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炮灰女配不想轉正-236顧寒之突破分享

炮灰女配不想轉正
小說推薦炮灰女配不想轉正炮灰女配不想转正
在王二郎看来,林曦林仙长是一个非常不像修仙者模样的人,温柔和善,即使是面对像小荷那样的凡人,依旧能保持着微笑。明明他听说,林仙长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的弟子。辈份也是很高,可是她愿意不辞辛劳的,给门下的弟子,搜寻证据,然而那些百姓很不待见她。
因为林曦突然在法场上出现救下了苍澜,她现在被乌城的百姓认为是采花贼苍澜的同伙,看她的眼神都是带着敌意的,甚至还有人在暗处扔臭鸡蛋。
王二郎知道,以林曦的身手是不可能被砸中的,可是他没想到的是林曦居然没有躲闪接下那一击。蛋液从她那乌黑亮丽的头发上流下,散发出恶臭,当王二郎扭头寻找着凶手时,街上的百姓纷纷扭过头,表示无关。
“你们也太过分了!”王二郎握拳气愤道,明明林曦什么都没有做,这些人凭这什么这样对她!
“到底是谁!”就在王二郎想找了凶手时,林曦拉住了他,摇了摇头。
林曦并没有用洁尘咒,而是带着王二郎远离了人群,来到没有人的巷子里后,才用了洁尘咒,清除那粘糊糊的蛋液,那股恶臭也随之消失。
“林仙长,你为什么不给那群人一些教训。”王二郎不明白,都已经被欺负成这样了,林曦为何不使出些本领来让那些人瞧瞧,也好威慑一番。
“不必。”林曦的眼中闪过歉意:“虽然我知道真凶并不是苍澜,但是对他们而言失去亲人的痛苦是真的,他们对采花贼的恐惧也是真的,说到底也是因为我强行保住了苍澜,才让他们的恐惧没有消失。”
转换一下立场的话,百姓之所以会对林曦产生痛恨,正是因为他们对采花贼太过于害怕与痛恨,所以当林曦保住了他们眼中的采花贼,林曦便成为了他们的敌人。所以林曦没有躲掉他们的恶意,这也是林曦强行保下苍澜的后果。
“可是仙人不是应该无所不能的吗?”王二郎急切的说道,话本中的仙人都是无所不能的,之前林曦也向他展示了那番神奇的手段,可是为什么现在的林曦却频频受到了压制呢?“为什么不能直接带走苍仙长呢?”
林曦摸了一下王二郎的头:“所以都说了,我不是仙人,而是修真者。”
“有什么不同吗?”初入修真者世界的王二郎不明白其中的区别。
“简单来说,我们修真者只是一些拥有力量的普通人而已。”修真者真的没什么了不起的,在林曦看来,虽然修真者百里挑一,但随着代代的流传下来,世间的修真者成百上千万,渐渐地也成了芸芸众生。
“而仙人是真正神一般的存在,他是绝对公平公正的存在,他爱着世人,又不爱世人,万物平等,众生皆爱,所以是绝对不会插手任何的事情,顺应着事物的发展,永远的旁观着。”林曦淡淡的说道,只有爱而不爱才是真正的神明。
残三国 残焰
“这种言论还真是第一次听到。”
巷子里传来清冷的声音,顾寒之的出现一如即往没有任何脚步声,他就像是本来就在那里一般,林曦转过身时,顾寒之就在她的身后,王二郎紧张的各他行礼后,走到林曦的身旁。
顾寒之看了一眼眼前的少女,本来是觉得不太放心,才走出城主府,没想到真的看到了百姓们真的在针对林曦,看着林曦躲进了小巷中,他还以为林曦是受伤难过,才躲了起来,却没想到听到了如此有趣的言论。
一直以来,在修真者眼中,那所谓的神明正是操控一切的天道。
可一直以来他们都认为…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神本来就是不仁慈的,所以我们修者才想逆天改命不是吗?”顾寒之反问道。修士修练本就是在逆天而行,想要妄图,改变人类寿命,能力的限制,达到顶峰,千百万年来,他们都是这样一代又一代的努力着,创造可以修行的各种功法,只是为了能飞升得到。
然而林曦却还认为,天道是仁慈的。
“难道不是吗?”林曦微笑着看着顾寒之。
望着那样的微笑,此刻的顾寒之只觉得果然是小女生心性,想像得太过美好罢了。然而林曦下面的话,却让他大为震惊。
“既然天地不仁的话,又为何在凡人之中会有像我们这些拥有灵根的人会出现,修者拼命的想逆天改命,但是这一切的前提便是有仙缘,即所谓的灵根。”就算是魔修也一样,没有修练的资质,谈再多的逆天改命,也只是口号而已:“这难道不是一种恩赐吗?”
这一番话打破了顾寒之长久以来的固有观念,因为他没有任何反驳林曦的话,反而是陷入了深深的疑惑。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们这些修者一直以来所做的一切并不是在反抗天道,而是顺应天道吗?”这不符合他所有的认识,那一刻仿佛信念破碎了一般,那这么久以来,他一直努力的修练又算什么呢?
见顾寒之似乎陷入了纠结之中,林曦摇头:“你好像没有理解我的意思,虽然天道给了我们这种恩赐,是仁慈的表现,但是把握住这份恩赐,付出了努力是我们自己,天道是不会管一个的意志的。”这也便是天道的不仁慈。
“我们是靠着自己一步步的提升了修为的。”
明明一开始是在讨论着百姓对林曦的不理智,渐渐地却成了一场论道会,林曦自己也是没有想到。但是此时的顾寒之却是醍醐灌顶,信念崩塌然后重组,对于修练他又多出一分感悟,所以一念得道,或许正是如此。
他向林曦行礼,然后匆忙离开,他现在需要回去闭关。
“等一下,顾城主,麻烦带着二郎一起回去。”林曦知道如果王二郎继续跟着自己的话,也会受到白眼,所以她想让顾寒之事带着王二郎一起回去。王二郎来不及说着什么,便被顾寒之拉上仙剑一起匆匆的赶回了城主府。
“公子。”红招见顾寒之匆忙的样子,以为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立刻迎了上去。
平常沉稳无比的顾寒之,却是一句话也不和红招说,摆了一个手,让对方不要打扰,说着便钻进房中,房门紧闭,不许任何人进来。
“你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顾寒之这样什么也不跟她说,让红招颇为担心,所以红招问起王二郎,看他是否知道些什么。
王二郎也是面露疑惑:“我也不太清楚,就听到城主大人和林仙长谈论起天道的事情。”
天道?红招正疑惑着,突然大量的灵力涌进顾寒之的房间。
这是…红招面露喜色。
公子这是要突破了。
本来以顾寒之的天赋,预期的应该是百年之后才能突破,毕竟修为越高,越是难以突破。真是没想到只是和那林仙长论道了一番,不过一年,竟又要突破。不愧是正道最强的昱霄仙尊唯一的弟子。
红招这时才明白,为什么千年以来,这浩阳派的这一大能只收了这么一位弟子。
不仅是年纪轻轻便已经是筑基后期修为,更是因为悟性极高,几句点拔,便让她家公子突破。
红招欢喜无比的同时,也视林曦为大恩人。
那铺天盖地的灵气,在疯狂的聚集,涌入顾寒之的房间之中。这种景象,自然是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府中人皆聚集于此,包括了顾雪之,顾雪之望着这几乎快凝为实质的灵力,伸出手。就在这时,灵力突然消散,紧闭的房门打开,门口是那白衣青年。
顾寒之从中走出,现在的他已经是元婴中期。
“恭喜哥哥突破。”顾雪之走上前,提起衣裙向顾寒之道喜。
“哥哥总算是超越了母亲呢。”
他们二人的母亲在死前也是一个元婴初期的修者,而现在顾寒之却是比他们的母亲更优秀,修为达到元婴中期。
提起母亲,顾寒之久违的扬起笑容:“是啊,母亲若是知道的话,定然也会很高兴的。”说这话时,他的脑海之中浮现出一个少女的身影。
这一切还得感谢林姑娘。
顾寒之的脸上出现一抹红晕。
“真的是贺喜公子了。”
以红袖为代表,众人纷纷表示了感谢,包括了王二郎,虽然才接触修练没多久,但是他已经知道了修为的等级。元婴期,好像是很厉害的呢!他随着众人一起高兴的鼓掌,一脸羡慕,像是在想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到达元婴期呢。
与此同时,他也注意到身为顾寒之妹妹的顾雪之,却不知什么时候被挤到后面去了,王二郎正打算提醒,然而回头间,却发现顾雪之的表情很恐怖,那是一种极为阴森的神色正盯着顾寒之看。
另一边,正如林曦所想,那些百姓真的很讨厌她,由于那些受害者的尸体已经火化,林曦无法从尸体上得到线索,便想着去他们家人那里打探消息,结果不是被沷脏水,就是被放狗咬,甚至是被人抄家伙围堵。
看来大家将对苍澜的恨转移到林曦的身上了。
虽然林曦都一一应付过去,但是今天他仍然什么线索都没有得到,没有办法林曦只能先回城主府,看看能不能从顾寒之那里得到什么线索。
她略显疲惫的回到城主府,刚回到红招给她安排的院子,红招后脚便来了。
“林姑娘,您回来了,可否要用膳。”
“累了吗?需要捏捏肩吗?”
“觉得无聊吗?我可以安排人来唱戏。”
林曦被这股热情吓了一跳。这是怎么回事?
“城主大人突破了,红招姐姐也许是太高兴了吧。”王二郎在林曦身后解释道。
原来是如此,那倒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林曦表示自己有事想见顾寒之,麻烦红招去通报一下,红招十分荣幸的点头。
林曦觉得愈发奇怪,就算是顾寒之突破了,红招也没必要对她这么好吧。
“二郎,你怎么了?”林曦见顾寒之的脸色并不怎么好。
“不必担心,二郎的天赋很好,假以时日,你也能突破到元婴。”
林曦安慰道他说,她以为王二郎是看到了顾寒之的进步,所以太羡慕了吧。然而王二郎却摇头了,并且将他看到顾雪之对顾寒之露出恐怖的表情的事情说了出来。
“林仙长,顾姑娘不是城主大人的妹妹吗?为什么她会露出一副很痛恨城主大的模样呢?”王二郎不解道,既然是亲人的话,不应该是相互扶持的吗?就像他和哥哥一样,所以他非常不懂为什么顾雪之会对顾寒之有痛恨的表情。
林曦听罢,露出悲伤的表情。
“没办法啊,他们两人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即使是亲兄妹,然而一个已经是元婴中期,进步神速,另一个却是练气五阶,毫无进步。明明是兄妹却差距那么大。长年累月的积压之下,就算是血浓于水,想不产生嫉妒也很难吧,一直以来顾雪之怕是压力很大吧。
不被人拿出来比较是不可能的。
“什么差距太大了?”
正在林曦想着顾雪之的可悲之处时,屋外传来顾寒之的声音,只见他带着着大量的仆人而来,那些仆人手中皆着各式礼物。
首饰,衣裳,字画,甚至连法器都有。
“这是?”林曦不解顾寒之为什么要带这些东西过来。
王二郎倒是觉得尴尬,怎么每次他和林仙长谈话之时,顾城主都恰好赶来,甚至这一次他们两谈论的还是对方的妹妹。
顾寒之没有注意到王二郎的表情,他示意众人将东西放下。
“小小礼物不成敬意。”相比起林曦助他突破这些东西确实算不了什么。
“可是无功不受禄。”林曦没有接受这些东西的打算。
然而接下顾寒之拿出的东西,却让她无法说出拒绝的话。
“我知道林姑娘想要什么,关于这次采花贼的所采集的细索都在这里。”顾寒之从袖中拿出一份卷轴。
正是林曦所需要的那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