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j9v0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第九特區 起點-第一六二三章 聯繫內線看書-27lk4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一条简讯发过去,高峰和关琦等人就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
一天后,重都。
第一独立师师部,秦禹冲着小祁问道:“人全过来了吗?”
“嗯,已经到了重都外了。”小祁点头应道:“我这边随时可以走。”
秦禹眉头紧皱地思考半天,立即出言回道:“那就走吧,先到边境线,等我电话。”
“好。”小祁起身。
“一定要注意安全,到了那边后……。”秦禹也站起身,低声冲小祁嘱咐了很多。
二人一切谈妥后,小祁快步离去,秦禹斟酌半晌,低头掏出手机,拨通了金泰洙的号码:“小祁这边已经准备走了,你和他一道,你路上要这样办……。”
时近下午。
金泰洙在区外跟小祁等人汇合,一块乘车奔着边线赶去。
路上。
小祁扭头冲着自己的手下问道:“快艇准备好了吗?”
從聊齋開始收容諸天 稀碎玻璃渣
傾盡天下許妳繁華 旭昕
“联系好了,咱们到地方就提货。”一名中年点头应道。
“人托底吗?”小祁又问。
傻王嗜宠:鬼医盗妃 醉琉月
“托底,以前有过合作。”
“那就好。”小祁满意地点头。
……
奉北公寓内。
高峰站在窗口,抱着肩膀,眉头轻皱地看着关琦问道:“这一天多的时间过去了,他还没有回电话,你到底心里有谱没?”
“这事儿急不来,得慢慢等。”
“他妈的,他要一个月不开机,那我们是不是得陪你在这儿住一个月啊?”高峰言语粗鄙地骂道:“你最后一张牌,就是靠运气吗?啊?!”
关琦斟酌再三回道:“如果他三天不回话,我们就去一趟松江。”
“去那儿干什么?”高峰问。
“我要联系的这个人,以前是跟过刘子叔的,就是和马老二现在手下的那个宝军,同一时间进天成的。”关琦抬头回道:“这个人在松江有两个关系很好的朋友,如果我联系不上他,可以找一找他这俩朋友。”
高峰思考了一下说道:“那就不等三天,现在就去松江找这俩人。”
“不能急。”关琦抬头回道:“马老二现在手下的人,都干军情了,找这俩人是迫不得已的招。不然万一让对面闻到风,那一切都白费了。”
高峰有些心烦地松了松领口:“他妈的,什么都是你在说,老子怎么知道你哪一句话是真的,哪一句话是假的。”
“高峰,这个活儿我要干不好,下场比你惨多了。”关琦皱眉回道:“我比你更急好吗?”
“滴玲玲!”
映君眸中青 鲸梦
二人正在争辩之时,窗台上的一部新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大哥,电话响了。”沙发上的马仔,很激动地站起身说道。
高峰转过身,低头看了一眼电话,也立马说道:“他回话了。”
关琦听到这话,心里暗暗松了口气,迈步迎上去说道:“给我接。”
“开免提。”高峰提醒了一句。
“好。”
关琦接过手机,按了接听键,开了免提:“喂?”
“关哥吗?”电话内的男子,停顿了几秒,才回应了一句。
“对,是我。”关琦点头。
“关哥,你怎么突然想起来给我发简讯了?”对方问。
关琦眯着眼睛:“有事儿找你呗。”
“什么事儿?”
半夏
“你还在五区那边吗?”关琦反问。
对方沉默了一会:“是,我还在这边。”
“有个发财的机会,你要不要?”关琦直言问道。
“关哥,你可别逗我了。我他妈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有什么可发财的?”对方话语平淡地回道。
关琦眨了眨眼睛,试探着回道:“我最近要去一趟五区,你有空吗,我们见个面?”
“我这边事儿比较多,也不太好走啊。”
“我要跟你谈的事儿,不方便在电话里说,”关琦低声回道:“但绝对是个好事儿。你要不来,这个机会我就只能给别人了。”
物種大戰 我愛黑曼巴
对方停顿好一会,才声音沙哑地问道:“你什么时候过来?”
荒野之活著就變強
“我已经在往那边走了。”
太子独宠娇嫩妃 桃花漫天
“那这样吧,两天后,你在青台生活镇的东来食宿店等我,我出去买物资的时候,抽空和你见一面。”对方思考了一下回道。
“好,那就说定了哈!”
“关哥,不要再给我这个电话发简讯了,两天后的中午,我会联系你的。”对方语速很快地提醒道:“我们在这边,是不让用家里的电话的。”
“我知道了。”
“好,就这样。”
说完,二人结束了通话。
高峰眯眼看着关琦:“他这么轻易的,就答应和你见面了?”
“我跟你说过,这个人之前跟我走得很近,我们一起参与了57号的事儿。”关琦低声说道:“见面你就明白了。”
“你和他见面的时候,我必须要在。”高峰不容置疑地说道。
多元宇宙的死神
“好。”关琦点头。
“你让小任马上准备好,我们要出发了。”高峰冲着马仔吩咐了一句后,立即拨通了沙勇的手机。
晚上八点多。
沙勇坐在车内,冲着高峰说道:“我会让直升机,把你们送到藏原的一个军用补给站。你们到了那儿,开车赶往见面地点。”
“好。”高峰点头。
“记住了,一定盯死关琦,做事儿的时候,不要总被他带着节奏走。”沙勇再次出言嘱咐道:“脑袋要活泛一点。”
“你放心吧,他现在上厕所都有人跟着。”高峰立即回道:“我会盯死他的。”
“好,到了那边随时联系。”
“嗯。”
二人交流完后,一块下车,关琦站在室外,抬头看着沙勇说道:“我就一个条件。”
“只要事情成了,我不但会放了你老婆孩子,还会给你一笔钱。”沙勇显然知道关琦想跟他谈什么,所以抢先说道:“你记住了,只要你把事儿办成,咱们什么都好说。”
“我还能相信你说的话吗?”关琦反问。
沙勇沉思半晌回道:“这样,只要事情有推进下去的可能,我可以先放掉一个。”
……
重都,师部大院内,秦禹正在一个人溜达着。
愛上墓中人gl
正门口处,可可右手拎着一大堆资料,迈步从自治总会大院里走了出来:“你自己在这儿干嘛呢?”
秦禹闻声抬头,见到是可可后眼神一亮:“妈的,正心烦呢。有点事情我拿不定主意,快,你过来帮我参谋参谋。”
“啊?”可可一脸茫然:“什么事儿啊?”
“走走,咱俩找个没人的房间慢慢谈……。”秦禹催促了一句。
可可感觉气氛有点怪异:“大哥,你慢点走好吗?谈就谈呗,你怎么弄得跟做贼的似的!”
话音落,二人在执勤站岗的小丧身边走过,一块进了无人的房间。
小丧见状,立马冲着岗楼内的察猛说道:“师傅,这位女同志是谁啊?师长怎么一见她,步伐有点急躁啊?!”
察猛喝了口茶水:“师长和这位女同志在一块工作,一直都是很有干劲的。你站好岗就行了,没事儿不要瞎咧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