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大唐掃把星 txt-第509章 兩枚銅錢看書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贾平安只想做个姿态罢了,可阿宝却没有领会精神,一下就蹿了出去。
就好比后世的超跑一般,阿宝一下就起速了。
我的崽,你别跑啊!
你跑了我岂不是白给了图纸?
吁!
人影一闪,那道人竟然就冲到了前方,伸开双手阻拦。
你以为你是车障?
贾平安赶紧一拉缰绳,阿宝人立而起。
咿律律!
边上有女人路过,赞道:“好骑术!”
阿宝落地,道人稽首,“先前怠慢了武阳侯,还请勿怪。”
贾平安诧异的道:“这是为何?此刻百骑被僧人诟病,贾某得赶紧回去主持大局,否则顷刻间就有不忍言之事……”
你拦我作甚?
你难道不知道自己画的那个无极图有多厉害吗?
道人不禁肃然起敬,“此事武阳侯勿忧,尽在我等的身上!”
看来那个无极图的效果非凡啊!
但贾平安不能喜出望外,更不能得意洋洋。
否则这些闲云野鹤般的道人会鄙夷他。
“那些僧人人多势众,你等就这么些人,如何是他们的对手?还是算了吧。”
贾平安神色黯然。
但先前李大爷让那些道人发过誓,若是没有帮助过贾平安的道人,就不能按照这个法子修炼,更不能把图纸泄露出去。
所以贾平安不急,他甚至叹息一声,“此事……转告太史令,多谢他了,告辞!”
他轻轻一夹马腹。
阿宝没动。
在上次出现了配合失误后,阿宝显然还在宕机中,在审视着贾平安发出的指令。
我的崽,你快走啊!
道人一把拉着缰绳,抬头道:“今日……太史令他们出来了。”
李淳风等人出来了,贾平安见好就收,下马道:“这是何苦?”
李淳风目光炯炯的盯着他,“小贾,那个新学老夫可能学?”
李大爷来学该怎么称呼?
贾平安暗喜,正色道:“学问学问,本就互相交流才是学问,孤芳自赏何益?”
随后进去。
“这张图……武阳侯,敢问来自于何处?”
胜义诚恳的问道。
呃!
我能说是陈抟老祖的吗?
此刻老祖还没出生呐!
贾平安发现自己坐蜡了。
但……
“此事我也不知,只是当初曾被传授过。”
晨明诧异的道:“你就没按着修炼过?”
修炼……我啥都不懂修炼个什么?
什么炼神还虚,什么姹女婴儿,我看了一头雾水,修炼……修炼金丹吗?
“当年先生说过,修炼要看缘分!”
“此言大妙!”晨明赞道:“修炼收徒无不是缘分。”
然后你们收徒少得可怜,人越来越少。
李淳风目光炯炯的道:“新学里可还有这等学识?”
呃!
我也不知道啊!
前世资讯爆炸,每个人满脑子都是各种资讯,不可能顷刻间就能总结出来。就像是今日,若非联想到了陈抟老祖,贾平安也想不起无极图来。
“如何?”李淳风看着众人。
“好!”
贾平安随即就被赶了回去,李大爷说剩下的事儿他包办。
“武阳侯,赶紧吧!”
一个内侍在皇城外等候,见他来了直跳脚。
“何事?”
“昭仪寻你。”
武媚此刻冷着脸,身前站着的是邵鹏。
“……那些和尚到处散播武阳侯的坏话,那些百姓蒙昧,大多信了……”
“这等手段修炼的是什么?”武媚讥诮的道:“这还没动他们的田地和隐户呢!就慌慌张张的跳出来。”
“不打自招。”
周山象看了邵鹏一眼。
“昭仪,武阳侯来了。”
见贾平安从容而来,武媚赞道:“就这就比那些人强!”
行礼后,武媚开门见山的道:“我准备和陛下说,让你去北方。突厥余孽不时作乱,你在那边辛苦几年,到时候带着功劳归来,谁还敢拿你造谣……”
阿姐动杀机了。
若是昨日,贾平安觉得跑路这个选择也不错,只是需要尽力争取带着老婆孩子一起去。
但现在他却不虚了。
“阿姐,我去了北方,那岂不是代表着陛下低头了?”
这是刷忠心的好时候。
看看,平安如此忠心耿耿,谁能比?
“此事暂且顾不得了,你只管去,回头我想办法让你娘子也跟着去。”
“昭仪,这不合规矩。”
将领带着娘子出征,从未有先例。
武媚霸气的道:“规矩都是人定的!”
贾平安还想说话,李治来了。
“臣告退。”
李治驻足,面无表情的道:“安心的去,回头功劳优先。”
贾平安谢恩,随即出宫。
至于什么功劳优先,这话听听也就算了,到时候惹得一身骚。
“是萧淑妃。”
带路的内侍止步避开。
贾平安已经看到了萧淑妃。
“墙头草!”
萧淑妃冷哼一声。
我什么时候是墙头草了?
不是一直是你要死要活的说什么邪祟上身,逼着我提心吊胆的进宫吗?
有人把这边的事儿禀告了李治那里。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萧淑妃说墙头草。”
李治淡淡一笑。
武媚冷冷的道;“臣妾是在感业寺结识的平安,那时候他还是个懵懂的少年。什么墙头草?自家莫名其妙的说什么邪祟,可数年下来却不见邪祟把她怎么了。”
王忠良来了。
“陛下,一群僧人在道德坊闹事。”
李治面色微冷,“这是得寸进尺了?”
武媚霍然起身,“陛下,这是要给你没脸呢!”
李治眼中闪烁着杀机,“去问问。”
武媚深吸一口气,“平安的两个娘子有孕在身,陛下……”
李治背身默然。
武媚冷冷的道:“王忠良,让百骑去道德坊,若是那些僧人敢冲击贾家,全数拿下!”
王忠良一怔,看了李治一眼。
李治默然。
若是贾家被冲击,那就是活生生在抽他的脸!
朕这些年是否太放纵了方外人?
武媚冷着脸,“若是贾家出事,陛下,臣妾就无礼了。”
邵鹏暗自心惊,心想那些和尚也算是胆大包天。
“当今寺庙靠的是田地和隐户寺奴,日子过得颇为滋润,若是田地和隐户被查,那就动摇了他们的根基。”
李治的话有些含糊,但却指明了此次僧人们闹腾的缘由。
——清查隐户触动到了他们的利益!
“朕只是试探了一番,豪族没动,僧人们却动了。”
武媚冷笑道:“陛下,臣妾以为,这弄不好就是豪族们在鼓动僧人闹事。”
这个女人果然聪慧。
李治点头,“豪族一旦动了,朕便能以江山社稷为由,从大义上压制他们,可僧人们出手,朕却不好处置他们。”
……
道德坊。
数十僧人推开坊卒,径直往贾家去了。
“就在前面!”
贾家闻声开门,杜贺看了一眼,回身喊道:“老二,小鱼,都出来,拎着兵器出来!”
王老二等人闻风而动,拎着刀子出来。
“二位夫人,来了好些僧人。”
卫无双和苏荷一怔。
“法师不是派人去了吗?”
……
“法师,那些人压根不听。”
玄奘放下经文,声音有些虚弱,“到手的好处管它合不合乎规矩,谁都别想让他们交出去。习惯了享受,不管来处为何,也不肯放手。红尘浊世,寺里和外面不过一墙之隔,可心却并无不同……”
……
贾家外面,王老二带着徐小鱼几人在和僧人们对峙。
“有本事砍一刀试试?”
“但凡有人中刀,贾平安就逃不掉重责!”
王老二空有杀人技,却无可奈何。
“进家坚守!”
杜贺痛苦了下了撤退的命令。
“郎君战无不胜,我却丢了他的人!”
“干什么呢?”
边上有人厉喝。
杜贺刚退进家,就听到了喊声。
“谁在这里闹事?”
僧人们侧身,就见一群道人大步走来。
“是道人!”
一个僧人上前,冷笑道:“你等来此作甚?”
为首的道人稽首,仙风道骨的一塌糊涂,“贫道听闻有人在贾家闹事,便带人来查看,可是你等?”
僧人笑道:“贾平安与你等何干?”
道人淡淡的道:“武阳侯乃是我道门之人。”
“什么?”
僧人怒,“为何我等没听过?”
道人冷冷的道:“我道门之事与你等何干?”
僧人退后一步,“你等今日是要存心与我等为敌?”
道人们只有十余人,僧人们四十余人,几乎是三打一。
道人活动了一下脖颈,“那又如何?”
双方逼近。
杜贺已经看呆了。
……
卫无双已经换了一身方便活动的衣裳,手中拎着一根齐眉棍。
苏荷在纠结。
“无双,你说我拿什么兵器好?”
她的面前摆放着剪刀、锥子、簪子……十余种兵器。
卫无双淡淡的道:“你拿什么都是无用。”
她拿起簪子插进了头发里,回身,“走,去看看!”
三花在外面拎着木棍子,见她出来就说道:“大夫人,后门应当没人。”
卫无双挑眉,“从后门逃走,那是给夫君丢人,走,去看看。今日那些僧人若是敢闯进贾家,长安城中将会风起云涌!”
“夫人!”
鸿雁急匆匆的跑来,“夫人,外面来了些道人,挡住了那些僧人。”
卫无双带着人到了前院,杜贺吓得魂不附体,“大夫人,拳脚无眼,若是二位夫人有个差池,郎君能活剥了我的皮!”
“怕什么?”
卫无双当先走了出去。
外面开打了。
砰砰砰砰砰砰……
……
李治和武媚在商议政事。
晚些,武媚放下文书,问道:“百骑可来了消息?”
邵鹏摇头,“昭仪,还未来。”
李治安慰道:“那些僧人就是去恐吓示威,谁也不敢闯入贾家。”
一旦有人闯入,那性质就变了。
“臣妾知道,可贾家两个女人都大着肚子,若是被他们恐吓……陛下,夫人生产极为凶险。”
李治想到了武媚在去昭陵的路上生产的事儿,不禁有些后怕。
“确实如此,不过百骑会拦住他们。”
他看似漫不经心的道:“难道僧人们对朕不满?”
王忠良心中一凛,知晓皇帝的火气终究还是压不住了。
皇帝一旦生出了此心,以后那些僧人再想要好处就难了。
李治走出了大殿,回身看着武媚,“文德皇后去后,先帝和朕悲痛欲绝,后来朕监造大慈恩寺,为了便是文德皇后。随后令玄奘入寺翻译经文,更造了雁塔,对佛门不可谓不尊重,可如今看来,朕却错了。”
他冷着脸道:“今日但凡去了道德坊的僧人,一律取回度牒!”
度牒就是身份证明,证明大唐承认你是个僧人,依此来免税。
收回度牒,这数十僧人从此就成了平民身份,每年该缴纳的赋税得缴,该服的役还得去……
这对于那数十人来说便是晴天霹雳!
武媚觉得心中畅快,“陛下英明。”
“陛下!”
王忠良来了,一脸古怪之色。
“如何?”
武媚有些焦急的问道。
她担心的是卫无双和苏荷。
想想平安孤零零一人,唯有孩子能延续贾家的血脉,若是因此出了岔子,她能记仇一辈子。
王忠良想到了先前接到的消息,越发的觉得古怪了,“那些僧人在贾家门外喧嚣不休,贾家家人和他们对峙,就在此时,来了十余道人,双方争执,道人说武阳侯乃是道门中人……”
李治一怔,心想贾平安何时入的道门?
他看了武媚一眼,“你可知此事?”
武媚摇头,“臣妾从未听闻平安入道门。他若是入了,定然不会瞒着臣妾。”
“那些道人和僧人随后发生了冲突,十余道人把那些僧人打的狼狈逃窜。”
李治:“……”
武媚:“……”
平安这是从哪得了道门的帮助?
“太史令!”
李治想到了李淳风,“让太史令进宫。”
爱在左情在右
“陛下,太史令说忙着呢!”
李治黑脸,“这是何意?”
“一群道人聚在一起争执,太史令掌总,面色通红的,看着好似……洋洋得意。”
今日见鬼了!
但李大爷显然及时发现了自己的错误,随后进宫请罪。
“今日道人们去了道德坊,和僧人冲突,说武阳侯乃是道门中人,为何?”
李治很是好奇,特别是老李家自称老子后裔,所以道家按理就该飞黄腾达了。
可道家的收徒方式让人无语,竟然说什么缘分,于是多年下来依旧不见人丁兴旺。
秘籍的事说不说?
说了显得我道门见利忘义,不妥!
不说……那该寻个什么理由?
李淳风不愧是老江湖,抬头道:“陛下,上次武阳侯给了水飞法,对道门帮助颇大……”
王牌杀手在都市
“何为水飞法?”
李淳风解释了一番,李治不禁频频点头,“果然巧妙。”
“今日贫……今日臣与诸位道友聚会,听闻僧人们竟然为了隐户之事对武阳侯发难,顿时就怒了了。”
李淳风诚恳的道:“陛下,道门虽是方外,可大唐不宁,何来的方外?此等事道门义不容辞,随即诸位道友就叫了弟子去道德坊。”
小贾,老夫一番话倒是亏欠你了。
他不知道贾平安才将表忠心,不说无极图之事反而是天衣无缝。
道门果然是皇室的贴心人,虽然不争气,平日里争斗不过佛门,不过精神可嘉。
随后宫中就传出了话。
……
“师父!”
新明急匆匆的跑了进来,一脸崇拜之色。
安云睁开眼睛,“何事这般急躁?”
他对这个弟子最不满意的就是性子,太急躁了。
新明欢喜的道:“先前那些人来咱们这说是一起去道德坊,师父你婉拒了,如今消息来了,那伙人在道德坊被一伙道人打的抱头鼠窜。”
正在看书的新德笑道:“果真?”
新明点头,“我还看到了几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说是那些道人好凶恶。”
安云叹道:“道门插手了,什么理由?”
“说贾平安是道门中人。”
“这个理由牵强,不过足够应付那些人了。”安云摇头,“贾平安有了道门撑腰,再想动他就难了。”
新明坐下,有些不安分的拿起经文看了几眼,然后说道:“那些人说下次定然要让那些道人好看。”
“不要掺和。”
安云重新闭上眼睛。
外面突然传来了喧哗,新明蹦起来就跑。
安云摇头,“没有定力。”
“师父!”
新明的声音听着有些幸灾乐祸。
“师父,宫中传来消息,今日去了道德坊的僧人一律收回度牒!”
安云也稳不住了,“没听错?”
“没听错。”
安云叹息,“这些人冲动了,忘记了方外不可干涉这等事,皇帝怒了,一怒之下,这数十人从今年开始就要缴纳赋税,这也就罢了,那些寺里有钱,自然会给他们。可服役怎么办?”
长安县的劳役可不少,到时候把那些僧人叫去……
三人面面相觑。
……
百骑里此刻已经成了欢乐的海洋。
“五香楼!”
有人在高呼。
“百骑贷!”
明静振臂欢呼。
玛德!
贾平安没好气的道:“五香楼去了作甚?下衙了一起聚餐,长安食堂!”
长安食堂吃饭可不便宜,百骑里吃过的寥寥可数,所以才将失望的又欢喜了起来。
“百骑贷!”
明静不屈不挠。
贾平安冷着脸,“果真要?”
明静伸手,心中盘算了一下,“不许要利息。”
无息贷款,那岂不是不花白不花?
明静心中暗爽。
贾平安摸了摸,右手握拳放在明静的手心上方,松开,然后闪人。
明静以为是金银,不禁暗喜。
低头,两枚铜钱!
“贾平安!”
老娘和你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