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都市劍說笔趣-第1656節-虛驚一場分享

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都市剑说
听着动静,跟俩妖女组队的人怕是不少。
中了网瘾的妖女,哪儿还有功夫考虑凡人究竟是炸着好吃,还是炖着好吃,拉起队伍上分才是王道。
这病得治!
没有电魔杨教授,还奈何不了这个妖女。
李白催了几句见没反应,随手把卫星路由器给关了,啪,搞定!
你看,多简单!
想要治住这对妖女,办法总比问题多!
“啊啊啊!”
帐篷里面的啪啪声戛然而止,清瑶妖女瞪着屏幕,气急败坏的大叫道:“网络断啦!~”
这个节骨眼儿上,她恨不得把自己面前的台式机给砸个稀巴烂,然后把游戏运营商的BOSS从办公室里揪出来,掏出肠子在对方脖子上绕三圈,然后吊死在消费者保护协会大门口祭天,以谢天下。
“卡住了!还差最后一击。”
小红鲤眨着眼睛,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大BOSS的血皮儿就差最后一丝丝,再来个暴击,就能赢了。
她也很生气,噗,无休无止绽放的冰花炸成一团水雾,湿气弥漫。
一看到是李白,立刻偃旗息鼓,公子在,便是晴天!
小鲤鱼的生存法则完全没有那些虚头巴脑的弯弯绕。
第一,公子都是对的。
第二,公子如果不对,请参照第一条。
第三,清瑶姐姐一定是错的。
(青蛟:妖王是不要面子的吗?艹皿艹╯︵┻━┻)
“关机!睡觉!”
李白没好气的将卫星路由器收进自己的储物纳戒。
卫星路由器有两台,用一台,备一台,全在他的储物纳戒里面。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限制上网,人人有责,就那个破游戏,有啥好玩的,老老实实看几本经济书,跑赢通货膨胀难道不香吗?
“唉?网断了!”
隔壁的大帐篷里面也传出一声惊呼。
俩妖女上网战得不亦乐乎,石博学也在蹭网,收发电子邮件之余,顺便看看本土的新闻。
结果……亚马逊热带雨林深处难得的WIFI信号没了。
“路由器!”
清瑶妖女扑了过来。
同志们,造反的时间到了!!!
大魔头风轻云淡的微微一笑,从储物纳戒里面放出一物。
那是一口尺许高的石钟,表面布满层层叠叠的窟窿眼,内部似乎还含有大大小小的珠子,托在手上轻轻一吹。
大小珠子疯狂乱颤。
“呜……”
吧唧!~
穷凶极恶的破劫境妖王扑倒在大魔头的身前,一动不动。
不止是她,方圆十里内,万籁俱静,所有的活物都沉沉睡去。
小红鲤伏在桌上的显示器前,甚至打起了小呼噜。
从黄山风景区的山腹祭坛上挖出来的神秘祭器东皇钟,不愧是妖族的克星,李白的心神有先天异宝“混沌青莲”守护,不至于连自己也无差别的中招。
不论是破劫境妖王,还是真丹境大妖,中者立仆无算,催眠术做不到的事情,这口石钟却轻而易举的做到了。
安静下来的妖女才像淑女,疯起来的时候就像傻姑,白瞎了这张倾国倾城的绝世妖颜,经常性的一张口,人设瞬间崩塌,画风剧变。

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 慕容雪村
石博学是被一股刺鼻的腥臭味儿给熏醒的,当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防潮垫上,台灯关了,手机还插在充电宝上,已经满电。
万古御龙诀 藏剑埋名
脸色猛然一变,他从充满鼻腔的腥膻恶臭中分辨出了浓浓的血腥,仿佛附近存在一个屠宰场。
在亚马逊热带雨林深处能有什么屠宰场,他连忙踢醒了赵子午等人,穿上烘干的鞋袜冲到帐篷外面。
连绵数日的降雨不知何时停了下来,只剩下弥漫在林间的潮湿雾气,还能听到露水滴落的嘀嘀嗒嗒声。
一掀开门帘,远处的林子里便是一阵鬼哭狼嚎和骚动。
李白暂借的紫砂大富大贵平安如意牌效力作用距离只有半径五十步,分别镇守了四个方向的紫砂牌,总共保证了半径百步范围内的平安。
百步开外的林子里面,各种动物仓皇失措的四散奔逃。
“早?!石组长!”
李白从一旁的帐篷里面伸着懒腰走出来。
“没发生什么事吧?”
哪怕看到李白,石博学却依然一点儿都轻松不起来。
营地外面似乎诡异的很,竟连守夜的人也在不知不觉得睡着了。
“没有,一切正常,好的很!”
一记“东皇钟”,整个世界立刻就清静了,他也能睡个好觉。
至于俩妖女,直接踹到角落里去了。
石博学有些迟疑的问道:“你没闻到,什么味儿吗?”
“血腥味?”李白用力嗅了嗅,接着说道:“还有屎尿味儿,腐烂的味道,嗯,昨晚周围挺热闹的呢!”
能不热闹吗?
东皇钟一响,万籁俱寂,生灵陷入沉睡。
营地外面的那些野生动物当场就扑街了,更远处的动物没受什么影响,一瞅,卧槽,满地的食物……原本夜里的雨林就很热闹,这下子一发不可收拾,鬼哭狼嚎的动静愈演愈烈。
许多被波及的动物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直接走进了食物链的循环,饕餮般的血食盛宴拉开了序幕,甚至还引发了争斗和厮杀,就算是食肉动物,不小心也会填了其他猛兽的肚子。
一时间遍地腥膻,再加上炎热与潮湿,动物尸骸腐烂的速度极快,没一会儿功夫就散发出臭味,味道越来越恶劣。
到了天亮的时候,整个营地已经被挥之不去的血腥和腐臭包围,随处可见带着血丝的骨骸。
“小心戒备一点!”
石博学如临大敌。
“没必要!”
李白打了个呵欠,手上多一只牙杯,还有牙刷,顺手挤了牙膏。
平空抓出一团水,往杯子里一丢,然后呼噜呼噜……
“你知道?”
石组长看着正在刷牙的李白直发楞。
李白将牙膏沫子吐了一口,接着说道:“昨晚放了一招大型催眠术,覆盖范围有点儿大,营地外面就成了,喏,猎食场,不少动物中了招,被捡了便宜,不过没有动物进入营地。”
“东皇钟”的效果不啻于强效催眠术,就算是妖王也难以抵挡。
“大型催眠术?”
石博学直到现在才想起来,李白还有一个精神科医生的正职,职业技能的压箱底杀手锏正是催眠术。
这个不公平了啊喂!
可以想像一下,在与人对战时,一招必杀催眠术,然后紧跟着一剑力劈华山,对手还不是引颈就戮。
有必要这样丧心病狂吗?
“你……确定没有其他意外?”
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味儿让石博学感到不安,他迟疑的再次确认,生怕发生一些自己不知道的糟糕情况。
他舍了李白,在营地里走了一圈,推醒了守夜人,上上下下全部检查了一遍。
人员全在,一个没少,一个没多。
物资齐全,最为重要的食物、药品和通信器材,全部完好无损。
确认虚惊一场的石博学组长这才终于放下心来。
热带雨林的恐怖,绝对不是危言耸听,他不得不小心小心再小心,谨慎谨慎再谨慎,必须对所有人负责,不敢有丝毫大意和松懈。
“东皇钟”的效力并不持久,仅限于将人引入深度睡眠,待时间到了,或睡足了,便会自然而然的醒过来。
当其他人陆续醒来后,同样经历了一遍突如其来的惊吓,不过他们的接受程度更高,将缘由归咎于那四块紫砂牌。
营地吸引了野生动物,又因为紫砂平安牌而不敢靠近,只好在附近徘徊,使得这些动物的活动密度大大提升,彼此猎杀,造成营地外面尸横遍野,这个逻辑自洽的脑补,倒是省下了李白的口水。
醒来后的清瑶妖女怨气冲天,想要扑上来撕咬纠缠,李白往旁边一瞥,洪璃小妖女亮出璃珠晃了晃。
您瞅准喽,一颗见效,腰不疼了,腿不酸了,吃嘛嘛香,脑袋也清醒了,见谁谁开心,哪怕是再多的怨气,也只有当场烟消云散的份儿。
璃珠空间彻底断网,只能玩单机,哪怕把卫星路由器带进去都依然没有什么卵用。
啥时候能够通网,恐怕只有老天爷才知道。
大妖女还能怎么办,来,手把手的,大写的“怂”!~
不怂没办法,专业镇妖的李白后头还有的是招儿。

吃过简单的早餐,收拾了一下东西,行动组再次拔营出发。
深入亚马逊热带雨林的第二日,依旧没有什么收获,连续一周下来,皆是如此。
不仅没能够找到九州玄学会叛逃者们的踪影,就连土著部落的人烟都没有发现。
一路行来,完全是经年累月,不曾有人类踏及的原始蛮荒之地。
收获也不是没有,巫师们采集了大量的草药,也找到了一些稀有的虫豸,试图培育和训练出新的伙伴。
不过非战斗减员还是在所难免的发生了,有人不小心被一种特殊的毒蚂蚁给咬了个正着,当场引发了十分严重的过敏性反应,整个人足足胖了三圈。
好在巫师们都是行家里手,几副丹散膏丸下去,倒是见了效果,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慢慢的消了肿。
不过咬人的毒蚂蚁却被兴高彩烈的几个巫师抄了老家,把蚁王和蚁后揪着脖子从巢穴里掏了出来,扔进了廉价的活体收纳容器。