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p43熱門言情小說 步步爲途 ptt-第116章 牛大山親自出面推薦-ns1xo

步步爲途
小說推薦步步爲途
做了好事还要被人怀疑,不管是谁,心里都不会快活。
林之泉今天可是做了一件用热脸贴牛大山冷屁股的事,难怪他脸都僵下来了,但是有什么办法,牛大山是领导,他只好咽下这口恶气。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句话让林之泉有了更真切的理解。
月牙儿 ——绝色倾城 丁丁小戈
林之泉继续问道:“牛书记,你看现在怎么办啊?再迟,我可就没有办法阻止民警带走牛经胜了!”
恶少的野蛮小女友
“尽是一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林之泉你让派出所的民警再等会儿,我马上就过来。”牛大山没有好气的用力搁下了电话。
搁下电话林之泉也阴沉着脸,明显心情没有和牛大山通电话之前好了。
按照林之泉现在的心情他巴不得派出所的民警现在就把牛经胜这个狗日的二世主给带走才好呢。
这些狗日的东西整天好事不做,惹是生非的事情做起来比谁都神。因为他们背后有靠山,别人还不得不处处护着他们。
想想,林之泉就气得不行,可气也只能闷在心里,自己难受。
唉,没有办法,现在还是要为牛经胜去说好话。
“林主任,你已经向领导请示了,我们现在可以执行公务了吗?”还没有等到林之泉说话,派出所的民警不耐烦的问。
这也不能怪派出所的民警,本来正常的情况,到这里应该立马就可以把牛经胜给带走了。
由于今天要带的对像不同,地点也特殊,所以民警已经算是开恩给面子了,现在等了这么长时间,民警当然有些不耐烦了。
见自己刚刚放下电话,还没有说话,民警就先开口了,林之泉就是一楞。这明显是民警不想再给面子了。
林之泉有了一种两面受气的感觉。
“特么的,本来一件于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现在却弄得自己像孙子似的。真是晦气。”林之泉心里想道。
虽然林之泉受了一肚子的气,但是还是要稳住派出所的民警,不能牛大山来了,牛经胜却被带走了,怎么想牛大山说呢。
“呵呵,民警同志,牛书记马上就过来,你们再等一会儿,等牛书记到了,你们就可以按照你们的规定办事情了。可以吗?”林之泉没有办法只能直接搬出了牛大山这个书记来做挡箭牌了。
林之泉想先稳住派出所的民警,等牛大山来了,就没有他什么事情了,带不带走牛经胜和他就没有一点关系了。
听林之泉说马上乡党委书记牛大山马上要过来,派出所的民警还真不能不给面子了,也只能点点头同意了林之泉的意见。
安河派出所不管怎么说也在安河乡地界,乡党委书记说要来,派出所民警能什么都不顾就带走牛经胜吗?显然他们是做不到的。
修羅傲世錄 逆世點點
“呵呵,你们小小的派出所民警想来带走我,还是嫩了点,我就看你们今天有什么办法能把我带到去派出所?”牛经胜一听林之泉说牛大山马上就要来党政办了,他立马就得意了起来。
对于牛经胜的猖狂像,派出所民警只是鄙视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有和他说。民警认为和这样的傻13,没有什么好说的。
“牛经胜,闭上你的嘴不行吗?能弊死你吗?真是不嫌乱的。”林之泉好不容易和民警请求等书记牛大山再带人,没有到牛经胜这傻货却抖起来了。
“牛经胜,你现在真是长本事了,是吧,你哪里来的狂妄的资本?我看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就在林之泉教训牛经胜的时候,正好牛大山也到了。牛大山也跟着教训了牛经胜一番。
抗美援朝内幕揭秘:热血1950
现在不管牛经胜的事情怎么样,也不管牛经胜有没有错误,牛大山先教训一番他还是必须的。
这也是牛大山的手段,可以让人看到牛大山对牛经胜还是毫不留情,管理得很严格的。
“民警同志,我刚才已经听林主任说了,你们今天到乡里来是要带走牛经胜是吗?”牛大山对民警说道。
牛大山对民警的态度还是很好的,丝毫也没有领导高高在上的样子。
瘋妃傳
“牛书记,我们是按照领导的布置来带牛经胜去派出所,调查出来前两天的金花酒楼斗殴的事情的。”民警不卑不亢的对牛大山说道。
“哦,是吗?金花酒楼斗殴的事情不是已经结束了吗?也没有什么大事,最多也就是治安问题,那你们还要带人到派出所干什么?”牛大山质问民警道。
“牛书记,那次斗殴的事情,前段时间我们调查的情况和实际情况有出入,所以要带牛经胜回派出所进一步调查清楚。”民警对牛大山说道。
“在乡里调查,说清楚问题不是一样吗?为什么一定要带人到派出所呢?毕竟牛经胜是乡里的工作人员啊,带到派出所去,会对我们乡的声誉产生不好的影响的。”牛大山搬出了大帽子来压民警了。
“牛书记,我们认为国家工作人员就更应该严格要求自己,更应该守法,乡里的工作人员在法律面前没有特权,我们带牛经胜到派出所去调查处理事情也是合法的。”民警没有因为牛大山的话被吓住。
见派出所的民警根本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牛大山的脸不在像一来时的充满微笑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冰霜。
天然呆藥師 擱葉
網遊之新魔獸世界 半斤烤紅薯
牛大山这么一个安河乡的绝对权威者,感觉自己的权力受到了挑战,而且还是不起眼的派出所民警,牛大山终于忍不住发飙了。
“我说你们一个派出所的民警哪里来的这么大权利,到我们乡里来说带人就带人,斗殴也没有人员伤亡,有什么了不得的?我看今天你们谁敢带人走!”
“牛书记,请你不要为难我们,你说得对,我们就是派出所的小民警,我们只是在执行公务,请您支持我们的工作。”派出所民警不慌不忙的对牛大山说道。
“好,既然你们是按照领导的意思来的,那我找你们的黄东升所长说。”
牛大山也感觉到自己一个书记和普通民警争吵有些不妥,于是就打电话找派出所所长黄东升了。
牛大山打给黄东升的电话很快就通了。
“黄所长吗?到乡里来的民警是你安排的吗?”牛大山语气很不友好的冲黄东升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