼠狼!”
“这玩意儿都是大大的狡猾,咱们不但要与他斗勇还得与他斗智,记住是智慧的智不是弱智的智!”
徐大回头想和他斗嘴,可他一回头却发现王七麟僵住了并猛的听见一声大吼:“身后!”
身后有什么?
他没得及想,出于对亲密战友的信任他身子一缩趴倒在地,双手往地上一撑滚了一圈。
就在我倒地的同时,一股腥臭味从他头顶上飞了过去!
王七麟挥手喝道:“剑出!”
开门剑化作流星,斩破夜色带着一抹森然月色在徐大跟前刺下!
剑没入柄!
它像一枚巨大钉子般将一只黄鼠狼钉在了地上。
这黄鼠狼个头很大,跟个肥猫似的,开门剑刺入它脖子将它扎在地上。
此时它还没有死,四肢挣扎、尾巴甩动,屁股后头忽然一股雾气喷了出来。
王七麟警惕的捂住口鼻往后退:“徐爷小心,别背对这些洞穴了。”
徐大上去用燃木神刀挑了挑黄鼠狼,黄鼠狼凝视着他,黑漆漆的小眼珠往外鼓,带着浓郁的邪气和怨毒。
王七麟喝道:“让你小心你怎么还主动凑到门上去了?而且它刚刚放了个屁,你不嫌臭吗?”
徐大抽了抽鼻子问道:“臭吗?还行吧?大爷闻过比这更臭的东西那可多了!再说臭有什么好怕的?”
说着他伸出脚去踢了黄鼠狼一脚,道:“刚才就你想偷袭你家大爷?嘿,真是好胆子,来来来,继续偷袭大爷,你怎么不……”
他正说着话,黄鼠狼猛的窜上来对着他脚尖就是一口!
这玩意儿门牙跟两把刀一样,一口上去靴子就是两个窟窿。
然后一股气息从徐大靴子里冒了出来。
黄鼠狼是鼓起余力来发起攻击的。
结果它深吸一口气后这一口气没续上,四肢一阵抽搐就这么死了!
王七麟惊呆了:“徐爷,你这双脚现在是越来越厉害了啊!这怎么着,你是不是天天往靴子里塞砒霜呢?”
他对徐大有点肃然起敬。
一直以来他以为自己喷出的虿雾是剧毒,其实他可能自大了,徐大的脚气比他的虿雾不遑多让!
黄鼠狼的反应把徐大给气懵了,他对王七麟说道:“七爷你别瞎说,它可不是被大爷的脚臭给熏死的,它是刚才用最后一口气咬我,这一口气泄掉后就死掉了!”
“另外一直祸害大青叶的就是这玩意儿?不能吧。”
王七麟走过去说道:“以你的猪脑子都知道不能,那自然不是……”
他的话说了一半,四周黑暗中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幽绿色微光。
徐大举起火把,七八只半大不小的黄鼠狼从地理窟窿中钻了出来!
那绿油油的东西,正是它们贪婪的眼睛!
徐大举起火把的动作好像是个信号,火焰摇曳,几只黄鼠狼怪叫着向他俩扑来。
王七麟暗道这些东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大了?难道是看他们两个人势单力薄想玩欺软怕硬?
不过这次它们可打错算盘了。
他御剑正要解决这些小东西,虽然这山上的黄鼠狼有些邪气,可顶多是一群寻常精怪,修为寻常,王七麟压根看不上它们。
他有信心以一次剑阵解决掉这些黄鼠狼!
可是他随即想到,黄鼠狼那么狡猾,它们绝对也能想到这点,那为什么还会来攻击自己呢?
难道它们活腻歪了主动寻死?
王七麟认为不是这样!
有猫腻!
他立马收回飞剑环绕左右,对徐大喝道:“徐爷,撤回来,别跟它们交锋!”
徐大将燃木神刀挥舞的跟火树银花也似,宽大的刀身上烈焰焚烧,虎虎生风。
他叫道:“七爷你到底怎么回事?一群黄鼠狼而已,你怎么前怕狼后怕虎的?”
王七麟沉声道:“它们可能有阴谋!当初在粮仓的时候就有黄鼠狼耍过阴谋诡计,用被咱们弄死的老鼠制造出了一场怪雾,所以小心它们故技重施!”
徐大是虐菜狂魔,如今终于有菜出现他怎么可能放过机会?
他舞动燃木神刀杀上去叫道:“七爷你且给大爷掠阵,大爷去探阵,这事你交给大爷,看大爷怎么弄死它们,如果真有阴谋诡计你再出手!”
这个想法可以,王七麟便御剑飞起观战。
徐大的想法是好的,但现实是残酷的。
他小看了黄鼠狼!
诸多黄鼠狼都是有一些修为的,它们个头不大却非常伶俐,一个个贼眉鼠眼净会钻空子跳起咬人,而一旦咬不到他,落地之后它们就找个洞穴钻进去,再从别的洞里钻出来继续跳着咬人。
徐大是读书人,读过医书,知道黄鼠狼这玩意儿咬了人会导致疫病,因此被它们一冲击,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手忙脚乱不知所措。
不过徐大虐菜时候向来悍勇,他一把大刀被挥舞的水泼不进风吹不出,虽然没怎么砍到黄鼠狼,但士气打出来了,看起来很牛逼的样子。
王七麟居高临下俯瞰战局,发现地上窟窿里钻出来的黄鼠狼越来越多。
起初是七八个,很快变成了十七八个,这样尽管徐大斗志昂扬、意气风发,但明显占了上风的却是黄鼠狼。
毕竟这山上是黄鼠狼的主场,而且如今天上乌黑地上窟窿多黄鼠狼又是心齐,天时地利人和他是一点也不占上风,一时敌不过这群黄鼠狼倒也是可以理解的。
王七麟很遗憾自己没有带上八喵和九六在身边,它们俩可是抓黄鼠狼的好手!
徐大一番努力最终没有所获,只是累了个气喘吁吁,他开始怀疑人生。
又是一顿哼哼哈嘿之后他服了,他叫道:“七爷,战术反向进攻!”
王七麟听到这话哈哈大笑:“逃跑就逃跑,还你娘的战术反向进攻,你可真是把咱汉语玩出花来了!”
徐大不管他,拖着刀转头就跑。
燃木神刀火焰熊熊,拖在地上带出一道火线。
估计这是神刀的刀生中最屈辱的一刻……
事实证明徐大的战术安排无比正确,黄鼠狼和前朝末年的军队一样就能打顺风仗,一看徐大被赶跑它们吱吱叫的欢,跟在后面寸步不让。
可徐大很快跑出了它们地盘,一到了地上没了洞窟的地方他转身就来了个回首掏!
几个追的太靠前的黄鼠狼来不及避让被他砍了个正着!
而这可是燃木神刀,每次挥舞都会带起烈焰的偃月大刀!
一刀反身劈出,几只黄鼠狼当场就八成熟了!
地上没了窟窿,它们落地以后没地方钻,徐大大脚啪啪的在地上跺,这样即使有黄鼠狼从他燃烧的大刀下逃命,却又落在他大脚板下,那真是跺的屎尿横流!
形势顿时逆转,黄鼠狼的惨叫声和临死的呜咽声不绝于耳。
剩下的黄鼠狼惊疑不定的跑到远处,看看凶神恶煞的徐大,忽然呜呜叫着一窝蜂散开逃跑了。
徐大越战越勇,他挥刀追逐在后吼叫道:“某乃常山赵子龙邻家之后徐大,谁敢上来一战!”
王七麟喝道:“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徐爷,加快追!”
徐大杀气腾腾追在后面,然后黄鼠狼们上树钻洞无所不能、进退挪移快如子弹,天这么黑路又险,他进入黄鼠狼的地盘后又被轮了!
见此徐大只好拖着燃木神刀又往外跑。
黄鼠狼群没有像之前那样去穷追不舍,它们跑到地洞尽头后就停下了,很警惕的凑在一起盯着徐大看。
徐大偷偷往后瞥,结果发现黄鼠狼们不上当了,于是只能悻悻的停下脚步。
王七麟哈哈大笑。
这些黄鼠狼可真他娘的狡猾!
徐大进入它们的地盘,黄鼠狼们立马活跃,徐大离开它们地盘,它们立马停下脚步。
王七麟见此便收起听雷神剑落回地上:“徐爷,看来你搞不定它们。”
徐大冷笑道:“大爷搞不定它们?狗屁!大爷是没有施展大招!”
王七麟道:“对,你放出山公幽浮、吊客和英灵,让它们去灭了这些黄鼠狼。”
徐大摇头道:“七爷,大爷要是对付个黄鼠狼子都要放出这些帮手,那传出去岂不是要被江湖同道和官府同僚嘲笑?”
王七麟问道:“那你的大招是什么?”
徐大神秘一笑:“是你呀,七爷!”
一听他这尖着嗓子的声音,王七麟急忙挠胳膊,起痱子了。
“滚蛋,少娘里娘气的,”他骂道,“有话说话,这大半夜的在一群黄鼠狼跟前你发什么骚?”
徐大自信的说道:“七爷你飞剑去炸这些黄鼠狼,看大爷怎么整它们!你相信大爷,大爷一定让你好好看个戏!”
王七麟说道:“等等,你让我用八部天龙剑阵去对付黄鼠狼?沃日,你脑袋瓜子里进地瓜了?你放出鬼怕江湖同道耻笑,我用八部天龙剑阵去对付它们就不怕江湖同道耻笑了?”
徐大忽然一捏嗓子又一掐兰花指开始撒娇:“七爷你快点嘛,人家求你了,今晚人家给你看点好看的……”
这话可把王七麟给恶心坏了:“我日!”
徐大警惕的说道:“不行,不给日!”
王七麟实在不想与他说话,索性一捏剑诀将听雷神剑给派了出去。
听雷神剑化作听雷快递,冲着地面就开始狂轰滥炸。
山上乱石纷飞、尘土飞扬,黄鼠狼被炸的屁滚尿流,一时之间山上骚臭味真是绝了。
它们意识到了王七麟的厉害,甚至不敢从洞里往外冒头,纷纷钻进去后躲了起来。
徐大趁机从须弥芥子里掏出来一些东西部署在了黄鼠狼地盘前头的几个洞穴口。
王七麟分心二用,他定睛一看——老鼠夹子!
徐大对他点点头,他将剑收了回来。
黄鼠狼立马又钻了出来,从洞穴口冒头盯着两人看。
看得出来经过刚才的轰炸,黄鼠狼和他们是结上死仇了,一个个瞪着绿油油的小眼睛怨毒的看着两人。
徐大跺跺脚挥舞燃木神刀又杀了上去:“看嫩娘!吃大爷一刀!”
看到他进入自家地盘,洞穴里头嗖的一下子钻出十来个黄鼠狼,呲牙咧嘴扑向他。
徐大跟它们大战了十八个回合,随即又是拖刀逃跑。
黄鼠狼追逐着他奔跑到窟窿坡的尽头——这里就是界限,它们不往外跑了,就在边缘地带凶残的盯着徐大看。
女医当道 葬花低语
徐大转身甩了一刀,黄鼠狼们转身就近找了洞穴钻。
可是……
这里的洞口都被徐大这老阴比给堵上了老鼠夹子,这些黄贼耗子往里钻是标准的自投罗网。
‘啪啪啪!!’
‘吱唔!吱唔!吱唔!!’
伴随着老鼠夹子合上时产生的响动,黄鼠狼的惨叫声络绎不绝的响了起来。
王七麟撇嘴说道:“徐爷你这手段一般,这能让我开什么眼?”
徐大阴嗖嗖一笑,说道:“心急吃不得热豆腐,你急个屁?这只是开头,好戏还没有开锣!”
他小心翼翼的将老鼠夹子给收了回来,一共逮到了五个黄鼠狼,其中有一个倒霉被夹断了腰,另外四个则被夹到了肩胛或者腿,顶多受伤,性命无忧。
徐大拿出一瓶火油,他很仔细的给黄鼠狼们洗了个火油浴,抹完最后一只他拍了拍那黄鼠狼的肥屁股笑道:“大爷给你们搓澡搓的得劲吧?来吧,咱们再拔个火罐!”
他拿出火折子在黄鼠狼们面前吹了吹,火星跳动。
黄鼠狼们估计没见过火油,它们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
校园绝品狂徒 柳江南
不过它们本能的惧怕火,就呲牙咧嘴、甩头挥爪的吓唬徐大。
徐大很潇洒的一挥手。
它们自己碰上了火折子。
一团火焰熊熊燃烧。
这时候徐大立马放开老鼠夹子,满身大火的黄鼠狼吓得亡魂丧胆,带着一身大火往洞里钻!
窟窿坡上的洞都是在地下相连的,里面不知道藏了多少黄鼠狼的遗老遗少。
这些贼耗子的皮毛油性十足,碰火就燃,四个身上烧着火油的黄鼠狼现在被吓了个魂飞魄散,哪里同类多往哪里钻,这下好了,不知道多少个黄贼耗子的毛被引燃了!
刹那间,窟窿破周围全是黄贼耗子惊慌的身影和被烧疼的惨叫。
数不清的黄鼠狼身上带着火在秃山上奔逃,火仗风势风助火涨,黄贼耗子身上的火越烧越大,好像是天上的星星落到了地上,煞是好看。
王七麟被他的手段震慑住了,一脸的目瞪口呆:“好手段,徐爷果然好手段!”
美女的全能神医 柴米油盐
火树银花开,遍地落繁星。
烟火气从洞里冒出来,就像是地上出现了繁多烟囱。
夜里山风一吹,王七麟嗅到了浓郁的烧鸡毛味道,很刺鼻子。
很快也有烤肉香味出来了。
更有吱吱呜呜的惨叫声连绵不绝!
徐大没有夸张,他真让王七麟开眼界了,至少上百只黄鼠狼带着火光狂奔乱跑,王七麟感觉自己在看一场世所未有的烟火盛会。
可惜绥绥娘子没有在他身边。
这让他感到遗憾。
他对徐大说道:“徐爷,这么浪漫的场景,我竟然是跟你一起看,可惜了,这真可惜了!如果绥绥娘子在这里就好了……”
徐大气道:“七爷你这话真没有良心,大爷给你放烟火看呢,你竟然想别的女人?”
“不过,好兄弟就应该祝福自家兄弟能幸福,”徐大话音一转,“既然你想与绥绥一起看大地生烟火,那下次你带上她,咱们找一群耗子窝点火给她看。”
火势越来越猛,火光越来越亮。
这时候一个如同老人呜咽一样的干哑声音响了起来。
这声音从西而来由远及近越来越响,王七麟听了这奇怪的叫声,感觉气血翻腾了起来。
但他立马驱动心神,躁动的气血立马归于平静。
徐大那边不行,他听到叫声后下意识的闷哼了一声,捂着心窝闷声道:“草!”
王七麟立马挡在他跟前,双手捏佛家大手印大声诵读《金刚萨埵心咒》。
他的声音很嘹亮,迅速压住了这股怪叫声。
怪叫声长啸而起,竟然还想再反压住他。
王七麟冷哼一声,他还有余力去压制对方,但这又何必呢?
他立马御剑开始四处轰炸。
直接掀桌子!
七把飞剑四处乱炸,声音轰鸣,乱石纷飞,这股声音顿时被打断了。
接着这声音又从地下响起。
它出现之后鸡飞狗跳的黄鼠狼瞬间都老实下来,它们不再乱跑乱窜,一个个的依然很惊慌很惶恐,可是却训练有素般齐齐躺在地上打起滚来。
这秃山上除了土没有别的,黄鼠狼这一滚,火焰立马被滚灭了!
“这、这些贼玩意他娘的军训过还是怎么着?”徐大目瞪口呆的说道。
王七麟正要说话,却看到一只大号黄鼠狼从地下突兀的钻出在窟窿坡上。
与其他黄鼠狼的满身黄毛不一样,它的头和四肢是黄毛,身上的毛却是枯白色的。
火光之下它的眼睛发出的不是绿光而是红光。
所散发出的目光极尽恶毒凶狠,死死的盯着王七麟。
王七麟慢慢的将妖刀按在了腰间。
他越过这老黄鼠狼的身躯看到了它的身后。
它身后没有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