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一百八十四章 星兒的惡作劇一鑒賞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他脸上的神情像是被雷劈了般不可置信。眸子里的光逐渐黯淡,薄唇白的让人心疼。提着食盒的手死死收紧,骨节分明,也因此显得格外冷冽有力。
科技思想
他愣愣出神,完全忘了反应,只死死的盯着那扇门,仿佛要洞穿它看穿一切。
浑身的气息死寂般可怕,仿佛黑云压城前一秒的沉静。
星儿都感觉身子一颤,牙齿不停的哆嗦。
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这么可怕,早知道不开这种玩笑了。
战少的隐婚萌妻
不过…他就喜欢这种刺激。
他嘿嘿的露出一抹奸笑,抱着墨君羽的腿,扬起圆圆的小脸,“哥哥,你是谁啊?你是不是我的爹地啊。娘亲说带我来找爹地,是不是就是你啊?”
墨君羽感觉腿上一紧,回过神来,阴冷的看着挂在他腿上的小娃,忍住将他踹走的冲动,冷冷的说道:“你认错人了。”
虽然,他很想,但他跟久儿确实没有发生关系。所以他很确定这个娃娃不是他的。
他一直等着久儿成年,可是居然被别人给抢了先。他一定要将那个人找出来,剐了他。
星儿却是不依了,他似乎认定了墨君羽就是他爹地一样,摇着胖胖的身子,“不嘛,你就是我爹地。爹地,我要你抱抱。”
墨君羽心里五味杂陈,难过的要命。这小娃娃将自己误认为是他爹地,总感觉是在他伤口上撒盐。
可是看这娃娃天真无邪又满脸渴望的神情,他似乎有些心软。
毕竟是久儿的孩子,他要不要……
然而,这时…
一直关着的房门开了。
凰久儿一身粉色长裙,将惊为天人的容颜添上几分可爱。
她面无表情的走出来,朝星儿招手,声音平平,听不出任何情绪。
她说:“星儿,过来。”
星儿小嘴一撇,心说,主子出来了,这下没的玩了。只差一点他就能抱上这个好看的不像话的男人的胸了,好可惜。
他带着遗憾走到凰久儿面前。
前一秒还淡定的凰久儿,瞬间就暴躁的揪着星儿的耳朵,将他提溜起来,“谁让你胡说八道的,信不信我继续将你封进雪山让你一辈子都不能出来。”
凰久儿的话无形中算是对墨君羽解释了星儿并不是她的孩子。
墨君羽缓缓的扬起一抹笑意,郁闷的心情也瞬间得到疏解。
他眸含春水,眉梢微扬。笑比满园繁花还要灿烂几分。
凰久儿看着他这笑有一瞬间的愣神,实在是这久违的笑,她有一年没见过了,对她来说其实更久。
每次见到都能让她怦然心动,宛若初恋。
可是,这么美好的一幕,很快就被人打破了。
“啊啊啊!痛痛痛,放手放手,耳朵要掉啦。”星儿痛的哀嚎连连。
可是,凰久儿不为所动,沒有要松手的意思。反而冷冷的看着他,一副“小样,你早已被我看穿”的神情。
星儿对于痛感虽然没有那么强烈,但是,被这样提着耳朵,像条咸鱼荡在空中,实在有损他小爷的威名。
于是,他又将自己幻化成十五六岁翩翩公子模样。
凰久儿的手还揪着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星儿耳朵,从某个人的视角来看就像搂着他的脖子。
墨君羽的醋坛子瞬间就打翻了,偏偏戏精星儿还火上浇油,不怕死的来了一句,“主人,你这么含情脉脉的看着我,是被我的魅力迷住了么。”
凰久儿忍住将他捏碎的冲动,露出一抹冷的让人心底发寒的笑,抬起手就要在他脑门上抡一巴掌。不料,手却被人握住了。
凰久儿不解的看着墨君羽,怎么啦?
墨君羽抿着薄唇没有说话,而是拿出一块干净的帕子仔细的擦拭着凰久儿白的发光的手。
他的脸色很沉,周身的气压很低。面无表情的脸上就差把“本公子很不爽”几个大字写在上面。
凰久儿歪着脑袋不明所以,她可是才刚洗漱完出来,手应该不脏啊。
难道这个家伙的洁癖已经严重到了如此程度?
星儿一脸看戏的表情倚在墙上,眼里闪过精光,心里不知又憋了什么坏招。
墨君羽将凰久儿每根手指仔仔细细的擦了一遍,才抬起眸子认真的看着她,“记住,不可以碰其他男人的身体。”
凰久儿看着他严肃的表情不知为何心中没由来的一慌,好像自己做了错事被抓包,可她明明什么都没做,而且在她眼里星儿只不过是个器灵,根本就没有男女之分。。
她很想反驳一两句,可是话到嘴边,却忒没骨气的变成了,“哦,我知道了。”
墨君羽听闻脸上的神情终于缓和了些许,但依然很难看。
他也没有像以前那样拉着她的手就不放,而是很绅士的松开她的手,并退后了一步,和她保持一定的距离。
凰久儿看着他这一举动,心不由得一紧,闷闷的,连呼吸似乎都不那么顺畅了。
她垂下眸子,遮住眼里的一丝落寞。
过了一瞬,又听到墨君羽淡淡的嗓音响起,“久儿姑娘,我给你送了早餐过来,你慢用。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凰久儿抬起头,微张着两瓣粉唇,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又不知该怎么说。
只愣愣的看着他缓缓的转过身去,又缓缓的迈开长腿,缓缓的向外走去。
可是,此时,一道非常不合时宜的女音响起。
“墨公子,你还没给奴家擦手呢。奴家也是你们墨府的宾客,为什么你只给主子擦,不给我擦。”
星儿不知何时竟又幻作一女子,扭着细腰,翘起兰花指,将手中的帕子朝墨君羽脸上一扬。
墨君羽好看的眉头拧成了川字型,他脚步往后一退,躲过了与星儿手中帕子的亲密接触。
俏皮王妃冷漠帝
可是星儿那帕子也不知在什么香精料里浸染过,浓郁刺鼻的香味扑入他的鼻腔,让他非常优雅的打了几个喷嚏。
凰久儿焦急的走上前关心的询问,“你没事吧?”又转头对着星儿大声喝道,“星儿,你再胡闹,就给我滚回去。”
星儿脸色一白,一副我见犹怜的可怜样,着实让人心疼。
可是凰久儿却没有心思跟他玩闹,冷冷的警告了他一眼,就不打算再理他。
我的家中有老尸
可是星儿却一个劲的往死里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