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民國之遠東鉅商 愛下-19要不你掙扎一下閲讀

民國之遠東鉅商
小說推薦民國之遠東鉅商民国之远东巨商
伍德已经足够警惕。
毕竟他是金发碧眼的欧洲人,在亚洲土地上。
他甚至伪造了美国身份,天衣无缝的身份,还用了美国公司的名义在这里考察。
是的,他明目张胆的在这里和当地官员接触,并举行宴会。
然而,这些只是欺骗他自己和当地人而已。
陈别江抵达的当晚,伍德正以来自纽约的约翰先生的名义在市政厅参加第二场招待晚宴。
因为他号称会在这里投资。
山口县的知事小泽太郎在宴会上夸夸其谈,这里的地貌特征之美,以及可怜的清国就是在这里和他们签订马关条约的等等。
他是个毕业于东京大学英法科的人,并且还在日据台湾总督府任职过。
另外他还做过警务局警务科长。
这个职位很锻炼人的才干。
所以小泽太郎和大部分的日方战后官员不同,他对于局势有清醒的认识,他认为日本现在必须要抱住美国大腿才能往上爬。
这是日本复兴唯一的机会。
因此他才对伍德如此的热情。
在宴会上自然不免说起来自伍德家乡的著名人物,有人虽然他是个过客,可是他的崛起离不开维克多家族的帮助。
那就是韩查理,一个流氓了一辈子的老恶棍。
到现在还没死,可气人了。
而尊重强者是日本人的传统,所以气归气,从没有去过纽约的小泽太郎还是对韩怀义的过往充满好奇。
尤其约翰先生的岁数在五十左右,四十年前正是韩怀义踏足纽约之时。
问题是,伍德不是纽约人啊。
他只能胡诌一些道听途说的故事。
异界僵尸传说 吉祥橘子
话多必失。
做过警察的小泽太郎顿觉疑惑了。
这就好像山口县人不会不知道马关条约的签署过程里发生的事情一样,纽约人怎么可能不知道韩怀义的过往呢。
当地人的说法和外人是会有明显差别的。
尤其那种“我家乡名人”的自豪,是人性里不可避免的,又或者是被收拾过的,那么就会展现一种痛恨。
问题是,你够得着那厮收拾不?
而约翰的表达充满了一个旁观者道听途说的平淡。
强迫症患者就来神了,立刻私下让手下去调查这位约翰先生的福尔特商业机构的真实性。
电波在宴会上飞往东京警视厅的小泽太郎的老朋友那边。
将军非礼请靠近 舞清影521
然后再飞去美国。
消息很快得到回馈,纽约第五大道没有一个所谓的福尔特商业金融投资机构。
没有?好吧。
这个家伙虽然说到生意很不错,很有些见识,不过基础是假的,那么你就是个演员。
小泽太郎继续向美方提供约翰的信息请求查证。
瓦坎达都被这厮烦死了。
神医傻妃
你好好的接待不好吗?
读心术 清闲丫头
第一趟没拦着你,第二趟你飞起来了?
军情人员立刻扣押他的手下,告诫后请他秘密转告小泽太郎,要他全力配合,灌醉伍德。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小泽太郎得知情况后振奋了。
原来这是曹贼!
爱看三国的这厮立刻展露本领,要求上歌姬,然后开始和约翰先生发疯的嗨。
为了尊严,他还赶走了好几个手下。
只留他和约翰在里面放浪形骸。
“最后的疯狂,真的是令人赏心悦目啊。”这厮有病似的喝多了瘫在那里哔哔。
不是小泽太郎不努力,他太主动了,问题是酒量不行。
说实话,伍德都被他的热情感动了,准备危机过去后来这投资点什么。
这位酒坛子随即起身,让那位歌姬送知事大人休息,他自己则带着另外一位歌姬回房准备热烈的鼓掌。
为了提升自己的兴趣能力,他还先洗了热水澡。
因为他听说日本的歌姬都是身怀绝技的人物。
能夹住鸡蛋之类的东西也能拧断春江水。。。
“就是这里。”军情人员道。
陈别江点头,直接一脚踹开门,然后闯进浴室,看着目瞪口呆的伍德,他说:“嗨。”
然后顺便捏了下在水池里的歌姬的胸。
“车前灯似的,还好我手大。”陈别江感慨着,歌姬看来蛮玩得开的,她看到帅哥都来神了,用日式英文:“先生,您。。。”
“怎么了?”
“这是客人的要求吗,你也加入吗?”
我尼玛。
神特么黑抗命,右抗命吐。。法克米阿甘俺的阿甘。
我特么都被你说热了!
陈别江赶紧让她闭嘴,然后对伍德道:“好好配合就能活,改换你的身份让你在瓦坎达终老,不然的话,你会发生不幸。”
“好的!”伍德当机立断。
陈别江。。。我特么热血沸腾的来,就遇到这两个玩意吗?
“要不你挣扎一下?”陈别江也是做得出的。
伍德猛摇头:“不,不,我明白我的处境,我会全力配合,另外在广岛那还有接应人员,我也可以把他们交给你,只要我能活。”
陈别江绝望了:“听着先生,你没有节操,但是你确实能活。”
“起来吧。”他说。
歌姬于是和伍德一起走出了浴缸。
歌姬中途似乎还希望陈别江能扶她一下,遇到这种搞不清状况的菇凉,陈别江忍不住问伍德:“这种多少钱啊,这么热情。”
“要不,一起?你放心,我不会想其他鬼主意的,我很明白你们的实力。”
看到陈别江脸黑了,伍德忙打嘴:“你来,你来,这里的人买过单了。”
下次吧。
陈别江咬着牙,然后还是非常在理的道:“穿上衣服跟我走,对,就是你,你也是嫌疑人之一,我要审查。”
次日下午。
罗圈腿的小歌姬在码头上依依不舍的和陈别江道别。
小泽太郎脸皮抽动的看着这一幕,他无法想象,流氓国家派个流氓过来,抓人还能顺带来一发然后还是他买单!
但他还得挤出笑容表示,欢迎拉斯普京常来山口县游玩。
而一回到船上,陈别江就和弟兄们赔罪:“去了兰桂坊我请客。”
然后他问白再勋那边的情况。
白再勋已安全的将宋慧中控制在手中,具体交代什么现在还不知道。
既然这样,陈别江叉着腰表示,走了!
他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白再勋已过于激烈的抢先发动舆论,掀起了韩国民众对李大荣上面的青瓦台的强烈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