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r6dh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 txt-713. 不服就戰吧!無聲的決戰率先打響-ynjg6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
他希望自己今天回去之后能继续告诉伊多‘情况有变,我们得再晚一阵才能回家。’
他心里疯狂的喊着42号..42号…42号。
他想着11个晋级名额里应该容得下一个42号。
一旁老酒保看着他几乎陷入癫狂的神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57号选手秦键,来自华国。”

掌声再度暴起。
老酒保听到这个结果的第一反应并不是鼓掌,他的注意力全部都在老阿萨德身上。
可老阿萨德在听到这个结果之后并没有什么过激反应,只是叹了口气。
高冷男神呆萌妻 我是小书生
接着为秦键鼓起了掌。
老酒保又想说点什么,但他还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也跟着鼓起了掌。
“66号选手亚当斯.约达,来自奥地利。”
“70号选手弗雷德.茨迈尔曼,来自德国。”
随着布兰哈诺最后的连续公布,全部11名进入决赛的选手名单去全部出炉。
“感谢21名选手在第三轮比赛中为我们所带来的精彩表演,肖邦精神与你们同在。
“哗————————————————”
现场响起了最大的掌声,这是送别的掌声。
掌声下,围观的人群渐渐四散而去。
镜头下,一个又一个未晋级的选手或挥着手离去,或面带微笑的最后与粉丝合影,或落寞的坐在大堂的某个角落里。
嘈杂声中,看着周围的一幕幕,秦键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
可事实上当情绪从心底涌上的那一刻,他发现自己除了被动接受这一切外,并无别的选择。
这一刻他心中不由冒出一个问题——‘音乐比赛是否是反音乐的?’
但随即他又在心里笑骂自己有病。
不过多愁善感对于一个音乐家来说也算是个不错的特质。
就在他准备前往抽签现场时,摩洛哥黑人小哥一家三口出现在了他和段冉身前。
摩洛哥小哥拿着一份莫扎特k491的乐谱希望能让秦键在这份乐谱上签个名。
小哥讲的是英语。
萌宝助攻:总裁爹地请关灯 时玖玖.
段冉做翻译。
“他很喜欢你演奏的莫扎特,他说他每天都在手机里听你的专辑。”
一瞬,秦键全明白了,心道难怪对方在试琴现场的时候见了他就笑,之后也是,每次见面都笑的他心里发渗。
原来如此。
一叹一笑,他拿笔在乐谱上方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收笔时他心里一动,他让段冉留下了对方的邮箱。
黑人小哥爽快的奖邮箱告诉了段冉,段冉记在了手机里。
最后一个离别的握手,一家三口离去。
秦键段冉二人赶往抽签现场。
天纵鬼才
重生之玩轉豪門 寒子夜
“你要人家邮箱干嘛?”
“以后送他一张莫扎特cd。”
“哼,我都还没有~”
“没事,下次你见了保罗问他要,他肯定有办法搞到。”
死亡戰爭 公子銀

大堂内很快便安静了下来,只留下了大屏幕上最后的名单。
天唐锦绣 公子許
77名选手信息只剩下11个人的名字还是亮的。
这个名单基本符合大众媒体的预期。
12号15号57号66号70号等人气最高的几名选手都没有任何意外的晋级了。
就算伊万诺夫的晋级也完全谈不上冷门。
如果非要说点什么,那就是42号了。
决赛的赛场上再也看不到那个拄拐登台的叙利亚青年了。
没有办法。
除去人气选手外,1号3号13号24号,每一个人在第三轮发挥都不在42号之下。
公众对此结果无话可说。
或许有人会想为什么9号能晋级,而42号却无法晋级。
或许根本没人在意究竟是谁穿了谁的外衣。
这也是肖邦大赛。
比赛还将继续。
壹品良妃
四天后。
这个大屏幕上只会留下一个人的信息。
然后载入现代音乐史。
不过在此之前,他们需要再来一次抽签。
这一次的抽签将决定谁将打响最后一战的第一炮。
同时他们也必须在现场提交出他们的决赛曲目。


抽签现场。
同样的会场,同样的配方。
同样的记者们拍摄着同样的现场。
只是今天的主角们还剩11人。
他们还是散座在会场中央的几排坐席间。
老公证员陪同肯帕罗和布兰哈诺再次走到摆放在会场正前方的大桌子前。
桌子上还立着那个巨大的玻璃罐子,里面是剩下的25枚信封。
‘F’已经不在。
老公证员在所有镜头前伸手进入玻璃罐中将信封打乱。
现场安静的能听见纸张间的摩擦声。
接着肯帕罗走上前,他背过身将手伸入玻璃管,随手从中间抽了一张出来。
他将抽出来的信封交给了布兰哈诺。
静。
紧张。
决赛的出场顺序已经敲定。
就在布兰哈诺手里的信封里。
‘咔。’
‘咔。’
‘咔。’
布兰哈诺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拆开了信封。
他取出里面的纸条。
“Z。”
他举起纸条,像全世界宣布了本届肖邦大赛的决赛出场顺序。
.短暂的安静过后,70号选手弗雷德站了起来,朝着会场前方走去。
他依然感激他‘茨迈尔曼’的姓氏。
作为一个虔诚的基督徒,他感谢上帝为他安排好的一切。
他是第一个提交决赛曲目的选手,提交结束后他离开会场。
接着夏树站了起来…
下一个贝里斯…
伊万诺夫…
寵愛遊戲:馴養異能邪萌妻 天下無花
瑞琪儿…
他们按照序号完成了最后的决赛登记,顺便领取了明天的彩排时间表,然后离开会场。
段冉拿到表格,离开前看了一眼秦键。
接着轮到了埃德蒙多,埃德蒙多走上前台,他提交曲目前像是有意识的避开了他站在一旁的老师。
迅速写下曲目后,他拿着表格离去。
布兰哈诺注意到了埃德蒙多的反常举动,当他看到埃德蒙多填写的曲目时,他极力的控制着情绪,但眉头还是不由的皱了一下。
这一幕正被一直关注着台上每一个细节的秦键所捕捉。
李现龙填报完毕之后,秦键上台。
他不确切刚才布兰哈诺是不是临时换曲子了,但与他无关。
他已经坚定了肖一。
最后的战役,他还是要用硬碰硬方式来战斗。
淩天九劍 寒渺
不服就拿肖一来战吧。
作为倒数第二个出场的人,他在台下听到抽签结果那一刻就不禁感慨命运这东西真的够操蛋。
在维也纳的决赛赛场,他就是倒数第二出场,他后面的选手就是亚当斯。
如今又是如此。
这一次,谁也别想退赛。
他离去后,亚当斯接过他的位置。
不加思索的写下。
“Piano Concerto No.1 in E Minor”
‘e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