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说 猛卒 高月-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李唐絕嗣鑒賞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猛卒
一转眼郭宋从洛阳回来已经快半年了,灭了朱泚,除了辽东外,天下基本上已经统一了,这段时间,朝野里呼声不断,都是希望郭宋尽快登基,但郭宋却始终不提这个茬,他的态度让百官们琢磨不定。
政事堂内,七名相国济济一堂,包括右相中书令潘辽,左相门下侍中杜佑,户部尚书张谦逸、兵部尚书张裘安、礼部尚书崔元丰、工部尚书韩旻、刑部尚书郭曙,另外还有几名准相国也参加了议事。
所谓准相国,就是指拥有了中书门下平章事的封号,包括尚书左丞裴延龄、黄门侍郎陆贽和吏部侍郎独孤明仁等三人。
加上几名相关的主官,一共十三名重臣在政事堂圆厅内议事,由本月的执政事笔张谦逸负责召集。
执政事笔是一个实权职务,它负责审批地方各州刺史和长史给政事堂的各种报告,召集政事堂议事,按照正常规定,执政事笔应该由各个相国轮流执掌。
规定虽然很好,但实际上执行得并不好,常常被各个时期的权相窃据,像李林辅、杨国忠、元载等等这些权相就是长期掌握执政事笔。
为了避免德宗时不停增减政事堂人数的情形,郭宋在成立政事堂的时候,便用铁碑勒下规矩,政事堂为七相制,执政事笔由七相轮流执掌,半年为一期,两个月前,张谦逸从杜佑手中接过了执政事笔,所以今天议事就由他负责召集。
“各位都知道,小皇帝是南唐权宦们为了长期霸占朝权而特地挑选的智障皇族幼儿,现在他已经七岁,但他完全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能和人交流,甚至比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晋惠帝还要严重得多,他长大后完全就是一个白痴皇帝,这样的天子我们显然不能接受,也不需要他再继续做名义上的天子,所以再立新君必须放在日程上来。”
“请问,现在李唐宗室还有多少人?可否有合适的人选?”尚书左丞裴延龄问道。
众人一起向宗正寺卿李繁望去,宗正寺负责各地宗教、慈幼以及皇族宗室的管理,一般都是皇族担任,李繁虽然姓李,但他并不是皇族,他是前资政李泌的长子。
李繁起身道:“我有详实的资料向大家汇报,在泾源兵变之前李唐宗室一共有四百六十三人,其中宗室男子二百四十四人,其他都是郡主和县主,泾源兵变中,有七十三人被朱泚乱军所杀,宗室男子被杀者五十一人。
后来除了彭王李仅一脉,其余宗室都去了成都,但在七年前发生的三清殿事变中,超过两百名李唐宗室被阉党所杀,三清殿事变后,剩下的李唐宗室男子只剩下十三人。”
圆厅内顿时一片哗然,大家都知道三清殿事变死了很多宗室,却没有想到死了两百余人,最后只剩下十三人。
礼部尚书崔元丰又问道:“这十三人的情况如何?”
几名河西系的相国都拉长脸一言不发,杜佑冷笑不已,难道这帮家伙还真的想立李唐宗室为帝?
李繁不紧不慢道:“这十三人中首先要去除召王李偲的四个儿子,他们都是义子,并非宗室血统,而且他们都已回归本姓,所以实际上宗室男子只有九人。
九人中,成年人有三人,幼子有六人,成年人是召王李偲,彭王李仅和济阳郡王李镇,召王李偲两年前在越州病世,彭王李仅也于数年前在洛阳病逝,济阳郡王李镇父子三人在朱泚临死时前被毒杀,我们在朱泚朝廷档案中找到了记录。”
圆厅内响起几声低低的叹息声,济阳郡王李镇德才兼备,是最合适的皇位继承人,可惜他也被朱泚毒杀了。
“听说李仅在洛阳还生了两个儿子,他们算在宗室之外?”裴延龄又问道
李繁摇摇头,“裴左丞说的是李钊和李铁,但宗正寺认为他们并非李仅之子,李仅早在三十年前就被御医诊断无法再生育,三十年来他只有一子,再没有生育过,荒淫无度生活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在五十岁后再生儿子?
所以宗正寺认为李钊和李铁并不是李仅的血脉,更重要是,李钊和李铁也一并被朱泚毒杀,朱泚朝廷的档案有明确记录。”
“宗正卿继续说幼子六人吧!”张谦逸有点不高兴地提醒李繁,不要走题。”
李繁微微欠身,又继续道:“幼子六人中有两人是李镇的儿子,与李镇一同被害,另外四人其中一人便是现在的天子,然后还有三人,嗣虢王李俊、嗣楚王李晋元、陈留郡公李万季,很不幸的是,嗣虢王李俊在四年前重病而死,嗣楚王李晋元三年前失足落水溺亡,陈留郡公李万季去年春天也不幸病死,各位,李唐宗室中已无男子,只剩下一群郡主和县主。”
圆厅内一片寂静,众人总算听明白了,大唐宗室已经绝后,除了那个白痴小皇帝外,再没有其他人。
裴延龄还想说唐高祖一脉虽然已经绝嗣,但高祖兄弟还有后人,李唐宗室还有不少血脉延续。
但这时,杜佑终于忍无可忍,他重重咳嗽两声,站起身道:“我实在不明白,我们现在讨论更换天子,和大唐宗室还有什么关系?难道随便找一个李唐男子,就要立他为帝?我看有些人是被猪油蒙了心,要么就是吃错了药,现在除了晋王殿下,谁还有资格来做天子?”
崔元丰和裴延龄二人胀红了脸,半晌说不出话来。
潘辽起身打圆场道:“杜相国不必动怒,既然是讨论,大家都可以畅所欲言,毕竟现在还是唐朝,我们谁也不希望晋王殿下背负谋朝篡位的骂名,事实证明,唐朝已经无法再延续下去,晋王殿下如果想取代唐朝,也不会等到今天,对不对?现在是形势所迫,我们不得不改朝换代。”
召集人张谦逸摆摆手道:“各位,让我说两句,作为今天议事的召集人,我是希望政事堂先做一个决定,是否同意小皇帝退位,然后我们再谈新天子之事,首先第一个表决,今天要不要决定这件事?同意今天决定这件事之人请举手?”
七名相国和三名准相国一致举起了手,对于罢黜小皇帝大家都没有异议,那个孩子谁都见过,完全就是一个傻子,让他继续担任哪怕是名义上的皇帝,也是朝廷的耻辱。
张谦逸点点头,“既然大家都同意今天进行表决,那么表决之前,按照惯例我需要问一问,有没有哪位相国不了解情况或者是我表述不充分?”
没有人提出异议,张谦逸便缓缓道:“天子李纹自幼智力低下,迄今没有任何改善,也不会有好转的可能,政事堂建议,终止其帝位,另寻能安定天下黎民、匡扶社稷者继承大统,同意者请举手!”
张谦逸先举起手,其余六名相国和三名准相国也举起手,一致通过罢黜天子李纹的帝位,不过这只是政事堂的提议,真正罢黜李纹帝位,必须要经过监国批准,然后由太后颁旨。
张谦逸当即写了一份决议案,七名相国和三名准相国都在上面签字画押,形成了政事堂的建议书。
……..
从政事堂出来,潘辽对杜佑笑道:“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杜相国在政事堂议事上发这么大的火?”
杜佑恼火道:“我能不发火吗?晋王平定了天下,众望所归,居然还要讨论李唐宗室谁来即位?张谦逸平时装得像,关键时刻就露马脚了,居然把宗正寺卿找来一起议事,他动的是什么心思?”
“张谦逸肯定事先已经了解过,我看他也是装装样子,如果上来就直接表态让晋王登基,取代唐朝,这对晋王殿下的名声不好,所以他要让大家都知道,李唐已经绝嗣了。”
杜佑还是摇摇头,“既然已经表态罢黜李纹帝位,那么政事堂为什么不继续表决推荐晋王继承大统?而且李唐绝嗣可不是好事,大家都会怀疑是晋王殿下做的手脚,他在这个时候提这件事,我觉得他就是在暗示什么?所以我才说他露了马脚。”
潘辽微微笑道:“你不要怀疑张谦逸,他是晋王殿下的第一任记室参军,他绝不会背叛晋王殿下,说不定就是晋王殿下的意思,让他把话给大家说清楚。”
“你就是个老好人,如果天下人都像你这样好说话,那真的是天下大同了!”
双面相公相公安分点 真诚的雨路
这时,张谦逸走了过来,笑眯眯道:“两位相国,我们一起去晋王殿下那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