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溯源仙蹟-第六百七十章 對詩展示

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溯源仙迹
细思极恐,越想越心酸。
武昊深深感觉自己的命运悲惨,要不还是逃命吧。
可是天地之大,我该往哪里去呢?
要不还是去找三师姐、二师兄和大师姐吧,至少那些才是看着自己长大的‘亲人’。
“你想走?”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了武昊的幻想。
“没有的事,前辈这么好,我怎么可能离开呢,而且马上就要参加竞赛预选,旷赛是要受到惩罚的。”
武昊被说中心事,有点尴尬。
“无须担心,源尘哥哥并不是什么坏人,他会自主选择身体,不会有备胎这种情况的。”
也就是说,源尘很专一。
“再者说,源尘哥哥是用黑白子选择身体的,你也接触过,并未产生什么反应,也就是说,源尘并没有选择你。”
武昊闻言突然有点沮丧,为什么不能是他?
席卷完一切,鬼面少年转身看向两人,点头道:“谢谢。”
说完,无缘就要消失,魔源急忙取出天地棋盘。
棋盘取出的一瞬间,鬼面少年的眼神直接变了。
“棋盘给我。”
鬼面少年就要抢夺,可下一刻,棋盘就递了过来,这么突然,无缘自己都是愣了愣。
有些憨萌的接过棋盘,鬼面少年再次说了一声‘谢谢’。
或许觉得一声谢谢还不够,然后又接二连三的说了几声谢谢。
可是鬼面少年还是消失了。
“他似乎很害怕与人相处。”
武昊觉得这个源尘也没什么可怕的吗?不过他更惊讶的是这位前辈竟然把自己宝贵的东西送出去了。
“源尘哥哥,习惯了孤独,却也害怕孤独。他不会走太远的。”
魔源坐在床边陷入了沉思,武昊是个坐不住的主,他又跑出去打听比赛情况了。
这场比赛可注定是他的成名方式。
今天整个太原城的客栈爆满,报名的人也增加了不知多少倍。
可无论如何报名,位于报名榜单的那个人永远都是无缘。
这个和尚注定在比赛开始后大火。
越是期待比赛,便越是觉得夜的长。
月明星稀,无缘重新回到了太原寺外的树林中。
这时候,这里已经无人。
或者说,即便是衙门的人都没有想到凶手会这么大胆的重新回到作案现场。
天地棋盘放在地上,无缘开始研究此棋盘。
鬼面若隐若现,少年感觉此棋盘对自己极其重要, 奈何任他如何研究都无法研究出什么东西来。
“歹徒!你一定想不到我一直藏在这里吧。”一个拿着大刀的捕头从花丛中露出头来,一脸狞笑的看着鬼面少年。
无缘淡笑道:“既然发现我了,那为何不抓我?”
捕头冷笑道:“你以为我傻啊,以树枝便可击杀两人,我如何是你的对手。”
“原来你不傻啊,既然不傻,那为何一个人留在这里等我,莫不是你很敬佩我这个凶手,想要弃明投暗?”
无缘双眼中都是笑意,这小子有点意思。
捕头一步一步的小心翼翼靠近,一脸戒备,但却强装镇定道:“我知道你有苦衷,并非自愿所为。”
“每个凶手落网后都会这么说,所以你才是杀人凶手?”无缘彻底忍不住了,这家伙怎么回事,怎么感觉他才是凶手。
“你!”捕头气的头顶冒烟,但是却不敢激怒这个凶手,免得自己的命也折在他的手中。
“坐下,陪我下一局,赢了,我放你走,输了,命留下。”
鬼面少年很淡然的说出相当血腥的话。
不过,这次捕头却是相当自信,因为下棋他很会啊。
“那就献丑了。”捕头自信心爆棚。
直接二话不说便坐在了无缘对面。
可下一刻,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萦绕上他的心头。
“哦,我说错了,不是下棋,而是取棋,你取白,我取黑。”
无缘迫不及待的取走了一枚黑棋。
“轮到你了!”无缘双眼放光的看着捕头,他很想看看对方取走棋子后会怎么样。
捕头感觉到压力山大,大颗大颗的汗水滴落。
有光粒子从捕头身上升腾而出,这竟然是他对围棋的经验与天赋。
捕头顺势抓向了某一白棋,棋子离开棋盘的瞬间,咣当一声,大刀落地。
总裁的倔强小辣妻 清馨~
这位棋艺很强的捕头直接化作了光粒子融入到了白棋之中,白棋在空中与无缘手中的棋子相撞,然后疯狂旋转,最后竟融入到了无缘的鬼面中。
若隐若现的黑白鬼面更加凝实了一些。
“谢谢你,不知道姓名的好捕头,你为我打开了一个全新的大门。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月黑风高。
一道身影出现某位江湖刀客的客房内。
原本还在打呼噜的江湖刀客顿时睁开了双眼,手握大刀爆吼道:“谁?”
烛火自燃,鬼面少年笑道:“与我下棋,不然,杀掉你哦。”
“哪来的疯子!找死!”
挥动刀就看向棋盘和少年,可棋盘突然光芒四射,直接束缚住了,江湖刀客。
“为了怕你不配合,我就先取了黑子,你取个白子吧。”
鬼面少年挥了挥手里的黑子,表示下一个该对方了。
江湖刀客脸色狰狞,双眼外凸,他周身升腾起对大道对刀的感悟,那些感悟与经历全部化作光粒子,融入到某一白子中。
江湖刀客的手无法控制的伸向了那一白子,尽管他咬牙、怒吼、瞪眼,满是血管的手掌就是不受控制的伸向了白子。
白子起,江湖剑客的身体倏然消失,化作最后的绚烂融入到了白子之中。
白子与黑子融合,再次旋转进入了鬼面之中。
无缘的双眼越来越亮。
这一夜注定不平静。
翌日。
“客官,在吗?你昨天要的早餐,客官?”
最强导师之战神来袭 碧云烟翠
“客官,你要的早点,客官?”
“客官,比赛马上要开始了,你让我提醒你的,客官?醒了吗?”
几个客栈,全部炸锅了。
他们的客人都失踪了。
篮坛天王
江湖人应该是最讲义气的,可是现在他们却无故失踪了。
失踪就失踪吧,衣服武器甚至钱财都留下是什么意思?
这很显然不对劲。
太原城衙门又一次被困扰了。
更让衙门不想面对的是,太原帝国的三皇子当捕头好像当没了?
而且这与客栈江湖人失踪如出一辙,几乎都是在一夜之间消失的。
不得不说衙门的人还是很迅速的,不出片刻,他们便找到了三皇子的刀和衣物。
没有打斗痕迹,没有血迹。
这很像是一种极其可怕的绑架案,但很快又被否定了,江湖少年那么多,各种保命手段总还是有的,怎么可能会一点声响都没有就被绑架。
当排除一切后,最后剩下的那个即便再怎么不真实,也可能是真相了。
“通知皇室、天策,这件事情不是我们能管得。”
“城主,难道这件事情我们就不管了。”
“不管是不可能的,先监督此时的既得利益者。”
“那些还没出事的江湖人?”
“没错,他们最为可疑。”
城主的命令很快下达,本来这一次的天骄争霸赛预选赛很燃很紧张。
可是当这一天到了之后,人们才惊愕的发现,名单上少了九成。
就只剩下了一成。
一万人,也就只剩下一千。
而且这一千人,几乎都是滥竽充数的。
报名考核排名就可以得见一二。
剩下的一成,几乎全都都是排名靠后的。
当然也有前面的,只是前面的也就十来人。
太原城预赛几乎可以预见的废了。
九千多人,一夜之间消失一空。
没人会以为是人死了,肯定是人被绑架到不知何处去了。
无缘和尚几乎是踩着点踏入的考场。
竞赛第一场,比的是文学。
这是城主府突然改的,毕竟打起来实在太丢人。
一群滥竽充数的江湖人,有什么好打的。
再说,裁判都派出去查案啊,也就只有柔弱书生还能当监考人。
无缘和尚一出场,衙门的人便要上前擒拿这位嫌疑人。
在无数食客的争吵中,无疑这个无缘和尚是最大的嫌疑人。
只是没想到这个嫌疑人,竟然真的敢明目张胆出现在太原考场。
可是,还不等他们上前,城主就拦住了他们,因为皇帝来了。
皇帝来的悄无声息。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位九五之尊,是连夜赶来的。
他的到来,无疑证明了三皇子出事了。
“考试开始!”
“写诗!诗中必然要出现‘君’字。可以一人一组,亦可以两人一组。”
“考虑到各位都是江湖中人,所有诗可以直接诵读出来,不需要写出。”
众江湖子弟顿时松了口气,他们闯江湖不就是因为没有背书的天赋吗?
这要是写诗,字都不会写,就有些尴尬了。
无缘看了一眼魔源,上前对着考官双手合十微微点头,道:“考生,无缘。”
魔源紧跟而上,对着无缘和尚微微点头道:“考生,魔源。”
无缘挑了挑眉,笑道:“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几位考官全部书写在了纸张上,刚写完,他们双眼就是一亮,直接赞叹,这是好诗啊。
可是这么好的诗句,他的队友又该怎么对呢?
包 法 利 夫人 作者
如果对不出来可是无法得分的。
这样这么好的诗句岂不是白费了。
正在这时,魔源非常放松的回答道:“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好!”
五位考官全都拍案叫绝,这诗简直完美。
这哪是两人写的诗,这分明就是一个人写的诗啊!
可是纵观历史,又不曾见过如此完美的诗句!
奇才啊!
两个奇才,习武闯荡江湖实在是可惜了!
可是考官发现,这两人似乎还要开口,他们急忙坐下,集中注意力记录。
果然,无缘和尚开口道:“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皇帝双眼都在放光,都暂时抛弃了丧子之痛,开始专心倾听。
五位考官都看向了魔源,他们想知道这个少年将会给予怎么样的回答。
魔源开口了,他不假思索道:“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