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塵封九界 txt-第二百一十七章 蛇出洞,當打七寸讀書

塵封九界
小說推薦塵封九界尘封九界
陈二刚下武脉山头没多久,武脉偏殿就爆发了战斗。
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爆发战斗的双方居然是留在偏殿的两位长老。
两位长老一位年长些,一位年青些。
年长的,是问出“是被信任还是不被信任”的那一位。而年轻的,则是回答说“不被信任”的那一位。
战斗开始的突然,年长些的长老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年轻的长老控制了。
“你,你想做什么!”年长的长老脸上有些惊恐。
年青的长老鬼魅一笑,掏出一张黑色面具,戴在脸上,指甲突然变长,轻轻地在年长的长老脸上划了几道。
伤口不大,但深可见骨。鲜血说着那几道伤口缓缓流出。
伸出手,轻轻握拳,年长的长老身体中的血液开始从脸上的伤口飞出。
“没什么,只是我还想伪装下去,为了消除他们的顾虑,你必须要死。”
说完,拳头握紧,年长些的长老瞬间成了人干。
舔舔嘴唇,他缓步来到床边,看着床上躺着的东方语燕,小声道:“本来,你可以很舒服的在武脉待下去,只可惜,接了不该接的位子。”
“只需要痛苦一会儿就没事了,别怕。只要吸收了你,我再把自己的血液吸收大半,就不会有人想到我是面具男的。”
说完,嘴角挑起,再次伸手。
只是他很快皱眉,赶紧掀开了被子。
然后他藏在面具下的脸色大变,急急忙忙跑向殿门。
殿门处,送走所有人的东方明刚巧出现在了那里。
“本以为你会撑几天,没想到,这么快就安耐不住了。”东方明满眼失望,看向已经成了人干的那位长老,又说道:“只可惜,来的晚了。”
“你为什么要对语燕出手?我武脉可曾亏待过你?”东方明身边,齐公子脸上带着愤恨,伸手就要去抓腰间的长剑。
婚前裂爱 不变初心
只不过被东方明一把拦住。
“你们退下吧,既然他伤我弟子,那这件事就由我解决。”东方明摆了摆手,示意所有人都离开。
“义父……”齐公子还想说什么,又被东方明打断。
“你们,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吧!我没事的!”
说完,掸了两下衣袖,回头望向山下。
夔牛记
仿佛还可以看得到陈二的身影。
“好一个打草惊蛇,请君入瓮啊!如果他能入我武脉,该有多好啊!”
东方明说完,暴涨的气势将众人推出偏殿,大门“嘭”的一声关闭。
“伤我徒弟,该死!”
……
下了武脉山头,陈二便钻进了一条小路,随手折下一根草,叼在嘴里。
当武脉山头的战斗波动结束的时候,陈二回望一眼,口中喃喃道:“已经瓮中捉鳖了,那能不能引蛇出洞?”
目露精光,陈二嘴角翘起,又小声嘀咕:“诱饵已经摆在了嘴边,应该不会这样放弃了吧?没理由放弃的啊!”
说完,继续前行。
脚步不急不缓,但很稳。
但陈二还没有走多久,身后一道流光飞过。
流光见到陈二身影后,赶紧下落,对着陈二便是俯身一拜。
“陈师弟,就在刚才武脉已经除掉了面具男,义父叫我请师弟过去一叙。”
陈二见齐公子行礼,也俯身一拜,只是嘴角翘起。
“咻……”
陈二刚刚俯身,破空声便响起,一根银钉擦着陈二脸颊飞了过去,穿透了陈二身后的大树。
齐公子看到陈二俯身后还能提前躲避,有些吃惊。
“好久不见,还是先聊聊吧!”陈二从容起身,看向齐公子,语气像同老朋友谈话般平和。
齐公子回望一眼武脉后点了点头,好奇的问道:“你知道我会来?”
陈二反问道:“你这不是急匆匆的追来了?”
齐公子竖起大拇指,又问:“你是怎么算到的?能说说么?”
“哈哈哈哈!”看到齐公子的样子,陈二心里说不出的痛快,又反问道:“不就是好奇我对东方明具体说了什么?而东方明没有告诉你,所以你才冒险来找我?”
齐公子点头,陈二继续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追过来,既是想知道我对东方明说了什么,看看自己有没有暴露的风险,又想杀我灭口吧!”
说到这,陈二突然有些调皮的说道:“可我就不告诉你!”
“你玩我?!”齐公子大怒,抽出腰间的长剑,便向陈二攻来。
“蛇已出洞,当打七寸!”陈二轻呼一声,右手握拳,不闪不避,直奔长剑。
这把长剑,每个东方家弟子都会配备,只是件宝器。如果放在凡间可能会被称为“神兵”,但以陈二现在的修为根本不惧怕。
一拳一剑在接触的瞬间,长剑截截断裂。
“我说怎么如此有恃无恐呢,原来是修为长进了,很好!”齐公子随手扔掉手中剑柄,称赞了一声。
“你既然敢来,肯定是觉得还可以碾压我。而我既然敢拿自己当诱饵下套,在这里等你,那肯定是觉得我能杀得死你。”
“哈哈哈哈……”
笑声响起,齐公子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脸色一冷,质问道:“前不久能打败我的分身,就天真的以为可以打败我?”
笑完,盯着陈二,一脸嘲讽。
“你是不是太过自信了?”
谁知,陈二听了这话不仅没有生气,反而也开始哈哈大笑道:“你是不是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第一次袭击我的人和第二次袭击我的人不是同一个。”
“而你,是第一次的面具男!”
陈二一锤定音,然后就看到面具男眼睛里浓浓的震撼。
“你……”
“是不是想问我怎么知道?”陈二目光有些迫人。
“知道我为什么要打死东方以莫吗?知道东方以莫死前说过什么吗?”
说道东方以莫的时候,齐公子终于变了脸色。
那次比斗,齐公子没有参加,所以他不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
他只知道,同为“面具男”的东方以莫,在堆脉主,长老前被陈二乱拳打死了。
现在想来,恐怕是战斗的时候,东方以莫哪里露出了破绽,这才让陈二决定下了死手。
可东方以莫死前的话……
“那个废物说了什么?”齐公子问道。
陈二眉毛一挑,看向齐公子,轻轻开口。
“知道”
“另有其人是什么意思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