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言情小說 柯學驗屍官-第433章 發自肺腑的建議看書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柯学验尸官
降谷警官缓了好一会儿,才终于从那生化武器的袭击中缓过劲来。
但那股奇异的味道还顽固地残留在口腔,挥之不去,回味悠长。
“降谷先生,我去给您准备点茶水吧?”
似乎是察觉到了对方的不适,贝尔摩德突然主动站起身来,主动提议。
“那就太谢谢了。”
降谷零感激地点了点头。
“小哀,你先到卧室里休息吧。”
“不要打扰大人谈话。”
贝尔摩德扮演着贤惠女主人的角色,很懂事地将灰原哀也一并带走,给男主人和宾客留下单独谈话的空间。
而降谷零这次似乎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谈。
他一直等到贝尔摩德带着灰原哀离开,方才转过头来,一脸严肃地对林新一说道:
“林先生,想必你也猜到了:”
“我这次代表公安来找你,是有个案子想请你帮忙。”
“是和那个组织有关的案子?”
“没错。”
“不去。”
林新一猛地摇了摇头,拒绝的态度无比坚决。
其实他是想去的。
因为贝尔摩德打算拿这位疑似卧底的降谷警官当突破口,打开反击组织的道路。
所以林新一一直期盼着降谷零再次找上门来,再想办法在与他一同调查工作的时候,试探对方的身份。
现在就是他等待的那个机会。
但为了不显得自己动机可疑,林新一还是得维持原先那个明哲保身、贪安怕事的人设:
“上次我就说了,我不想掺和你们和那组织的事情。”
“……”
林新一一番滔滔不绝,大倒苦水。
然后就等着对方三顾茅庐,费劲口舌苦劝自己,自己再“不情不愿”地被迫同意。
“那群疯子杀人都不用枪,用上直升机机炮了。”
“我这种有家有室的普通刑警,怎么敢惹这种恐怖分子?”
“所以…”
“所以我们这次都帮您想好了!”
降谷零悄然从手提包里掏出一沓文件,稳稳地放了桌上:
“林先生,这个案子的现场勘查和尸体检查工作,我们公安都已经自己办好了。”
“您不用跟我们一起出现场,只需要帮忙看看这些资料,给些指导意见就行。”
勘察、验尸,这些工作曰本公安也会做。
而且做得比警视厅那帮老油条还专业得多。
他们不缺发现痕迹的眼睛,缺的只是科学分析现场痕迹的经验而已。
林新一正好能补上这个短板。
也就是说…现场已经有人帮忙勘察过了。
他的工作,就只是在家里坐着帮忙看看卷宗。
这样当然不会给林新一招惹上任何危险。
不得不说,为了照顾他这个外援的安全,曰本公安的确考虑得非常周到。
不过…
只是坐在这里帮忙看卷宗的话,我还怎么找机会试探他?!
林新一可不擅长套话。
想到这里,他不禁一阵头大。
“林先生,请帮忙看看吧。”
降谷零堆着那股自来熟的笑容,把卷宗进一步推到了林新一面前:
“只是看看卷宗而已,谈不上危险吧?”
“好吧…”
林新一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他接过卷宗,降谷零也随即开始帮着简述案情:
“这个案子的死者名为原佳明,男,32岁,职业为常磐电脑公司专务。”
“他在今天早上,被邻居发现死在自己的独栋别墅。”
“经过医生鉴定,推测死亡时间是昨夜10到12点之间。”
“死亡原因是胸部中枪造成的主动脉和肺动静脉粉碎破裂,子弹穿胸而过,一击致命。”
“嗯…”林新一轻轻应了一声。
他一边翻开着资料,一边有些在意地问道:
ytt 桃 桃
“这个人,和组织有关系?”
“还不能确定。”
降谷零语气平静地回答道:
“我们公安今天紧急接手这个案件,原因也很简单:”
“因为警方去死者生前就职的常磐公司,对死者原佳明先生做社会关系调查的时候,意外地从他同事口中问出了一条线索:“
“有同事声称他偶然间看到…”
“某天深夜下班之后,原佳明先生曾经在公司的地下停车场,鬼鬼祟祟地跟一些身穿黑衣的神秘人接触。”
“而组织成员统一身着黑衣…正是那个组织最为明显的特征。”
“这…”林新一一阵犹豫。
他觉得这个理由有点不太充分。
“就因为这位原佳明先生以前在停车场见过什么‘黑衣人’。”
“你们公安调查厅就觉得他跟那个组织有关系,还把案子接手过来了?”
“这不太合理吧?”
“穿黑衣服的人那么多,怎么能凭这来判断身份呢?”
林新一费解地提出疑问。
说着,他指了指自己,指了指面前的降谷零。
还不忘遥指在厨房忙着准备茶水的贝尔摩德:
“我、克丽丝,还有降谷警官你,平时不都喜欢穿黑衣服吗?”
“难道我们几个都是组织的人?”
“这…哈哈。”降谷零尴尬地笑了一笑。
面对林新一的质疑,他不得不再额外透露一些信息:
“我们怀疑死者原佳明跟组织有关,当然不单单是因为这一点。”
“最重要的原因还是…”
降谷零再度压低了声音:
“是因为那个组织,近年来一直都在致力于招募有能力的顶级程序员。”
“而原佳明先生32岁就在常磐电脑公司当上了高管,能力可想而知。”
“他是现如今曰本最顶尖的软件工程师之一,正好在那组织的招揽范围之内。”
“所以,我们曰本公安原先一直在暗中关注他的行踪,后来因为长时间调查无果,才没有继续追查下去。”
“没想到…”
他微微一顿,语气愈发凝重:
“原佳明先生会突然出事。”
“原来如此…”林新一点了点头。
他总算听明白了前因后果:
原来那原佳明本来就是曰本公安的关注对象。
所以在他死后,曰本公安才会这么快反应过来。
组织想要的天才程序员,加上曾经跟神秘黑衣人有过往来。
这两点加在一起,的确使原佳明的身份,变得令人想入非非。
“那…”
林新一继续翻看卷宗。
同时又有些不解地问道:
“你们公安这次来找我帮忙,难道是想让我帮你们,找出那个杀害原佳明的组织杀手?”
“这我可得把丑话说在前头:”
“如果此案真是什么组织的专业杀手做的,我恐怕也没办法破。”
林新一这可不是在故意出工不出力,忽悠警方,包庇同伙。
他是在实话实说。
以组织杀手,尤其是那位琴酒大哥的作案风格…
让林新一去查,他照样也没办法。
人家上门就杀,杀完就跑,然后在东京都的一千多万人口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更无奈的是,东京都街上还不怎么装监控。
这让人怎么查?
琴酒老大活做得实在太干净。
所以直到现在,他都没让林新一利用职务之便,帮他擦过屁股。
琴酒给他唯一的任务就是想尽办法往深钻、往上爬,找机会跟公安扯上关系。
林新一现在倒是完成了这个任务。
不死战魂
只不过,屁股挪了个窝:
“要我说啊,降谷警官。”
“你们公安那么厉害,就不能说服议会的那帮官老爷,赶快把监控给装上吗?”
“安监控可比找我有用。”
林新一恨铁不成钢地为曰本公安积极出谋划策:
“你们在街上多安点摄像头,对全市各交通要道进行实时监控和信息记录。”
“再连上交通部门的车辆管理系统,开发个车牌识别、车辆跟踪之类的功能。”
“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天网工程。”
“以后那些恐怖分子再敢在城里搞什么大动作,再想从市区飙车逃跑?”
“呵,除非他能把车开到电车轨道上去,否则就是死路一条!”
“额…等等…”
林新一想到了贝尔摩德之前在水水晶的操作:
“对,电车轨道上也得装上摄像头!”
“让那些犯罪分子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他这番建议,完全发自肺腑。
如果这套在每一个正常都市都应该有的道路监控系统,真的能在东京实现。
别的不说,至少…
琴酒再敢把他那辆显眼的保时捷开到路上,那就是自投罗网。
“林先生,你的建议真的很好。”
异界最强家奴 西门吹血
降谷零发自内心地点头感谢:
林新一能提出这种切中肯綮的好建议,显然是一个不甘现状、热心工作、一心为东京治安出谋划策的好警官。
“可惜…这事我们公安调查厅也管不了。”
“至于那些只知道高唱‘隐私’、煽动民意的政客,更加指望不上。”
降谷零无奈地叹了口气,表示他们也无能为力。
“那…“
林新一仍旧不死心,继续提出建议:
“那至少得把网络、电话、邮件,这方方面面的监视手段都给弄上吧?!”
网游之弑神传说 寂寞的人
“这名字我也想好了,就叫‘棱镜’计划。”
“额…”降谷零表情一阵尴尬。
空气突然变得有些诡异。
好家伙…
林新一突然反应过来:
他都差点忘了…
这帮发达国家一直都是这个德性。
平日里高喊个人隐私神圣不可侵犯,在市区安个摄像头都那么费劲。
至于背地里对国民的监视监听…
“你们早就在搞了??”
“咳咳…”
降谷警官尴尬地轻咳两声。
本着一个秘密警察的职业素养,他没有继续说话。
只是顾左右而言他地,强行把话题带了回去:
“总之,林先生…”
“我们这次找你,倒不是想让你帮忙抓住凶手。”
“毕竟,如果凶手真的是组织的人,通过一般刑侦手段也基本不可能抓到。”
降谷零微微一顿,着重解释道:
“我们这次找你,其实是因为:”
“现场有物证表明,原佳明先生的死,可能只是一起和组织无关的连续杀人案件。”
“这和我们公安一开始的怀疑严重不符。”
“所以,林先生,我们才想着让你帮忙鉴别一下:”
“这个案子,到底是不是组织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