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帝世無雙笔趣-第兩千三百一十九章 自尋死路?展示

帝世無雙
小說推薦帝世無雙帝世无双
虚空之中,一道声音缓缓的响起…
夏渊的面色始终如一,没有任何的变化。
这里,有另外的存在,夏渊之前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
所以,之前看似强大的杀伐,其实夏渊还是留有余地的,就是等待关键时刻给予对方致命一击!
不过,就算是之前的时候夏渊也不敢十分的确定,但是等到他将那些可怕虚幻秩序生灵全部击杀之后,才终于确定了这一点!
因此,那一刻的夏渊只是在不断的提升自己的威能,就是为了防止被突然袭击重创,乃至彻底的虚无。
夏渊知道,对方做出了这些来,肯定是有所布局的,不然的话只是为了击杀自己,那么岂不是太过玩笑了?
要知道,在这里死亡,并非是真正的死亡啊!
夏渊在等待,等待虚空之中那声音主人的出现。
只是可惜,许久之中都没有任何的声响回荡。
终于,夏渊的声音缓缓的响起了:“你这不声不响,是在等待什么呢?”
“难道,非要等到这一次的试炼结束,等待这里被关闭之后才想出手吗?”
“那时候,失去了无限力量的供应,净莲天台将这里放逐会时空深处,你就算是在想要动手的话,估计也已经晚了吧…”
是的,就算是对方有着再多的底牌,可一旦等待这试炼秘境完全关闭之后,那么对方就算是有再多的手段也无用了。
没有了力量的供应,哪怕是他夏渊也没有什么办法啊!
似乎是夏渊的话,让那尊不知道什么的存在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
声音,在这一刻缓缓的响起了。
“没想到,你竟然会比我还要着急。”
“难道,你真的不怕吗?”
夏渊嘴角是一丝淡淡的嘲讽笑容:“怕死?”
“这是自然的!”
“古往今来,又有什么人是不怕死的呢?”
“如果真的不怕死,那么也不会有那么多的争端了吧!”
是的,古往今来大部分的争夺,都是为了资源的,都是为了气运,总之都是为了一切可以让自己强大下去的手段而出来!
强大自己,是为了什么?!
归根结底,不就是为了可以活下去,可以真正意义上做到长生吧!
长生,本身就是因为怕死才出现的啊!
所以,要说不怕死的话…
根本就没有可能!
本质之上,任何的存在都是怕死的,除非是真正已经厌倦了这个世界,是那些根本不相活下去的存在,不然谁又不怕死呢!
所以有些存在表现出来的视死如归,只是因为在他们心中,有着一些比起死亡更加可怕的结果!
因此当死亡与那样结果比较的时候,死亡反而显得简单了许多,也让他们少去了无数的畏惧,这才会给人感觉不怕死的。
实际上,没有什么存在是真正不怕死的,就算是夏渊,同样也怕死!
只是如今…
“其实我十分好奇,你是如何知道我存在的。”
“要知道,我存在了无数的岁月,就算是这一方道统传承之中的那尊至尊都不曾发现我的存在,你又是如何知道的呢?”
虚无之中,那道声音让夏渊浑身微微一颤。
他在意的,不是这道声音主人所谓的不曾发现他,而是他口中所说的——
至尊!
是的,就是至尊!
一尊至尊级别的存在,都不曾发现他的存在!
至尊,至尊级别的存在!
能够让那声音说出的至尊,肯定不可能是夏渊现在这所谓的至尊天王了,其实当初在虚幻世界之中的那些所谓的称呼,如果要是拿到这一方世界之中在来听的话,简直就是笑话!
什么至尊天王,甚至盖世真王,甚至绝世圣王!
在这真实的世界之中,有资格称之为王的,唯有那永恒之王的存在!
就如那古苍始祖一般,这样永恒之王境界的无敌存在,才有资格称呼一声王的存在。
而至尊…
夏渊深吸一口气!
可以被这声音主人称呼做至尊的,唯有那产说中的存在,那属于一个时代之中,真正无上无敌的存在,那就算是在虚幻世界,甚至时空长河之中,都是属于无上伟岸,都是属于超脱一切之上的存在——
时代至尊!
是的,在这真实的世界之中,有资格被称呼为至尊的,只有时代至尊了!
这净莲天台之中,竟然有时代至尊的存在!
这一点,是夏渊从未想过的,甚至可以说,震撼到极致的!
时代至尊啊…
那可是真正意义上,一人独断万古,更推无尽混沌无上伟大存在!
而有资格称之为时代至尊的,都是准皇级别的存在!
这是,和当初界域战场之中的那个他,可以和被九玄墟封印的那尊无上可怕存在比肩的准皇啊!
震撼之后,夏渊已经恢复过来,此刻他心中最多的,还是开心!
没办法不开心啊!
毕竟,那可是时代至尊!
那可是无敌的存在,而净莲天台之中有着时代至尊的存在,那代表的就是他夏渊的靠山,已经越来越强大,足以保证自己的安全了!
恩,就是这样的!
想到这里,夏渊的笑容也出现了。
看向了无尽虚空,夏渊其实也不知道那声音的主人究竟藏在什么地方,因为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是四面八方的。
索性,夏渊直接对着一个方向说话了。
“知道你的存在,很难吗?”
声音响彻,回荡天地之中。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因为你表现的,实在太明显了…”
是的,对于夏渊来说,对方的表现实在有些刻意,实在是有些太过明显了。
“明显?”
那声音的主人显然也是一愣,有点不太明白。
自己很明显吗?
夏渊随手拿出了那一块晶石,眼中闪烁着一种异样的色彩。
“哪里明显了…”
夏渊轻轻一笑。
“你,将这一方天地彻底的隔绝了。”
“这,就是你最大的问题所在!”
是的,隔绝了整个天地,这便是最大的问题所在!
“每当我斩杀了一些虚幻秩序生灵以后,等会得到相应的积分。”
“但是这一次…”
这一次,斩杀了那足足二十二尊顶尖的虚幻秩序生灵之后,却始终没有任何的积分!
这二十二尊虚幻秩序生灵之中,哪怕就是最为弱小的一尊,也是无比可怕强大的。
瞎眼估算,任何一尊虚幻秩序生灵的积分,甚至都不会少于七万一下的!
没错,就是这样夸张。
七万的积分,最弱小的也价值这样的积分,而最强大的,哪怕就是十万也不过分!
因为这些虚幻秩序生灵实在太可怕了,强大的力量让夏渊都感到惊悚。
然而,在斩杀了这些虚幻秩序生灵之后,夏渊却始终没有得到一点积分。
就算是夏渊在这里等待了一段时间之后,依然还是如此!
要说这其中没有问题的话,那么就算是夏渊自己都不会相信的。
唯一的可能,就是这里根本不是属于那试炼空间之中,或者说不是属于正常的试炼空间之中!
这,才是唯一的结果,唯一的可能。
其实,在进来这里的时候,夏渊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些问题。
不过,那时候夏渊也只是将这里当成是属于那些虚幻秩序生灵制造出来的世界而已。
然而,随着这二十二尊虚幻秩序生灵被夏渊直接湮灭,这世界却依然存在。
这就让夏渊意识到,除了这二十二尊虚幻秩序生灵之外,还有其他的存在掌控着这所谓的虚幻的世界。
而刚才随便的一击,更加让夏渊确定了这一点!
如果没有存在控制的话,那么自己打碎了那一片时空之后,这时空涟漪应该不会出现,而是会瞬间碎裂的!
掌控这时空的那尊存在,必然还活着,而且还是强大无比的,是比起那二十二尊虚幻秩序生灵来,更加强大的存在!
那道声音微微沉默了,显然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会有这么多的破绽。
不过…
如果换成其他的存在,那么就算是有着这些破绽也无所谓了,因为对方不可能那样细心,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还感受到这些的。
“你,真的让人心颤啊!”
那道声音深深的叹息,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复杂。
“天资无双,甚至超出了我的想象。”
“而本身还是这样绝对的冷静,就算是战胜了自己的对手,依然还是可以保持这样的镇定。”
“你是真的让人有些不可思议了…”
年纪轻轻,却如此的冷静,就算是战胜了无数的敌人之后,依然还是可以保持如此绝对的冷静,这一点真的太难的了。
你实力强大,资质逆天,这些都好像是天生的。
这一点,你是无法改变的。
可如战斗智慧,战斗之中的这种绝对冷静,却不是天生就可以的。
这一点,夏渊已经超越了太多太多的存在了,甚至哪怕就是那些存在了无数岁月的老古董,都未必可以比夏渊做的更好吧!
“不过…”
那声音微微一顿,继续说道:“那又如何呢?”
“即便如此,又能改变什么呢?”
刹那间,天地炸裂了!
一道身影,就这样从虚空之中缓缓走出了。
那是一道无比模糊的身影,甚至看不出本体的形态来。
仿佛就是一团光芒,是这天地之中诞生的唯一的一片永恒的光芒!
夏渊微微皱眉,因为当夏渊的精神力感知过去的时候,感受到的却只是一片虚无,是不存在一般!
就算是在强大的存在,也不会给夏渊这种感觉的。
哪怕当初帝陀罗刹利这样的伟大存在降临,夏渊依然还是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存在!
但现在…
没有,真的没有!
似乎在那里,本身就是无尽空无的一般!
夏渊深一口气,眼中出现了一种异样的色彩。
这,又是什么情况呢…
虚空之中,一道道光芒刮破了虚空。
整个天地,在这一瞬间完全的变化了。
之前,这里只是一片大战之后静谧的世界,可如今…
再召唤就生气了综 不雾
仿佛天地坠毁,仿佛世界崩灭,仿佛就是——
夏渊,似乎想到了!
这,不正是自己之前看到的画面吗?!
不正是自己,在第八圣殿之中,看到的曾经的那些可怕的画面吗?!
是的,眼前的一切,周遭的一切,和之前夏渊看到的那副画面完全一样,要说唯一的区别,就是当初夏渊看到的画面之中,没有这无数的尸体,有着无数盖世强者陨落之后遗留下来的肉身和道痕。
但这里…
什么都没有!
只有那些大战之后的惨烈而已…
这,又是什么情况!
“你,究竟是谁!”
夏渊深吸一口气。
你究竟是谁?
之前夏渊曾经猜测,这声音的主人,极有可能就是这一片秘境之中诞生的灵智!
很简单,因为唯有灵智的存在,才可以催动,让那些虚幻秩序生灵在短短的三四天时间之中,就进化出来属于自己的智慧!
这一点,就好像是和曾经在界域战场的那些秘境之中一般。
那些秘境其实都是一些葬地,埋葬了曾经那个时代之中被封印的一些顶尖存在。
而那些顶尖存在,处于半死的状态,一切都被封印,处于生死之间。
可就是无意识的散发出来的那些意志,却让那些诞生于秘境之中的虚幻秩序生灵都是产生了属于自己的灵智。
就好像是那幽魂小金便是如此。
说到幽魂小金,夏渊也有些感叹,对方和自己合作之下,基本上已经七八成可能吞噬主体,最终成为独立的个体了,只是谁能想到最终发生了那些事情呢?!
所以,幽魂小金大概也是完犊子了。
而这里的那些虚幻秩序生灵,那些已经诞生了灵智,充满了智慧的虚幻秩序生灵,其实和幽魂小金都是一样的。
不过,一个是被动的,依靠时间进化出来的,而另外一个,则是依靠强行的催动才诞生的。
因此,夏渊之前怀疑,甚至哪怕就是现在依然还是怀疑,这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存在,或者就是这一方秘境之中的灵吧!
是这一方秘境之中,自然诞生的灵智!
不过真相是否如此,夏渊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的。
毕竟这其中,还是存在很多疑点的。
最大的疑惑之处,就是本身这一道夏渊认为之中的灵智,竟然是如此的虚无,在他的感知之中仿佛不存在一般…
夏渊开口,而那一团光芒此刻却是沉默了。
许久之后,才微微的叹息:“我是谁…”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是谁…”
不知道自己是谁?
夏渊眉头微微一挑。
如果要是这一方秘境之中诞生的灵智,那么应该知道自己是谁的才对。
而那团神秘的光芒却说不知道自己是谁!
这就有点意思了。
要么,对方真的不是这一方秘境之中诞生的灵智,要么对方,就是在说谎!
可夏渊实在找不到的,对方去说谎的理由啊…
气氛有些沉默,而片刻之后,那团神秘的光芒似乎想到了什么,轻轻一笑:“以前我的,确实不知道我是谁。”
“不过不久之后,我就知道了…”
那团神秘的光芒看向了夏渊!
染指婚姻:总裁的头号萌妻 君子来归
是的,明明感觉不存在,甚至无法看到那团神秘的光芒任何样子,但夏渊分明就是感受到,那团神秘的光芒在看着自己!
夏渊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开始的时候还有些不解,但想到了最开始时候,那团神秘的光芒所说的话,夏渊似乎想到了…
“你,要吞噬我?”
夏渊眉头微微的挑动了一下。
吞噬?
又或者就是夺舍吗?
如果是其他的盖世妖孽听到这些话,那么估计就算是在自信,此刻也已经开始有些颤抖了吧!
毕竟…
这可是夺舍啊!
夏渊面对的,可不是什么简单存在,而是一尊可能不知道存在了多少时间岁月的古老存在!
这样一尊存在,手段无数,元神更加逆天到无法想象的程度!
如果要是被这样的存在盯上,那么…
只是想一下,自己不在是自己,这甚至比起直接斩杀他们还要更加的可怕!
不过,夏渊对此道师没有多少的恐惧。
一路成长起来,夏渊遇到了不知多少想要吞噬自己的存在。
可真正的成功,又有几尊呢!
他夏渊,可不是寻常的那些要捏可以相比的…
“说的那么多难听做什么。”
“并非是吞噬,而是要和你融合。”
“从此以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我们,以后就是一尊存在了…”
还是夺舍啊——
不,应该不算是夺舍。
因为夺舍,是完全的取代,可按照对方的说法,这似乎是一种融合。
自己的本源和对方的本源融为一体,对方就是他,他就是那团神秘的光芒。
想了一下,夏渊瞬间明白过来了。
这其实还是夺舍啊!
只是这样的夺舍,和之前的夺舍稍微进步了一下罢了。
所谓的融合,其实很简单,就是对方占据了自己的身体,吞噬了这自己的元神,然后拥有自己的记忆。
恩,就是这样。
这,其实就是那团神秘的光芒所谓的融合真相。
夏渊的嘴角出现了一丝嘲讽的弧度。
“虽然你长得奇形怪状的。”
“不过你的想法,还是很美的…”
那团神秘的光芒没有说话,而后许久才是一声叹息。
“等待了无数的时代,我终于等到了你这样的存在。”
“本来我以为,能够和我融合,是你的荣幸!”
“虽然我现在也不知道我是谁,可我却知道,我必然是一尊十分伟大的存在!”
“你的天资,加上我的存在,将会缔造一段无敌的神话!”
“而你的名字,也将伴随我的存在,响彻无数的时代之中!”
我不曾知道自己是谁,所以当我和你融合之后,那么我就是你,我将会替代你的存在。
而那时候,我将会以你的名字,缔造一段传奇,让你的名字,成为响彻无数时代的伟大存在!
“但此刻,当我真正接触你之后,才发现…”
“原来,这并非只是你的荣幸,也同样是——”
“我的荣幸…”
这,已经算是最大的褒奖了!
夏渊也不知道那团神秘的光芒说的是真是假,那团神秘的光芒是不是真的不清楚自己的身份。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对方,真的无比的可怕,无比的恐怖!
而可以让对方说出荣幸这两个字来,已经足以说明很多的问题了。
这,等于是从另外的一个方面去肯定夏渊的无双和盖世!
只是…
“你都要吞噬我了,难道我还要感觉荣幸吗?”
夏渊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
你都要将我吞噬,从此以后我就不是我了,那么现在我还需要感谢你的吞噬吗?
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啊!
只是可惜,那团神秘的光芒似乎觉得这应该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他竟然无比的赞同:“没错,你若是与我融合,那么就是你的荣幸。”
“毕竟,我使用可是你的名讳,而你无法完成的事情,在我的帮助之下,定然可以完成的。”
“所以,那是你的荣幸!”
“不过现在…”
现在…
当那团神秘的光芒真正见识到了夏渊的强大和潜力,当他真正意义上,见识到了夏渊的无上和盖世之后,已经没有了这样的想法。
因为那团神秘的光芒知道,就算是没有自己,夏渊依然还是可以完成一切的。
而现在…
“可惜了,本来如果你没有那么多聪明,不知道这一切,看不到任何的话,那么…”
“你将会在这不知不觉中陨落,将会在不知不觉中寂灭…”
“最终被我取而代之,没有丝毫的恐惧和痛苦…”
“但奈何…”
“你还是太过聪明了…”
“聪明到,已经看穿了一切…”
那团神秘的光芒似乎有些惆怅,在为夏渊这样聪明而感到惋惜。
那边的夏渊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他就感觉这货实在有些不正常啊!
说实话,如果要是那团神秘的光芒对付夏渊的手段,是其他的办法,那么夏渊或者还会忌惮许多。
虽然这里有着规则,可鬼知道对方可以破坏多少的规则呢!
当初界域战场之中,如果那尊神秘的窃运者从一开始就动用气运对付夏渊的话,那么也许夏渊根本不是对手。
而眼前的那团神秘的光芒,如果要是可以动用这些手段的话,那么指不定夏渊还十分难办,就算是夏渊有着再多的信心,可面对这样一尊无尽可怕的存在,夏渊需要付出的代价也是太大太大了。
但如果只是夺舍的话…
夏渊那是稳得一笔啊!
静静的看着那团神秘的光芒,而此刻那团神秘的光芒周身之上,闪烁着一种朦胧的色彩。
“你知道吗?”
“虽然你可以在短短的时间之中看穿一切,但终究你还是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天大的错误?
夏渊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那团神秘的光芒。
“如果你没有出现这样错误的话,那么也许就算是我想要融合你,也是十分困难的。”
“不过,正是因为你的失误,才让我找到了这样的机会!”
“而这个错误,就是你之前——”
“不应该斩杀那么多的虚幻秩序生灵!”
夏渊双眼微微眯了起来。
不应该斩杀那么多的虚幻秩序生灵?
夏渊不是白痴,从对方的话语之中,他瞬间已经想到,已经明白了…
“是,那些金色的本源物质?”
是的,要说斩杀那些虚幻秩序生灵之后会有什么后遗症,或者说和其他的试炼之地中不同的地方,就是那些神秘无比的金色的物质了。
那些,都是被自己的身体认为是本源物质的存在,是可以进入到自己身体之中的存在。
但是在自己的心海面前,那金色的本源物质却是不被允许,是被否定的!
而正是因为这种否定,自己的心海直接出现,将那些神秘无比的金色本源彻底崩碎了!
当然,如果要是一般的存在,可能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奇事异闻录 魔鬼学徒
就算是明知道那些神秘无比的金色本源是有危险的,可当那些本源进入到自己身体之中的一瞬间,想要驱逐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可夏渊不同啊!
因为夏渊足够强大,因为夏渊的实力,足够可怕!
因为夏渊,有着绝对无上的威能存在。
那诡异的心海,虽然很多时候让夏渊都是有些无语,毕竟那心海对于力量的挑剔实在太厉害了,基本上进入其中的力量,如果不够纯粹的话那么瞬间就会直接彻底的崩碎,只留下一点点的净化,这足以让夏渊的提升速度受到极大的限制。
可很多时候,正是因为这诡异心海的存在,才帮助夏渊完成了很多从前无法完成的壮举,帮助夏渊完成了很多,曾经无法做到的神迹乃至升级!
就好像是身体之中灵气的纯粹程度,夏渊全部都是混沌之气!
这一点,就是其他的那些盖世妖孽所不可能拥有的。
而不仅仅如此,夏渊身体之中这些混沌之气的等级,也是高等的吓人,简直就是惊悚级别的。
绝对已经超越了四级的存在,具体达到了多少夏渊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但绝对不是一个小数字。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诡异心海的存在。
如今,也正是因为诡异心海的出现,可以说让夏渊免除了一次劫难!
虽然夏渊自信,意志和元神融合之下,其他的存在想要夺舍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谁也没有办法百分百去保证啊!
毕竟,那些强者究竟有着何种手段,这一点是任何的妖孽都无法确定的事情。
有着诡异心海的存在,让夏渊已经没有了这方面的后顾之忧了。
所以,此刻夏渊看着那团神秘的光芒,眼中带着一种平静的色彩。
而夏渊的神情变化,自然也在那团神秘的光芒的观察之中。
显然夏渊的反应,还是让那团神秘的光芒有些无法不明白。
正常来说,自己都将这些说出来了,对方不应该是面色大变才对吗?
可现在…
不明白,真的不明白。
不过不明白就不明白吧!
那团神秘的光芒也不打算去明白什么了。
他看着夏渊,深深的叹息,而后周身出现了无数恐怖可怕的气息。
这些气息只是在出现的瞬间就开始蒸腾,不断的强大起来,短短的瞬间这一方古老的秘境,都开始不断的晃动。
眼前无数的时空,在这一刻开始不断的崩碎,夏渊知道这是那团神秘的光芒将全部的力量都抽取,为了和自己融合做准备了。
周围的空间所以存在,就是依托那团神秘的光芒的力量。
而现在,为了可以对付夏渊,那团神秘的光芒甚至将这些力量都已经完全的抽离。
那团神秘的光芒对于夏渊也是无比的重视,甚至重视的程度超过想象!
只是,这样就可以了吗…
“你,觉悟吧…”
声音落地的瞬间,那团神秘的光芒就这样轻轻的挥动手臂。
整个时空之中出现了一种无比诡异的律动。
那似乎是心跳,似乎是一种生命的呼唤。
从心底出现,从时空之中诞生,从一切的本源之中存在!
无法描述那种感觉,甚至夏渊此刻都隐约间感受到了那种宛若母体生命本源印记的呼唤一般…
然后——
没然后了…
夏渊看着那团神秘的光芒,而此刻那尊那团神秘的光芒也是呆呆的看着夏渊。
虽然那团神秘的光芒没有任何的表情,看不到任何的东西,但此刻夏渊分明就是感觉应该是处于一种呆滞之中。
看到那团神秘的光芒珊莎的样子,夏渊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我说,内啥…”
妾大不如妻(第4-5卷)
“这,就完事了?”
似乎是看到了夏渊眼中那种诡异的色彩,那团神秘的光芒顿时愤怒了!
这是,看不起谁呢!
所以——
“受死吧!!”
声音又一次落地,而这一次的变化更加的震撼了。
那诸天上下,似乎都是无尽璀璨的光芒,是金色的光芒!
不断在这时空之中闪烁,带着一种无比诡异的力量,不断在这虚空之中波动。
一种种奇妙无比的韵律不断在这时空之中出现凝聚,不断在这时空之中来回的动荡!
那种感觉…
十分的奇妙,似乎要引起人们心底深处一种最本源的依恋。
甚至就算是以夏渊那种可怕的意志,此刻面对这种律动,眼中都是出现了一丝的迷离色彩。
而此刻那团神秘的光芒身体之上,光芒已经有些颤抖。
显然那团神秘的光芒也是已经将力量催动到了极致。
只是…
短短的几个刹那之后,夏渊睁开了双眼。
无比的清明,甚至看不出任何其他的情绪来。
而那团神秘的光芒看着夏渊,周身那震动的气息瞬间崩溃。
这一刻,那团神秘的光芒在沉默,无比的沉默。
而夏渊同样也在沉默,许久之后夏渊才终于开口道:“然后呢…”
然后呢…
很简单的三个字。
可此刻从夏渊的口中说出这三个字来,却不啻于天大的嘲讽!
夏渊分明看到那团神秘的光芒的身体又一次开始震颤了。
是的,震颤,无比可怕的震颤!
然而…
这种震颤却没有任何的力量波动。
夏渊恍然,这不是说那团神秘的光芒要放什么大招了,而是被——
气的!
是的,此刻那团神秘的光芒已经被气的有些无法自理了。
“混蛋!”
“该死!!”
“你这个混蛋!!”
“这是你逼我的!!”
这是你逼我的!!
这,就是你逼迫我的!!
既然如此的话,那么就不要怪我了!!
瞬间,那团神秘的光芒的气息开始无尽狂暴起来。
虽然那团神秘的光芒不知道为何夏渊不受到影响,可现在已经不是思考这些的事情了!
他的牛逼已经吹出去了,要是不能实现的话…
虽然不知道自己是谁,就算是丢人也不知道丢谁的人。
但身为一个强者!
恩,那团神秘的光芒知道,自己曾经是一尊强者,一尊无敌的存在!
这一点,那团神秘的光芒十分的确定!
虽然现在只是一团光芒,或者说只是一团纯粹的不知道如何诞生或者分裂出来的意志存在,但那团神秘的光芒却还是有着属于曾经的那种羞耻——
是荣耀,是尊严!
而且…
夏渊是他这无数的时代之中,见识到的最有潜力的存在。
其实,如果想要出去的话,那么在很久很久之前他就可以做到了。
只是可惜,这净莲天台之中出现的妖孽,虽然其中那几尊最为逆天的,就算是在三十三天之中都是极致的无上存在,但可惜在那团神秘的光芒眼中,却真的很一般!
他,真的看不上!
每一次这秘境开启,最后的时刻那团神秘的光芒都会醒来,将附着了自己一丝意志的本源分裂出去。
而那金色的根源,就是纯粹的意志本源。
至于说那些虚幻秩序生灵的灵智,也都是那团神秘的光芒主动开启的,为的就是可以增强那些虚幻秩序生灵的实力!
唯有这样,才可以甄选出来最为合适的盖世妖孽!
只是可惜…
可惜了…
无数的时代过去了,无数的岁月过去了,却始终没有任何一尊。
那团神秘的光芒始终没有等到他需要的存在。
他的时间虽然是无数的,完全不用在意自己会不会在某一天消散。
可如此长久的等待下去,那团神秘的光芒还是有些受不了的。
况且,最近这无数的岁月之中,在净莲天台之中诞生了一尊时代至尊的存在!
那是一尊,无上可怕的存在,为了将对方瞒住,那团神秘的光芒更加的低调隐忍起来。
但是,但是这一次…
他真的等不及了!
他已经等待了无数的时间岁月,等待了不知道多少万亿年!
终于,等待了无数的时间,等待了夏渊的到来。
所以,他不会在放弃了!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夏渊竟然没有受到影响!
其实,这些天夏渊的表现都在那团神秘的光芒监控之中。
夏渊斩杀的那团神秘的光芒,越是证明夏渊的实力潜力越是恐怖。
同样的,斩杀越多的虚幻秩序生灵,那么代表的就是夏渊吞噬的属于自己的意志本源越多。
其实,如果不是时间不够的话,那么那团神秘的光芒真的很想让夏渊这样继续杀戮下去!
也许,这样继续下去的话,那么等待时间足够之后,当夏渊吞噬了他足够数量的意志本源之后,那么那时候他甚至什么都不需要做,就可以直接取代夏渊了呢?!
恩,那团神秘的光芒就是这样想的。
不过如今看来,其中肯定出现了什么问题。
自己最骄傲无解的手段,似乎已经被夏渊完全废掉了,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
所以,此刻那团神秘的光芒只能选择最终的办法了!
恩,是的,就是最终的办法!
这是唯一的办法,也是不成功则成仁的办法。
一旦失败,那么代表的就是他彻底的消失!
本身,还有无数的生命存在,那团神秘的光芒生命似乎是没有极限的,不应该如此疯狂。
可,那团神秘的光芒曾经的骄傲,是属于一尊无上存在的骄傲。
而且,活着对于现在的那团神秘的光芒而言,其实不是一种幸福,而是一种痛苦!
他,不想在被捆缚在这里不知道多少的岁月了。
并且,那团神秘的光芒也知道如夏渊一般的妖孽,可能以后都不会在遇到了!
所以…
此刻那团神秘的光芒选择了疯狂,选择了彻底的绽放!
这,就是最终的时刻了…

夏渊看着那尊那团神秘的光芒不断的震颤,感受到这一刻从那团神秘的光芒身体之上出现的那种诡异气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夏渊感受到了。
对方,似乎要在这一刻彻底的拼命了!
是的,就是拼命了。
要,将自己最为极致的力量,完全绽放出来了!
终于,还是等待最终时刻了!
夏渊深吸一口气,他没有丝毫的慌乱,对于那团神秘的光芒接下来的行为动作,夏渊已经猜测到了。
不过,那又如何呢?
他夏渊,无惧任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